《好梦成真记》

第71章 六十二岁退休,成真第二梦

作者:曹树厚

周勇姑的儿子鲁爱华,不让她回家,要留她住在十堰,同媳妇年图画住在一起。结婚假满后,爱华回武汉园林场上班去了。我跟化子说:“勇姑自从鲁一琴死后,不肯嫁人,守寡养大两个儿子。两个儿子都有出息,大儿子鲁爱路在国营十万大山林场当副场长,小儿子鲁爱华在武汉园林场当副场长。我看勇姑也应该结束寡居生活,找个老伴才好。化子,我想在十堰市为勇姑找个老干部。”

化子与勇姑30多年来,至今,相好犹如当年。化子正在想着自己的幸福:自己同老曹结婚,老曹工资高,受到政府尊重。如今,同知识分子结婚,再就不会受到水菱花那样的人讽刺了。老曹晚年幸福,她自己的晚年也幸福。她心里还有一件满意的事:她与小女儿爱香在一个城市里,老来生病有个亲生女儿在身边,她化子今后永远是无苦无难无忧无虑,幸福过晚年了。爱香进城市的户籍问题,以及自己进城市的户籍问题,都因简千里和老曹的技术职称,其妻子都够条件,母女两人的户口都从鄂南山区转入了十堰市。

化子现在是样样如意。她暗地对我做了分析,认为我今后不会再挨斗。挨打。挨骂、挨跪;当然,她也不会再同我离婚了。刚才老曹谈到想为周勇姑找个老伴,而且说还要为勇姑找个老干部做老伴,心中真是大喜,忙问:“你哪里能为勇姑找个这样的好老伴呢?有老干部没有老伴的吗?”

我说:“有一位没有老伴的老干部。”

化子问:“在哪个单位?”

我说:“就在我们园林苗圃。”

化子一时没有想到,仍然问:“园林苗圃哪个人?”

我笑着说:“你想一想,我不说出来。你想你想。”

化子想想想,一下子想到了:“哦哦,你说的是邱主任吗?真是好;真是好,真是一对现成的老鸳鸯。那就要请你牵这根红线啰!”

过了一段时间,由于鲁爱华和年图画各自向本单位写申请书,请求解决夫妻分居的问题,十堰园林局接受了鲁爱华调人十堰,将他安排到人民公园工作,仍是武汉园林场原来的级别职务,在人民公园担任副主任。而将年图画调到园林苗圃担任技术员的工作。这下子,爱林和年图画也好欢喜,两人在一个单位工作了。年图画并对我说:“我最为高兴的是,调到您的身边工作了。曹师,我请求您……”

我问:“你请求我什么?”

她笑了,小声说:“可惜,我不是您的女儿!我要是您的女儿就好了。我要是您的女儿么,那么,您就会将您的科技,全部像传给爱林姐一样,也会全部传给我的。”

哈哈,原来这样,我笑说:“小年哪,你与我的女儿是同学,又是我故友鲁一琴的儿媳,我知道的科学技术是会全部传给你的。再说,我马上62岁,我要申请退休。我肚子全部科技,不全部传给你们,难道还要带一部分到火葬场,连我一起烧掉吗?”

园林苗圃给年图画分了一套房子,周勇姑也从人民公园搬到园林苗圃来住。鲁爱华每天早上坐公共汽车去人民公园上班,下午又坐公共汽车回家来。

周勇姑同儿子。媳妇一起。乐不思蜀,不想回国营十万大山林场。退休工资由十万大山林场给她汇来。到了这时候,我便与化子来了个分工:由化子找勇姑谈心,劝她人到晚年要有个老伴。我则去找邱主任谈心,将勇姑介绍给他做老伴。

这天晚饭后,我到邱主任家里去玩。邱主任自从老伴去世后,自己洗衣,在职工食堂吃饭。我到他的家里,他正在洗衣服,我向他说:“邱主任,这多年,你关心我的生活,可以说是无微不至;支持我的工作,可以说是放手放心。这多年,经过我手中培育出来的树苗和花苗,满足了十堰市建成花园式城市的需要,十堰市到处都是绿树,到处都是鲜花,省政府授予我星火计划奖,市政府授予我科技进步奖,我得到的这些奖励中,也有你的一份,也有园林局领导同志的一份,今晚,我来谢谢你。

“而且,这多年,你对我独自一人的鳏夫生活,也多次表示非常的关心。首先,你想劝说辛小化跟我复婚。以后,你又同小化一起说服我,同辛化子结了婚,关心我晚年的老伴问题。所以……”

我这个人说话的特点。”先要从较远的事情谈起,然后才谈到我想要谈的事情。邱主任知道我这个谈话的习惯,他从我开始谈话的时候,就特别认真往后面听,听我最后说出来的主题。他明白了,我今晚是来劝他找个晚年老伴的。

邱主任今年五十好几,再过两三年就要退休。如果他原来的老伴不死,白头到老,晚年多么幸福,但老伴先他而去,惟一的一个儿子,中专毕业参加了工作。现在,很少回家,尤其是结婚以后,更是难得回家一次。古话说,“娶了个媳妇,卖了个儿子”,邱主任对这句古话深有体会。他惟一的一个儿子,“卖”给娶的媳妇了。老伴去世后,他白天上班工作,夜晚一人孤独无依。没有人来想他心里的这种痛苦,没有人来谈他盼望接一个老来之伴的问题。人们常说老伴老伴,即是老来之伴的意思。人到老来,儿女的翅膀长硬了,都飞走了,到头来只剩下了个老伴。可邱主任只剩下他一人,老伴已先他而故了。因此,当他听我谈到最后,主题是要为他找一个老伴,他高兴得不得了,连说:“谢谢,谢谢,真是谢谢你曹工程师。”

他接着立即又问我:“谢谢你关心我晚年的老伴问题,你想为我介绍哪一位呢?”

我说:“近在跟前,就住在园林苗圃的楼房里,我介绍年图画的婆婆周勇姑,跟你做老伴儿。”

邱主任发出欢乐的笑声:“嘻嘻,哈哈,不晓得年图国的婆婆要不要我?”

我说:“我叫化子做她的思想工作去了,我同化子用红线将你们两位牵到一起。”

这天夜晚,我在邱主任的家里,还向他讲了我准备写退休的申请书,工作到了62岁,多工作了两年,应该退休了。过了几天,我同化子完成了牵红线的工作,邱主任和周勇姑只等结婚一天的到来。而我也将退休,也将过无风无浪的清闲日子了。我在晚上9点钟以后,向上海的爱国儿子,打去长途电话,对爱国说:“一年前,你在为我庆祝61岁生日的庆寿晚会上,我向你的同事和溢圆的同事们讲过,向溢圆的姐姐夫妇讲过,要请他们到十堰市来游玩,现在是时候了,你要将那晚为我庆寿的朋友和亲戚,都请来我家做客,我带领他们游十堰市的风景名胜。至于你和溢圆还有沪沪,你们都应该陪着客人们一起来,”

爱国在电话中兴奋地回答我说,“最近,我们园林局的那位局长,要我代表上海园林局,带领商如丽。段留香几个科技人员,拜访十堰市园林局,他说,那次十堰市园林局的副局长,带领科技人员来拜访上海园林局,我们派一位副局级的人,带领科技人员去回访,是应该的。结果,便派了我带队。爸,我是用上海园林局的身份来回访十堰。至于溢圆用什么身份来十堰,此刻她在我的身旁,让她向你讲吧。”

溢圆将爱国的电话筒拿了过来,向我说:“爸爸,我是报社的记者,湖北省十堰市是中国第二汽车制造厂所在的城市,我向报社的领导同志讲一讲,一定会派我和崔宝钢。马唯物他们,采访十堰市汽车城的。有一年,我们报杜的几名记者。编辑,还采访过中国第一汽车制造厂所在城市的长春市哩!爸爸,我用报社记者身份到十堰市来玩,公家可以报销我的来往车费,每天还有生活补助费哩!爸爸,曹沪要跟你说话。”

“爷爷,我是沪沪,我是曹沪。我脑里好想你呀!我要来看你。听说你又接了一位新奶奶,我要来看新奶奶呀!我的那位旧奶奶呢?我更要看我的那位旧奶奶呀!爷爷,我作了一首歌,我唱给你听:

千金难买是奶奶,

奶奶多了春长在。

有了新奶奶,

莫忘旧奶奶;

有了新朋友,

莫忘老朋友。

天高地也厚,

山高水长流,

叫爷爷莫忘旧奶奶,

叫爷爷莫忘老朋友。”

沪沪叫我不要忘记他的旧奶奶辛小化,我的曹沪孙子呀,我是不会忘记你的那位旧奶奶的。

我的十堰市园林局的领导同志们,听说上海市园林局派一名副局级的总工程师,带领几名科技人员来回访。虽然他们几位领导知道,上海园林局副局级的总工程师就是我的儿子,但公事公办,他们要用十堰市园林局的名义,欢迎我的儿子的来访。更何况他们对我的儿子,作为上海和十堰两座城市的桥梁,一年来对十堰市花园园林风景城市的建设,做出了很多很大的支援,这次真是应该热烈欢迎我的儿子。

我向局长们谈出我的媳妇满溢圆等人,他们是上海的报社派来采访十堰市的记者,我的这几位局长听了,认为上海的报社采访十堰市,这应该让市长知道,使全市将这多年建设的成就,好好准备一下。上海的报社记者来我市采访,这是提高十堰市汽车城。旅游城,花园城知名度的好机会,可以通过发行全国的上海市大报纸,报道湖北十堰市精神文明建设的成就。

童副局长向园林苗圃的邱主任和曹副主任打电话说:“园林苗圃是十堰市建设花园风景城市的树苗,花苗基地,上海的客人们,一定要到你们园林苗圃参观。要准备一下,让客人们知道我们湖北省十堰市,建设花园风景城市是自己培育的树苗和花苗,是自力更生的奋斗精神取得的。”

我的儿媳妇满溢圆,通过她的记者关系,除了自己的报社外,并将上海其他两家报社的记者,也邀请了两位。上海市有三家大报纸《文汇报》、《解放日报》、《新民晚报》。但她的姐姐满溢香和姐夫柳中环,却因故不能接受我的这次邀请,没有同大家一起来十堰游玩。至于商如丽的男朋友小计,和崔宝钢的女朋友小律,是不能参加上海园林局对十堰园林局的回访,和报社对湖北十堰的采访的。但是,段留香的先生崇留泽,是一个惟一的例外,爱国坚持邀请了他。而溢圆也坚持邀请了马唯物的爱人奕女士,又是一个惟一的例外。这是什么原故?请亲爱的读者分析分析。

我市的一名副市长亲自接见了上海市三大报社的记者,及以上海园林局总工程师为首的同志们。副市长向上海来的客人们说:“首先,我欢迎上海新闻界的朋友,到我市进行实地考察采访;欢迎上海市园林局以总工程师为首的工程师们,来我市参观访问。我市的综合经济实力,在全国50强城市中,名列第22位,当然,全国50强城市中,名列第一位的,是我们上海老大哥啰!在全国城市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中,我市排名第6位,当然,名列榜首的又是我们的老大哥上海市啰!

“我市是中国汽车城,被外国人誉为是中国的底特律。现在,我们这里的中国第二汽车制造厂,已经改名为‘东风汽车公司’,东风牌的汽车,闻名全中国,远销东南亚、非洲。至于我市的市容市貌。园林绿化以及生态环境,大家亲自看,我就不多谈了。但我要将我市的旅游景点,向各位客人介绍介绍,以便各位客人畅游。

“我市市区附近有武当山。神农架等名闻全世界的旅游景点;有楚国向秦国抗衡的楚长城;有唐朝武则天贬亲生儿子李显——唐中宗的房陵故地;还有黄龙河,赛武当……”

副市长指着我,向上海的客人介绍说:“这位是我们园林局的园林老工程师曹厚树,1985年,我们从湖北省第一届人才交流大会上招来了他,当年他55岁,用他几十年育苗的技术经验,为我市建园林风景城市,在树苗。花苗供应方面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奉献。上海的客人们是不会认识他的,我来为大家介绍一下。”

上海的客人们哄堂大笑,这位副市长不知道笑什么,只见园林局的童副局长说:“这次上海园林局带队的曹爱国总工程师,便是我们老曹同志的儿子。上海市三家大报纸记者的邀请人满溢圆,便是我们老曹同志的儿媳妇。上海的客人们,老早就认识我们的老曹同志。”

副市长听了,不觉大笑说:“这样说起来,十堰市与上海市,那还是两亲家啰。”

我的年龄虽然六十有二,却向副市长和园林局局长,自告奋勇带领客人们,游览十堰市的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1章 六十二岁退休,成真第二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