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73章 公司经理不知公司金库多少钱

作者:曹树厚

回到十堰的家,我考虑是不是一开始就直接开鲜花店?卖鲜花并不是卖鲜花本身,而是要将鲜花插成艺术品。人们拿着鲜花艺术品,去送人,去交际,这样,鲜花变成了鲜花艺术,才有意义。冉一点,丹鲜花店要一笔不小的资金,租鲜花店门面要钱,招聘卖花小姐要钱,从广州。昆明空运鲜花要钱,包装鲜花的材料要钱,我哪里来这笔钱呢?我最近看了几本为商之道的书籍,其中有一条是要从自己最熟悉的行业开始。什么行业是我最熟悉的行业呢?

我搞了几十年的绿化美化,如今,十堰市各单位搞门前三包,一包门前卫生,二包门前秩序,三包门前绿化美化。对门前绿化美化,在目前,每个单位不可能都请一个绿化美化工来专门搞绿化美化。我意识到办一个绿化美化服务公司,上门为大小公私单位,摆花养花,一定有市场。不如从我这个最熟悉的业务起步。赚到一笔钱,以后再租门面开鲜花店。无论是办绿化美化服务公司也好,或是开鲜花店也好,我始终念念不忘办成鲜花企业,先是全国注的鲜花公司,后是全球性的鲜花公司。就因为我目标明确,所以,必须发动儿女们一同来办家族公司。这样,第三个好梦,才能一代一代地接着去奋斗,最后才能成真。当前,在我身边有两个女儿,一个是亲生女儿爱林,一个是姨女兼继女的爱香。爱香很聪明,她的妈妈与我结婚不久,她便慢慢地由姨父改口喊爸爸,我既是她的姨父,又是她的继父,继女喊继父,当然要喊爸爸。她将我当成她的爸爸,我便将她当成我的女儿了。

爱林是国营园林苗圃的副主任,她不可能来跟我办这个绿化美化服务公司,只要她支持我,不像爱国那样反对就行了。爱香没有工作,大前年生的一个女孩,叫简甜,快4岁了,爱香应该跟我一起办这个绿化美化服务公司。

我在一个上午,到爱香家里去,甜甜打开门,一下子扑到我的身上说:“爷爷,你怎么好久没有来看我?我好想你。我的那个爷爷很少到我家里来,你这个爷爷应该多来呀!”

爱香削苹果给我吃,我抱着甜甜,对爱香说:“你结了婚,生了孩子,今后就不再找上作了?你应该要小简为你找个工作。他是银行的干部,熟人多,为妻子找个工作,应该是做得到的。”

爱昏说:“爸,这几年,我也曾要他为我找个工作干干,他向我说:‘我是经济师,为你转了个十堰市户口,你就应该满足了。你就在家为我带孩子,服恃我,做个贤妻良母。找什么工作?’因此,我便做家属了。”

我说:“当今的中国,没有一个年轻的妇女,一天到晚在家里做贤妻良母,做带孩子的家属。妻子有了工作,有了经济收入,对家庭也有好处。小简多少钱一个月?她能养得起父母妻儿吗?”

爱昏说:“我不知道他一个月多少工资。他很少说起他的父母,他的父母也没有找他要过钱。他的父亲到我家里来的很少,他们父子间好像没有亲情,平平淡淡的。他的母亲有一次生病,他也没有回家去看他母亲。有时,我问他:‘你一个月到底多少工资?’他说:‘你不要问我的工资,我包你有饭吃,有衣穿就是了。’因此,我只要有衣穿,有饭吃,也就算了。”

我的这位女婿有不同常人的心理,有特别奇怪的性格。他对亲情比较淡薄,他叫妻子不要找工作。他……

但是,我是爱香的亲姨父,是她的继父,如果我让我的这个女儿,长久过依靠丈夫的寄生生活,我不仅对不起社会,而且,爱香长期过寄生生活,小简是不是永远尊重她的人格?在夫妻生活中,女方不可能没有挫折的时候,万一男方不管她,女方又不会工作,如何生活呢?我向爱香说:“我准备办一个绿化美化服务公司,你就同我一起办这个公司,办私营公司也是工作。”

我语重心长地继续向爱香说:“爱香啊,你不要老看眼前呀,你大学没有考上,自己又不找个工作,你现在既不是工人,又不是农民,无一技之长,没有一点做事的能力,我做爸爸的为你担忧啊!我现在带着你,跟我一起办公司,带你到社会上闯,把你的工作能力闯出未。”

爱香被我的话感动了,她低着头说:“爸,你就在我这里吃中午饭,等简千里下班回来了,我同你一起向他讲道理,我一个人讲他不赢。”

我连忙说:“不不,我不在你家吃中午饭,你是妻子,你有权利向他讲。我不在你家吃饭,我是……”

我不愿与小简见面,不愿与他谈话,并没有向爱香讲出原因,但爱香是知道原因的。爱香和小简结婚以后,我也经常到他们家里看一看,聊一聊。生了甜甜,不知是甜甜喜欢我的原因,还是我喜欢甜甜的原因,我总是想着甜甜,甜甜也总是想着我。有时我同化子一起来看甜甜,有时我一个人来看甜甜,但后来,我与化子发觉我们的这个女婿,暴露了他的一些真正的心理和性格:我们每次到他的家,他看他的电视,很少同我们说话。我只有想起话来跟他说,他大多不理我,有时候“嗯嗯”两声。“嗯”的时候,也不向我望一望,好像他的身边,没有我这个人。我早就听爱香说,他和自己的父母也没有亲情,而他的父母也很少到他家里来。但我作为岳父。长辈,只有大人不记小人过了。最使我难堪的是,我们每当离开他的家时,他坐在沙发上动也不动,不说句送别的话。有时我为了掩饰这种难堪的局面,就主动向他辞行,我说:“小简,我们走了。”

他坐在沙发上,头不抬,脸不动,好像没有听见我的话。开始一两次,我认为他真是没有听见我的话,我便故意地提高声音说:“小简,我们走了。”

他也只是“嗯嗯”两声。所以,今天爱香女儿,要我留下吃中午饭,帮她说服小简让她出去工作时,我难于说出原因,连忙向爱香辞别,并向爱香说:“我到你爱林姐家里去吃中午饭。等小简下午上了班,走了,我再来问你们商量的结果。如果我下午没有来、你打电话告诉我你们商量的结果。”

我从爱香家里出未,心里有种极为沉闷的感觉,想去爱林家里找愉愉玩玩,以消散我心中突然感觉到的沉闷。这沉闷,其难过的滋味,我形容不出来。

愉愉是爱林生的女儿,比甜甜小1岁,快3岁了。我来到爱林家的楼门前,将门铃一按,就传出愉愉的童音:“你是哪个?”

“我是你爷爷。”

愉愉一面开门,一面大声喊着他的爸爸。妈妈:“爷爷来了,有人同我玩哟!”

我一进房屋门,小舒连忙从厨房里出来接我,他下班了,正在弄饭炒菜,身上穿着围裙喊我说:“爸爸,你在沙发上坐,我正在大火上炒菜,不能陪你。舒愉,叫你妈妈拿水果给爷爷吃。”

爱林端着一盘子水果,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故意嗔着丈夫说:“我还要你叫?”

舒规章我的这个女婿,表现出来的热情,分散了我心中的郁闷。我和愉愉做着“抵牛角”的游戏。我与愉愉的额头对着额头,爷孙两人口里不断地喊:“抵牛角,抵牛角。”

双方的额头便使劲地向对方抵着。每次,我便装做抵不赢愉愉,一步步地往后退却,我一边退却,一边说:“我的愉愉好大的力气,我抵不赢了,我输了。”

愉愉欢喜,我也欢喜。我欢喜的是:我和愉愉玩“抵牛角”的游戏,将我胸中的郁闷之气,抵得烟消云散,荡然无存了。

在吃午饭时,小舒告诉我说:“东风总公司要将我调到武汉神龙轿车公司。爸爸,你给我当个顾问,看我是不是到神龙去?”

武汉神龙轿车公司,是东风汽车公司专门生产轿车的公司。生产的“富康牌”轿车,受到那些出租司机的欢迎。车型漂亮,又省油,价格比美国、日本、德国等发达国家进口来的轿车便宜得多,有很多城市的出租车都换成“富康”,“富康”满街跑了。

武汉神龙轿车公司,是东风汽车公司与法国雪铁龙汽车公司合资建的,东风公司股份占百分之七十多。

向十堰之外的大都市转移,这是东风汽车公司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东风汽车公司的领导人有眼光,他们不能全部缩在十堰的山城里,现代化的汽车工业,应扩展自己的领域,并同全世界汽车工业市场展开竞争。最后,办成汽车跨国公司。所以他们第一步,先将轿车生产扩展到湖北省会武汉市去,这是非常正确的决策。

小舒从事的是电信工作,他是东风汽车公司的电信人才,所以,东风汽车公司要将他调到武汉神龙轿车公司,从武汉大都会将东风汽车公司电信系统,伸向全中国,伸向全世界。下一个世纪一21世纪,是电子信息的世纪,在很多国家已经开始了电子信息的时代。小舒是跨世纪的人才,是高新科技的人才。他是一个有志向的青年,不甘心中专毕业的学历,艰苦自学,通过北京邮电学院的函授,拿到了大学本科的毕业证。这次,伺我他是否到武汉神龙去工作?我坚决支持他服从东风总公司的调动,勇敢地走出十堰,到武汉省城去工作。这与东风公司的总战略是一一致的,不必犹豫不决。至于爱林夫妻分居的问题,我叫小舒向东风公司写申请,请求一起调到武汉神龙。我要我的这个女儿,从鄂西北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城市——十堰市,走向九省通衢的大都会——武汉市。说句心里话,这也与我要办全国性的私营公司,要办全球性的跨国公司的思路是一致的。我虽然是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但我的头脑极为敏锐,没有落后于时代。

在此之后不久,小舒和爱林同时调到武汉神龙,爱林从事绿化美化武汉神龙公司的工作。

现在单说今天中午我在爱林家,与我的外孙小姑娘愉愉“抵牛角”,以及在他们家里吃中午饭的事情,我的舒规章这个女婿,从他与爱林结婚后,我们岳婿的关系,是越来越亲近,达到了互相理解和谅解的程度。而简千里那个女婿,自从与爱香结婚后,我们岳婿的矢系,是越来越疏远,甚至到了互相怨恨的地步。这是我的不幸,也是简千里的不幸。因为,我希望有个好女婿,他也希望有个好岳父,如今是互相视若路人了。

爱林从十堰市园林苗圃调到武汉神龙,在同一时间,邱主任退休了,园林苗圃调来了叫刘力量的党书记兼主任。技术人员是年图画和汪报恩。小年已晋升为助理工程师,而汪报恩则晋升为技术员。汪报恩实践经验丰富,勤奋学习多年,是我带出来的一位工人技术员。

这时园林苗圃生产出来的树苗花苗,已经是供过于求了,苗木市场竞争激烈,园林苗圃的树苗花苗销不出去。

我孤军一人,在为我的绿化美化服务公司奋斗着。我挟着一个大皮包,到一些公私单位去,为他们单位绿化美化上门服务签订合同,这时我的所谓公司,是真正的“皮包公司”。公司只有一个职工,这个职工便是我。我自称是经理,拿着打印的名片,到一些单位,找他们的办公室,找他们的后勤。总务科室,介绍我公司的服务宗旨。我自我介绍说,我的公司实力雄厚,我是从事绿化美化技术工作的退休老园林师,我的旗下有绿化美化工人几十人。我的大皮包内,装着《给全市各公私大小单位的信》,装着《单位门前摆放树木花卉长期承包合同书》。

我这个皮包公司的电话好办,用我的家庭电话代替。当前,需要马上解决的问题是要办银行账户。我已签订了10几万元的合同书,他们那些单位只向我开银行转账支票,不肯付现金。如果不马上办好银行账户,这10几万元,则成不了我公司的钱,我这多时的辛苦便白费了,哪能积累资金去办跨国公司呢?

还有一个需要马上解决的问题:公司至少需要一个联系人,不能说公司的经理是我,公司的联系人也是我,长期下去,不是自招是个“皮包公司”吗?当然,联系人最好是个女性,我有个没有工作的女儿爱香,让她担任公司的联系人,是最恰当不过了。

我刻不容缓,马上到了爱香家,幸好爱香与小简都在家里。是的,今天是星期天,我这位皮包公司的经理,工作好忙,连星期天都忘记了。今天我到爱香家里去,也必然是甜甜开门让我进去;也必然是甜甜扑在我的身上,向我说:“爷爷,我好想你!”也必然是爱香拿水果给我吃;也必然是小简他看他的电视,视我不见。

我这个岳父大人厚着脸皮,对女婿讲了起来,我对小简说:“小简哪,爱香可能已将要跟我一起办公司的事情,向你讲了。我已经开始行动了,旗开得胜,我已经签订20多家单位、10几万元的合同书。”

我边说边从皮包里拿出已签订的20多份合同书给小简看。小简接下我的合同书,背靠着沙发看。当他看到每份合同书上的钱数和对方单位主办人的签字时,脸上现出了笑容。他的这个笑容,在与爱香结婚前,我常常见过。然而,与爱香结婚之后,他就很少向我露出笑容。谢天谢地,我请他为我办理银行账号,要他允许爱香为公司做联系人,可能没有多大问题了。

他看完了20多份合同书,将合同书放在他身旁的茶几上,问:“这10几万元,你都拿到了吗?”

我回答说:“他们的财务科不肯付现金,要我将我公司的银行账户送去,他们开转账支票,将钱转到我公司的账户上。我此刻到你这里来,便是要你为公司办理一个银行账号,好接受这10几万元。我估计能签到一百个单位的合同书,能联系到100多万元的业务。再一个,你要让爱香出来,帮我办这个私营公司,做公司的联系人。至于甜甜,请她奶奶帮着照顾一下就是了。”

小简微露笑容向我说:“爱香是你的女儿,你叫她做什么事情,你有权利安排;带甜甜我自有办法;建银行账户的问题,你交给我办。我是银行的干部,我办起未很容易。不过,你要马上去找工商部门办理公司的营业执照,刻一枚行政公章,再刻一枚财务公章。将财务公章送给我,我马上就能办好银行账户。但是……”

我说:“你是我的女婿,又是经济师,我这个绿化美化上门服务公司的账和钱,就由你管了。”

小简非常满意,他今后便是公司的会计兼出纳,不过,他仍然接着刚才的话说:“但是,你办的这个公司,应该给爱香一定的股份,她是你的女儿,你与女儿合股办公司才好。”

我为了发挥爱香和小简帮我办这个绿化美化上门服务公司的积极性,便说:“我和爱香各占一半的股份,好不好?”

小简笑着向爱香说:“好好,你要感谢你的爸爸,我们一开始参加公司,10几万元钱,就拿到了一半的股份。我相信凭你爸爸‘退休老园林师’这块金字招牌,今年签订百十万元的合同书,没有问题。”

我的这个皮包公司,已由我一个人发展到三人:我是经理,爱香是联系人,小简是会计兼出纳。有了这10多万元的订金,我便大胆地找园林苗圃刘力量主任买缸树盆花。所谓缸树盆花,乃是缸装正在生长的树,盆装正在生长的花,一搬到与我签订了合同的单位门前,立竿见影,门前马上便绿化美化了。

刘主任高兴非常,对我说:“曹工,你退休了,还为十堰市园林苗圃推销缸树盆花,全体职工对你感谢不尽。在你给园林苗圃的钱中,我拿出一定比例做给你的提成,算作对你的奖励。”

我连忙说:“刘主任,不必向我讲提成的事,我不要提成。我办私营企业,还要请你支持啊!”

刘主任说:“支持支持,大力支持。你们退休的科技人负,可以办私营企业。现在,改革开放,私营企业也是国民经济的组成部分。个体和私营企业,也可以为社会生活服务,对国有经济也有好处。国有经济不可能将社会方方面面的需要都包起来。”

我退休单位的这位书记兼主任的领导人,不同于上一届的书记兼主任的邱主任。邱主任是工农出身的领导干部,刘主任则是大学生出身的领导干部,懂得经济学。他对我办私营绿化美化服务公司,满腔热情地支持我。他叫年图画和汪报恩,按照我订购的缸树盆花的品种、数量、规格、质量、时间、地点等要求,运到各单位规定的地方。

我向园林苗圃付款的办法,是我先叫园林苗圃开发票,我找小简拿钱,然后,将钱送给园林苗圃的财务人员。接着,我雇请了一位姓苏的青年,为公司的缸树盆花浇水。关于购买工具。肥料。农葯等物品,是我先打借条向小简拿钱,然后拿发票向他报销。我们三个人和小苏的工资,由小简按月发放。

小简这个会计兼出纳,从来没有向我这位经理,呈送过真正的报表,我这个公司经理,也不知道公司金库到底有多少钱。是10万元?是20万元?是50万元?是100万元?不知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