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75章 爱心鲜花公司的前奏曲

作者:曹树厚

我还没有出院,化子送来一封小化写给我的信,打开信一看,除了小化的一封短信外,另有那位喜欢开玩笑的表嫂冯金玉的信。小化的短信是讲冯金玉找到她,要她告诉我在十堰市的情况。

冯金玉写给我的信,文如其人,虽然她今年已六十有五,信中写的却都是如年轻时说的话一样,妙趣横生,我读来大笑不已,真是越老越风流,夕阳更比朝阳红。她写道:

厚树老弟:

我找表妹小化,她告诉了你在十堰市里的情况。今天向你写信一封,贺你既得小化,又得大化,东吴二乔都归你一人得了,艳福强过周郎。我的话是有根据的:小化在枫树辛家等着你,大化在汽车城十堰陪着你,你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你有两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嘛!然而,请你不要忘记你的老表姨,我的身体虽然老了,但心年轻,我的心比那18岁的姑娘还年轻,你喜欢我年轻的心吗?你向我说说,你喜欢我年轻的心吗?有一事,要请你助一臂之力。小儿周安全,高中毕业,这次高考排名在孙山的后面,他在家要寻短见,你表兄日夜防守。我心如焚,儿死我亦不活。可怜父母心,不知如何是好。我与你表兄计议再三,凭我们老脸,请你在百忙之中,来我家一趟,想当面将小儿交给于你。你有三个女儿,两个儿子,儿子比女儿少一个,我的小儿给你做儿子,为你凑成三个女儿和三个儿子,你同意不同意?这样,我的儿子就成了你的儿子了。

然而,我是否便因此成了你的小化或大化?不会不会,请小化大化两位表妹放心。

我盼你来,你的表兄也盼你来。顺问大化表妹好。

             你的表嫂 冯金玉

我看罢冯金土的信,欢喜地向化子说:“我后天一出院,便动身到冯金玉家里去,将表侄周安全接到我们家里来,向他指出前途,不要轻生,跟着我们一起办家族公司。所谓家族公司,包括亲戚,包括朋友,这不是为他指出了前途吗?”

化子觉得当前办这个绿化美化服务公司,也正需要一个男青年浇水,这是双方都需要的好事。所以,她和爱香都同意我到冯金玉家去。

我出了院,当天动身到鄂南冯金玉家去。

这次鄂南之行,首先是看望岳母和小化,在枫树辛家住了一个夜晚。岳母大人和小化,听说化子一天十几个小时,正在为100多个单位浇水,催促我快到小周家,带小周早早回十堰。

在表嫂家,我也只住一个夜晚。因此,仅用3天时间,我就领着小周回到了十堰。

我带着小周到各单位浇了几次水,他就掌握了相关的技术。他说他高考时填志愿填的是林业大学,现在为树木。花卉浇水,正合了他的心愿。他浇水干劲十足,不要我帮他浇,只要我在旁边指导他。后来,他完全熟悉了lm多个单位的路线,他一个人去浇水,不要我带他了。

下雨了,一连下了几天,不再需要浇水抗旱。我向小周谈在电台。电视台设礼仪鲜花的项目。带着他找市广播电视局的领导同志,电台和电视台是归广播电视局领导的。该局的一位主要领导同志向我说:“老曹,你是老园林师,如今,人退休心不退休,要搞一件事寄托精神。看这样行不行?电台,电视台设点歌送鲜花活动,你可以去与电台。电视台负责人联系。另外,我们广播电视局门前摆放缸树盆花,由你负责了。可是,我们没有钱给你。交换的条件是你可以在我们大楼门前卖鲜花,”以花养花,我们给你房子储放鲜花;水。电。房子,我们无偿提供。”

另一位领导同志则说:“老曹,你可以用鲜花,将我们广播电视大楼门前,搞成全中独有特色的又卖花又美化的景点,但我间你,在我们大楼门前,是不是365天,天天有鲜花摆着卖?冬天下雪的天气,你也有鲜花吗?”

我向广播电视局的领导同志们保证,无论是酷暑或严冬,一年36天,天天有鲜花在广播电视大楼门前摆卖。当时广播电视局的几位领导,同我达成了一致的想法:一年四季在广播电视大楼门前卖鲜花,用鲜花美化广播电视大楼。

那位主要领导同志立即叫来办公室的陈主任,为我安排储放鲜花的房子,为房子安电通水。办公室陈主任是位年轻同志,立即叫来水电工,立即给房子,立即安电通水。并叫这位电工,给了我在大楼门前卖鲜花的桌子和椅子。

这一切,是在一个小时内完成的,十堰市广播电视局多么快的办事速度!

从1994年5月14日起,在十堰市广播电视大楼的大门前,办成了一块鲜花风景。几年后,我突然发了一个天方夜谭的遇想:假使将来我成了世界名人,在我死了以后,十堰市一定要将广播电视大楼门前,我曾经卖过鲜花的地点,划为十堰市的一个名胜,供来十堰市旅游的人们瞻仰,学习曹厚树奋斗不息的精神。而广播电视局的几位领导同志,也值得人们纪念,如果不是这几位领导同志的明智眼光,则湖北十堰市不会有这个名胜。

湖北省十堰市这座现代汽车工业城市,有一个落后于自己现代汽车工业的奇怪落差现象:全市没有一家鲜花店,也没有一个卖鲜花的摊点。因此,在人际交往中,在喜庆礼仪中,像过去几千年的社会一样,没有用上鲜花。结婚新娘手上的捧花,是一束无生命的假花!十堰现代汽车城,是否永远不会用礼仪鲜花?这是不会的,现在只是少了这个始创的第一人。

我要在中国现代汽车城的十堰市,始倡有益于现代精神文明建设的点歌送鲜花活动;我要在广播电视大楼门前,摆上各种鲜花品种,供市民未欣赏,引起市民对鲜花的兴趣;我要引导十堰市的现代市民们,在人际交往中,在喜庆和悼念的活动中,用上有生命的鲜花,于是,我向在武汉神龙汽车公司工作的爱林夫妻打电话,叫他们到汉口的香港纷缤鲜花分公司,批发鲜花2000支,插花泥2箱,花篮50个,乘“武当号”旅游火车,于开业前两天的夜晚9点钟,送到广播电视大楼一楼鲜花房。他们将鲜花送到后,可以当天夜晚10点钟,乘这辆火车返回武昌,在第二天早晨7点钟到达武昌火车站,马上即可乘公共汽车,赶在8点钟前上班。这样,他们送鲜花到十堰,不会误公家上班。

香港纷缤鲜花总公司设在香港,是香港一名鲜花商人办的,他在中国内地各大城市投资开分公司,在上海、南京。北京。海口。武汉等城市,都建有他的分公司。

武汉纷缤分公司的经理,是位退休的高级园林工程师,与我是相熟的朋友。他与香港总公司的老板,年轻时是大学的同学,所以将武汉分公司委托他负责领导。我们三个人都是60开外的人,人老志不减,都在奋斗着。我曾经带领爱林拜访过这位经理,向他透露过在十堰市开鲜花店的愿望,他极力支持我这一愿望,答应以最优惠的批发价格,向我提供鲜花和鲜花包装用品。

爱林第一次到纷缤分公司,即主动地向他们公司的插花师学习插花艺术。插花是一门艺术,也是一门技术,经理安排一名插花师,特地教爱林学插花艺术。还赠送爱林一本讲艺术插花的专著。爱林用心学习插花,实践加上理论,不久,她完全精通了。

我在给爱林打的电话中,叫她向单位多请两天假,参加广播电视大楼门前的鲜花摊点开业。我同小周做好那天开业的各项准备工作,将在5月14日,在十堰市推出礼仪鲜花业务。

我起草一个公告,由小周拿到扫字复印店,印了几千份,贴在全市的大街小巷:

汽车城的朋友们:

在人际交往中,有生命的鲜花,它最能表达人们的深情厚意。有生命的鲜花,也是人间最高尚的礼物。市园林局的老园林师曹厚树,退休后开办的绿化美化服务公司,在广播电视大楼门前,设立了固定的鲜花预订处,在5月14日开始经营礼仪鲜花业务,欢迎预订,欢迎选购。

一,预订鲜花的团体或个人,填写鲜花预订单后,于约定时间领取预订的鲜花。要求我处送花的团体或个人,请填写清楚受花人的地址和姓名,以便在你指定的时间,送到受花人的手里。当然,您也可当时购买,当时拿走。

二,到电台。电视台办理了点歌送鲜花的手续后,可以在电台。电视台点歌的祝贺词中,加入敬献鲜花的内容。届时,在电台。电视台播唱点歌的同时,送花小姐将把鲜花送到受花人的手中。

曹厚树老园林师,在退休的晚年办起了绿化美化服务公司,现在,又率领本公司的有志青年男女,用鲜花献爱心。我公司的鲜花商标,取名叫“爱心札仪鲜花”。这里,敬请大家支持我们,并与我们共同合作,共同开展礼仪爱心鲜花项目,为我们的汽车城再添一道靓丽的风景。

我们的奋斗目标是:让爱心礼仪鲜花,走进现代汽车城的人际礼仪交往中!

让爱心礼仪鲜花伴随着汽车城人的现代文明生活!我们的措施是:招聘10名送花小姐,10名送花先生,把爱心礼仪鲜花在您规定的时间,送到您要送的人手中,我们己同香港纷缤鲜花公司武汉分公司,签订了鲜花供应合同,并引进了鲜花的珍稀品种。在广播电视大楼门前,我们将摆放各种鲜花样品,晴雨不停地每天接待预订或购买鲜花的朋友。

          十堰市爱心鲜花预订处

             1994年5月

另外,在广播电视大楼门前,贴了一张用大红纸写的招聘广告。招聘的广告一贴出来,围观的人很多,报名的男女青年多到300多人。面试的时候,我摆出经理的姿态,与报名的青年一一谈话,爱香做我的秘书,周安全当记录,我们摆出一副大公司的气派!

我对面试的黄秋云。林代玉。薛保钗三名女青年,印象最为深刻。面试三个姑娘的谈话,颇为生动,也很有趣味。

面试黄秋云:

我问:“你叫黄秋云吗?”

黄答:“是的。金黄色的黄,秋天的秋,彩云的云。”

我笑着说:“你在报名册上,已经写出了这三个字,我看到了。你在报名册上填的是农村户口,我们招聘广告上,写的是要本市吃商品粮的户口啰!”

黄说:“农村的女孩比城市的女孩,有一大优势:能吃苦耐劳。如果贵公司能录取我这个农村女孩,送花的辛苦,我不怕。”

我笑:“你不能讲城市女孩不能吃苦耐劳,城市的女孩也不怕送花的辛苦。你为什么要参加我们爱心鲜花的业务?我告诉你,公司不提供住宿。”

黄秋云停了一下,然后很快地向我说:“我是高中毕业,懂得了为人民服务的道理。我要参加爱心鲜花业务,也是想为人民服务呗!我的亲姐姐黄春云是十堰市的户口,在国家单位工作,我在她家住。”

面试林代玉:

我问:“你的姓名,同《红楼梦》上的林黛玉同音哆!你不怕别人将你叫做《红楼梦》的林黛玉?”

林答:“我的同学们,早就将我叫做林黛玉了。男同学们干脆叫我为林妹妹,我让他们叫去。我的名字是人民代表的‘代’,代字下面没有那个‘黑’字。”

我说:“林黛玉是爱鲜花的。可是以后,她又葬花。你爱鲜花吗?你以后不会葬花吧?”

林笑:“我爱鲜花,但我永远不会葬花。我乐观,从来没有流过伤感的泪水。如果您能录取我,我会欢欢喜喜地去送花。我是本市户口,我是汽车城人,我不怕送花的辛苦。送花小姐的名称,好高尚哟!”

面试薛保钗:

我惊奇地说:“哦,你叫薛宝钗?薛蟠是你的哥哥吗?”

薛说:“我名字中的‘保’字,不是宝贝的‘宝’字,是保证的保字,同音不同字。我的哥哥叫薛进国,不是叫薛蟠。”

我说:“是的,是的,你的名字是保证的‘保’字,不是宝贝的‘宝’字,你这个姑娘答得干净利落,我一听便明白了。那么,你在学校读书时,同学中有人喊你为宝姐姐吗?”

薛答:“我在初中和高中读书时,连大我几岁的同学,都喊我宝姐姐哩!高中学校那位看大门的老头,喜欢开玩笑,他都60多岁了,也喊我宝姐姐。”

我说:“好好,我们扯远了,现在言归正传。你是本市的高中毕业生,去年高考失利,今年高考即将来临。今年你还准备考一次吗?你从事我公司的爱心鲜花业务,是临时的呢,还是长期的呢?”

薛说:“今年的高考,我不再参加了,条条道路通北京,参加您的公司,将来公司发展到北京的时候,我或许也能到北京。”

我惊奇于薛保钗的这个回答,她引起了我的注意。于是,我便问:“你从哪儿知道我公司将来要发展到北京呢?”

薛不慌不忙地回答说:“我从您的眼睛,从您这位老人的声音,知道公司不会长久拘泥于十堰市。您的眼睛喜欢向前方看,您说话的声音特别洪亮,这是发展型的特点。”

最后,录取的十名送花小姐中,有黄秋云、林代玉、薛保钗,另外还有焦细梅、陈花凤、高淑君等。而录取的10名送花先生中,有王胜军、韩四冲、孟学问、陈汗、关羽锋、孔有见等人。

5月12日,爱林向她的单位请了三天假,同小舒乘“武当号”火车送鲜花。花泥。花篮到十堰的广播电视局的鲜花房,我。爱香。小周三人早在这里等候鲜花。小舒一个人于当晚10点钟又乘“武当号”火车,回转武昌,第二天早上7点钟到武昌火车站。出了武昌火车站,马上乘公共汽车到汉阳的神龙汽车公司上班,爱林第二天上午,即向爱香和10名送花小姐,传授插花技术。这次招聘的10名送花姑娘,都是百里挑一,个个如花似玉,而又聪明伶俐,经过一天时间的训练,都会动手插花了。插出的花篮、花束,互相评比,林代玉第一,薛保钗第二。

1994年5月14日上午8点钟,广播电视大楼门前,爱心礼仪鲜花预订处花架上的花桶内,摆放着各种各样的鲜花。插好了的鲜花篮,摆放在门前的两旁。十堰市有史以来的第一个鲜花摊点,便从此诞生了。爱文也高高兴兴来帮忙。由于几千份宣传广告在全市张贴的作用,很多市民赶来观看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某些鲜切花。有的市民,对天堂鸟、红掌、泰国兰等进口花,平生第一次睹其风采。预订鲜花送人的,当时现买鲜花送人的,每天络绎不绝。爱林。小舒送未的第一批鲜花,快卖完了,我打电话给武汉纷缤分公司经理。他们送货上门,派来一辆小汽车,送来三次鲜花。《十堰日报》著名记者林鄂平来采访,他写了一篇专稿,刊登在6月28日的《十堰日报》上。

这时开始的鲜花业务,还是由绿化美化服务公司经营的,正式到工商部门,注册成立“爱心鲜花有限公司”则是以后的事情。所以,这些动人的故事,以及我们的准备工作,只能说是爱心鲜花有限公司的前奏曲。

1994年6月28日,《十堰日报》上刊登的专稿,是报道“爱心鲜花”最先的第一篇文章,也是爱心鲜花有限公司将要成立的前奏信号。林鄂平这篇文章的题目,叫做《鲜花一束别样情》。有兴趣研究我们中国爱心礼仪鲜花的人们,一定要读这篇文章。全文如下:

      鲜花一京别样情

5月14日,十堰广播电视大楼门前,出现”了一个礼仪鲜花预订处。从这一天起,新兴的车城有了鲜花订送业务。种种关于鲜花的新鲜事,开始为车城人所津津乐道——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前不久来十堰,东风汽车公司女工,将一束鲜花送给他时,他大感意外!他曾经在东风汽车公司工作多年,那时,人际交往和喜庆节日,根本不用鲜花来表示,现在,十堰确实是变了!

6月21日,一位青年姑娘给全国公安二级英模,为国殉难的市交警支队青年民警付永远,订一束白玫瑰,要求系白带,装白袋。预订处不了解付永远的工作人员,问这位青年姑娘,是否需派送花小姐或送花先生,将鲜花送给付永远的手中。姑娘默默自语:“再也见不到他了。”

显然,悄悄兴起的礼仪鲜花,从她一兴起就拥有车城人的好感。

仅仅一个多月,300份鲜花进入了生辰、婚礼、开业中以及身体欠安的上司。朋友的病榻,往日单一的“人情”表达方式,溶入了新鲜血液。确实,对小康城市的人说,给人送情,几个子儿太少,拿多了破费,何况钱物这玩意,免不了一丝俗气味。一份温馨的鲜花,附上一张精美祝福卡——多情又潇洒。

时髦的爱心礼仪鲜花首创人曹厚树,这位退休老园林师却很实在,他谈起订花送花的故事,如数家珍,叫我写也写不究。他的管理却俨然是上海。深圳等城市的搞法,甚至要求送花小姐、先生、不能接受受花人的小费。实实在在的老曹,还希望带起车城的礼仪鲜花市场,他不怕竞争,他说比起满园春色来,一枝独俏缺少了一种气势,而丰城却需要这种气势。

         本报记者 林鄂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