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76章 钱账分开,公司财务上正轨

作者:曹树厚

5月14日开始的鲜花业务,利润比绿化美化上门服务大得多,每天的销售额上千元,逢着结婚的好日子和节日,有时一天达到万元。爱香和爱文两人经手收款,每天夜晚由爱香拿回去交给简千里,仍然是按照钱账不分的老方法,由简千里又管钱又管账。一天晚上,爱香打电话要我到她家去一下,并告诉我:简千里在单位加夜班,爱香很晚才能回家,她要向我要求一件事,见面跟我谈。

听说小简没有在家,我愿意到我的爱香女儿家里去。小简对我总是冷漠面孔,见了面像是路人一般。真的,我们有时在路上相遇,他马上仰着头走他的。好像擦肩而过的不是个人,可能是地上生长的一棵老树吧!像这样面对面地遇着,我觉得他不喊我,简直是太荒唐了!大人不记小人过,他不喊我,我便喊他一句:“啊,小简,你到哪里去?”

面对面遇着了,我主动跟他说话,他不得不望我一眼,但他也只是“嗯”一声,表示回答了我的话。所以,我一直不愿意见我的这个姨女婿。刚才听爱香打电话说,他现在不在家,在单位加夜班,要我去一下,有事向我谈,我便急急忙忙到爱香家里去,想赶在小简回家之前,离开他们家。

到了爱香的家,甜甜已经睡了,爱香拿苹果给我吃,我边吃苹果,边听爱香向我谈的一个要求。爱香向我说:“爸,你原来向我讲过,绿化美化服务公司,你给我一半的股份。如今增加了鲜花业务,我要求你原来的不变,你和我仍然各占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可是,你原来仅仅是口头讲的,没有签订合同,请你签个字。”

我停止吃苹果,将未吃完的放在我旁边的茶几上,我反问她:“爱香,你把我当成持一半股份的股东吗?”小简好像将公司当成了他一个人的公司,我仅是给他做事而已。好了,你既然说,我也是有一半股份的股东,那么,小简作为公司财务人员,应该向我报告他手上的资金数字:总营业额有多少?总开支有多少?纯利有多少?应该定时向我如实报告。你是他的妻子,是一家人,他可以不向你报告。但他必须向我这个股东如实报告。我每次问他:公司时至今日,到底赚了多少?银行账户上的现金,到底有多少?他总是嗯嗯两声,就不说话了。

“爱香女儿呀,你要站在公正立场上。我原来向你答应的,是给你一半股份,并没有将公司的全部股份给你呀!然而,现在实际上是小简一个人的公司,我成了没有股份的经理,我仅是简千里雇用的一名经理,公司赚的钱,我没有权利过问。我一过问,他就嗯嗯两声来应付,公司赚的钱是他一个人的了。

“爱香,你何必假惺惺地说我有一半股份,要我签字呢?你太欺负爸爸了!你们夫妻两人,霸占了公司赚的全部资金,你两人的心太狠了!”

爱香见我发了脾气,又见我讲的有道理,而且也都是事实,因此觉得丈夫确实太欺负她的继父了,或者说,大欺负她的姨父了。丈夫的心确实太狠了。她回忆着丈夫向她讲的一些话,就在前一天,小简望着爱香,眼睛眨了几眨,说:“你向你爸爸讲,叫他专门当他的经理,财务上叫他不要管,每个月我给他发高工资就是了。已经是60多岁的人了,管财务上的事做什么?如今,我控制住了银行账户,除了给他发经理工资外,其余赚的钱,我是一分钱不给他,我自有应付他的办法。问题是他给你的一半股份,并没有动笔签字,只是口头上讲的。现在,爱林。爱文。小舒都帮忙发展鲜花业务,万一他们说,这个公司你没有正式的股份,都是爸爸一个人的,怎么办?爸爸办的公司,分起来儿女人人都有份,那我们就不好办了。只要公司我们有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我们便是最大的股东,他们兄妹共有那百分之五十股份,即使分给他们,他们也是小股东,没有决策权。管钱管账由我管,他们无奈我何!”

爱香说:“听爸讲,他准备安排员工到武汉去开一鲜花店,由爱林。小舒负责领导;派员工到上海去开一鲜花店,由爱国。溢圆负责领导;就这样,逐渐向全国发展,形成全国性的大鲜花公司。他们在武汉。上海赚的钱,都要上交到公司,那么,你一个人得了公司全部所赚的钱,他们答应吗?”

小简把爱香的脸摸了一下,笑着说:“我刚才不是向你讲了,只要你爸爸在给你一半股份的合同上签了字,那就不怕他们不答应了。你是最大的股东,我们说了算。我对他们有办法,给他们发高工资,他们就不会讲什么了。”

小简对爱香讲的这些道理与办法,爱香似懂非懂。无话可讲了,于是,小简今晚故意不回家,叫爱香要我签字,在纸上写着给她一半公司股份。

我越说越气,我起身打开门要走,走前,向爱香丢下几句话:“爱香,今天晚上,我不再讲了。最近几天,我通知上海的爱国,武汉的爱林都回来,还叫你妈妈想办法将爱场找来,叫她来十堰市一次,我要主持我的五个儿女,开一个办家族公司的会。我要将小简和你的所作所为,都全部公开出来,我不能再忍让了。你们五个兄弟姐妹,包括你,都来评评,看你和小简将公司所赚的钱独自霸占着,对不对?该不该?”

我下楼梯,听爱香是哭泣着关上房门的。

简千里从单位回来,开门进来见爱香在哭,简甜早已人睡,他惊奇地问:“你爸爸的字签了吗?你哭个什么?”

简千里搂抱着爱香,等着她的回答。爱香将简千里抱着她的两手甩开,生气地说:“都是你不好。我爸一半股份应该分的钱,你全霸占着,一分都不给他,不能怪他有意见。你将他一半股份的钱,独自霸占着,他能签字吗?”

简千里坐下沙发,向妻子讲道:“你爸爸对我有意见,让他去有意见。他不签字算了,到了我手上的钱,莫想出去了。他要怪,只能怪他自己:怪他自己叫我管钱又管账,不要哭了,看他怎奈我何?不要哭了,我们上床睡觉。”

在我讲定的时间里,爱林从武汉回来了,爱国从上海回来了,鄂南的爱场,也第一次未到了十堰。我主持五个儿女,开了一个会。我首先讲话,宣布家族公司已经建起了,从绿化美化上门服务公司起家,已经转向了礼仪鲜花业务。礼仪鲜花业务形势大好,由于爱林、爱香。爱文三人的努力,礼仪鲜花的营业额可观,鲜花利润比绿化美化上门服务高得多。鲜花业务的具体数字,爱香。爱文都统计了,由他们两人向大家讲。我宣布进一步的发展计划:派员工到武汉开鲜花店,到上海开鲜花店,分别由爱林,爱国负责领导。十堰的鲜花业务,由爱香负责领导。随着每个城市业务的发展和扩大,将来每个城市都会成立分公司。关于公司财务,我宣布钱账分开,由爱文任出纳,管钱,由周安全管账,任会计。我宣布成立董事会,由五个儿女和我组成董事会,我任董事长兼总经理。

第二天上午继续开会,讨论我的讲话,第一个发言的是爱文,爱文说:“昨晚,爸讲钱账分开,钱在哪里?账又在哪里?叫我管钱,钱要拿出来交给我管;叫小周管账,账要拿出来交给小周管。”

爱国不知简千里想的一套,他轻松地说:“这还不容易吗?叫简千里将钱交给新任出纳,将账交给新任会计就是了。这有什么难处?”

爱文说:“难处大得很,鲜花业务开展以来,现金收入和开支账,我记了一下,但是我记的是空账,只有钱的数字,钱,别人不拿出来。而绿化美化上门服务赚的钱,究竟是多少,只有天知道。”

大家不约而同地望着爱香。爱香流着眼泪说:“简千里讲,绿化美化上门服务赚的钱,买了缸树盆花,买了工具。肥料。农葯,付了几个人的工资,收支平衡。他又讲,因他要上公家的班,本身工作忙,没有时间记账,没有账。大概收支两抵不曾亏损。至于开展鲜花业务后赚的钱……”

爱香说着这些赖钱赖账的话,引起爱场极大的不满。爱场说:“爱香,简千里这样说,完全是赖钱赖账。不是我骂简千里,简千里这叫做混账!他这样一讲,认为就可以抵过去吗?绿化美化上门服务赚的钱,用于上门服务,刚刚用完了,这是欺骗三岁儿童。没有账?他每个月领了会计兼出纳的工资,不建账,没有账,好,那叫他将工资拿出来。他讲的这些道理,在董事会上通得过吗?人们骂人骂混账,简千里就是名副其实的混账。我今天在董事会上声明,我作为股东,我不能让简千里胡来。爱香,你叫简千里赶快将钱交出来,赶快将账交出来。”

爱场仗义执言,大家决定由爱场找简千里讲道理,叫他自觉将钱与账交出来。爱国和爱林是有国家工作的人,当天夜晚,就各自乘火车回工作岗位。爱国和爱林在回去以前,同爱文研究了让简千里交钱交账的问题。爱国说:“搞绿化美化上门服务,我们三个人都没有参加做事,就不要这一份钱了。我们只要求简千里交出鲜花业务的钱账。今后,如果在上海开鲜花店,溢圆和我在业余时间,对力所能及的事情,一定尽可能帮一下。”

爱国从反对我办私营公司,到同意我在上海开办鲜花店,以至说他和溢圆在业余时间要帮忙做一些事,这是一个很大的转变。爱国过去是我办私营公司的反对者,这第一个难关算是过去了。如今,我面临的第二个难关,是二女婿简千里,不将钱账交出来。

爱文向我讲,爱国在临回上海之前,同爱林和他,三人共同决定:绿化美化上门服务赚的钱,他们放弃,由父亲和爱香共同分配。仅叫简千里将经营鲜花业务的钱,拿出来办家族私营公司。我想了想:化子为各单位的缸树盆花,抗旱浇水辛苦了,干脆将绿化美化上门服务的我那一半股份的钱,全部给化子,我向化子讲了,化子准备去向简千里,要那绿化美化上门服务我一半股份应分的钱。

爱场根据昨晚董事会的决定,去找简千里讲道理,可是,简千里是什么钱和账,都不肯交出来,这可把爱场气坏了。她想,自己也是父母的一个女儿,她丈夫肖湖水,也是父母的一个女婿,家族公司的钱也有一份,不能让简千里独吞。她在寻找着机会,要狠狠地教训简千里一顿。

而化子找二女婿简千里,要绿化美化上门服务我那一半股份的钱,简千里连一角钱也不给她,将她气得直哭,她向我哭诉着说:“我的这个二女婿,心好狠啊,让他将绿化美化上门服务你应分的钱给我,他不给,你说怎么办?”

我说:“我已经答应给你了,你再次找你的二女婿要。你的二女婿如果硬是不给你,你想怎么办,便怎么办。”

化子同爱场商量了几次,二女婿逼得她这个做岳母的,决心同大女儿爱场一起,找机会狠狠地教训他。

教训他的机会来了,一天上午,星期天,爱香和爱文在广播电视大楼的业务室,同10个预订处的负责人开会,讨论东城顾家岗鲜花预订处贪污的问题。

十堰市城区的大街,呈丁字形。东至东城的顾家岗,西至西城的红卫,北至北城的轮胎厂,是个丁字形。再加上市中心的六堰。五堰。三堰。张湾四个繁华街道,以及其他处的市民聚居地,全市可分为10大片。最先设立的广播电视大楼爱心鲜花预订处,位置在市中心的六堰,后来为了方便每片市民就近买鲜花,在其他9个片也都开设了爱心鲜花预订处,每个预订处两名员工。其中,由公司确定一人负责。另外,在广播电视大楼预订总处,成立了一个专门送花队,送花队的队长为高淑君。现在贪污的是顾家岗鲜花预订处的两名员工,男的叫孟学问,女的叫陈花凤,两人合伙贪污。贪污的念头是陈花凤首先向孟学问提出来的。陈花风向孟学问说:“我们两人远离公司的老板,为何这样傻?每天将卖鲜花的钱,都如实的交给公司?我们两人留几个钱用,你说好不好?”

孟学问说:“公司发给我们预订处的鲜花,是有数的,我们怎么能留钱?”

孟学问这个青年,头脑老实了一点,想不出贪污的办法。而陈花凤这位姑娘太聪明了,她拿出瞧不起孟学问的样子说:“你的脑子真笨,公司不是允许鲜花可以报损吗?我两人两口一辞,将鲜花多报损,卖了的鲜花也向公司报损,卖的钱便是我们的了。你的脑子真笨!”

小孟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6章 钱账分开,公司财务上正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