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77章 黄家姐妹抢夺爱心鲜花商标

作者:曹树厚

陈花凤姑娘耍小聪明,叫孟学问捡来那些丢弃的报废鲜花,充她负责的顾家岗预订处的报损,搞贪污。被揭发后,她自觉无颜,又不知如何处分,惶惶不可终日,我找她谈话,给以教育。我又找了孟学问,小孟但白了贪污的全部经过,两人皆向我写了书面检讨,退还了贪污的金额。因此,对他们没有给予解雇的处分,仅是撤消陈花凤顾家岗预订处的负责人职务,将黄秋云调为顾家岗预订处的负责人,陈花凤在黄秋云手下工作。孟学问调到绿化美化上门服务队,为各单位养缸树盆花。

黄秋云原在广播电视大楼预订总处工作,她对接待买花顾客。插花艺术。花语意义。鲜花进货。鲜花保鲜,样样皆已熟悉,将她调到一个独立的顾家岗预订处负责,我认为她是非常胜任的。

她的姐姐黄春云在其妹妹进入我公司之前,两姐妹曾有一段谈话。

春云:“听说绿化美化上门服务公司,在市中心六堰广播电视大楼前,开展礼仪鲜花业务,我特地去看了看,看了他们公司的宣传礼仪鲜花的公告,还看了招聘送花小姐。先生的广告。我觉得该公司抓住了时代的新潮。十堰市没有卖鲜花的花店,也没有卖鲜花的摊位,更没有沿街叫卖鲜花的卖鲜花姑娘。卖鲜花,这在十堰市是缺门的行业。开始的一两三家,一定会赚大钱。你是高中毕业,懂事,你对我的这个分析,认为对不对?”

秋云:“分析得对。”

春云:“你没有考上大学、中专,你是农村户口,我也没有门路,为你找一个好工作。我看,你是否能抓住礼仪鲜花这个新潮,赚一笔大钱。”

秋云:“这有难处啊,我又不懂鲜花业务,又没有本钱,这只能是梦想。”

春云:“本钱,我拿我的工资投资。不过,我出资金的人,分红股份要多一点,最少我要80%的股份。至于你不懂鲜花业务,你去广播电视大楼报考送花小姐,只要录取了,鲜花业务自然可以精通。他们报名条件主要是要小姐长得漂亮,相信我们姐妹的脸面,也算是上等人才。但是,他们报名的条件中,有一条要本市的户口,这就……”

秋云:“姐姐,报名时,我能随机应变。”

黄秋云报名时,是周安全接待的,当然她报的是农村户口,周安全将笔一放,说:“黄小姐,你再去看看那个招聘广告,我公司要的是本市户口。”

黄秋云噗嗤一笑,小声对周安全说:“我听你说话的口音,也不像是十堰人。你是什么户口?”

周安全说:“我是农村户口,但我是公司老板的亲戚。”

黄秋云更加小声对周安全说:“你是公司老板的亲戚,你进入了公司,我与你一见如故行不行?我是你的……你的故人,全靠你了。”

所以后来,我们审核黄秋云时,周安全特别提出要录取这个农村户口的姑娘。周安全说,虽然她不熟悉本市单位的地址,也不熟悉本市的住宅楼房,不能做送花小姐。可利用她会说话,能吃苦,人漂亮的一些优势,叫她做接待顾客的工作,黄秋云便是这样被录取了。录取之后,黄秋云姐妹又进行了一次对话。

春云:“你真有本事,公司是要本市户口,你是农村户口,竟然被录取了,这没有非凡的本事,是做不到的。从这一点看,我有信心为你将来开鲜花店投资。不过,妹妹,我现在再一次讲清楚,投入资金的人,股份占80%;投入劳力的人,股份占20%。你上了班后,要跟公司老板的那位亲戚男孩,建立感情,由他给你的方便,偷取开展鲜花业务的有关资料。这些都是很重要的东西。你的工作要特别积极,不要贪污,要取得公司老板的充分信任。这样,逐步接近鲜花进货的渠道。”

秋云:“姐姐,我会按照你讲的这些方面,拿到我们需要的资料。我还要同那年轻男孩谈恋……”

真的,黄秋云说到做到,她追求周安全了,周安全同她谈上恋爱。

我和爱香支持周安全与黄秋云谈恋爱。爱香向我说:“小周刀岁过了,可以谈恋爱。我看黄秋云,人长得漂亮,嘴巴又会说话,顾客到了她的面前,跑不了,她能让顾客拿出钱来,欢欢喜喜买鲜花。黄秋云是个人才,我们应该作为高层骨干来培养。”

我认为爱香讲的这些话,像是一位企业家讲的话。真正的企业家,首先考虑的是培养企业的人才。有了人才,便有了企业;人才越多,企业就会办得越大,资金就会积累得越快。更何况,我要将我的公司办成全球性的跨国公司,更是需要人才,多多益善。在我心里,甚至巴不得周安全与黄秋云能很快谈成功,我与化子为他们两人主持婚事。因为,周安全是我的亲戚,如果同黄秋云结了婚,则黄秋云也成了我的亲戚。我办家族公司,就是要亲戚、朋友、亲戚、朋友大家共同来奋斗,办成家族股份公司。

但是,化子对黄秋云追求周安全的目的,产生了疑心。她向我说:“厚树,你太相信黄秋云了。太相信,要上大当。简千里是我的亲女婿,你开始办公司时,非常相信他,我当时心里非常感激你。可你太相信他了,将钱和账都给他一个人管,结果怎么样呢?”

我猜想化子接下去是要说:“厚树,因此你不能太相信别人,不能大相信黄秋云。黄秋云追求周安全,可能有个什么阴谋目的。”

果然,化子接下去讲了我猜想的这些话。我觉得疑心太重,是办不成大事的。现在,她怀疑起了黄秋云,我心中非常不快,我连忙转移话题,问她说:“绿化美化上门服务赚的钱,小简给你一半了吗?我估计了一下,绿化美化上门服务除了一切开支外,大概净赚10万元。我和爱香各占50%的股份,我一半的股份,简千里应该给你5万元啊!”

化子气着说:“我向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软硬办法都使过了,他是一个钱都不给我。爱香看着实在说不过去,结果要他给了我一万元。这件事,不讲了。你不要将话题扯开。我是说,黄秋云一来就追求我们的亲表侄,一定有不善的目的。”

我手责说:“疑心,疑心,像你这样多疑,我的全球性跨国公司能办得成吗?”

化子说:“好好,我不说了,将来看。”

化子从此特别注意黄秋云在日常工作中的一些行为。化子在公司的工作,是担任“不管部”的部长,凡是我们不管的事情,都由她去管。她看见黄秋云将《爱心礼仪鲜花价格表》、《爱心礼仪鲜花预订单》拿到她姐姐家里去了,看她非常重视同顾客交朋友,顾客都认识了这位爱心鲜花预订处的黄小姐。

黄秋云用心钻研插花艺术,化子总觉得黄秋云与林代玉,薛保钗用心钻研插花艺术,有不同的目的,小林小薛是为我们的爱心鲜花钻研插花艺术,她们巴不得永远跟着我的厚树,将爱心鲜花业务扩展到全国,扩展到全世界。而黄秋云用心钻研插花艺术的目的?……

化子在心里对黄秋云有了问号。最近,她见爱香要带着黄秋云到武汉纷缤公司去进鲜花,她就对爱香说:“你不能让黄秋云知道鲜花进货的地方。你与你爸对黄秋云要留一手呀!别让她威胁了我们爱心鲜花呀!”

爱香批评母亲说:“妈,你的疑心太重了,小黄是个姑娘呀,对我们爱心鲜花有个什么威胁,你真是有神经病!”

化子大叫着说:“你骂我,你骂我有神经病!我没有神经病。小黄是个小丫头,没有么事了不起,可是在市里她有个姐姐呀!她姐姐几次来参观我们的鲜花预订处,还到广播电视大楼内面,参观我们的鲜花房。我总觉得黄秋云的这位姐姐,想将我们的鲜花预订处的生意夺走。”

爱香烦了,大声批评说:“妈,你这样讲起来,好像黄家姐妹将我们10个爱心鲜花预订处,马上就要夺去;好像我们爱心鲜花的天下,马上就成了黄家姐妹的天下了。不要杞人忧天,真是神经病!”

我虽然是镇静如常,但根据我几十年的人生经验: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因此,我同爱香。爱文三人,议定了几条防患于未然的措施,第一条措施,马上向政府工商部门注册“爱心礼仪鲜花”商标,用法律来保护我们创造的“爱心礼仪鲜花”牌子。第二条措施,是向林代玉。薛保钗交底,要她们防范商业间谍,偷走我公司的商业秘密。第三条,调林代玉负责广播电视大楼外面接待顾客的全部事宜,预防有人阴谋抢走客户。

林代玉见黄秋云缠住了周安全,周安全不同她和宝姐姐来往了心里早就忿忿,常指着黄秋云的背后,恨恨地骂说:“妖精,简直是妖精!”

薛保钗笑着捂住林代玉的嘴巴,说:“人家也是个女孩,你怎么骂人家为妖精呢?”

林代玉的气要发泄,她说:“我加个‘小’字行不行?小妖精,小妖精!”

接着她望着远去的黄秋云喊着说:“黄秋云,小妖精!黄秋云,小妖精!”

如今,公司领导向她们两人交了底,她们两人找机会要向周安全围攻,要周安全从小妖精的口里逃出来。有一天,她们两人找到周安全,开始围攻周安全。

林代玉指着周安全的眼睛说:“我看你周安全的眼睛大了,看不见宝姐姐了。”

周安全指着站在林代玉身旁的薛保钗,笑说:“宝姐姐在这里,我的眼睛看得清清楚楚。”

林代玉呸了一声,责问周安全说:“我是要你这样看宝姐姐吗?”

周安全说:“你要我哪样看宝姐姐呀?你说出来,我不懂你的意思。”

薛保钗忙忙解释说:“小林意思是怪你不跟我们来往了。我不希罕你的眼睛里有我,我的眼睛里根本就没有你。”

林代王心里总是希望薛保钗同周安全相恋,今天见两人皆没有相恋的意思,自己心里颇为不安。这个不安,连她自己也说不出原因来。接着她义正辞严地批评周安全说:“我跟你讲,你不要被黄秋云那个小妖精缠住了。你是老板的亲戚,老板信任你,将一切商业秘密都交给了你。你要防备那个小妖精是商业问谍,利用你夺我们公司的生意。”

周安全大惊失色,说:“林妹妹。你这话是从哪里来的?你是说黄秋云是小妖精吗?你是说黄秋云是商业间谍吗?你是说黄秋云要夺我们的公司吗?你的话说重了。我看黄秋云是个漂亮聪明的女孩,不是妖精;我看她不可能夺我们的公司。她和我在一起玩,这是事实,这不犯法。而且,你也无权管我,你要管,你去管爱文好了。”

周安全这最后几句话,将林代玉气坏了。她一古脑儿,将重磅炸弹轰向周安全:“你是我们公司的叛徒。你是你表叔的叛徒。你同黄秋云狼狈为姦,里应外合,将公司的商业秘密,都泄露给了黄秋云姐妹。是你想夺走我们的爱心鲜花,是你想夺走你表叔的公司。我去向你表叔揭发你这个叛徒。”

薛保钗也帮助林代玉说话,她批评周安全说:“你周安全要有警惕性。你身为公司的高层干部,财务大臣,没有警惕性行吗?我首先声明,我不反对你同黄秋云恋爱。你同黄秋云恋爱,是门当户对……”

紧接着林代玉向周安全轰出一发具有讽刺意味的炮弹:“你是农村户口,黄秋云也是农村户口,你们两人相恋,门当户对啰!只是我为你可惜,她的姐姐眼界大,她的姐姐不会让黄秋云这个小妖精,要你这个农村户口的丈夫啊!”

薛保钗阻拦林代玉拿农村户口讽刺周安全,她向周安全说:“我说你同黄秋云恋爱,是门当户对,是说你两人郎才女貌,都是高中毕业啰!”

薛保钗又进一步安慰周安全:“谈到农村户口,不要将这个问题当成永远不会解决的问题。我听一位在公安部门工作的亲戚讲,中央公安部已经拟定了一个户籍改革方案。如果你能在城市立住脚,买了房子,或者在城市有了固定的工作,你便可以申请为城市户籍。如果你在城市败了家,没有事情做了,你想到农村去发展,在农村有了房子,有了固定的事业,你便可以申请为农村户籍,有一些国家,户籍是同人的事业一起转移的,他们的公安部门随时为公民上户口,随时为公民下户口。周安全呀,你不要因为小林说你是农村户口,你就心里难过,不过,你不妨回忆一下,你到黄秋云姐姐那里玩过几次?回忆她姐姐跟你说过些什么?”

周安全最后明白了:今天,林代玉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7章 黄家姐妹抢夺爱心鲜花商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