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06章 林场的年轻人

作者:曹树厚

这个小坏蛋名叫黄亮明,他家里并没有卧病在床的60岁老娘。其实他父母早亡,由叔父养大,因为游手好闲,好吃懒做,叔叔常常教训他。叔叔根本不知道他在沿河路上干这种坏事情。想到今天差一点儿丢了性命,他果然下了狠心,后来就没有再做拦截女孩儿的坏事了。不久,他的叔父听说,县政府要找一个贫农成分的年轻通讯员,便请求乡政府,把侄儿介绍到县政府,当通讯员去了。

黄亮明在县政府当通讯员,颇为积极。早晨起来,把各科室打扫得干干净净,接着为各科室上开水。这时的县级人民政府,只有四个科制:建设科、司法科、文教科、民政科。建设科管理一切有关建设的事情,如农业。林业、水利。邮电等工作,当时都归建设科管辖。我是建设科管林业的技术员。

l951年元月的一天,建设科开科务会,我写出在十万大山地区建国营林场的书面方案。管建设科的方杰人副县长,也参加了建设科这次的科务会。今天的科务会主题,是研究创建国营林场,科长万长青叫我做记录。国营林场的场部和培育树苗的苗圃队,定在东山乡柯家村。

方副县长对我写的创建国营林场书面方案完全赞同。他谈了两点:第一点,要依靠十万大山地区的基层干部和群众。没有基层干部和群众的支持,要想办好任何事业,都是不行的;第二点,方副县长说:“小曹的方案,提出了勤俭建场的方针,很对。在建国之初,百废待兴,要勤俭办一切事业。各区乡介绍来的工人,暂住民房。首先开垦培育树苗的土地,把采到的树木种子播下去,明后年再盖房子。小曹一到职,就深入十万大山,定好了场址,找好了民房,辛苦了!”

方副县长讲话,不快不慢,在大会上作报告也好,在小会上谈话也好,重点突出,简明扼要,不多说一句废话。晚上,万长青去找方副县长,要求县委为林场配备党书记和场长。方副县长说:“你在建林场的东山乡搞土改,在林场没配党书记和场长以前,你一个人做两个人的工作,兼管一下林场工作。现在,我县的中心工作,是土地改革,党员们都在搞土改,人人都在为党多做工作。我们革命队伍里,有一个好传统,一个人做两个人的工作,有时,一个人做三个人的工作。兼职不兼薪。以我来说,县委分配我领导一个区的土改工作,但是,我另外还要管你们建设科的事哩!”

万长青急了,觉得自己的意见没有讲明白,于是连忙说:“县长,我讲的是:办林场,首先要考虑林场党的领导问题。小曹既不是共产党员,又不是共青团员,是个技术员。我看了他的档案,家庭成分不好。如果县委不能配个书记,也要配个党员场长,”

方副县长说:“老万,小曹不是党员,你是不是党员?你是不是党的领导干部?你在那个乡搞土改,兼管一下林场工作,技术员小曹在你的领导之下,难道不是在党的领导之下吗?”

方副县长说的这几句话,说得万长青无言对答。他只有哧哧地笑着说:“县长说得对,说得完全对。”

县人民政府通知各区公所,要12名男青年农民去当国营林场工人。另外调党员村干部吕好新,当林场苗圃生产队队长。生产队长属于工人编制。林场的名称定为国营十万大山林场。

我拿着县人民政府的介绍信,又一次深入十万大山,同各乡村划定国营林场的界限。我首先到建场地区的区公所,作好联系。然后乡村干部们带着我,把划给国营林场的荒山林地,一一指给我看。

古语云: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十年以后,国营十万大山林场无边无际的荒山,就变成了无边无际的人工大森林,那么,我就在这世界上办了一件大事情。我要不计较工作时间,从早到晚地工作,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我要不怕艰苦,跑遍十万大山地区大大小小的山头山谷,亲手勘测荒山面积,绘制造林作战图纸;我要不计较地位,不求名,不求利,日日夜夜,工作在森林里。我要求的仅仅是:让我一心一意带领林业工人们,育苗造林,从几十亩,几百亩,几千亩,几万亩,几十万亩,几百万亩……最终造成一方人工大森林。

一天,黄亮明站在县人民政府大门口,忽见一个30多岁的乡下人,朝县人民政府大门走来。到了小黄身边,笑着说:“同志,我要找建设科。”

“你找建设科有什么事?对我讲一讲。”

“我找的是建设科。”

黄亮明见对方是个乡下人,心里想:难道我县人民政府的通讯员,还怕个乡下人?于是就把那人一推,口里说:“我不知道建设科。不要进,走走,你给我走开。”

刀队大怒了,两手一抵,将小黄抵倒在地。小黄仰在地上,脸朝天,两手两脚向上乱划。小黄大声呼喊:“不得了,反革命分子打进了县人民政府!”

各科室的干部们,听说反革命分子打进了县人民政府,都跑了出来。我出来一看,见是自四海同志,忙对万科长说:“这就是白四海同志。正是我向你说过的那位消灭了两个土匪的船工。”

白四海从口袋里拿出东山乡人民政府的介绍信,交给万科长。万科长见介绍信上写道:

……白四海同志是一位英雄,他们两位船工消灭了

两个土匪。缴获的枪支弹葯和钱财,全部交给了我们东

山乡人民政府。他本人要求到国营林场当工人……

万科长高兴地说:“小曹说过你,县武装部也说过你。你是一位人民英雄,我们欢迎你到国营林场当工人。”

白四海这位船工,把他的客船卖给了何天生,投身于造林事业,与我志同道合,我好高兴。

各科室的干部批评黄亮明说:“你是人民政府的通讯员,对人民不能耍态度,更不能对人民动手。你动手推他,他用手抵了你一干,跌在地上,活该。”

小黄自讨了一场没趣,便到收发室找到收发员夏青,叙述了刚才的事情。

夏青是方副县长的爱人,笑着向黄亮明说:“小黄,你这是自找没趣。你给我到菜市场去买菜,我给你买菜的钱。你把菜买回来了,你的心情就会好些。我教你一个治疗自讨没趣的葯方:‘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原受犬欺’,这两句是治疗‘自讨没趣’的有效良方。你在买菜去的路上,嘴里念着这两句,那么,你的自讨没趣的心情,就会完全消失了。”

l951年2月28日这一天,天气晴朗,春天开始了。一清早,建设科热闹非凡,东边的天空,冉冉升起鲜红的大太阳。苗圃队的队长吕好新,带领建林场的工人们,忙得不可开交。他和各区乡来的12名工人,在我的领导下,今天动身到东山乡,创建十万大山林场。吕好新是一位贫农出身的共产党员,当了一年村干部。没有文化,为人诚实忠厚。每天,由我向吕好新安排工作,由吕好新带领工人们去完成,我是脱产的技术干部,他是不脱产的党员工人队长,我作为干部,我向他安排工作,我领导他。他作为党员,党领导一切,我又在他的领导之下。我尊重他,他尊重我。他依靠我带领这12名工人,我依靠他进行每天的工作。

工人们在县政府食堂一吃完早餐,吕好新就忙起来了,和大家担的担锄头柴刀生产工具,挑的挑碗锅缸盘生活用具,背的背床架,抬的抬学习用的桌子。13名工人中,除白四海31岁,吕好新25岁,已结婚外,其他11名工人都是18岁到20岁的未婚年轻小伙子。

从县城到建林场的地点——东山乡柯家村,有40里路,大家要赴到那里吃中午饭。这时县城到东山乡,还没有行汽车的公路,全是崎岖不平的羊肠小道。

吕好新背着一副床架,边走边听一个名叫鲁一琴的青年工人唱歌。鲁一琴特别兴奋,挑着一担碗锅缸盘,用一种民歌小调,唱着自己随意编的歌子:

挑着碗锅缸呀,

到十万大山建林场。

我的情妹妹哟,

瞧瞧我这个小情郎。

呀呀哟,

瞧瞧我这个小情郎。

挎着摘油茶的青蔑篮呀,

唱着快活的歌儿上了山。

我的情哥哥哟,

瞧瞧我这个小天仙。

呀呀哟,

瞧瞧我这个小天仙。

吕好新听了,忙说:“小鲁,你唱黄色歌子,不行呀!”

小鲁立即站住,高声叫道:“我的吕队长哟,你不要乱批评。你把我唱的这首歌,拿到县文化馆去,请他们评一评,看是不是黄色歌子?如果他们说是黄色歌子,我不姓鲁,我改姓你的吕。”

老白笑说:“小鲁唱的歌,不能算是黄色歌子,是民歌。民歌离不开情郎情妹,我的破喉咙,也唱首民歌,给大家听一听。小曹,你是知识分子,你评一评我唱的歌子,是不是黄色歌子?”

老白唱的歌,是不是黄色歌子?请听他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