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80章 中国汽车城兴起情人节

作者:曹树厚

除夕夜,我喝了一杯酒,昏倒在地,被送迸医院抢救。其原因不是一杯酒,一杯酒不能让我昏迷倒地。主要原因是这一大一夜我太劳累了,而且心理压力也大重了的缘故。

十堰市1995年春节禁鞭,为了市民用鲜花迎接除夕之夜的新年钟声,我从广州。昆明组织回10万支鲜切花,在除夕之夜前的五天内,被市民预订一空。这已收了订单的30万支鲜花,要在除夕零点之前,全部送到受花人的手中。这个任务对于我这个65岁的老人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心理压力,好心的人们为我捏了很大一把汗。我不服老,勇敢地挑起这副重担。

在除夕之夜零时以前,将10万支鲜花全部送到受花人的手中。为此,我答应了两件事:一是所有放寒假的高中以上学生,可拿学生证到爱心鲜花公司报名,当送花小姐。先生。二是付给送花学生相应的劳动报酬,作为勤工俭学之举。

在市府的副市长亲自领导下,动员了几千名男女学生,才将这30万支鲜花,在除夕之夜零点以前,按市民的预订支数,一户一户地送到了受花人的手中。这在十堰市是史无前例的社会活动。对全国其他城市来讲,可能尚没有过这样的大型社会活动。以我个人的体力。脑力来说,在除夕之夜零点以前,完成了这10万支送鲜花的任务,真是超负荷啊!而后,我的体力。脑子一旦松懈下来,一下子便崩溃了。因此,便昏迷倒地,不省人事了。

我被送进了医院,医师和护士们进行抢救。化子在旁边哭泣,爱香和爱文焦急地观看医师的抢救。经过抢救,我一苏醒过来,爱文立即责备化子说:“姨妈,你不要哭了,真是……”

爱文想说他的口头禅:“真是烦人!”但他马上觉得自己再不是孩子,管着公司金库的大权,是公司高层的核心人物,公司男女员工发展有了几十人,自己说话一定要讲文明,性格不能急躁。工作的实践告诉他,急躁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他说话带着这个“烦人”,公司的小姐们有时嘲笑他,大一点的小姐,当面喊他为“小烦人”。“小烦人”叫山了名,连那些年纪比他小的姑娘们,也不喊他的名字,直直叫他为“小烦人”。小烦人以后进步了,没有了这个口头禅。而且,他对公司的收入和开支极为关心,他常常对我讲:“爸,办公司的目的,是为了赚钱,要尽力多赚钱,少开支。”

他对我为了发展,大手大脚开支,对我想办跨国公司,提过不少意见。他说:“只要赚钱,办这10个摊位便够了。了不起在十堰城区加办两个鲜花店算了,何必想办全球性的跨国公司!”

他在向我提这种意见的时候,我仅是望望他,不批评他什么。他的思想尚没有到达我的深度,我批评他也是无用的。他认为爱祖国是空的,为现代化做贡献是空的,希望自己的国家成为经济大国也是空的,他的思想只是要赚钱,赚钱,赚钱。赚钱是10个鲜花摊位的目的,甚至可以不必注册爱心鲜花有限公司。总之,一切名义皆可不要,只要能赚钱就够了。我想慢慢引导他想大的人生,不要做小市民。因此,对他,我没有急于求成。只是向他说:“你是财务部长,现在要特别注意有贪污性格的人。”

我自办公司以来,发现员工中有一种奇怪性格的人,我为这种人创造了个新词汇,叫做“贪污性格”的人。

国营企业内有贪污问题恼扰着,私营企业内也有贪污问题脑忧着,从某一点讲,贪污和背叛问题,是使我们中国的私营企业不易发展为福特、ibm、松下、索尼那样规模的跨国公司的主要原因。今后,我们中国驰骋全球经济战场的主力军——国营跨国公司,在异域他国的激烈商战中,一定希望有本国私营跨国公司做自己的“打虎亲兄弟”。我们中国有多少个国营。私营的跨国公司呀?希望我们中国多出几个私营跨国公司,逐鹿全世界!

我出了医院。贪污的事例层出不穷,叫我好伤心。春节过后,我的那位冯金玉表嫂,又把她的大儿子周太全介绍到我的公司来了。周太全在广州打工好几年,老板的钱不敢经他的手。你叫他到街上去买一件东西,即使是一元钱的东西,他也要贪污一角钱。不贪污,他心里不好过。我的这个大表侄便是贪污性格的人。因此,他在广州打工,换了无数的老板。找到一个老板,老板发现他是个贪污性格的人,便炒了他的就鱼。接着又找下一个老板打工,又因为贪污,又炒了他的就鱼。他在广州打工,是不受欢迎的人。周太全有一错误理论:在私营企业内贪污,不算贪污,贪污再多的钱,也不会判成贪污犯的刑,在人们面前不丑,我要问周太全:有你这样贪污性格的人,贪污成性,假使有一天钻进国营企业工作,你不会贪污吗?因此,我吁请国家有关部门,最好将在私营企业贪污的人,也应该算成贪污;钱贪污多了,也应该当做贪污犯判刑。这样,才能让贪污性格的人,有所收敛,使之在私营企业便受到教育,不敢贪污。

我将周太全安排在人民公园爱心鲜花预订处,跟最后一次调动调到这里的黄秋云一起卖鲜花。我想我的亲戚,不可能皆像我的二姨女婿吧。何况,整个爱心鲜花公司的钱,皆由我控制住了:我管着公司的领导人私章,没有我的领导人私章盖上支票,谁也无法取走我公司的一分钱。当然,我也不能取走银行的钱。因为:会计私章在周安全手里,财务公章在财务部长兼出纳曹爱文手里。我也受到制约,老板一人不能将钱取走。我同员工一样,每月拿工资,除此之外,我本人没有拿一分钱的利润。公司的钱除了交税外,剩余的要留着办全国性的公司,办全球性的跨国公司,为中国的经济在全球驰骋出一把力。有人说我是狂人,口出狂言。但我口出狂言的动力和原由,其实是希望中国在世界上也能成为经济大国。日本能成为经济大国,我相信有那么一天,我们中国也一定能成为经济大国。

在人民公园爱心鲜花预订处,黄秋云管账,周太全管钱,每天现金要上交公司,我想:即使周大全是贪污性格的人,不会刚来便开始贪污吧,但公关部部长林代玉,有一次,到人民公园预订处办事,回公司来对爱香说:“爱香姐,我今天到红卫、人民公园等预订处去办事,见人民公园预订处的黄秋云和周太全两人鬼鬼祟祟,好像怕我听到他们说什么。黄秋云有前科啦!”

爱香同我研究了一下,我沉着地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是用人之道。既然我们用了周太全,就暂时不要怀疑他。”

周大全安排到人民公园只有五天,他就动手动脚向黄秋云开着下流的玩笑。黄秋云原来认为周太全是我的亲戚,有些畏怯他。如今好了,他们什么话都可以讲了。周太全向黄秋云提议说:“黄秋云呀,要搞几个钱才好。没有钱,什么事都做不成。”周太全捏了一把黄秋云的腰肢,继续又说:“鲜花业务你熟悉,要搞钱呀!”

黄秋云退后了一步,故意不让周太全再捏第二次,她笑着向周太全说:“你在广州打工,看见了些什么?广州好搞钱吗?”

周太全说:“在广州,你们女孩子好搞大钱啰!”两个人就这样亲密谈着心里话。

周太全同另一个预订处的刘水萍小姐也混熟了,他们三个人计划着一个秘密行动。这个行动没有钱是不行的;因而周太全与黄秋云开始贪污搞钱去从事这个行动。比如说,顾客来买鲜花,他们高报花价,所得的钱就贪污了。又比如说,顾客来买鲜花,他们在一束花里,或一个花篮里,少插一支两支鲜花,这多出来的一支两支鲜花,再卖给其他顾客,这一支两支鲜花卖的钱也贪污了,周太全本来是属于贪污性格的人,他叫黄秋云。刘水萍贪污,她们何乐而不为呢?

在周太全贪污猖獗之时,他的父亲,我的那位富于理想化的表兄周大为,向我写来一信。我的这位表兄周大为,当年在北山林场,要做北山公社有贡献的人物。这次他向我写信说:“贤弟,你念我们表兄弟之情,将两犬子安排了工作,不胜感激。然而,知子莫若父,二儿安全做文官不爱钱,做武官不怕死,可重用。美中不足者,感情丰富易受人愚弄。大儿太全的特点,不能做钱的工作。遗憾中之优点者,他身强力壮,可以委他做离钱较远的丁作……”

我接到表兄周大为这封信之后,不能不考虑调动太全的工作,调去做绿化美化上门服务的工作。把他调走的第二大,他和黄秋云。刘水萍不辞而别,以后毫无消息。大家分析:因为周太全在广州打过几年工,可能带领黄秋云。刘水萍到广州,打其他什么工去了。他们策划的这个秘密行动需要行动费,因此要贪污。贪污的钱够了行动费,自然就会不辞而别了。周大全伙同两名年轻未婚的女工,离开了我,他未来在广州是做好事,抑或是做坏事,我当然是管不了了;我向表兄写去一信,将他的大儿子在我处的所作所为,详详细细地告知了他。

这次周太全给我造成的麻烦,虽然时间不长,但却伤透了我的脑筋,致使我忽视了即将到来的情人节所需要的玫瑰花数量。春节以来,我们公司沉醉于春节火红的鲜花生意之中。爱文在情人节三天前,得到我的批准,在有舞厅的一家大酒店,举行舞会,我叫爱文定五桌酒席,招待公司这些有功有劳的年轻男女员工们。我与化子要与他们同乐,一起吃晚餐。

酒席上,男女员工们向我和化子敬酒,热闹非凡。我注意到公司的这些漂亮的小姐们。先生们,今晚不知为什么,一个个都穿着新衣服。男员工们西装领带,头发放光发亮。女员工们的新衣服,各显性格。林代玉穿的衣服,飘逸洒脱,银光闪闪,向爱文频频送去爱波。而薛保钗呢?内面穿一套草绿色的春装,春装外面披一件新买的红呢大衣,与周安全坐在一起。

我再来看看爱文。爱文是今天舞会晚餐的主持人,他穿着一套藏青色的西服,系着我买给他的金利来领带。金利来领带是曾宪梓先生创造的畅销东南亚的名牌,一条领带好几百元,我在春节给他买了一条,曾宪梓先生为男人的世界创造了名牌,这不仅仅为中国男人的世界创造了名牌,而且也为全球男人的世界创造了名牌。因为,男人的世界是没有国界的嘛!曾宪梓先生是我敬佩的人士之一。爱文今晚系着这名牌领带,招待公司的这些靓女美男。最后,我心里明白了,明白了爱文的心情,明白这些男女员上们的心情。我与化子吃罢晚餐,立即自觉告退,回家去看电视。而爱香也明白了,她带着简甜也提前回家了。

这里,由爱文主持的舞会,立即开始了。林代玉今晚特别兴奋,她首先拉着薛保钗跳舞。这两位各有特点的漂亮姑娘,在舞池中,随着轻快的音乐旋转。大家着迷了,随即男员工拉着男员工做舞伴,女员工拉着女员工做舞伴,进入舞池跳舞,不知是谁将音乐放大了,顿时,音乐声、舞步声、衣服窸窣的摩擦声和谐悦耳。又不知是谁将灯光放暗了,这时,各人重新选择异性舞伴。

林代玉乘机拉着爱文,一手轻轻握着爱文的手,一手轻轻地扶在爱文的肩膀上,望着爱文的眼睛,在舞池的一角边舞边谈。

林代玉:“你爸爸的公司越办越兴盛,你爸爸成了十堰市的名人,你是名人的儿子,我好羡慕你啊!”

爱文:“我们的鲜花业务,越办越大,钱越来越多,这是值得羡慕的。至于我是什么名人的儿子,我爸爸办的什么公司等等,这些皆是虚名,我不感兴趣。你不必羡慕好了。”

林代玉:“情人节,我准备送你一件礼物,你接受吗?”

爱文:“我接受。已经有好几位小姐,说情人节要向我送一件礼物,我都接受。盛情难却嘛。假如黄秋云不走,在情人节送我一件礼物,我也要接受。却之不恭嘛。”

林代玉:“情人节,你送我什么礼物呢?”

爱文:“你要我送你什么礼物?”

林代玉:“我要你送我红玫瑰。”

爱文:“鲜花房里有的是红玫瑰,你拿去几支就是了。”

林比玉:“我不要公司鲜花房里的红玫瑰,我要你拿你自己的工资,向广州纷缤买红玫瑰送我,要你送我999朵红玫瑰,象征永久的爱。拿你自己的钱买的红玫瑰,送我才有意义。”

爱文一眼看见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80章 中国汽车城兴起情人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