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82章 爱心鲜花小姐美冠省会城

作者:曹树厚

十堰市的爱心鲜花公司,开有10处鲜花摊位,两个鲜花店。向广州纷缤和昆明纷缤迸花的数量非常大。从武汉机场转运到十堰的鲜花,差不多两天一次,有时甚至于一天一次,每次几大箱。因此需要由公司专派一人,在武汉转运到十堰的鲜花。经过研究,我决定派韩四冲到武汉,住在爱林家里,专门转运广州。昆明空运来的鲜花。

韩四冲是化子老家的人,以化子来说,韩四冲是她的乡亲,在心里有一种乡亲的感情。在她的心底,想为程旺旺和韩四冲两人做介绍,化子争取过我的意见,我甚是同意,我们公司应该关心帮助员工建立家庭,让他们跟我们一起办公司。为此,化子分别向韩四冲。程旺旺示意过,她愿意做他们的介绍人。韩四冲和程旺旺,也经常相互关心帮一些忙。比如,程旺旺帮助韩四冲洗衣服,韩四冲帮程旺旺到食堂买饭。

武汉有两个飞机场,除了汉口王家墩机场外,还新建一个国际机场——天河机场。王家墩机场在武汉市区的范围内,而新建的大河国际机场,却远在黄肢县。从天河机场将鲜花运到武昌火车站附近,再将鲜花送上夜行到十堰的卧铺汽车,来去要两个多小时。韩四冲一到下午,便忙得昏头转向,一是不知今天纷缤的鲜花发到哪个机场,发到王家墩机场尚好,在市区范围内,很快就会运到武昌火车站附近,上到去十堰的卧铺汽车。夜行一个夜晚,第二天早上就到了十堰。假如今天纷缤的鲜花发到天河机场,来去两个多小时,运到武昌火车站附近的鲜花,有时赶不上去十堰的卧铺汽车,这样,鲜花第二大早上,便到不了十堰。所以,韩四冲每天下午真辛苦,幸而他不怕苦,不怕累,有时还不怕饿,硬是拼命地赶着将纷缤空运来的鲜花,送上当天去十堰的卧铺汽车。

可是韩四冲的工作,每天集中在下午,上午就没有事了。而且,韩四冲觉得公司的员工,住在爱林家里,也不是长久之计。因此,他在武汉向我打电话,建议在武汉市开一鲜花店,公司派一个小姐来。两人既转运了鲜花,又开了鲜花店。

我马上接受韩四冲的这一建议,计划调牛真丝姑娘到武汉办爱心鲜花店。我日夜想着要发展,如今发展的时机到厂,我的公司可以发展到省会武汉市了。这就是说,在武汉市开鲜花店,既是为了转运鲜花,也是为了发展公司,让公司逐步冲出十堰市。在我的具体发展计划里,从十堰发展到省会武汉市,然后再从武汉市发展到全国,最后从全国发展到全世界。为此,我同化子到武汉,化子去看舒愉,我则在看了愉偷之后便去选择武汉爱心鲜花店的地点。

关于武汉鲜花店建在哪里,小舒提出最好建在汉阳。因为他夫妻的单位神龙汽车公司在汉阳,今后便于照顾。我认为他讲的有道理,因为我的家族公司,目前还没有办现代公司的经验,也没有成套的管理制度,经常发生贪污和夺走顾客的事。在目前,只有采取家族的成员来领导的老办法,我觉得将家族公司转变为现代公司,不能逾越这个阶段,中外莫不如此。根据这样的现实,我就将第一个武汉爱心鲜花店的地点选在汉阳。

在汉阳租了一间临街门面,门面里有两问房子,外加一个小厨房。一间房住韩四冲,另一问住从十堰公司调来的牛真丝。开业选在星期天,舒规章、爱林都来帮忙。化子最近一段时间,可以与牛真丝同住一间房。

牛真丝姑娘的真实年纪今年是17岁,而她身份证上的年纪,却是18岁,在办身份证时,多报了一岁,她是去年17岁时进公司,当时我认为她没有17岁,不同意聘用。当时她的面试,我记忆犹新:“你有多大年龄?我看你没有17岁。告诉你,公司不能招收童工。16岁算重工,你还是个女孩童。等过了16岁,再出外做事情。”

“我的身份证上写得很清楚,今年是17岁。你们招收员工,要凭身份证啊,我是17岁的大姑娘了。请你录用我吧,我有一个梦想。”

梦想?什么梦想?这个小姑娘的梦想是什么呢?我对有理想的人,都是是很敬佩的。听她说有一个梦想,我便笑了起来,问:“你有什么梦想?能不能告诉我?”

牛真丝红了脸,没有回答我问的事情,她反而问我:“老经理,你看我长得漂亮不漂亮?够不够送花小姐的条件。我年纪小了一点,你就安排我做一个送花小小姐吧!”

我说:“你有梦想,你长得美丽,人又会说话,又聪明,公司收下你了。”

如此这样,牛真丝便被安排在送花队做送花小小姐。她到今年才是真正的17岁,加上打扮,有如刚出水的一朵含苞未放的荷花,艳丽照人。

果然,我公司的武汉爱心鲜花店,开业几个月以来,武汉市的小伙子们,天天盈门,我店的鲜花销售额,位居武汉二镇几十家鲜花店的榜首。武汉爱心鲜花店,也是综合经营,以鲜花为主,兼营工艺礼品,工艺品也是男女青年们经常购买的商品。

不知是什么原因,连汉口和武昌的小伙子,也要特别到汉阳我们爱心鲜花店来买鲜花和工艺礼品。我们爱心鲜花店的生意太红火了,化子、牛真丝、韩四冲三个人忙不过来,舒规章找武汉市职业高中,要了两名营销专业毕业的女学生,仍然是忙得顾不上吃饭。

韩四冲转运鲜花更多了,除了每天要去机场向十堰转运鲜花外,每天还要从机场转来几箱鲜花到武汉爱心鲜花店。

正在韩四冲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却忽然接到程旺旺从十堰寄来的信。

我的小韩:

老经理从武汉回来说:武汉爱心鲜花店,因为有了牛真丝,引得爱美的武汉小狄子们,特别到我们的店来 买鲜花,来买工艺礼品。啊,别人听了高兴,我听了心里难过,难过极了。我预感到琼瑶小说中,那些不幸的女孩中,可能也要包括我了。我担心琼瑶会来采访我,以我为主人公,写一本小说。我这不是杞人忧天,我是有根据的:牛真丝能勾引住武汉满城的小伙子,难道你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吗?呀呀,我是一片云,心有千千结!

我的小韩:我与你,原本生不相识,各在天之涯。只因爱心鲜花,才萍水相逢,相会在武当山下的十堰市。因而天天在一起,你望着我,我望着你,慢慢慢慢产生了感情。这感情从少到多,从淡到浓,几度鹊桥便建起了爱情,如今,你与牛真丝天天在一起,你望着她,她望着你,必然会产生感情。你们的感情,必然也会从少到多,从淡到浓。也会凡度鹊桥,建起爱情来,呀呀,我是一片云,心有千千结!

我的小韩:我和你在十堰,老板娘关心你我的婚姻,这是她要你我,对她居住的十堰生意耿耿忠心。她为你我牵红线,搭彩桥,这是老板娘惯用的做法——收买员工的心。如今,她居住在武汉鲜花店,一定也要关心你和牛真丝的婚姻。她要你和牛真丝,对她居住的武汉鲜花店生意忠心耿耿,因此,她一定也要为你和牛真丝牵红线,搭彩桥,这是老板娘的惯常做法——收买员工的心。我充分相信,她正在关心你和牛真丝的婚姻。呀呀,我是一片云,心有千千结!

我的小韩:我望着寝室窗外,凡度夕阳红。你走得匆匆,大匆匆,太匆匆!人在天之涯,聚散两依依。一帘幽梦,爱心千千万。啊,剪不断的乡愁,刚上心头,又上眉头,啊,望夫崖,月满西楼,烟锁重楼,有时剪剪风,烟雨蒙蒙;有时彩云飞,彩霞满天空。真是苍穹有泪,无语问苍穹!我是一片云,心有千千结!

我的小韩:……我是一片云,是一片愁云;这愁云日日夜夜国绕在我的身上。我心千千结,是情结;这情结,也是日日夜夜缠绕在我的身上。请你回信,驱散我的愁云,解开我的情结。呀呀,我是一片云,心有千千结。

             你的小程

韩四冲接到这封信,觉得真是好笑:我忙得顾不上吃饭,牛真丝也是忙得顾不上吃饭,哪里有时间,我望着她,她望着我呢?化子阿姨电是忙得顾不上吃饭,她哪里有时间为我与牛真丝牵红线,搭彩桥呢?好笑好笑真是好笑!韩四冲认为他与程旺旺已经定了,不需要互相写信,动这些冤枉心思,扯这些冤枉事,这样一想,他只顾忙他的,没有及时回信。

化子住在武汉鲜花店的几个月,牛真丝一心一意做生意。她为武汉市的男孩们特别找她买鲜花、工艺礼品,无限高兴。她在想:“我如今真正是花季少女,一在武汉露面,就得到武汉男孩们的好感。这说明自己确实是美丽的姑娘。我是又美丽又香的鲜花,蜜蜂围着我飞来飞去。这是实现我梦想的好地方,我要紧紧抓住机会!”

公司根据武汉鲜花店的高销售和高利润,给予牛真丝重奖。她是我公司得重奖的第二人,第一人是薛保钗。我公司到武汉开鲜花店的初战胜利,使我加紧考虑走向全国的具体措施:到北京开一鲜花店,有我的朋友柯鲜光夫妇帮助;到上海开一鲜花店,有爱国夫妻帮助;到广州开一鲜花收购站,自己向花农直接收购鲜花;到昆明开一鲜花收购站,自己向花农直接收购鲜花。

化子在武汉鲜花店帮忙了半年,我叫化子回到十堰,让牛真丝和韩四冲领导着两名武汉姑娘办店,培养牛真丝的独立工作能力。在店的附近,有爱林、舒规章在指导和监督。武汉店的钱账,也是分开的,韩四冲管账,牛真丝管钱,舒规章每个星期来收款,再由舒规章汇到十堰公司的银行账户上。

化子走后一个月,舒规章发现店里的销售额在逐星期下降。到后来,销售额下降到赚取的利润还不够工资、房租、水、电等开支。舒规章觉得问题严重,花店在赔本,要十堰的公司拿钱来付工资、房租、电、水等费用了。他请妻子一起分析赔本的原因:员工仍然是原来的几名员工,赔本的原因在哪里呢?一大夜晚,韩四冲特别来到爱林、舒规章的家,反映他已经弄清楚了的一个情况。

韩四冲向爱林和舒规章说:“牛真丝已经有主了,武汉的男孩们对这点都知道了。所以,大家瓜田李下,各避嫌疑,便不到我们的店来买鲜花和工艺礼品了。”

韩四冲这简单的几句话,舒规章认为便把销售额急剧下降,以至赔本的原因道出了。但是,爱林却另有说法,她说:“牛真丝找到了对象,有了主,这是好事,我们应该关心她的婚姻。而且,我总觉得以小姐的美、漂亮,来招揽生意,这不是办法,不是经营之道。我看了几本日本亿万富翁的书,他们经商成了富翁,并不是靠营业员小姐的美色。”

舒规章不同意爱林的意见,他发表自己的意见说:“不能说开鲜花店漂亮的营业员小姐没有作用。买鲜花的人大都是喜欢美的人,看见花店的小姐漂亮,自然愿意来买。蜜蜂往鲜花那儿飞,尤其是那些年轻的小伙子,哪一个不爱漂亮的姑娘呢?我自己没有结婚时,就有这样的体会。”

舒规章的话,说得韩四冲笑了起来,舒规章自己也笑了。

爱林嗔着爱人说:“不要让舒愉听到了。你真是不要脸!舒愉这么大了,你还要说爱漂亮的小姐!”

舒规章坚持自己的意见说:“我说,开鲜花店还是要漂亮的营业员小姐。我们的鲜花店,因为有了牛真丝,许多人部来买鲜花,买工艺品,销售额居全武汉鲜花店的榜首,牛真丝一有了主,销售额便成直线下降,这就是开鲜花店要漂亮的营业员小姐的证明,”

爱林说:“你误解了我的意思。我并不是说开鲜花店不要漂亮小姐。我是说,开鲜花店不能全部靠营业员小姐的美色。不能因为牛真丝将来结了婚,生了孩子,我们的鲜花店就不开了。我已经跟爸爸讲过几次,要研究企业的经营之道。说到这里,我计划读函授大学的现代公司管理专业。你同意吗?”

舒规章笑着说:“我同意你读函授大学的这个专业,可是,爱林呀,远水不能救近火呀!当前的燃眉之急,是花店在赔本,要想办法解决赔本的问题。”

他们夫妻争论了一番,便向我打长途电话,汇报牛真丝有了对象,花店在赔本的情况。

一个星期后,一天夜晚11点,韩四冲向爱林打电话说:“牛真丝走了,昨天夜晚出去,整夜都没有回来。今天一整天,直到现在11点,还没有见她回来。”

爱林连忙打长途电话给我。我当即在电话中告诉爱林:“明天我领公关部部长林代玉到武汉花店来,帮助扭亏为盈,”

林代玉发挥她那公关部部长的能力,武汉的年轻小伙子们,又传开了:“汉阳的爱心鲜花店来了一位叫林代玉的小姐,大家去看林妹妹啰!”

位于汉阳的爱心鲜花店的林妹妹,在武汉市的市民中传扬着。中年妇女们到我店里来看“林黛玉”,想一睹“林黛玉”的真容。年轻的姑娘们同“林黛玉”玩,以能做林代玉的同伴为荣。武汉的姑娘们向我提建议说:“老经理,你在武汉三镇多开几家鲜花店,我们都来做公司的卖花小姐。”

我办公司经过了很多难关,有时候简直是山穷水尽。可是,天不负我这个至老不停止拼搏的人,现在是柳暗花明,武汉市的姑娘们,也要求参加我的公司了。

林代玉很快地转亏为盈,武汉爱心鲜花店生意又兴隆起来了,赚的利润源源地汇人十堰公司的银行账户里。十堰市的市民们,将我夸张得非常神,神得出奇:有的人说我是百万富翁了,有的人说我是千万富翁了,还有的人信誓旦旦地说:

“你们皆讲得不对,曹厚树老头子,已经是亿万富翁了。”

当然也有人说:曹厚树老头子是个狂想家,是个狂人,假如鲁迅尚在,可能要为他曹厚树写一本《狂人日记》。

人们讲我是百万富翁也好,讲我是千万富翁也好,讲我是亿万富翁也好,这些钱俱存在银行账户里。我本人一个钱部不能取。我本人每月只能从公司出纳的手里拿800元的工资。我要积累资金,将公司办成全国性的公司,最后,办成全球性的跨国公司,啊,假如鲁迅尚在,可能真要为我写一本《狂人日记》。

我时时刻刻记着这同样的几句狂人的话,我是不是真的成了个疯子?为什么时时刻刻记着这几句狂人的话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