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83章 去上海浦东,开爱心鲜花店

作者:曹树厚

牛真丝姑娘不辞而别了,可能是实现她早就向我透露的那个梦想去了。她有她的自由,她有她的奋斗目标,我祝她万事如意,一帆风顺!万万没有料到,一天,邮递员送来一家美发美容店代寄的信。信纸上只有两句话,九个字:“我被骗了,请救我出来。”后面签了牛真丝三个字,我连忙到为牛真丝寄信的美发美容店去间情况,该店的女郎向我说,牛真丝受了骗,如今关在那个男人的房子里,请老板向公安派出所报案,救她出来。信上的九个字,是牛真丝亲笔写的。

我义愤填膺,跑到派出所去报案,公安人员火急侦查,弄清了案子的详细过程。说男方不交人,男方有一些理由。

韩四冲那次向爱林夫妻说,牛真丝有了主,那个主,就是骗走牛真丝的那个男人。这个人是出租司机,姓姚,年龄可算为年轻人:28岁。文化程度可算为有文化素养的人:高中毕业。小姚钟情于牛真丝,每天开着的士到店里来,每天要买一支红玫瑰,有意地接近牛真丝。日于斯,月于斯,双方皆有了感情。牛真丝少女的心动了:这位年轻的的士司机,潇洒倜傥,风度翩翩,啊,这是我梦想中的人!他开的是高贵轿车,他说他家的房子是三室一厅,家庭电器应有尽有,说明他最少是小康之家,是有钱的一族,啊,这是我梦想中的人!他说他美男子薄命,前不久娶了个不懂爱情的女人,想不到应该装阿娇的金屋,却装了个不知风花雪月为何物的机器人;而他却是个懂爱情的男士,啊,这是我梦想中的人!因此,牛真丝爱上了这位开着的士的年轻司机,牛真丝有主了。

牛真丝年纪虽小,对自己的终身婚姻,颇为慎重,她对小姚说:“我是十七八岁的童女,我不嫌你比我大10岁,也不嫌你有妻子,只要你同她离了,我把你仍然当成童男。”

小姚搂住牛真丝说:“你不嫌我是娶过妻子的人,把我仍然当个童男,我好感动!我爱你没商量了,我一定将她离掉,娶你。”

牛真丝为了更慎重一些,她问:“有孩子没有?你娶过妻子,只要离了婚,便没有关系。如果你有孩子,那我们今天就到此为止,算了。你看我,我本人是个孩子啊!”

小姚与妻子已有了一个一岁多的女孩,当然他今天不敢讲实话。一讲实话,眼前的这位少女,马上就吹了。便说:“我刚结婚,哪里有孩子呢?”

因而两人山誓海盟,一夜之间,牛真丝不是童女了。

小姚想了一条与前妻离婚的理由,真的与前妻离了。但这位前妻硬是不要孩子,自个儿去找婚姻。

牛真丝到了小姚家,发现了孩子,一气之下,转身便走。小姚一把拉住说:“我将妻子离了,你就这样走?我要到法院去告你。”

小姚的母亲将房子的门关上,说:“你这个小妞,挑拨我儿子夫妻不和,离了我的儿媳妇,我正要找你拼命哩!”

就这样,小姚将牛真丝关在家里,母子准备向法院上告牛真丝。幸亏原来为牛真丝、小姚理发的美容美发店的女郎,有一次来到小姚家玩,同情牛真丝的处境,将她九个字的信带出去,寄给了我。我请公安派出所来救人,了解案情的公安人员对我说:“这是个民事案子,你叫牛小姐到法院去起诉。我们公安部门不管民事诉讼。”

牛真丝小姐造成自己的不幸,同时,她还为的士司机小姚造成了不幸。从此之后,牛小姐在小姚家里负担起小姚前妻留下的全部义务,小姚准备同她去办结婚手续。

我为牛真丝姑娘叹息不已,好好的一位如花似玉的少女,十七八岁就为人母,难道这就是她向我透露的梦想吗?

我又万万没料想到,在两个月之后,邮递员送来一封由上海寄来的信。我打开一看,是牛真丝从上海寄来的。信是这样写的:

尊敬的曹老经理:

我跑出了武汉那个家,又被人骗到上海,卖给一个偷盗集团做群妻。我现在处于人间地狱里,请您老人家念我在公司工作一两年的功劳苦劳,设法将我救出来。这次是骗卖妇女的案子,并且强迫我做了惨无人道的群妻。应该是公安部门管的案子,请您找上海公安部门报案。

           你的员工牛真丝

看完这封信,我的心在颤抖,我的手在颤抖,林代王等员丁将信看了,人人望着我。相信每个人的心里,此刻都希望我去上海,救这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可是大家心里明白,牛真丝已经不是我公司的员工了,她是不辞而别走的,老经理没有救她的义务,大家的心里在问:老经理能到上海去救牛真丝吗?老经理身系m多名员工的公司重任,他忙,没有时间到上海去。同时,到上海去救人,要用钱,可能是一笔不小数目的钱。考虑到了这些,作为已经不是牛真丝的老板,老经理肯到上海去救牛真丝吗?

大家正在这样想着,忽听老经理高声地说:“我亲自到上海去救牛真丝,不把她救出火坑,我不回来。”

林代玉流着泪水向我说:“老经理,你的心肠太好了,我们这些打工的人,难找你这样的老板。我永远地永远地跟着曹姓这个家族公司。——韩四冲向我说:“过去,我在几个地方打过工,从来没有见过你老经理这样好心肠的老板,也从来没有见过化子阿姨那样好心肠的老板娘。我和程旺旺,在你这个公司里永远不走了。”

店里聘用的两名武汉市职高的学生,听到林代玉和韩四冲讲的这些出自内心的话,望望林代玉、韩四冲,又望望我,她们两人心里可能在想:我们读过《政治经济学》,凡是办私营企业的人,皆是资本家,资本家与工人是对立的两个阶级,资本家老经理,会到上海去救牛真丝吗?资本家是爱钱如命的人,是剥削工人血汗的人,是吸血成性的人,他舍得花这笔钱,去救已不是他的员工牛真丝吗?

但是,她们两位武汉姑娘,却见老经理拿起电话筒向舒规章打电话,叫舒规章从银行汇10万块钱,到上海他大儿子曹爱国家里去,他要乘飞机到上海去救牛真丝。这把读过《政治经济学》的两位职业高中生搞糊涂了,难道中国的资本家变了吗?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我乘飞机到了上海,上海是我熟悉的城市,我的大儿子曹爱国在上海工作,我来上海多次,在上海住过很长时间。这次我住在爱国家里,首先与爱国夫妻研究救牛真丝的事情。溢圆反对救牛真丝,劝着我说:“爸爸,你退休办公司,是为的充实精神生活,精神有寄托。”溢圆没有忘记那年爱国反对办私营公司,我跳黄浦江的惊险一幕,她一直认为我是为了精神寄托。她也知道我是老骥伏枥,壮心不已,立志要办跨国公司,因此她瞄准我的心意发挥这点,她继续向我说:“如今公司办起来了,你有了精神寄托,赚了雄厚的资金啰!没有雄厚的资金,你的公司怎么能走出国门呢?所以,对赚来的钱,不要浪费,不要开支的就不能开支。爸爸,我认为,公司没有义务救这个与公司无关的牛真丝,为救牛真丝用钱,是不应该的。”

对救牛真丝,爱国反倒支持我的意见。他反驳溢圆说:“你这个人光是从钱上看问题。我觉得花钱花力气救牛真丝,是义不容辞,是责无旁贷……”

溢圆不等爱国说完,反驳爱国说:“什么义不容辞,义不容辞在哪儿?什么责无旁贷,责无旁贷在哪里?爸爸,你莫听他的!赚进来的钱,不能随便流出去。爸爸,你不知道你的这个儿子啰,我同他结婚这么多年,对他进行了无数次的爱钱教育,可他的脑筋总是不开窍呀!”

啊,我的这个儿媳妇说,她向丈夫进行了无数次的爱钱教育,这个爱钱教育对不对呢?我笑着向他们夫妻说:“爱国说义不容辞和责无旁贷,我认为是对的。我今天向你们介绍牛真丝:牛真丝对我们公司的贡献可大啦!她在武汉一炮打响了爱心鲜花,爱心鲜花誉满武汉全城。她为我的公司赚了很多很多的钱啰!对这个,我们家族私营公司不能忘记。后来她糊涂了,不辞而别,离开了我们。倘若她不找我们,我们当然也就可以不管。然而,她每次逢难,就写信向我求救,我们能不救她吗?溢圆劝我爱惜赚进来的钱,从总的原则来说,是对的,这也是经营之道。不过,溢圆你也要明白,不能太爱钱,当用要用。救牛真丝要用钱,这是当用的。”

我们父、子、儿媳三人的思想统一了,我就拿着牛真丝写给我的信,到上海公安部门报案。上海公安部门快速出击,解救出了牛真丝,牛真丝住在爱国、溢圆的家里疗养。那个盗窃集团向我写来匿名信,说他们是用8万块钱买的牛真丝,要我还他们这笔钱。不然的话,便不客气。言下之意,要动刀子。

爱国要继续报案,溢圆怕得不得了,向我说:

“曹沪在学校读书,每天早晨上学,中午回家吃午饭。吃了午饭又上学,上完晚自习,要独自一人回家哟!爸爸,再不能报案了!‘冤家宜解不宜结’,这句老话你老人家是知道的,给他们8万块钱算了,武汉舒规章不是汇来10万元吗?”

我笑着说:“你讲得对。既然他们将牛真丝交了出来,这8万块钱我给了。这就是我对你说过的,钱当用的仍然要用,这8万块钱是应该用的。”

我按照那封匿名信指定的地点和他们的暗号,将8万块钱交给了他们,他们也就高兴而去。临走时对我说:“你这个老头子够朋友!”

唉哟,我哪里还要你们表扬?你们称我够朋友,是亵渎了我。你们交出了牛真丝,人救出来了,人是最大的事,钱算什么呢?钱是我的,我愿意交嘛!拿出了这8万块钱,这个问题不就了结了吗?

亲爱的读者,请你评一评我处理这件事的功过:功是什么?救出了人。过是什么?害怕盗窃集团的威胁,拿钱纵容盗窃集团,今后继续为非作歹。功那?过那?请你评说。

不管你怎样评说,我自己是非常高兴和轻松,像是肩上千斤担了一下了卸了下来。当天夜晚,睡得很香很浓,迷糊中,我沿着黄浦江,走到长江的人海处。

呀,江连海,海连江,长江人海处的景色,使我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幻觉:好像这从青藏高原起源的万里长江水,是从大上米的,此刻又在我的头上同太平洋汇合在一起。从远方来的外国大轮和从上海港启航的中国大轮,在天卜争相竞渡,在天l来往穿梭。这一切,都在天上,在天上,连我本人也在这天上,上海是长江尾,我仿佛成了年轻时的我,带着年轻时的小辛和大辛,由这里来到了长江头,来到了长江的源头。

这里是青藏高原的腹部,西面是乌兰乌拉山,东面是巴齐喀拉山,北面是昆仑山,南面是唐古拉山。这儿是一块长500公里、宽400公里的高海拔高原。高原上还有不少湖泊,像勒抖武阳湖、可可西里湖、库赛湖、霍通湖、西金乌兰湖、吐鲁苏湖、乌兰乌拉湖、赤布张湖,就分布在这高而且平的高原上。

这些湖泊为水禽水鸟,提供一个听不到噪音、受不到干扰的宁静世界。许许多多的候鸟,在这儿自自由由地恋爱,自自由由地成婚,在这儿发展一个又一个的大家庭,到了深秋季节,它们就带着这里出生的儿女,到遥远的南边生活。我和我的两个妻子,也来到了这里。你能说大辛不是我的妻子吗?她大辛同我办了结婚证。你能说小辛不是我的妻子吗?她小辛同我生了三个儿女。不管怎么说,我们三个是在这不受一夫一妻制管的鸟类世界里游览,政府没有来惩罚我们。你看,大辛牵着我的左手,小辛牵着我的右手,我们一夫两妻欢乐地在长江源头玩耍。

长江从青海出发,流经西藏、四川、云南、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上海,最后从吴淤口注入东海。长江在起源的一段,当地人不叫长江,叫做沦沦河。我们一夫二妻三人,用沦沦河的水洗手。洗脸、漱口,洗漱尽全部污垢。

我们沿着沦沦河往下流走。沦沦河的下一段长江,当地人们也不叫长江,叫做通大河,藏语叫珠曲,意思通天河的水乃是奶牛的奶汁。多么美好的名字呀,正是这滔滔东去的奶牛之汁,滋润着中华大地,养育着中国人民。我向大辛和小辛说:“我们三人都来喝这通大河的水,这是牛奶,这是牛奶,我们喝了通天河的水,就不会饿了。”

我们沿着通天河往下流走,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83章 去上海浦东,开爱心鲜花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