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84章 爱心鲜花招牌挂到了广州市

作者:曹树厚

最近一段时间,我阅读了很多香港、台湾、日本、美国一些跨国大企业家的传记,例如介绍香港的霍英东。李嘉诚。曾宪梓。董浩云,台湾的王永庆,日本的松下幸之助,美国的托马斯父子等人物的书。这些书的作者将这些大企业家的成功历程写得很是生动有趣。我无法将这些书的作者姓名以及出版社的名称,一一列举出来,这些书中叙述的一些大企业家的故事,对成真我的第三个好梦,有不可磨灭的启迪作用。

我学习了这么多跨国企业家的事迹,信心十足,于是我打电话给十堰,叫爱文赶来武汉会合,同我一起到广州去建广州分公司。建广州分公司主要依靠两个人,一个是大姨侄女婿肖湖水,他在广东省中山市打工。另一个是曾在十堰园林苗圃做临时合同工的钱宏初,小钱在广州一个花木场里当养花工。这个花木场是一位香港花木商人办的。

小钱20多岁,是十堰市竹山县人。家里父母务农,他初中毕业舌,不愿在农村种田地,到十堰市园林苗圃当了几年临时合同工。黑黑的脸庞,农村型的青年。身体结实,劳动不怕苦,手勤脚快。在园林苗圃的临时合同工中,是“劳动好”这一条的第一名。缺点是爱小偷小摸,有的临时工讲他在外面偷自行车卖,我没有见过他偷人家的东西,仅仅是看见他劳动好。而且,他主动接近我和爱林,用心学技术。因此,我非常喜欢他。我希望他是个好青年,希望他偷人家东西的传言不是真的,只是传言而已。他每年春节,都要到我家里向我拜年,我与化子也丰丰富富地招待他喝酒吃饭,他口口声声叫我曹师傅,我心里真是把他当做我的徒弟看待,双方有了殷殷师徒之情。

爱文同小钱,过去在十堰园林苗圃早已熟悉,因此,爱文在武汉打电话给广州的小钱,告知他我们到达广州火车站的时间。我们一到广州火车站,小钱早已在火车站等候。他连忙接住我的行李包说:“曹师傅,你今天来广州,我特别向花木场请了4天假。你要我做什么事,由你安排,你今天是住在广州市内,还是直接到芳村花市去?”

我带着爱文到广州建分公司,有这样一个好徒弟来关心,来帮忙,我喜得合不拢口,我心里有一种别人体会不出来的高兴——我的爱心鲜花公司,在广州建分公司建定了。我高兴地回答他说:“我们现在立即到芳村花市去,在花市附近找旅馆住。”

芳村花市位于广州市芳村区,与佛山市。南海市是近邻。芳村区的郊区农村是广州市有名的花乡,几百年来,当地的花农靠种花为生。在1978年改革开放之前,主要是养盆花和盆景。尤其是盆景,他们养的盆景自成一个流派。

我们中国的盆景有五派,其中岭南派,即是指的广州芳村等地的盆景流派。岭南盆景有三种风格。一是以老艺人孔泰初为代表的风格;二是以广州越秀山脚下的崇仁和尚为代表的风格;三是以广州海幛寺的素仁和尚为代表的风格。那一年我到广州联系广州纷缤公司批进鲜切花,曾买回三盆岭南派的盆景。有趣的是三盆的树种皆是九里香,树种相同,而盆景风格却各有其特点。一盆为孔泰初先生之作,它养得苍古道劲。豪迈雄举,创意临摩自然,酷似千年古树。在造型上,枝条没有造作的层次,更无成片的分枝,这是岭南自然风貌的写照。另一盆代表着素仁和尚的风格,树种同样是九里香,并排两株,但它的特点是,树干高耸,树干下部无分枝,大有拂云摩天之势。作品以形传神,两株相依,志同道合,有如佛宗师徒两人,不到佛地志不还,第三盆代表崇仁和尚的风格,其树为将要枯死的九里香树桩,却长出一支长而秀的树枝,孤独飘逸,其创作贯穿着有神论天马行空的观点。

芳村花农们养的盆花有观花的,有观叶的,观花的盆花有:鹤望兰、长寿花、九里香、白兰花、烛台花、凤梨花、朱兰、茉莉花等。至于观叶的盆花则更多了。亚热带的广州,盛产观叶植物,如著名的铁树、南洋杉、橡皮树、变叶木、鹅掌木、散尾葵、鱼尾葵、棕竹、袖珍椰子、巴西木,以及广东万年青、虎皮兰、龟背竹、一叶兰等等。最近几年,广州的观叶植物,畅销全中国。

我办的爱心鲜花公司,经营的鲜花则是鲜切花。芳村的花农们种的鲜切花品种,正是我公司需要的,过去几年,皆是由广少纷缤公司向花农收购,然后批发给我们。这次我带领爱文来广州办分公司,根本原因是想自己直接向花农收购,然后发到武汉。十堰。上海的爱心鲜花店出售。甚至我也要效仿那位香港花木商人办的广州纷缤一样,向全国各城市的花店客户,空运批发鲜花,进军全国鲜花批发市场。

我们住在芳村花市旁边的一家中型旅馆。旅馆女老板兼营向全国批发鲜花。但据我观察,她在全国的花店客户不多,每天空运发花,不过是几家。运到广州白云机场的花箱上,只有长沙。成都。西安几家花店而已。

这家旅馆的女老板,40多岁,是一胖胖的。矮矮的。粗头大脸的中年女人,而她的衣着,却是广州年轻姑娘们流行穿的露胸露腿的衣和裙。看她的后背,是一位年轻少女;看她的脸面,则是一个中年的妇女。虽然打扮得与年龄不相称,但确也具备临近香港的广州女老板们的风韵。

她发现我是湖北来的花店老板后,马上接近我,向我奉献近乎爱情的热情。亲爱的读者,请不要误解了,她向我奉献的是热情,而不是爱情,因为她是有夫之妇,我是有妻之夫,不可能谈情说爱而成夫妻,何况我比她要大20多岁哩!可是这位女老板对我的热情,真有点近乎爱情。爱文觉得有点反常,叫我注意她的行动。

这位女老板坐到我的身旁,对我说:“曹大老板,你是湖北零售鲜花店的大老板,我是旅馆批发鲜花的老板,我和你今生今世走到一起来了,你住的房间,我不收钱,作为对你的感情投资。批发商与零售商要建立感情啰!你一定知道:日本松下电器公司的老板松下幸之助与零售商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啰!”

我回答说:“谢射你的盛情,不过,我住的房间不必免费,我不能要你垫付。”

这位女老板姓严,严老板大笑着说:“曹大老板,我这不是国营旅馆,是我私营的旅馆,我是总经理,我说了算,我说免费就免费。你只管多住些时日,将广州逛遍。你对广州的风景名胜,熟悉不熟悉?我派一名服务小姐,为你作导游,陪你们三位去玩遍广州,行不行?”

她停顿了一下,脑子里搜索着与我打近乎的言辞。忽然,她好像想起了什么又大笑着向我说:“你与我真是分离不开,《百家姓》里,你的姓和我的姓是在一起的:‘孔曹严华’,曹与严永远不分离啰!永远在一起啰!”

我笑了,爱文和小钱也笑了。这位女老板就人取材,算是一位公关专家,于是我向她说:“谢谢你的好意,我们走时算账好了。我来过广州多次,我的这位徒弟小钱他就在广州工作,对广州很熟悉,不麻烦你派小姐作导游,”

严老板言归正传,她问我:“曹老板,你的花店原是向广州哪家批发商进货?”

我说出了广州纷缤公司。接着又吹了一大通,其目的是想让她对我们招待周到些。我说我在武汉三镇开有20多个连锁花店。在东风汽车产地十堰市,开有好几个连锁花店,另外还有10几个鲜花摊位。在上海市区,如陕西南路、曹杨路、淮海路、南京路、北京路、四川路等处,开有20多个连锁花店。甚至还在浦东开发开放区建有五个花店。计划还要到首都北京去建刀个花店。嘿,嘿,我真正成了曹大炮!

我这样一吹,严老板喜出望外,她对我们的招待,更加殷切了,特别叫餐厅厨师每餐为我们加上几个广州海鲜名菜。名汤,收费仅为吃顿小菜饭那样地少。爱文和小钱相视而笑,不客气地往肚子军装。

在五天内,我们就在花市附近租了一个两进的门面,前一进做接待室,后一进做员工宿室,最后面还有一个小厨房。第六天,爱文便与服务台结账,结完账,我们立即搬人了自己租的房屋。

严老板望着我们离开,若有所失。我走出旅馆大门,回头一望,见她站到大门口。四目相对,她笑着向我说:“希望曹大老板的花店,向我批发鲜花。我的批发价格,比纷缤公司便宜得多。”

我说:“五天来,谢谢你对我们的盛情款待,我永远忘不了你的热情,在鲜花行业方面,我们是同行,我要向你学习经营鲜花的经验。”

她似懂非懂地向我大笑着,好像意识到了,我也会向全国花店客户,开展鲜花批发业务。

我要小钱第五大早晨,天刚亮就起床,赶到他的单位花木场去上班。他请的是4大假,我不要他逾假。到花木场有40多里,他有一辆旧自行车,骑自行车赶回去上班。

广州的花市是夜市,每天凌晨2时开始经营,经营到早晨8点钟,花农们便要回去种花。所以,小钱每天下午6点钟在花木场下班后,又接着骑那辆旧自行车赶到花市,在夜晚的花市上为爱文帮忙,收购武汉花店和十堰花店报来的鲜花。到天一亮,他又骑着旧自行车,回花木场去上班。在上午10点钟之前,由爱文和我叫花市的运货汽车,将鲜花送到白云机场快运部。

当天中午,武汉的航班将花空运到汉口上家墩机场,就由武汉爱心鲜花店的韩四冲接去。从这天起,我们武汉花店和十堰花店,以及将来上海牛真丝病愈后办起来的上海花店,都不用向别人批发鲜花了,而是由我们未来的广州分公司直接往所需地发鲜花了。在条件具备时,我还要向全国开展批发业务,向全国几百个城市的花店客户批发鲜花。到了那时,既有鲜花零售业务,也有批发业务,真是批零兼营了。

我向在中山市打丁的肖湖水写信,约他来广州见一面,问他在广东打工是不是顺意?为什么爱场有意见?要不要姨岳父来关心前途?肖湖水一接到我的信,立即来到了广州,我见他一副寒酸相,又气又同情。

爱文带着嘲讽的意味问他:“湖水哥,你在广东打工,赚了多少钱?你的钱到哪里去了?为什么穿得这样破烂?”

湖水低下眼睛说:“我原先是依靠自己的劳力来打工,将打工的工资积累到了几千块钱。我受到一个贩卖假人民币团伙的骗,他们叫我拿出这几千块真人民币,买了他们几十万块假人民币。我想,我这次发了,如果我能将几十万块假人民币卖出去,爱场和农农就能过好生活了,我自己这一辈子,就准备吃喝玩乐了。想不到……”

爱文急着问:“想不到怎么了?公安部门的人,是不是捉住了贩假人民币的你,判了刑呀?”

“想不到,当场捉住我。幸亏我揭发了那个团伙,将他们抓进了牢房,判了刑。说我有功,将功折罪,仅将我几十万假钱没收了,没有判我的刑。我打工挣的几千块真钱,就是如此化为乌有了。我没有钱吃饭,就将几件好衣服卖了。”

肖湖水上身穿着又旧又脏的汗衫背心,下身穿着破了几个地方的裤子。皮黄肌瘦,好像是好久没有吃过饭的人。看样子,假若再饿几天,人就要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爱文又问:“你将几件好衣服卖掉吃光了,饿得没有办法,是不是在垃圾堆里拣东西吃过。”

“没有没有,仅是有一次,看见垃圾堆里有三个好好的馒头,没有人吃,我才拣起来吃。我是爱惜粮食,不吃掉,便浪费了。”

我难过极了,我的面前,是化子的大女婿,爱场的丈夫,我的大姨女婿呀,如今成了在垃圾堆里拣食的人。当年,爱场同他谈恋爱的时候,化子和小化皆不同意,我首先也是不同意。后来是爱场本人,坚决以爱情为第一,结果化子和小化在我说服之下,让他和爱场结了婚,成全了一对青年人的婚姻。他当时有一部带货车的拖拉机,搞短途运输,一家三口人,生活也过得去。后来不知道他们夫妻是怎么商量的,将拖拉机卖了,做生意。也是受了骗,卖拖拉机的钱化为乌有了。至于那次受的什么骗,我们搞不清楚,也不想搞清楚。以后,他就来到广州打工。

这次受骗是卖假人民币,几千元打工的血汗钱,一时化为乌有,人差一点还要坐牢。爱场呀,你真是命苦:年幼时,文化大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84章 爱心鲜花招牌挂到了广州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