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85章 八百里滇池多花乡

作者:曹树厚

现在,我可以飞赴昆明,去办昆明分公司了。我向小肖做了几点交代:第一,肖湖水管理现金出纳,钱宏初管会计账务。钱与账要分开,赚的钱,要按时汇到十堰总公司。第二,肖湖水推荐来的卜新新三人,要让他们安下心未,大家一起来办爱心鲜花公司。据他们自己讲,他们在广州打工,换了几十个单位。间他们为什么换了这么多的单位,他们不肯讲,第三,钱宏初从他的工作单位花木场,拿来了很多花木和缸盆,而且都是非常值钱的珍贵花木。钱宏初的目的到底何在?广州爱心鲜花分公司不能做窝藏所,我公司不能犯窝藏罪。

我到昆明不久,钱宏初向他的工作单位花木场请探亲假,回到湖北十堰市的家。他在十堰市,收了人家很多花木订金。回到广州花木场后,大肆偷盗自己打工单位的珍贵花木,计划从长途汽车上托运,送到十堰交货。在一次偷盗花木中,被该场的人当场捉住了,当时狠打一顿,接着送到派出所。该场的花木过去被其他的人偷盗过数次,总计被盗花木价值数十万元,这一次皆栽在钱宏初的头上,法院判处三年徒刑。可惜,这样一位爱劳动。肯学习的青年,小偷小摸的习惯不改,以致今日酿成大祸,判了徒刑。以后广州分公司在花市上收购鲜花,就没有钱宏初这个人来帮忙了。幸好有肖湖水介绍的卜新新等人,广州分公司的生意才没有受到影响。

昆明号称春城,一年四季如春,故而昆明成了我国鲜切花的生产基地。尤其滇池旁边以种花为主的斗南村,以及滇池周围其他一些种花村庄,成了昆明的花乡。

我与化子、爱香三人,曾在1995年3月底,到昆明花乡考察过一次,还顺便游玩了昆明的风景名胜。那次认识了斗南村的花农杨学,他家父母种有玫瑰、康乃馨、满天星。杨学很年轻,己有全国花店客户十几个,他邀请我们到他家吃午饭,他争取我成为他的客户,从他那里迸花。他带领我们看了他家种的花。至今,我对杨学的家有两个颇为深刻的印象:一是他家三层楼的小洋房。作为普通的农民之家,建有这样别墅式的小楼房,使我感叹不已。二是他的家正在滇池岸边。我同爱香。化子到滇池水边,捡厂一些滇池贝壳。站在滇池水边,杨学的父亲向我说,滇池有800里宽,过去他是靠打鱼为生,如今是靠养花为业,卖花赚了很多钱,就建了这座小洋房。

那次我们是3月26日到达昆明的,在昆明住了17天。期间,杨学向我们十堰的花店发花几次。那年斗南村花市规模很小,我们转了一圈,就回到市区招待所——昆明市东风东路有色金属公司招待所。

记得在一个晴和的日子,我们到昆明著名的风景区民族村去游览了一天。在民族村里,我们乘坐篷轿马车,周游了彝族、纳西族、哈尼族、阿昌族、傣家族、怒族、傈僳族、景颇族、基诺族、布朗族、水族、布依族、白族等村落,我们三人所看到的,是蓝天、白云、鲜花、滇池、民族风情,心旷神怡,无比兴奋。

化子对少数民族服饰,特别感兴趣。在各民族的村落,她穿着该民族的服饰,照了相。她说:“我要是在年轻时候,穿着这些服饰照相,一定比他们的姑娘,更漂亮,更光彩照人!”

爱香笑说:“妈,是不是将自己夸张了?我看你是自我感觉漂亮。”

我向爱香说:“爱香,那时你还没有出世,不知道你妈当年做姑娘时真的很漂亮。”

化子嗔着爱香说:“你们这一代的姑娘,哪能比得上我们那一代姑娘的漂亮?在才能上,是一代比一代强;在漂亮上,是一代比一代弱。比如我,我虽然漂亮,但我还是比不上古代西施和杨贵妃漂亮啰!”

听了化子这一理论,我大笑,爱香大笑,化子自己也大笑。

爱香喜欢各民族村落出售的民族工艺品,她买了很多,她一人拿不下,要我和化子帮她拿一部分。昆明的民族村,也是建在滇池之滨,位在昆明海埂,他们命名为“海埂民族文化风景旅游区”,国家体委海埂冬训场,即在附近不远。

这次我是独自一人到昆明,没有心思玩。经过对昆明斗南花市第二次考察后,果断地在斗南花市旁边,租了一座农民小洋楼,作为未来的昆明分公司。打电话叫肖湖水带着秦邦国来昆明,由肖湖水领导广州和昆明两个分公司。又打电话给爱香和爱文,将安谋略。孔有见。关羽锋调昆明,将陈汗。王胜军调广州。

安谋略是在十堰招收的男工,中专毕业,带着一副近视眼镜,说话很慢,眼镜后面的眼睛里,好似在想着什么大事。他的眼皮好久不眨一下,在这不眨的时间内,我以为,一定是想着什么大事。我在这里补叙几句:总公司在十堰几次招收的男工中,当时有几位大专学历的青年。如今,那些大专生早已走了,他们瞧不起私营公司。到今日,只剩下一位大学肄业的关羽锋。

调来昆明的人员到位以后,肖湖水即领导秦邦国,孔有见。关羽锋。安谋略,向武汉。十堰,上海的爱心鲜花店,发昆明产的鲜花。至此,既不必再要杨学跟我们发花,也不必向昆明纷缤分公司进花,自己在昆明的爱心鲜花分公司,向自己的鲜花店空运发花。并且,我还计划在昆明市区内,办几个爱心鲜花店,在昆明市内鲜花零售市场中,占领一部分零售市场。当然,我也没有忘记在不久的将来,向全国几百个城市的大小花店客户,开展鲜花批发业务。

我在昆明等肖湖水将业务搞顺了,我将财务作了分工:孔有见任出纳,管钱。秦邦国任会计,管账。然后便乘飞机回到武汉,召集爱香。爱文到武汉来,和爱林夫妻在武汉召开家族公司高层会议,研究公司在全国大发展的问题:一是向全国开展批发业务;二是在全国某些大城市的花市上,占领一席之地,就地批发鲜花,这是两种不同的批发方式,前者为直接向全国花店客广批发鲜花,后者则考虑到有些城市的小鲜花店,没有条件向广州、昆明直接进花,因而我们便在该市的花市上租间门面,就地向他们批发鲜花。我这个老家伙,野心太大了,几乎想把全国的大小鲜花店的进货业务,都组织到我的爱心鲜花公司来,百分之百地占领全国的鲜花批发市场。这可能是资本家的垄断本件吧?我也有垄断全国鲜花批发市场的垄断性。这也就是中国历代的野心家们,得陇望蜀的本性所致,我非圣人,也不能例外。

我还向上海的爱国打电话,叫爱国向单位请假,来武汉参加这次公司的高层会,爱国回电话说,他不能来武汉参加这次会议,而且他坚决反对公司将网打开太大,他在电话中向我说:“爸,你的网不要开得太大了,有一天收不拢,就不好办。”

我也没有忘记鄂南山区里的爱场,可是,她家里没有安装电话,无法通知她来参加这次家族公司研究大发展的会。

在会上,我豪气冲天,决定独自一人,走访全国大中城市一万家鲜花店中的一千家,第一阶段暂时占领全国百分之十的鲜花批发市场。我已经有了雄厚资金,又在中国两个鲜切花产地——广州和昆明,有了机构和人员,我要向全国的鲜花批发市场进军啰!在这次家族公司的高层会上,我吹起了向全国进军的冲锋号!

再说在昆明分公司的肖湖水,一天向我打电话说:安谋略的女朋友从十堰来了昆明,他们两人公开地睡在员工寝室的一张床上,公开做爱,影响很不好。夜晚,大家还没有睡着,他便与他的女朋友做爱,将床铺弄得震天响,同室睡的人意见很大。叫他安谋略不要像夫妻一样同居,他不听,并且早上起床很晚,来不及到早市收购鲜花。

昆明的花市是早市,不同于广州的花市是夜市。大概从上午7点钟起,滇池周围四面八方的花农们,都将自己种的鲜花,拿到早中未出售。这时候,可以选到质量好的鲜花。到了8点钟以后,质量好的鲜花都被人们收购走了,剩下来的都是质量不好的鲜花。安谋略赶不上早市收花,影响了工作,所以,作为负责人的肖湖水,不得不向我汇报。

隔7天,我向安谋略打电话,我问:“你们寝室里夜晚睡觉的人,除了你们员工外,还有谁?”

安谋略回答说:“还有我的女朋友。”

“你的女朋友是谁?是昆明人吗?”

“我的女朋友就是我的女朋友,叫做乔美装,是从十堰来的,不是昆明人。”

“你的女朋友几时回十堰?”

“不回十堰了,同我在一起住下去。”

好硬的嘴!安谋略能代表这一代的青年吗?他中专毕业后,找不到国家单位的工作,就到处打工,后来应聘到了我的爱心鲜花公司。他在我的公司里,不多说话,文质彬彬,看起来性格有点内向。为什么女朋友去了以后,他成了一个在同事们的面前,公开与女朋友做爱的人?或且说,为什么成了一个公开违反婚姻法律的人?这一代青年人怎么搞的?表面上的脸面都不顾了!我那一代人,即使在结婚前,想同未婚妻做爱,也是偷偷的。你偷偷地与未婚妻做爱,谁个都不管,个个都是从年轻人过来的嘛!只要你顾一下场合,大家心里实际上是会同情你的。像安谋略这样地不顾场合,与女朋友公开做爱,必然地会引起人们的反感,人们将同情心变成了不满心,故而告状到我董事长这里来了,安谋略从小读书读到中专,应该知道“众怒难犯”这个成语,众怒真是难犯呀!

我想,我的公司现在有了将近百名的年轻男女员工,如果我这个董事长,任大家随地随时互相做爱,我这个公司还成何体统?白天不能按时上班,我这个公司的纪律,到哪里去了?故而,我叫爱文到昆明分公司去一次,同肖湖水一起解决安谋略的问题。同时,爱文带去公司的一张委任状,任命肖湖水为公司的副总经理,具体分管广州和昆明的业务。这个正式的任命文件,是为了提高肖湖水的威信,让他震得住广州。昆明的员工纪律,而且,这也是公司对肖湖水进入公司高层的初步认可。

爱文到了昆明分公司,代表我教育说服安谋略,叫他稍为收敛一点,不要惹起众怒。但是,爱文却又用起了他的烦躁性格,在教育说服当中,也说了些刺人的话。他问安谋略:

“你是不是青年?你是不是中专文化程度?你是不是知识青年?总而言之,你是不是知识青年?为什么这样地不要脸?我跟你讲,你不要烦了我,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遭到解雇的处分。”

当然,爱文这话是说出了格,他是无权解雇安谋略的,不过,安谋略心里想了一下,老板的儿子既然这样说了,我硬抵抗可能是不行的,他冷静下来一想,自己多少有些知识,平常自己常以中专文化自居,看见爱文的来势很大,于是,他叫女朋友乔美装,在花市附近租了一问花农的小房子,住在那间小房子里,每天在花市上买花卖花过生活。其方式,是在早市的最后,便宜买下花农卖不出去的花,明天早上卖给从外地来的客户,从中赚个差价。

爱文在昆明花市上考察了几天,他万万没有料到,花农的卖花姑娘中,有一位叫白西施的姑娘爱上了他,正在想办法接近他。白西施一来爱上爱文年轻俊秀;二来爱上爱文是中专学历;三来爱上爱文还是个未婚青年;四来爱上爱文是湖北武汉爱心鲜花公司的少老板。她向她的女伴白小玉说:

“小玉,湖北武汉那个爱心鲜花公司来的少老板,还是个未婚青年哩!”

小玉问:“你怎么知道?”

“我问了他们公司职工家属乔美装。小乔告诉我的:他是中专学历,有知识;他父亲是一个富翁,在全国好几个城市办了有几十个鲜花连锁店。小乔还告诉我:他是一个没有结婚的青年。我想……”

“你想怎么样?”

“小玉,我想,我想追求他。”

“他是一位富翁的少老板,你是一个小花农的女儿,人家瞧得起你这个卖花姑娘吗?可以说,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你怎么能接近他呢?你怎么能同他搭上话呢?”

白西施这时还不知道白小玉也同样有此心思,便告诉自己接近湖北武汉亿万富翁的儿子一套办法,如此这般地都说给了白小玉。

这两位少数民族姑娘,到花市上卖花,一般不穿本民族的传统服饰。而且她们已经有了现代的思想:她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85章 八百里滇池多花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