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86章 四百八十万里寻访客户记一

作者:曹树厚

我办的爱心鲜花公司,向全国的客户开展鲜花批发业务,条件已经具备了:在我国的两大鲜花产地——广州和昆明,设立了分公司,配备了人员,安装了长途电话,又将两大鲜花产地的花农组织起来,有了充足的花源。现在要做的就是寻找向我公司批发鲜花的全国客户,即寻访全国鲜花店的老板们。

我对全国鲜花店多少家,有个初步的估计。估计全国大小鲜花店,向工商部门注册的,大概在一万家上下。当前,全国大中小城市,除台湾省外,有600多座城市。每座城市平均不足刀家鲜花店。最小的城市,只有一两家鲜花店,最大的城市上海却有几百家鲜花店。

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查找了很多资料,才搜集到这个概略的数字。但具体到每个鲜花店,他们的具体地址,他们的店名,以及通信的邮政编码,长途电话号码,等等,却是我更需要的,如果掌握到这张黄榜,存入我公司的电脑里,则是家藏聚宝盆,有了鲜花批发业务的秘芨。于是我独身一人,从1996年8月21日起,开始了480万里寻访客户的壮举。

第一个城市是首都北京。我住在王府井大街一家国营旅社里,当下的北京,天高气爽,大街上成片整齐的树木,枝叶葱郁。我到过全国很多城市,北京街道上的绿化覆盖率,是全国的头几名。城里星罗棋布的花坛,芬芳的花草,美化着北京城。人们常说广州算花城,昆明算花城,我看北京既是树城,也是花城。

在北京,我不能不去柯鲜光家里。我和他,是早在1951年就认识的朋友。当然,我的年纪比他大,那时我21岁,已经参加了工作,在主持十万大山林场创办的工作。他呢?他和弟弟柯鲜明,两兄弟同时在县城寄宿读初中,只有十几岁。当年,我们创办林场的十几名员工,住在他家——柯家小屋场,有时他回家来拿米拿菜,我喜欢他见我就喊的礼貌。我鼓励他努力求学,将来考上名牌大学,做个知识分子。

果然,他以后真正考上了名牌大学,大学毕业后,他在北京一个哲学单位工作,从事哲学的研究。从事哲学研究,即是知识分子了。他柯家小屋场的农民家庭,出了一位哲学家,这本来是一件好事。可是就因为他是从事哲学研究的,在那个把学术研究与政治斗争混合在一起的时代,他也就遭到了不幸,惩罚他去北大荒劳动了几年,一直到1978年,才回到北京的工作单位。现在他已经退休,他的爱人沈天鹅记者,也已经退休。这位女记者有不同寻常人的魄力,是我钦佩的女性。今天,我要去拜访他们。

我听小化向我写信说过,在我90多岁的岳母去世以后,前不久,沈天鹅便将她60多岁的婆母,接到了北京她家里,让她便于服侍,让老人家安度晚年。所以,我今天又买了几大包老人喜欢吃的糕点和水果,去看望过去我叫她为“猪妈妈”的老太太。

在北京大儿媳妇家里,见到了我的猪妈妈,虽然,她已是坐在单人沙发上,老了不能站起来,但她要我到她的旁边,拉着我的手,极为关心地问这问那。她首先关心问的,是我几时能把小化接到一起住,由此向我谈起了她所熟悉的《三国演义》。鲜光陪着我坐在长沙发上,我和他听老人家讲着三国的故事:

猪婆婆向我说:

“你要把小化接到一起住,一个人两个老婆,有什么关系?‘三国’上,关公千里送的两个嫂嫂——甘夫人和糜夫人,不就是刘备的两个老婆吗?刘备有两个老婆,你曹厚树就不能有两个老婆吗?政府要是处罚你,你叫他们来跟我讲理,讲理。”

猪婆婆到底是60多岁的老人,再不是50年代为鲁一琴追求大化出谋献策的猪婆婆,她不能一口气说蛮多话了,她停了停,换了一口气,然后接着说:

“我的老二鲜明,是教学生的历史的,他向我说,‘三国’是历史,历史上真正有个关公,真正有个刘备,刘备真正同时有两个老婆,你们叫政府来跟我讲理,他们要不要历史?”

我笑也不好,感谢也不好。沈天鹅她倒杯热茶送到婆母手上。请婆母喝几口热茶,再讲三国。天鹅向婆母说:

“妈妈,历史是历史,现代是现代,中国现代是一夫一妻制,曹工一个人不能有两个老婆。我想过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上次我回鄂南山区,就‘孝’这个字采风,我劝了小化老师:既然甜伯妈已经归仙,生前她做女儿亲自服侍多年;弥留之际,亲自在旁送终,就算尽了孝心。”

“我向小化老师讲了个道理:‘你的女儿在武汉,你的小儿子在十堰,你不去跟小儿子或女儿一起过晚年,一个人孤苦零丁地守在鄂南山区的枫树辛家做什么?’鲜明夫妻两人已经答应去枫树辛家住,我们柯家小屋场由他的儿子、媳妇居住。小化懂得了我讲的这个道理,答应到十堰同小儿子住在一起。她的小儿子爱文还没有结婚成家,她小化不放心哩!只要她到了十堰,不要谈两个老婆什么的,便没有事了。都是60多岁的人了,三个人在一起过晚年,了此一生,不是很好吗?”

天鹅说完,见婆母喝完茶,连忙将茶杯接下来,向婆母说:

“最近,我就要写信给小化。她会听我的话。我的话,是有道理的嘛!不过,我要请你老人家,不要再提两个老婆什么的,当做没有这样的事情好了,妈妈,你说我讲的对不对?”

猪婆婆顿时大悟,赶紧笑着说:

“还是我的天鹅聪明,她的这个‘做而不讲’的办法好。天下本无事,就是我这个庸人自扰之啰!”

猪婆婆会讲三国,并且还晓得一些古语。未老以前的那几十年,做事有魄力。那一年,十万大山林场竹啸队附近发生大火,她自任指挥长,指挥大脚婆婆等人打火,没有烧到竹啸队的竹林,火就熄灭了。至今,我尚刻记在心中。

在北京市,我上门拜访鲜花店老板:历家。他们见我在广州和昆明设有鲜花批发公司,非常高兴。因此,非常热情地接待我,要同我们公司建立鲜花批发业务。向我介绍他们的地址、邮编,以及他们的电话号码。大多数老板还有名片,都送给了我一张。这些都是我要的东西。

北京的名胜古迹很多,为了拜访鲜花店老板,我没有时间到每处名胜古迹去玩,仅仅抽了一个半天时间,安下心来游览了故宫。故宫是明清两代的皇宫。先后曾经有14位皇帝居住在这里,统治中国长达491年。

整个故宫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以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三大殿为主体,称为外朝。太和殿是皇帝举行朝会、大典的重要场所,人们称为金銮殿。所以,我在太和殿流连时间最长,对皇帝的龙位想摸一摸,可是故宫的工作人员向我讲:只能看,不能摸。过去的中国皇帝,为能保住这张九龙金漆的靠背椅子,头可断,血可流,这张椅子不能丢。而夺这张椅子的人,为在这张椅子上坐、坐,刀光剑影杀声霍霍。李自成转战半个中国,最后在这张椅子上坐了三天。袁世凯用尽心机,最后在这张椅子上坐了83天。我在这张椅子前面,走来走去,心里感慨良多。金銮殿的名声很大,中国的老百姓是家喻户晓。过去的金銮殿是皇帝上朝的地方,平民老百姓怎能进得来?即使是一举成名天下扬的状元,也只是“传至丹陛下,在御道左跪下”,即跪在金銮殿外左边的道路上,不能进入金銮殿门内,金銮殿,金銮殿,今天我进了你的门内!

中国的老百姓也知道午门,午门的名声也很大。“推出午门斩首”,午门是皇帝杀人的地方嘛!我在午门前也流连好久。我想不通:杀人是可怕的事情,皇帝怎能将杀人的刑场,设在自己的家门口?据正史记载,慈禧太后处斩辅政八大臣肃顺等人,以及后来处斩“戊戌变法”六君子谭嗣同等人,都是在远离故宫的菜市口执行的。因此“推出午门斩首”只能是戏曲、小说中的虚构,而不是事实。如果你到故宫来玩,只管在午门前大胆散步,这里不是刑场。

我此行的第二站是天津,北京到天津130多公里,乘坐特快火车,一个多小时便到了。我上门拜访天津鲜花店老板92家。在天津满城寻找鲜花店的行走中,见到了引滦人津工程纪念碑,这9个字为邓小平题写。碑顶有位年轻母亲塑像,面南朝北,一只手抱着小孩,另一只手托着甘露玉盘,承接天上的甘露。原未,天津地处渤海湾,盐碱遍地,天津的自来水能腌咸菜。天津人长期饮用又苦又涩的海水。80年代初期,时任天津副市长的李瑞环引滦人津,使无盐无碱的滔滔滦河水,穿山越涧,从60多公里外,引进天津市区,走进千家万户。

通水的那一大,李瑞环已由副市长升任正市长,天津市家家户户、欢天喜地用甘甜的滦河水沏茶品茗,庆贺天津人从今以后,能喝“从天上来的甘露”了。

通过市区的滦河水,也即是天津著名的海河,河淌清水,游人如织。河岸两旁安置有许多特制座椅,游人可坐可行,欣赏海河的风景。当时,我心中吟成了一句诗:“天津风景在海河”。

在1996年9月19日这一天,我步行在天津街道,到处寻找鲜花店的时候,天气突然变冷,早晨穿着单衣出来,现在冷得受不了。没有办法,在服装店买了88元的一件夹克穿上。售货员开价128元我还价88元,她不说二话,就卖给我了。我后悔不该还价88元,如果我还她的半价64元,她也会卖的,这说明她报的128元,是乱报的。有人说,市场经济“还价没有巧,还半不算少”。我要记住这句买东西的真言。

昨天在天津街道上走一天,我太疲劳了,早晨睡到7点钟才起床,8点钟动身去寻找鲜花店,比每天早晨7点钟动身,晚了一个小时。9月21日,有一只脚冻裂了口子,有点痛。这是因为几天来寒风大作,又是赤脚穿着凉鞋,秋天发生冻裂,对我来说不为奇怪。

480万里行的第三站,是南京。在南京市的几天,拜访鲜花店老板67家。在南京,我患了感冒:头痛骨头痛,非常不舒服。但我吃了由十堰带出来的感冒葯,每天早上仍然7点钟动身,行走在南京的街道上,寻找经营鲜花的花店。南京的鲜花店,全是封闭式经营,鲜花店街前门面是全玻璃,玻璃门紧紧关着,屋子内开着暖气空调,这有点像一些封闷式的酒家那样,外面也是挂有一张牌子:“内有空调,正在经营”。鲜花店门外放着儿只塑料大花篮,表示这家门面是卖鲜花的花店。

在南京的中山码头,步行五个公共汽车站,拜访了几家鲜花店。在夫子庙附近的建康路街道上,也拜访了几家鲜花店老板。然后在秦淮河夫子庙游览区游玩。秦淮河污染严重,我看到的地方是一河臭水,游艇停在那里空闲着,这与天津海河的满河清水,形成强烈对比。南京的父母官啊,你们能长久让古代著名游览胜地秦淮河,从此变成臭水河吗?我相信,你们会如当年天津市父母官李瑞环那样,将秦淮河治成像海河那样,清水长流!南京的城墙保留了下来,但没有缮修,赶不上西安城墙的整齐干净。

南京为六朝古都,吊古之情,油然而生,那李白吟道:“风吹柳花满店香,吴姬压酒劝客尝。金陵子弟来相送,慾行不行各尽筋。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那韦庄吟道:“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无情最是台城柳,依归烟笼十里堤。”那杜牧吟道:“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那刘禹锡吟道:“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以上这些诗句不由得涌现在脑际。

南京到了明朝,朱元璋大杀功臣,功臣是被杀绝了,而他自己呢?一堆朽骨埋在所谓明孝陵的墓穴里。当年的太平天国,被曾国藩围困在南京城里。如今,太平天国到哪里去了?曾国藩又到哪里去了?

我在南京拜访的67家鲜花店老板,全是玻璃封闭式经营。而且,这67家鲜花店老板,全都给了我名片。名片上全是我需要的东西。

下一站应该是上海,但上海有牛真丝代我上门拜访。牛真丝按照我的指示,她拜访了138家鲜花店老板。并将这138家鲜花店的店名、门牌号码、邮政编码,以及电话号码,皆弄到了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86章 四百八十万里寻访客户记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