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87章 《中国花卉报》社的朋友们

作者:曹树厚

《中国花卉报》是国家级的花卉行业大报,同时向国内国外发行。国外发行代号:d925,国内发行代号:1一98。所以,《中国花卉报》享誉国内外。《中国花卉报》彩色印刷,在我国众多行业报中,有它的特色。1994年2月4日的《中国花卉报》,刊登了我的照片,是我在湖北省十堰市竹山县指导盆景技艺的现场照片。十堰市竹山县是施洋烈士的故乡,与神农架原始森林相邻,此次我到《中国花卉报》社,大家一见如故。《中国花卉报》社总编室边凤斌主任与记者杨复青,专门抽时间接待我,我们相谈甚欢,边主任确定杨记者写文章报道我的事迹。因而,杨记者接连几天,约我相谈几次。

我感谢《中国花卉报》社的朋友们对我的鲜花事业的支持,我旅龙吟他们,在一酒家预订两桌酒席,宴请我的这些朋友们。这天中午,他们下班后来到了酒家,男女老少来了十几位,其中有即将退休的老编辑,还有几位年轻的女记者。

在宴席上,我作为主人,应向他们敬酒。但他们将我作为花卉界前辈看待,一定要由他们向我敬酒。菜肴味道很好,有几个菜肴是北京的名菜。吃完酒席,他们将我拥在中间,拍了几张照片,照相机是我随身带的,后来洗好了,我向他们每人都寄了一张。

报社的地点,在北京王府井大街277号,与我住的旅社在同一条大街上,这方便杨记者对我进行采访。杨记者戴着一副眼镜,说话不快不慢,将我从事的鲜花事业,采访得一清二楚。他将拟的腹稿向我讲了。我说:“你是记者,你想哪样写,你便哪样写,我无权多言。”

但是,杨记者仍然将他写的稿子,复印了一份,问我:他写的真实不真实?我说:“写得很真实。我就是你写的这样一个人。”

他们花卉报社,将杨记者的文章安排在11月5日上报,现在我将杨记者的文章清样,抄录在下面。后来,n月5口见报的文章,与清样一字不差。文章是登在l996年11月5日的第一版上。

        曹厚树:以爱心批发鲜花

“年逾花甲,身体单薄,性格刚强,锐意进取”,这是湖北省十堰市爱心鲜花有限公司董事长曹厚树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早年毕业于湖北农学院,在湖北省十堰。咸宁工作了几十年的曹厚树,到62岁时退了休。但他并不安心在家享受天伦之乐,而是抱着发挥余热。继续为绿化美化出力的想法,开办了十堰首家鲜花店。由于经营有道,生意日渐兴旺,接着又开了凡家鲜花连锁店,组建了公司,向工商部门注册,他成为公司的法人代表。

1995年,十堰市实施鞭炮禁放制度。他计上心来,率领所有员工,在春节期间,开展鲜花送温馨活动。人手不足,他临时聘用当地20多个院校几千名学生,为市民送春节的节花。当地新闻媒体闻讯后,赶紧派记者跟着送花的“送花小姐”和“送花先生”们,走街串巷地一个劲儿采访。爱心鲜花公司这次大活动,成为十堰市和湖北省的报纸的头条新闻。曹厚树特别注重社会效益,因此也扩大了他们公司的知名度。别看当时赚钱不多,可后来,十堰市的市民一旦要买花,就自然想到了“爱心鲜花”。

曹厚树开花店,办公司,逐渐感到其中的“甜、苦、难”。甜在哪?是指做生意,当然获了利;那苦呢?是说逢年过节,又恰是卖花最忙的时候,不能美美地和家人共度佳节;难什么?因为所经营的鲜花,大多是从广州。昆明批发来的,有的批发商,不太讲信誉,空运过来的鲜花,有时不是质量差,就是数量缺少,当时无法和供花商说清楚,过后更是扯不明白,常常要蒙受损失。对这个“难”,曹厚树联想到全国许许多多的进花者,他们从外地进花时,恐怕也有与他同样的烦恼。思来想去,曹厚树终于打定主意,也搞鲜花批发。

近几年,曹厚树办的爱心鲜花有限公司,有80多名员工,在广州和昆明分别设立了鲜花批发机构,面向全国批发鲜花。该公司以讲信誉。讲质量闯天下,而今业务已遍布全国许多城市,年批发鲜花在1000万支以上。

爱心鲜花公司尤其注意售后服务,比如:一是在批发鲜花的同时,赠送适量小袋的保鲜剂。这是为了进花商在出售鲜花时,能同时向顾客附送保鲜剂。二是进花商在当地机场接到鲜花后,如果证实质量和数量有问题,而且是由于爱心公司一方的原因,那么爱心公司一定在下次给予补偿。三是有的进花商为了稳定花源,常常一次就把全年或一季度的花款汇来,爱心公司则会根据保存的金额,以及保存的时间,按照银行的利率结算利息。四是改革进花商单方面负担空运费的做法,由爱心公司承担四分之一。五是向全国花店客户零售商让利,爱心鲜花公司无偿赠送花的配叶。用曹厚树的话说:“作为一个鲜花批发商人,一定要让所有鲜花店越办越红火。”

曹厚树认为:谋取利润不是企业家的惟一追求。作为花弄行业的企业家,应该为鲜花走进千家万户竭尽全力,让中国人在需要用鲜花的时候,都能用上鲜花,近段时间,曹厚树不顾年老,奔赴北京、天津、南京、合肥、郑州等城市,寻访更多的花店客户,洽谈供花业务;还考察了几个大型花市,寻求建立自己的鲜花摊位或鲜花店。他在北京逗留时,我听了他的创业历程,祝愿他的爱心鲜花公司,在把鲜花撒向神州大地的同时,也一定会迎来更加灿烂,更加兴旺的明天。

在《中国花卉报》社记者杨复青写的这篇文章中,谈到的在某些城市,逐渐兴起的自己的大型花市,我也做了考察,计划在该花市建立自己的鲜花摊位或鲜花店。关于这个方面,我在前面的章节中,为了该章节的情节自成系统,没有详细谈及。其实,在上海市有曹安路鲜花日市和永嘉路鲜花夜市,在南京市有夫子庙花市,在天津市有营口道花市,在北京市有天坛花市和亮马河花市。我与每个花市的负责人都洽谈过,但是,他们市场的鲜花,归根到底都是从广州和昆明空运来的,本地生产的鲜花,耐不了冬季的严寒。所以,只要我掌握住广州和昆明两大鲜花生产基地,将两处的花农组织起来,则其他城市兴起的花市,也尽在我的供应网之中。这是我在考察了几个大城市兴起的大型花市后,得出的结论。

杨复青写的这篇文章,在《中国花卉报》第一版上发表之后,在国内外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主要是杨记者在文章中,突出了我这个老年人干事业的精神,因而感动了许多人。一时,国内国外好多人向我写信。有些人写信说他是中年人,要向我学习干事业的精神,检查自己的畏难情绪。有些人写信说他们是青年人,他们说如果全中国的青年,人人都有我这样的精神,中国一定能成为经济大国,而他们自己的好梦,也一定能够成真。有些人向我写信说他们是离退休老人,要不远千里万里,亲自到我家来向我学习养花的技术。这些都是杨记者文章正式发表以后的情景。至于国外向我写信的人中,有泰国出口泰国兰的花商,有荷兰生产郁金香的花场主,有美国纽约。日本东京……鲜花超市的总裁,本章里不谈这方面的情形了。总之,这位戴眼镜的记者杨复青,他写的这篇文章,也使他一举成名天下扬了。

再说那位总编室主任边凤斌,他很关心我提出的批发业务售后服务。他认为这是鲜花批发业的一件新鲜事,间我:是否能坚持下去?我说我是这个主张,我要坚持下去。但后来,我的那些员工们,没有做到十全十美。尤其我那位主管广州。昆明业务的姨侄女婿肖湖水,几乎篡夺了我的公司,使我的主张没有坚持下去。尊敬的边凤斌主任,谢谢你的关心!如果你能读完我写的这本书——一本近乎实录的书,你就会知道我以后的困境。然而,我的脑子里,刻上了你的关心!至今,我还记着你:你决事果断,待人热情。你是一个高个子,你是一个中年人,你是一位实干家!

《中国花卉报》社有一位女同志,叫做冠伟,是报社广告部的责任编辑,做事认真细致。她为我设计广告,按时在报纸上刊出我公司的广告,她并且为我预订了一本《全国花卉企业名录》,后来邮寄给了我。这位女同志跟我的女儿爱林的年纪差不多,在她纯朴的眼睛里,我看出来她盼望我的事业大发展!大发展!

《中国花卉报》社对我大有裨益的朋友,还有杨新杭,他主编了两本好书,一本叫做《花趣》、一本叫做《世界花坛》。我通读了这两本书,记着书内很多有趣的故事。在龙吟、陆金牛跟我一起寻访全国城市花店客户的时间里,我向他们讲了这些趣事。

陆金牛嗜睡,一听说我要讲这两本书里的趣事,就说:“曹工,你讲吧!我不会睡着的。”

我笑着说:“你的瞌睡多,我不影响你睡觉。”

他会马上从床铺上一跃而起,正襟危坐向我说:“曹工你看,我没有瞌睡了。我要将你讲的这些花卉的趣事,回去以后,讲给我的小甘听。”

龙吟这时笑他说:“你哟,我听到你在梦中,也叫着你的小甘。有一天夜晚,你在睡梦中,叫着你的小甘说,‘小甘,我爱你连命部不要了’。真好过!你好过什么?你和你的小甘在做什么?坦白说出来。”

陆金牛咯咯地笑着,没有否认龙吟讲的他这天夜晚做的甜梦。龙吟笑,我也笑,笑了一阵。陆金牛果然没有睡意,于是我就讲起了杨新杭主编的这两本书里有趣的故事。

话说1934年,贺龙在晋安军区司令部所在地,看到在一个地主庄园内,栽着许多花木。每到开花季节,万花争艳,满院飘香。贺龙司令最了解毛主席的爱好,也最关心毛主席的生活和健康。为给毛主席的延安住地环境增添些新的色彩,他决定给毛主席送花。

3月的一大,晚饭后,副官处处长把战士程文举叫到面前说:“贺老总要给毛主席送花,组织上决定让你负责上延安送花,我已和运输队说好了,选一匹最好的骡子和一名饲养员,同你一起去,明天一早起程。”

当时商定:用两个箱子装四棵月季花,每箱两棵,用一些保湿的材料,保持它们的温润。

第二天清晨,程文举带领几个同志去挖月季花,贺司令员走来问道:“谁送花到延安去?”

程文举回答说:“我去。”

“噢,小鬼,你去过延安吗?”

“去过。”

贺龙司令员嘱咐程文举,一路上要保护好这些花,还要注意骡子在过黄河时,不要连骡子带花掉人河里。

早饭后,小程几个人赶着大青骡,驮着月季花上路了。上渡船过黄河时,小程担心骡子上不了船,只见大青骡子耳朵一竖,尾己一扬,一个响鼻,腾空跃起,稳稳地落在船的中央,旁观的人群齐声叫好。

过黄河之后,绕过一道漫长的沙滩和一段曲折的道路,便上了通往延安的大道。夜宿晓行,经米脂。绥德等县,跋涉400多华里,终于在第六天上午,到达毛主席所在地——杨家岭枣园。

毛主席在枣园住的院子并不大,但非常整洁清静,院内只有几株枣树和柳树。程文举和毛主席的工作人员们,只顾在院子内卸驮子,搬箱子,没有注意到毛主席在窑洞门前晒太阳。毛主席身披一件!日大衣,手里拿着一张报纸,神采奕奕微笑着,走到他们面前,问道:“箱子内装的啥子呀?”

工作人员答道:“是贺龙同志派人送来的月季花。”

“噢,月季。都是什么颜色的?”

小程给毛主席敬了个礼,说有红色的,有粉红色的。

毛主席又问:“有黄色的吗?”

程文举半晌没有答出来,只恨走前没有间清楚,毛主席见程文举窘成这个样子,便微微一笑,然后指指窑洞门前说:“把它们种在这里吧。”

程文举临走时,毛主席说:“回去告诉你们贺老总,说我谢谢他!”

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毛泽东主席和贺龙元帅都不在人世了。贺龙是先毛主席而在文化大革命中,蒙冤去世的。但是,回想当年贺龙和毛泽东的亲密情感,是何等感人啊!

再来讲讲世纪老人冰心喜欢月季花的故事。90多岁的女作家冰心,对月季花倾注着浓厚的情感。在她90岁寿辰的那一天,她向客人们聊着月季花:“1918年秋季,我进了协和女子大学。校园门廊前的台阶两旁,种着一片红红的月季花,花朵开得像一只碟子那样大。当时,我写了一首赞美月季花的诗。因为走廊前的月季花,又高又大,我常常坐在花下的草地上读书。

出国后,在美洲和欧洲各地,到处可见品种繁多的玫瑰花。国外将月季叫做玫瑰。在外国,玫瑰花的身价,可与国内的梅。兰。竹。菊相比,玫瑰园可说到处都是。在印度的泰姬陵,我曾参观了陵前的大片的玫瑰园。

回国后,我住的是楼房,没有地方种花。可是幸运得很,我的楼下有两位业余养花的年轻人。他们知道我喜欢月季花,就经常给我送来一把把的月季花。

在几千种月季花中,我最喜爱的是茶香月季,淡黄色,又略带绯红。这个品种,又叫做‘和平’。”

邓颖超同志1978年5月19日,将这种茶香月季花送给美国一个访华团,她向美国访华团说,这种花有一个特点,初开时淡黄色,开到后面,就变成红的了。这象征着我们的友谊,开始时是淡淡的,到后来,就会逐渐加深了。

月季花在冰心的心目中,具有一种完美高尚的品格。她叨岁寿辰时,巴金老人托人迭来叨朵红玫瑰制成的花篮,冰心深情地说:“巴金最了解我的心。”

谈到巴金给冰心送花,龙吟提出一个奇怪的问题:“当前都是男人向女人送花,没有看见女人向男人送花。我们开鲜花店,是不是可以提倡女人向男人送花呢?”

我说:“男朋友向女朋友送一束鲜花,人们认为是很自然的。而女朋友向男朋友送一束鲜花,则人们就要猜测,这是不对的。你们开鲜花店的人,要鼓励女朋友向男朋友送花。在欧美和东南亚,女孩也向男孩送鲜花。我说女朋友可以向男朋友送鲜花,我说的男朋友,并不仅仅指的恋爱对象,其余如男同学。男同事。男上司等等,在祝贺喜庆时,女士都可以送去一束鲜花助兴,都是朋友嘛!”

陆金牛对女士向男士送花,发表着相反的意见:“我坦白地说,我是不同意我的小甘向别的男士送花,我的小女儿娴娴将来长大了,我也不准她向男孩送花。”

龙吟反间他:“如果有女士,向你家的花店买鲜花送男士,你同意不同意呢?”

陆金牛不假思索地说:“那是人家的女人,向我的店买鲜花送男士,当然我同意。”

龙吟笑着批评陆金牛说:“己所不慾,勿施于人,你这就不对了。你应该拦阻这位女士,不要买你店的鲜花送男士。”

不管陆金牛对不对,这都是说笑话,今晚又讲了大半夜花卉的故事,不睡觉是不行的。讲到这时,大家就甜甜地睡觉了。

《中国花卉报》社杨新杭主编的《花趣》和《世界花坛》这两本书,使我。龙吟,陆金牛三人受益匪浅。我忘记不了《中国花卉报》社的朋友们。

北京,《中国花卉报》社的朋友们,我们已经分别几年了。我好想念你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