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89章 四百八十万里寻访客户记二

作者:曹树厚

沈天鹅的家住在天坛附近,沈天鹅到我住的旅馆,要将我接到她家去住几天。她编了一本书,书名叫《重编二十四孝》,她要我将稿子看看,为她指教指教。我不能在她家住,因为有我的同伴龙吟。陆金牛住在旅馆里,等着我继续寻访客户。他们合肥家里的妻子,正在忙着花店的生意,我不能将她们的丈夫,长期留住,跟我在外面跑,再加上冬季鲜花销售旺季即将到来,我要很快完成寻访全国10%的客户计划,让我的爱心鲜花公司,能夺得全国10%的鲜花批发市场。我对天鹅说:“这本重编二十四孝的打印稿,我拿到旅途中火车上去看,一定将它看完。我没有时间住在你家里,我到你家里去把稿子拿来。”

天鹅知道我重任在身,没有强行挽留我,只是叫我今后写一个“读后感”寄给她。可是,她的双胞胎儿女,提出来要陪我到天坛公园里,看那一片几百年的老柏树。她的儿子叫柯柄权,女儿叫柯灵芝。柯柄权异常认真地向我说:“曹怕怕,你年轻时在十万大山办大林场,栽了无数万棵的树木。我回老家看到了十万大山林场,看到了你当年栽的松树。杉木。樟树。竹子,但没有看到你栽的柏树,尤其没有看到你栽的几百年的古老柏树。”

灵芝是先出娘肚子的,所以是姐姐,今年19岁,职业高中毕业待业在家,跟她妈妈学习电脑打字,一本《重编二十四孝》的打印稿,就是她打印的。打印得很好,没有一个错字。她性格文静得出奇,我在她家里很少看到她说话,一个人不是坐在电脑前打字,便是静静地坐在与奶奶同住的一间房里看书。当她听到弟弟说在十万大山林场,没有看到我栽的几百年的古老柏树时,轻轻地笑了一声,这笑声里,带有对柄权的嘲笑味儿。柄权马上反击说:“怎么,我说得不对吗?你不要钻我说话的空子。”

灵芝没有收住那带有嘲讽弟弟的微笑,徐徐地说:“你说得很对啰!国营十万大山林场是曹伯伯办起来的,树木也是曹伯伯开始栽的。曹伯伯今年有几百岁了,他栽的树木,能有几百年的古老年龄吗?你说得很对吸!别人哪能钻得到你说话的空子呢?”

柄权知道自己说得失了逻辑,脸红着说:“算是我说错了,曹伯伯不可能在十万大山林场,栽有几百年的古老柏树,但是,我在十万大山林场,也很少看到曹伯伯栽的几十年的柏树。好吧,马上我们陪曹怕怕去看天坛公园里的几百年的大片的古老柏树。”

北京的天坛我去玩过。天坛是圜丘。祈谷两坛的总称。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建,为明。清两朝帝王祭天、祈谷之处。我到过圜丘坛,因为四周没有建筑物,真是觉得天空广阔。我想,夜晚在这里看天上的星,满天空的星都能看到,可以说是一览无遗,可是我不知道在天坛附近,还有一片几百年的古老柏树。如今天坛公园,便包括这一片古老柏树。

啊,今天,我是平生第一次看到这么一大片的古老柏树。这些古老柏树,俱是老态龙钟,顶秃枝少。有的如老人斜卧,有的如老憎打坐,有的像盆景中的千年古树,有的像国画上的万年老木。而且,不是少数几棵。几十棵,向四周望去,不知道有多少棵,一时也计算不清楚。

啊,我这是在检阅历史的苍苍大军!我是在检阅秦始皇墓里的千军万马!灵芝在我身旁走着,徐言细语地告诉我说:“那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参观了这些古柏树,他讲这也是中国的国宝,可以与秦俑的千军万马媲美。而且他还说,这些古老柏树是中国活的国宝,比秦俑更胜一筹!”

看了大坛公园里的古柏,我怀揣着沈天鹅的《重编二十四孝》打印稿,同灵芝姐弟握手后,急忙回到王府井大街我与龙吟他们住的旅馆。我离开他们有一天了,我们三人从明天起,要接着开始我们480万里寻访客户之行。明天已经是10月下旬了,东北的几个大城市,如今要赶快去,不然的话,到了严冬,我们就受不了那里的严寒。所以我决定,今后主要乘飞机到我们要去的城市,不能慢吞吞地光乘火车了。第二天,我们直接飞到东北行程最远的哈尔滨,在哈尔滨,拜访了15家花店;接着飞到长春拜访了花店30家;然后飞到沈阳,在沈阳拜访花店20家。

在沈阳,我与龙吟。陆金牛到沈阳故宫去玩了一个小时。那一次在北京,我一个人去故宫玩了半天。对北京故宫的掌故,也知道了不少。我到沈阳未以前,不知道沈阳也有个故宫。我是在沈阳游览图上,看到了沈阳也有个故宫景点,这才知道中国有两个故宫。

沈阳故宫的面积,比北京故宫小得多。北京故宫占地72万多平方米,沈阳故宫占地6万多平方米。在气势规模上,北京故宫的殿宫,是大殿大宫,而沈阳故宫则是小殿小宫,这说明当时关内的国是大国,关外的国则是小国,是的,清朝在进关之前,确实是一个小国。但沈阳故宫,仍然有其历史价值:沈阳故宫的崇政殿,又称正殿,是后金努尔哈赤和后继者皇太极,当年处理日常政务。接见朝拜的地方,此殿始建于1625年,在1636年,皇太极将后金改国号为清,即在此处举行做皇帝的大典。我见游沈阳故宫的游人很少很少,只有几个人在沈阳故宫里转悠。到过北京故宫的人,对沈阳故宫,有一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受。

我们从沈阳到大连,是乘的火车。沈阳到大连有一趟夜晚的火车,第二天早晨就到了大连。睡觉的时间在火车上,没有影响白天访问花店,我们对时间是“分分计较”。到了大连,一下火车,即在火车站附近的旅馆住下,洗罢脸,吃罢早点,即开始寻访花店客户。在大连,拜访花店客户28家。

大连地处黄海之滨,这次我看到了黄海。中国的四个海,我都看到了:我早在广州看到了南海,在上海看到了东海;在天津看到了渤海,如今在大连看到了黄海。大连在气候方面,与我们刚从那儿来的三个城市不同,那东北的三个城市是冰天雪地,我亲眼看见小孩子们在河里的冰面上滑冰,人们直接在冰上行走过河。而大连则有似春天,市区的花坛里尚有红花绿草。我将在东北穿的皮大衣脱了下来,人轻松了许多,心情好爽快!

我们三人乘坐飞机离开了大连,越过渤海,直接飞到了山东省会济南。济南最著名的风景名胜为大明湖。我们三人抽了一个小时,进大明湖公园游览,在大明湖上荡舟。大明湖位于济南的旧城北部。旧城有护城河,没有了城墙。济南市的泉多,因而简称为泉城。大明湖由珍珠泉。芙蓉泉等多处泉水汇成,湖周边4.25公里。四周栽有很多柳树,湖中栽有莲荷。就清时的济南旧城与大明湖的比例而言,《老残游记》中咏大明湖的诗:“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形象地概括了大明湖的面积。

在济南走访花店客户33家。济南街的名称,有的以“经”和“纬”取名,比如经一路。经二路,以及纬一路,纬二路等等。

济南寻访花店即将结束,准备乘坐飞机,直飞南力的杭州时,陆金牛情绪有些波动。他向龙吟说:“我要回家了。过去我从来没有离开我的甘若素这么多天。最近几天,我每天夜晚做梦,都是抱着我的甘若素睡觉。这单身汉的生活,我过不了了。如今,从济南到合肥容易,我要回合肥去。”

龙吟在读函授大学的现代公司管理专业,他非常钦佩我的事业心,认为我是一位自强不息的典型例子。他心里开始想着,要跟着我办全国性和全球性的爱心鲜花公司。

龙吟爱好绘画,他的爱人乐歌美爱好音乐。他向我介绍过他们当年高中毕业立即结婚的故事:当时,两人都在高中读书,虽然不是在同一个学校读书,但是,却是同一个年级。而两家的父母,同住在合肥的一个新村,两人经常在一起玩,谈恋爱。在高中毕业前夕,龙吟仍然醉心于绘画,一心一意想考上美术学院,放松了考普通大学的准备。而乐歌美更是想考音乐学院,当一名歌星。在高中毕业前夕,她仍在练习唱歌弹琴,忽视了考普通大学的几门功课。他们两人在考大学前夕讲定:两人如果考不上美术或音乐的大学,则立即结婚。结果如何呢?结果是立即结婚。现在,已经有了个儿岁的儿子了。他们双方的同学笑两人说:“你们两人都是故意考不上大学,好达到立即结婚的目的。”

当今今同担任公职的人员,有一些下了海,从事私营商业,所以,他们两人不准备去找国营单位的铁饭碗,计划开私营鲜花店。因为龙吟出来帮我到全国寻访花店客户,我用付他报酬的方式,向他的爱人发鲜花,乐歌美已将鲜花店开起来了。他龙吟观察到我是一位有头脑的老人,是一位与时代同步前进的老人,他在暗暗下定决心,要用他学的现代公司管理专业的知识,帮助我将爱心鲜花公司办成一个现代大公司。现在到了济南,陆金牛向他提出今天就一定要走的问题,因而他立即劝阻陆金牛,并立即向我告诉陆金牛要走的事。

我理解陆金牛的心情,同龙吟商量,是否我报销他们两人的妻子来济南的路费,叫他们的妻子到济南来玩一玩。半天后,龙吟就来向我说:“陆金牛留下一张条子,已经乘火车回合肥去了。”我没有权力挽留陆金牛,因为他不是我公司的员工,仅是一时的义举,陪伴我拜访全国的花店客户。他已经走了,我也没有权力处分他。我只有问龙吟:“你呢?你是否也要回合肥?我不能影响你的家庭生活,相信你的可爱的儿子,在天天盼望你回家。我一个人继续去走仿那剩下的城市。你也可以回合肥。”

龙吟毅然地回答我说:“我要陪伴你拜访:1000家花店客户,然后将已经预订的1000份11月5日《中国花卉报》,向拜访的1000家鲜花店各寄去一份,让每位鲜花店老板都知道《中国花卉报》认可了你,认可了爱心鲜花公司。这对今后我们爱心鲜花公司的鲜花批发业务,会起巨大的促进作用,我们的爱心鲜花公司,马上就要占领10%的全国鲜花批发市场了。至于我呢?”龙吟扶扶他的眼镜,接着一句一句地说:“让我的乐歌美招聘一两位卖花小姐,去开鲜花店。我就永远地跟着你办爱心鲜花公司。我学的专业也学有所用,英雄有用武之地了。”

听了龙吟这诚恳的话语后,我感动了,在我第三阶段人生奋斗的道路上,如果有几位像龙吟这样年轻的支持者,或许能成真我的跨国公司之梦。

我与龙吟乘坐到杭州的飞机,一个多小时便到了杭州。我过去在公职期间,出差来过杭州,游过西湖。岳坟等风景名胜。但龙吟没有来过杭州,所以,我首先要陪他游西湖。岳坟,其次再去拜访杭州的花店客户。每次我到杭州,对岳坟特别有感情。这是什么感情?这是一种爱国之情。

我陪龙吟游岳坟,向他讲述岳飞的爱国精神。岳坟位于杭州的栖霞岭下。岳飞被害后,当时狱卒魄顺偷尸葬之别处。宋高宗的儿子宋孝宗即位,知岳飞冤情,以礼改葬遗骨于此。巨大的岳坟前面跪着秦桧等四人的铁像,四人中三男一女,女的是秦桧的妻子土氏。

当然,偏爱文科的龙吟,知道岳飞的事迹和爱国精神,但他仍然认真听我的讲述。我们两人一起背诵岳飞写的《满江红》,我们从头一句“靖康耻”,背到最后一句“朝天阙”,一字不差。

我在幼年时期,看过清代人写的《岳飞全传》。那本章回小说,对我后来了解历史上的岳飞,有启蒙作用。那《岳飞全传》上写的“夺状元枪挑小梁王”、“刺精忠岳母训子”、“梁夫人擂鼓战金山”、“牛皋气死金兀术”等情节,有的不是历史事实,属于文学夸张虚构。但它让我对岳飞有了亲切的感情。如今为青少年写书的作家,责任重大,请为青少年多写些爱不释手的书。当年,我看《岳飞全传》,是全神贯注,爱不释手;还向大人们讲《岳飞全传》中的故事,讲得眉飞色舞。

我陪着龙吟游了岳坟和西湖后,两人马上就进入寻访杭州花店客产的紧张中。在杭州的建国中路,我碰上车祸。幸而不是汽车祸,仅是摩托车祸,骑摩托车的是个年轻人,他目中无人地在人行道上向前猛冲,将我碰倒在地,还准备径直由我的身上冲过去。路上的行人们喊:“快停,快停。要压死人了。”

这些喊声将那个摩托车猛将,吓得停住了。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89章 四百八十万里寻访客户记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