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92章 向世界鲜花市场吹起进军号

作者:曹树厚

探望故乡的队伍庞大,17个人住在亲属的家里,必然影响人家的正常生活。因此,只能住一晚上,第二天下午,我们便离开故里,来到鄂州市城区内。在故里,有一位老前辈告诉我:“厚树,你搞鲜花公司,知道不知道你父亲当年有一位国民党同事,他的儿子在台北市,也办了个鲜花公司。”

这位老前辈还告诉我说:“他们父子二人,最近也回到了故乡探亲,听说住在鄂州城内他家自己的房子里。”

这位老前辈说的这些话,引起我的重视,我办的爱心鲜花公司,正要向大陆之外的地方发展,如果能在台湾找一个同行的公司,合资办一家鲜花企业,那才好哩!因而,我带着小化。爱林。爱文。林代玉四人,轻车简从地拜访我父亲的这位同事。

我父亲的同事朱老先生,90多岁,身体健朗,他与儿子朱声望先生,热情地接待了我。当年,朱老先生与我父亲,在上海国民党军队联合后勤总部里做同事,都是校级军衔。我父亲得肺结核,病死于上海的医院。而朱老先生,则随着后勤总部,撤到台湾去了。朱老先生在台北买了房屋,安度晚年。他的儿子朱声望先生,毕业于大学农科,在台北开了一家鲜花公司,经营鲜切花,朱老先生谈到我的父亲时说:“你的父亲要是不得肺结核,要是当年能治好这种病,那他一定也到台湾去了。可惜,那时候得了肺结核,等于现在得了癌症,等于宣判了死刑。你父亲便是如此英才早逝了。”

这位老先生不停地叹着气,惋惜我父亲的早死,惋惜我父亲没有到台湾去。我则劝他老人家,不要说那些不可能的事情了,人死不能复生啦!我向朱老先生说:“在那个年代,假如我父亲没有死在上海,真正到台湾去了,作为曹明德的大儿子,我可能要增加一条罪名。我是不是能活到1978年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恐怕还是一个问题。只有邓小平高瞻远瞩,对台属公民一视同仁,甚至宣布对当年跑到台湾去的国民党军政人员,一律既往不咎。这样,你朱老先生今天才可以在湖北省的鄂州市接待我了。”

朱老先生点头称是。朱声望先生比我小得多,大概只有50多岁。今天,他们父于知道了:卒小化是我的夫人,曹爱林是我的女儿,曹爱文是我的小儿子,而林代玉则是我的秘书。当然,我是这样向他们父子介绍的。

朱声望先生与我经营的都是鲜花行业。各在海峡两岸,此刻他想利用我打入大陆鲜花市场,我心里则想利用他进军台湾鲜花市场。因此,一见如故,各述己志。我通过朱声望先生的谈话,了解了台湾鲜花市场状态,以及台湾同胞用鲜切花的习俗。

台北市的鲜花店到处都是,同餐馆酒店一样多。台湾鲜花店花架上的鲜花品种有:玫瑰、牡丹、菊花、莲花、百合花、郁金香等。玫瑰在台湾的气候下,是四季常开,花香瓣大,寓意为深情和博爱,是亲友、情人过生日时常送的礼物。在生日宴会上,摆上一个玫瑰花篮,可增添喜庆气氛。牡丹花朵硕大,雍容华贵,象征着显赫和富丽,常作为祝寿的礼物。菊花在台湾同胞的心目中,象征清雅高洁,喜庆典礼时,人们常赠送色彩活泼的粉紫色的菊花。莲花代表圣洁和高贵,又有丰收。幸运。健康和长寿的含义,台湾人喜欢将它送给走马上任的官员。百合花寓意是、甜蜜和纯洁,常作为送青年女子的赠物。郁金香花苞艳丽,在台湾是男子向女子表达爱情的普遍用花。朱声望先生说,要是海峡两岸三通了,那么,将洛阳牡丹做切花,发展前景很大。仅台湾每年就要消费大量的牡丹切花。

洛阳牡丹甲天下,朱声望希望我在洛阳,每年为他组织牡丹切花,供应台湾鲜花市场。

台湾盛产蝴蝶兰,最近几年,台湾大力发展蝴蝶兰,向全世界出口。但遇到泰国蝴蝶兰的竞争。朱声望先生盼望我在大陆鲜花市场上,提倡蝴蝶兰,帮助推销台湾过剩的蝴蝶兰。可惜台湾当局禁止三通,对大陆的蝴蝶兰消费市场,只能是隔海兴叹。

我通过朱声望先生的谈话,又搞清楚了世界鲜花市场现状:他亲自考察过美国。英国。德国。法国等国家的鲜花市场。美国人每当情人节来临,各地的鲜花店总是顾客盈门,男女青年争购鲜花,以赠爱侣。然而情人节一过,各鲜花店的营业额便开始下降。但近些年来,情况发生了变化,鲜切花已成为人们常年必购的商品之一了。美国市场对国外鲜花的需求量,呈直线上升,大部分鲜花向荷兰进口,每年向荷兰大量进口郁金香。

法国人如果没有鲜花,那简直是不能生活,探亲访友,参加婚礼,应约赴宴,逢年过节,日常家庭装饰,一切都少不了鲜花。在巴黎的大街小巷,隔不多远,就可看到一个鲜花店。

英国人喜欢光顾鲜花店,男士则多购玫瑰花,女士馈赠异性的鲜花是玫瑰。石竹。郁金香和小苍兰。

德国的鲜花店,橱窗布置得非常醒目别致,极富特色,花店的正面,一般装有白色透明玻璃大门,顾客刚走到门前,门铃便自动悦耳地响了起来。卖花小姐马上走到你的身边,一句“你好,需要我帮助做点什么?”让你听来亲切舒心。店里的鲜花摆放,通过色彩,品种的对比,搭配得极为和谐。鲜花的质量无可挑剔,你不管是买一支、一束,或买一个大花篮,绝不会从中找出一片黄叶或一朵坏花。德国的花店特别多,在城市、乡村、小镇、弄堂、小巷,你都会随时发现鲜花店。德国每年消费的鲜切花数量,在欧洲排名第一。

当今,以美国。西欧。日本为代表的发达国家,由于鲜切花消费水平很高,本国所产鲜切花,满足不了国内市场的需要,每年要从鲜切花生产国和地区,进口大量鲜切花,而荷兰、以色列、墨西哥、危地马拉、泰国、哥伦比亚、肯尼亚、台湾等鲜切花输出国和地区,则赚尽了这些发达国家的钱。日本从台湾大量进口蝴蝶兰,使台湾的花农大富起来。

朱声望先生介绍的这些情况,林代玉部急速地记录了下来。小化、爱林、爱文三人则认真地听到脑子里了。顿时,我坚定了我的第三个好梦能够成真的信心。我向朱声望先生说:“大陆鲜花品种多,土地多,劳力多;加上我的资金雄厚;又加上共产党当代领导人思想敏锐。所有这些好条件,使我的第三个好梦,能成为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

朱声望先生急切地问我:“曹先生的第三个好梦是什么?可否向我谈一谈?”

我便向台湾同行朱声望先生,大谈我要办跨国公司的好梦。这是好梦,这是美丽的梦。我在注意观察朱先生的反应。朱先生认真地听了我论述的这第三个好梦后,站了起来,走到他的老父亲面前说:“台湾和大陆的两位鲜花企业家,想到一起来了。今天,我要同曹厚树先生,就海峡两岸合资办鲜花跨国公司的问题,讨论一个具体方案,阿爸,你的意见如何?”

朱老先生回答说:“你们的谈话,我都听到了。你们两个是同行,又都想到一起来了。我只有支持的义务,没有干涉的权利。你们讨论一个具体的方案吧,国共两党曾经两次合作,第一次合作,打败了军阀;第二次合作,抵抗了日本的侵略。当今,在向世界鲜花市场进军方面,你们两个鲜花企业家,也来一个合作。”

到了此时,我才知道朱声望先生也想办鲜花跨国公司,他与我是“英雄所见略同”。只见他向着老父亲做着顽童式的玩脸说:“阿爸,我在你老人家面前与曹厚树先生拉个钩,好不好?”

朱老先生将他的龙头手杖,先指向我,然后指向儿子说:“拉。”

我一时没有明白“拉钩”的意思,心里略觉不知所措。我的公关部长林代玉马上站了起来,向朱老先生说:“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们两家又是世交,今天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现在在您老先生面前,曹厚树先生同朱声望先生拉钩。”

林代玉说时,两只手的小指互相拉着,这是做给我看的。我明白了,明白了“拉钩”的意思,我立即从座位上站起来,挺直腰杆,弯曲着右手小指,向朱声望先生的手送去。朱声望也气势磅礁地将右手的小指伸向我。大陆的曹厚树和台湾的朱声望——海峡两岸的鲜花企业家,两只手有力地拉了钩。

“拉钩”是儿童们表示对一件事下决心的动作。此刻,我和朱声望在朱老先生的面前,像儿童一样,也用拉钩的动作,表示我们海峡两岸的鲜花企业家,联合起来向世界鲜花市场进军的决心。

朱老先生坚持留我们几人在他家吃午饭。他的侄儿,侄媳,正在厨房里准备招待客人的饭菜,吃完了午饭,我请朱老先生去休息,朱声望先生留下来,继续协商我们两家联合起来,成立跨国公司的具体方案。

首先谈到的当然是双方投资的比例。我认为,我在年龄上是大哥,兄友弟恭一家人,在投资股份上,我当哥哥的不想控制弟弟,我提出投资各占50%,谁也不控制谁,来个一国两制。最后谈到董事长和总裁的分配问题,朱声望先生要我担任联合跨国总公司的董事长,他任总裁,我的小儿子曹爱文担任副总裁。我有感于朱声望先生的诚意,便提出让他的父亲朱老先生为名誉董事长。关于联合跨国公司的名称,双方讨论了很久,终于定了下来:叫做“中华鲜花跨国总公司”。在总公司下面,各自成立大陆和台湾两个分公司。

朱老先生午睡醒来,欣然接受担任联合跨国公司的名誉董事长。当然,我是实权的董事长,朱声望先生是实权的总裁,副总裁曹爱文帮助总裁管理联合跨国公司的业务。

这朱声望先生,看到我的秘书林代玉很少离开爱文的左右,他明白了其中的秘密,便与他的父亲耳语了一番,向林代玉赠送了一副红宝石金项链。这副金项涟,是朱声望先生从法国买回未的,林代玉立即带在颈项上,望着爱文笑。朱声望先生送给爱林的一副绿宝石金项链,是从英国买来的。

我们辞别朱老先生父子时,朱老先生拍着爱文的肩膀说:“后生可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办好海峡两岸的这个联合跨国公司,进入21世纪之后,全靠你们这一代啊!我的孙子朱爱祖,这次没有带回老家,现在你们四人不要忙着辞别,我来为第三代,挂个互相认识的长途电话。”

朱老先生说毕,拿起电话筒,拨着台湾家里的电话:“我要爱祖。你是爱祖吗?我向你介绍爷爷老同事的孙子给你做朋友。他叫曹爱文,与你的名字同一个爱字呀,他比你大,你在电话上,叫他爱文哥哥。”

历时三大的鄂州家乡之行圆满结束了。对大家来说,是一次旅游;而对我本人来说,则是一次衣锦还乡,荣归故里,但我对台湾当局将来如何看待“中华鲜花跨国总公司”,持观望的态度。将来,他们是不是会阻拦海峡两岸的鲜花企业家,联合起来办跨国公司呢?这样一想,我认为多做几种计划才好。因此,我要抓紧引进广州钟鸣先生这个人才,让他为我的公司,在香港找一个向全世界鲜花市场进军的突破口。狡兔三窟嘛!

今天,爱文上班去了。化子从鄂州我的故乡回来后,仍然随着爱林三口人,到武汉去了。一方面是愉愉哭着要她这个化子奶奶;另一方面,公司里安排化子帮助舒规章管理武汉分公司的钱,因为,舒规章在神龙汽车公司的公职太忙,最近要出国去学习,武汉分公司的现金出纳,只有由化子担任了。小化担任十堰分公司现金出纳,现在上班去了。

我与钟鸣先生进行过几次电话商谈,最后,他同意接受我的高薪聘请,计划在7月1日香港回归之后,他赴香港开办爱心鲜花香港分公司。

在我的心里,有一个香港回归倒计时的时钟。

这一天上午八时,我在客厅里的电视机前,看《邓小平电视文献》。突然,中央电视台向全国人民发布讣告,在哀乐声中,讣告说:邓小平同志昨晚逝世了。听完第一遍讣告后,我尚个相信是真的。7月1日快到了,邓小平同志是不会死的,他要在那一天,坐着轮椅到香港去看一看。当我听完第二遍讣告后,我的眼泪涌出来了,两只眼睛模糊了,看不清电视机里播放讣告的主持人的面孔。我流着眼泪拿起电话筒,向我的儿女打电话;向我的公司各城市的负责人打电话,向化子打电话,向小化打电话。告知他们:我们的救星和福星逝世了。

说到救星,1978年,邓小平拨乱反正,郑重宣布停止一切政治运动,将中国人民的幸福生活放在首位,专门搞经济建设。经过近20年的改革开放,全中国的老百姓,可以吃像样的饭,穿像样的衣了,可以大胆说话了。人们互相之间,不再互相怀疑,互相斗争了。我说邓小平是人民的救星,是有这些根据的。

说到福星,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邓小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方针,给中国老百姓带来了电视机、洗衣机,电冰箱三大件,再过20年,一定会让中国老百姓普遍买得起轿车、电脑、手机等用品,这不是人民的福星是什么呢?

我不是邓小平的官员,也不是共产党员,我仅仅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科技人员,一个普普通通的知识分子,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民,不会故意吹捧邓小平。我是根据自己的切身体会,体会到邓小平是人民的救星和福星。

现在,人民的救星和福星逝世了,我们人民怎么办呢?曹厚树你不要急,刚才,讣告最后不是宣布了:今后在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高举邓小平同志的旗帜,继续向邓小平同志生前的目标前进。

7月1日,中央电视台现场直播香港回归中国的全部过程。看,米字旗降下来了,五旱红旗升上去了,江泽民主席寅布香港回归了中国,中国的陆、海、空军,从几处口岸,向香港进军。虽然,这时的香港正在大雨滂沱中,但中国的陆,海。空军却是威武地进驻了原来英军的军营。这时候,我心里产生了。个奇想:假设道光皇帝活到了今天,面对这个香港回归的盛典,他皇帝陛下,将会说些什么呢?

战马在冲锋前高声鸣叫,我和我的战友们,向世界鲜花市场吹起了进军号:我与广州的钟鸣先生,在电话中,研究着去香港开办爱心鲜花分公司的具体方案;我与台湾的朱声望先生,各自在做着中华鲜花跨国总公司的准备工作。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