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95章 大女婿杀死亲岳母

作者:曹树厚

罗老板强姦了爱香,慌忙跑出了肖湖水。爱场的家,连夜到广州火车站,乘上路过的火车逃跑了。

肖湖水和爱场在第二天上午8点钟,从花卉夜市下班回家。爱场喊着爱香,没有爱香答应。走进爱香的房间,见妹妹直僵僵地死在床上,爱场大哭起来。肖湖水进房来打开被子一看,看见了被人姦污的痕迹。肖湖水大喊着说:“一定是老罗做的案。”

他对妻子怒骂着说:“你还哭什么?快去找你的情人,不要让他跑了,我到派出所去报案。”

肖湖水之所以能肯定是姓罗的做案,这是因为,他同爱场在后半夜四点钟去花市上班时,只有姓罗的睡在爱场的房里,不是姓罗的做的案,又是谁呢?

公安派出所和区刑警大队的办案人员到了。根据掌握的两点证据,将姓罗的确定为犯罪嫌疑人:一、受害人的颈项上,有很多男性的指纹。这些指纹与爱场床上的男姓指纹一样。据爱场交代,姓罗的上半夜和她在一起睡觉,这说明姓罗的有很大的嫌疑。二、到姓罗的原住处和他常去的地方去找人,他早已无影无踪了。凶手不是他,为什么要逃跑呢?

犯罪嫌疑人既己确定是那姓罗的老板,下一步便是公安部门下通缉令了。他是一个皮包公司的老板,做着转手生意,在广州,没有人知道他的原籍;查问他的情人龚爱场,龚爱场也不知道他家住在何省何县何乡。

现在肖湖水和爱场拍加急电报给简千里。简千里接到加急电报,和肖湖水通了一个长途电话,说他知道了妻子致死的全部过程。之后,简千里便转告了在武汉的化子,便宣告他没有事了。我作为姨父和继父,连夜乘火车赶到武汉,同化子会合改乘飞机南下广州。

分公司陈汗。王胜军等青年,这天得知爱香被害,便帮着护尸,以及联系火葬等事宜。大家都很关心肖副总家里发生的不幸。我和化子到了以后,化子伏尸大哭,悲不慾生,我也泪流满面,控制不住自己的抽泣。但广州天气炎热,在公安人员检验了尸体后,我与化子停止哭泣,将爱香送到广州火葬场火化,骨灰暂时存放在广州火葬场里。化子说她回十堰时,要将二女儿的骨灰盒带回十堰,放到十堰的公墓里。将来她死后的骨灰盒,要与二女儿放在一起。

我在广州分公司的十几天里,开了一次全体员工大会。由肖湖水副总主持,我在会上讲了话。讲话的内容,主要是大唱赞歌,以鼓励为主。我发现陈汗。王胜军以及批发组的一些员工,好像在会上,有什么话要向我讲,但始终没有向我讲。而肖湖水主持会议的神情,又特别威严,用威严的目光,扫视这些想要讲什么话的人。我看在眼里,想在心里,思量找个机会,要陈汗。王胜军和批发组的人,对我这个董事长兼总经理的老人提提意见。我感觉自己在领导这个家族公司中,此刻是否有点像那古代的亡国昏君。那古代的亡国昏君不知亡国之将至,大唱《后庭花》;而我这个糊涂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是否也不知亡公司之将至,在大唱赞歌!”

化子突然失去了二女儿,这些天悲痛太甚,连哭都哭不出来,喉咙嘶哑。因此,今天,我想带她到附近的“广州花卉研究中心”去玩玩,或许能减轻她的悲痛。她是培育苗木出身的,我建立了爱心鲜花公司以后,她又常驻武汉分公司,对鲜花也有了感情。我想,她一定对广州的花卉研究中心感兴趣。于是我拿着照相机,她跟着我一起,到相隔只有几百米的“广州花卉研究中心”去参观花卉。

广州花卉研究中心是花卉科学研究单位,也是广州的一个游玩的景点。先后接待过荷兰。英国,德国、日本等很多来访的国际友人。广州的市民在节假日,全家男女老少常来此欣赏花卉。

我与化子一进花卉中心的大门,化子看到大道两旁高大的酒瓶兰,甚感奇异:它的树干完全像一个直立的酒瓶、她要我为她照一张站在酒瓶兰树下的相片。我指挥她摆好最佳的姿势,并要她带着笑容。她真的带着笑容,我手中的相机咔嚓一声,照下了爱香死后。化子第一张面带笑容的照片。当然她心里仍然是很悲痛的,是我为她照相的需要,化子才带了笑容照相。

广州花卉研究中心装配有从荷兰引进的连栋自控大温室,可进行全天候的花卉生产。广州冬天不下雪,但冬季有时也有霜。有了连栋自控大温室,连霜冻也不怕了。广州夏天阳光厉害,连栋大温室玻璃顶的上面,又有自动卷盖的绿色遮阳网,加上自动调温。调湿设备,温室里像春天一样,绿荫冉冉。化子走在温室里面,悲伤的心情减轻了许多。再看温室养的那些绿叶植物:大皇椰子。发财树、金叶鹅掌。巴西铁树。绿帝王。红帝王。槟榔树,化子心情立即振奋起来。

观叶植物的绿叶啊,我的化子漫步在你们中间,请你们用绿的力量,将她从伤悲中拉出来。

悲痛的化子啊,你的老头子曹厚树,办起了全国性的大企业,有了很多很多的钱,让你安享晚年没有问题了。而且,你尚有一亲生的大女儿爱场,你何必要久处悲痛之中呢?

我和化子漫步在连栋的花卉温室中,忘记了人间的哀伤,这时,陈汗、王胜军带着批发组的部分员工,找我来了。他们刚才已经看见我带着化子到花卉研究中心去了,大家互相一邀约,就来花卉研究中心找我。陈汗见了我一句话未说,递给我一张名片。我拿在手上,戴上350度的眼镜,认真看了两遍,啊,却原来是肖湖水的一张名片。名片上写的不是爱心鲜花公司的副总经理,而是“爱爱心鲜花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下属两个分公司,一个是广州爱爱心鲜花分公司,一个是昆明爱爱心鲜花分公司。广州分公司经理为习新新,昆明分公司经理为卜五星。他们爱爱心鲜花公司两个分公司的业务地址和业务电话,却是我们爱心鲜花公司两个分公司的业务地址和业务电话。

我问陈汗:“他们自己办爱爱心鲜花分公司,那是他们的自由,你们何必这样紧张呢?当然,肖湖水……”

我嘴里叫他们不必紧张,而我心里反比他们更紧张。明眼人一看肖湖水的名片,就知道他另立爱爱心鲜花公司,是要夺取我公司的鲜花批发生意。肖湖水是值得信任的呀,是我的亲戚呀,为什么要恶意夺取我公司的全国鲜花批发生意呢?

王胜军开口讲话了,他批评我说:“怪只怪你自己。肖副总是在你的纵容之下,才想夺取你的全国鲜花批发生意。陈汗向你反映过许多问题,你都没当一回事。所以,我们就由你纵容他算了。他打倒的是你,不是我们,有一天,我们就去为他的爱爱心鲜花公司打工啰。给我们工资的老板,我们便认他为董事长,为总经理,我们这些打工的人,有奶便是娘呀。现在,肖副总要打倒你了,看你怕不怕他?他们现在已经在争夺我们全国一千多家花店客户,钱汇到他另立的账户上,因为,我们鲜花批发组的人不服这口气,此时才找到这儿向你反映情况。”

我又问:“你们鲜花批发组的龚爱场副组长,她是什么态度呢?”

陈汗这才说话了:“我是分公司的经理,对每个人的态度看得很清楚。化子阿姨,请你不要怪我们反映你大女婿的问题。你的大女婿的良心太黑了!董事长对他是那样的信任,那样的好,而现在却瞒着董事长,瞒着亲姨父,成立比我们爱心鲜花公司多一个‘爱’字的公司。爱爱心鲜花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肖湖水,便是我们爱心鲜花公司的副总。他的两个爱爱心鲜花分公司,用的是我们两个分公司的业务地址和业务电话。我们公司的全国花店客户,哪里能知道这里面的文章呢?化子阿姨啊,要不了多久,我们爱心鲜花公司的一千多家批发客户,就会被肖湖水的爱爱心鲜花公司夺去啰!”

“化子阿姨,我还要告诉你爱香死亡的真正原因。你的大女婿工作不负责任,一天到晚沉在酒杯里。爱场姐做姓罗的情人,他不管,他自己要爱香姐做了他的情人。他们睡觉的情形很奇怪!每天夜晚,是爱场姐同姓罗的睡一间房,而你的大女婿,则同爱香姐睡一间房,一家人搞得太不像话了。姓罗的能到爱香姐的房里,强姦杀死了她,这要怪你的大女婿哟!”

“董事长问我关于爱场姐对肖湖水要夺姨父全国鲜花批发业务的态度。我说句良心话:爱场姐一直到现在坚持为我们的爱心鲜花公司搞鲜花批发,不管丈夫的爱爱心鲜花公司的生意。可是,我们也没见她反对丈夫的阴谋勾当。她的态度是保持中立,不偏不倚。”

化子明白了爱香被害的根本来由。她流着眼泪,嘶哑着声音,向我说:“你不能对肖猢水太信任了,要赶快采取办法制止他。如果他将爱心鲜花公司的全国批发业务夺去了,那我们爱心鲜花公司只剩下一个零售业务,便成了一个跤脚子,没前途了。”

我劝化子不要担心,指着面前的陈汗他们,向化子说:“你看,我们公司有这样一些好同志,还怕制止不了肖湖水的阴谋勾当吗?他的一伙人,不是能成大气候的人。问题是爱场太对不起我,为什么不向我揭发肖湖水要夺公司的客户?”

不过,爱场还没有到完全认钱不认人的地步,仍在为姨父的爱心鲜花公司做批发业务。我想到这里,也不怪爱场了。我向化子说:“爱场全靠你去做思想工作了。你叫爱场劝肖湖水赶快停止夺姨父公司的行动。否则的话,我要到法院去告他。”

第二天,我真的去找了法律咨询处,我说爱心鲜花公司的一个副总经理,私自成立公司,拉走原公司的客户,背叛了公司。是否有这方面的法律可以告他。

法律咨询处的工作人员问我:“你是国营公司?”

我说:“不是国营公司,是私营公司,也就是美。英。日和台湾所称的民营公司。”

那位工作人员笑笑说:“国营公司的副总经理,在工作期间,成立自己的私人公司,夺国营公司的客户,是有很多法律可以去告他:可以告他阴谋侵夺国家财产罪,因为客户就是财产嘛;可以告他贪污罪,拿国家的工资,将赚到的钱变为个人所有,就是贪污嘛;可以告他读职罪,因为他副总经理将公司搞垮了嘛;还可以告他公私不分;还可以告他……”

我见这位工作人员说得不着边际,便直接问他:“如果私营公司像我的这个副总经理那样,是不是可以用你刚才说的那些理由,到法院去告他呢?”

这位工作人员仍然笑笑说:“法院哪有时间管你们私营公司内部的这些事?”

我毫不客气地质问法律咨询处的这位工作人员:“现在,党和政府在大力宣传保护私营企业,要发展私营企业。如今,我办的私营企业的一名副总,要搞垮我的向政府注了册的公司。他成立的公司是地下公司,没有向政府注册,难道法律上没有保护私营公司的这一条文吗?”

这位工作人员终于想出了上告的一条理由,他笑笑说:“这里有一条法律,你可以告他的公司是没有注册的公司。”

我得到这名工作人员的启发,于是请他们的法律咨询处,为我找了一位姓胡的律师,用这条理由写诉讼状,上告肖湖水。胡律师要了我两千元的律师费,他保证我能打赢官司,取缔被告的没有注册的公司。

肖湖水听说我向法院上告了他,他也请了一位姓刘的律师。刘律师对他说:“原告既然告你的公司是没有注册的公司,你又何必承认有公司呢?你说你没有公司,又怎能犯了没有注册的法律呢?所以,原告是告不倒你的。你向我交两千元的律师费,我保证你这场官司打不输。”

开庭的那一大,我告肖湖水的公司没注册,违犯了《公司法》。肖湖水说,他根本没有公司,怎么能告他违犯《公司法》呢?至于名片上打印了公司,谁都能打印,政府又没有《名片法》。很多人在打印名片上,自称是什么什么公司,自称是什么什么职务,政府没有哪个部门管名片。全中国的名片满天飞,要说犯了法,那么,犯法的人多哩!

我的官司打不赢,肖湖水的官司打不输。而肖湖水爱爱心鲜花总公司下面的广州。昆明两个爱爱心鲜花分公司,仍然在日夜加班,夺爱心鲜花公司的批发客户。他的爱爱心鲜花公司的批发客户,在逐日增加。

这个法院始终没有派出工作人员,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95章 大女婿杀死亲岳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