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美国去!到美国去!》

引 子

作者:查建英

13

约翰王的事情就发生在这期间。

这是个异常闷热的夏天。伍珍在东百老汇街上一家批发行里找到个临时工作。

起初她不过是帮忙订货出货的普通雇员,活儿不算重也不算轻。每小时拿5块钱。她每天仍在看招雇广告,准备一有更好的机会就跳槽。

可是有一天批发行的老板碰巧来店里查帐,见到了伍珍。两天后她就被调任为老板秘书,薪水涨到每小时7块5。

这位老板便是约翰王。

约翰王是abc(生在美国的华人),原名王聚贤,可朋友中不论美国人中国人,全都叫他约翰。虽谈不上商界巨子,约翰王确实腰缠万贯,批发行之外还开了好几家店,而且惯弄股票,又好涉政。在纽约华人界,他也算得上一个知名人物。

伍珍当然不是约翰王的唯一秘书。

老实说,她虽对升职提薪喜出望外,但每天却从早到晚捏着一把汗。去年夏天让旅游社一脚踢出来的经历还记忆犹新呵。

果不其然,三天之内(又是三天!),约翰王的一秘把伍珍的职责改动了好几次——打字、起草文件、帐目信件,然后就冰着一张脸通知伍珍:“王老板请谈话。”

伍珍心里咯噔一沉。但随后便释然。好比一根早就岌岌可危的弦,断了反而使人死了心、安了心。

约翰王的办公室是走廊尽头拐角的一个单间。一反前面的明亮忙碌喧嚣,这里幽暗沉稳静谧。使伍珍一进去就不由自主地肃然起来。

约翰王正埋头看一份文件。听到推门声并不抬头,只说了声:“请坐”。

伍珍愀然落座。她并不敢东张西望,只凝视着仍旧埋头批阅的大老板。老板的头发已谢了大半,天门顶光可鉴人,身架壮实,颈上的皮肉却已不甚紧挺。他没穿西装,只在白衬衫外系着条红蓝相间的领带。

伍珍正推测他的年龄,老板突然抬起头,炯炯地朝她看过来。

“伍小姐,对不起,让你等了。”

伍珍堆上笑,等待预料中的宣判。

老板说:“我们长话短说。请你来,是因为发现目前的工作对你不太适合。伍小姐自己以为如何?”

伍珍尽量平静地答:“是。我想我不够熟练。也许原先在批发行的工作更适于我……”她采取丢帅保车了。

老板一挥手:“我不同意。我有个新设想。公司里需要添个公关方面的人。职责上技术性不强,但涉及不少面子上的交涉,譬如公务宴会之类的场合,所以口才风度是头一件,商务方面只要粗通,公司负责专门训练。这职务比秘书重要些,薪水当然也高些。这件事想请伍小姐帮忙。”

伍珍简直听呆了。

不及她作答,老板就瞥了一眼手表:“这样吧。离下班还有一小时,伍小姐就不必再继续前头的工作。请考虑一下我的建议,一个半小时后请到东六十三街上那家法国餐厅等我。我们晚饭间细谈。”说毕就在一张留言纸片上飞快地写下餐厅地址,递给伍珍。

那一个半小时,伍珍坐在一家冰淇淋店里,吞下了一只足够三个人吃的大香蕉船。尽管肚子冰凉,两颊却绯红温热,两眼闪闪发光。她太兴奋了。

难怪王老板不问履历就调我做秘书,原来不过是走个过场,熟悉熟悉门面的意思,真正的美差现在才开始哩。

冰淇淋店一面壁上镶满了亮晶晶的镜子,利用视觉幻象,把窄小的店面扩大了一倍。伍珍侧头打量镜里的自己,不觉为那明眸皓齿而动情。也许脸上的皮稍紧了些。伍珍瘪起嘴抻抻脸皮,想,搞公关,今后要常微笑,忌大笑。王顾自流连忘返,“嗖”地一声,店伙计从身后把她面前的空塑料船收走了。明显是催撵的意思。伍珍稍一犹豫,干脆转身叫道:“伙计,上杯冰淇淋苏打,草莓味的。”

这一声吩咐听上去颇为潇洒。派头再大的公关小姐、名流贵妇,恐怕也不过如此。

一半是由于冰淇淋吃得过多,伍珍面对昂贵考究的法式大菜竟胃口全无。

另一半是由于约翰王。

他一坐下就说:“我们先不谈生意。吃法国菜时谈生意是一种亵渎。”接着话锋一转,以一个美食家的热情向伍珍介绍起菜单来。

他们坐在角落的格子间里。约翰王说他年轻时曾在巴黎住过两年,几年前与太太分居后又曾独自去尼玛和法国南方的一些小镇游荡了半年。这两年半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所以他对法国菜特别偏爱。

伍珍起初急于敲定她的新职位,约翰王似乎有意制造的悬念使她心神不安。但转念一想,他一个大老板,若非赏识自己,何必如此郑重其事地请客吃饭?此事他既已提出,剩下的只是自己一个点头罢了。心一松,伍珍很快就被约翰王的闲谈吸引住了。他的手宽大肥厚,却优雅轻柔地转动着高脚杯,半杯清冽透明的白葡萄酒悠悠地随着转,而他的话语也如一圈圈悠悠旋转的光波,驮载着伍珍驶向地中海一带与蓝天一样深蓝的海水,蒙玻利埃古老的城堡教堂,尼玛雄壮的角斗场,与塞特港市如画的妩媚风情。

渐渐地,伍珍的身体仿佛也沉入了一种随水漂浮的幻觉。她竟然几乎是空着肚子就喝下去两杯酒。

约翰王正在向她面前推过一碟水汪汪的桃子,并解释这是用上好的科涅克酒泡制的。

伍珍明白晚餐已进入尾声。

可直到约翰王付了帐,伍珍仍没听到一句关于“正事”的话。她沉不住气了。

“王先生……”

约翰王抬抬手止住她:“我送你回家,我们车上谈。”

车启动后,他们很快就进入曼哈顿中段的闹市区。霓虹灯与交通灯织成一张绚丽的网。车内却一派沉默。一丝不祥之感爬上伍珍的心头。

约翰王终于开口了:“伍小姐,您知道,按照做生意的原则,我是应该解雇您的。”

伍珍的心咯噔一跳。

“可是既然我调您来做秘书时就没有遵循生意人的原则,现在也仍然不会。”

伍珍如坠五里云雾。

“坦率地讲,我也并不认为您是做公关小姐的理想人选。您的英文不够理想。”

伍珍的心沉下去。

“当然,既然我在秘书部试了您三天,也完全可以在公关部试您三天。”

如果仅只是坦率,伍珍本可以承受,使她受不了的是坦率中的某种残酷。但她竭力控制自己。“那您何必要费上一晚上……”

约翰王仍旧直视着路面,语调平静得出奇:“我做事从来对得起人,尤其是对我的雇员。虽然看样子你不仅只是位雇员。”

方才那位浪漫地描绘着法国南部风情的绅士跑到哪里去了?!

失望与受愚弄的泪水大潮般地涌上伍珍的喉头。她狠狠咽了一口。“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您为什么……”她竟说不下去了。

约翰王直到这时才首次侧过头来,也只是短暂的一秒钟:“真不明白?”然后是:“我第一眼看见你就喜欢上你了。”

像被炸雷击中的一段焦木,伍珍彻底地蒙了。

14

她必须选择。

如果她拒绝约翰王,那么她将会在三天后再次被解雇。她得再次在闷热的纽约城中奔波求职,最终很可能又得去一家餐馆端盘子。或者去暗无天日的图书馆。

如果她答应约翰王,她将成为他的秘密情人。是的,他确实提到已与妻子分居多年,可他毕竟还没有离婚呀。而且他是可以做自己父亲的人了。同这样的人相好,总不是一件可以堂而皇之公诸于众的事情。

但是……

他是一位百万富翁,华侨领袖,有钱有势的大老板。与他相好的女人,所得的好处可想而知。对这些好处求之不得的女人,俯拾皆是。这样一个人偏巧喜欢上自己这么一个无钱无势、两手空空的女人。

这仿佛是命运从中插了一手。

她正在闯天下,创事业。她需要帮助。她需要决断。她需要崭新的价值标准与眼光。

而在这里,既没人来窥探她的私事,也没有人来关心她的前程。进退,浮沉,全都系于她这一个单薄的身躯和心灵。她是自由的。

她又想到临下车前,约翰王把一只宽厚的大手轻轻搭在她肩上。那只手似乎抖了一下。“后天我给你打电话?”他问。“好吧,王老板。”她点点头。“叫我约翰吧。”他又说。

现在她尽力地去回想约翰王描述的法国南部。想他当时的神情。

他把手搭在自己肩上时,究竟是不是颤抖了一下呢?

伍珍愿意相信那只手抖了一下——这样整个事情便揉进一股温柔情调。

“约翰”,她喃喃了一声,感觉这比叫“王老板”轻松得多。

他们再次会面之后,约翰把伍珍正式解雇了。而且当天晚上伍珍就得到一张大支票——足够她整个夏天在批发行的薪水。约翰称此为“赔偿费”。

还有一点应该说明,伍珍在正式成为约翰的情人之前,还与那位常去粥棚的男友藕断丝连,可是一旦作了选择,她就彻底地和他断了交。无论如何,她还没有开放到同时与两个男人鬼混的地步。

第一次和约翰王干那件事,伍珍心中溢满了悔恨甚至恶心的感觉。

一个叱咤风云的大老板,说一不二的领袖人物,竟然如此软弱无能,像个营养不良、无精打采的婴儿。尽管这纯粹是生理现象,伍珍却无法接受这事实。约翰王身上一切显露老态的迹像,仿佛全都成了对她的有意讽刺与污辱。若不是看到他脸上暴露无遗的羞赧之态,她几乎想当场翻悔,拂袖而去。结果,她只拂了拂他额角上的汗。

“你这是怎么啦?”她想安慰,听上去却像责问。

“几年前得过场大病,留下点毛病。不是总行……”他听上去像个逃学被罚的小学生。

她怔了半晌,长长吁出口气。“所以你太太才和你……”

约翰打断她的话:“我们不是到这儿来谈我太太。”

伍珍听出了这句话背后的“王老板”。可此刻她心里实在是不痛快。“为什么你不愿意带我到你住的地方去?你不是独居吗?”

约翰干脆也坐起来,“我说过的话,别人信不信我没办法,可我不喜欢让人反复盘问。我早就解释过了,上我公寓来访的客人太多,不方便。所以我们今后要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在外面租房子。你若不喜欢这种形式,咱们可以再商议。可如果老犯疑,那我们之间就无诚意,更无情趣可谈。”

伍珍一时语塞。他居然能在刚才这一幕之后,立即讲出这样强硬的话来!好像伍珍弃他而去的可能性根本不存在。凭什么?就凭他那几个臭钱?!伍珍愤愤然了。她伍珍不是那种贱货!

正在这时,约翰汗湿的额头突然叩到了她膝上。他的声音也像换了个人。他的双臂有力地围住她的腰,像一个溺水的壮汉。他絮絮地请求伍珍原谅,说委屈了她,说她太可爱了,说他要好好照顾她,永远地爱护她,说他在这样的年纪上有这样一个小宝贝真是幸运得让人不敢相信,说他简直崇拜她。

她被这铺天盖地的亲热话说晕了头,又糊里糊涂地感觉到十个光溜溜的脚趾头正受到热烈的亲吻。恍惚间她想起了父亲,还有余宝发。不知怎的,一股委屈涌上喉头,心里一酸,在迷乱中她朝眼前这扇宽阔的后背贴靠上去。一种着陆的依托感油然升起。在这一瞬间,她仿佛同时找到了父亲与情人。

一个月之后,伍珍与约翰已经谈到了他的离婚与他俩最终的结合。约翰还答应一定要帮伍珍办到“绿卡”。

有了这些关于未来的计划,目前的秘密状态似乎就合情合理。连约翰每周必给伍珍的一小笔钱,仿佛也没有什么不正常。何况每次给钱他都会翻出新名目,找出新借口,使得伍珍俨然在接受来自亲人爱人的美好礼品。

15

直到中央公园里已经有了斑驳的红叶,伍珍才开始怀疑自己上了当。

事情很简单。她发现约翰极不情愿与她在外过夜。偶尔的一两次过夜,他索性带来一只旅行包和文件箱,在旅馆里一住三天,连与商号的联系都只在电话上进行。

伍珍不解,问他为何不直接去商号。他大笑说:“商号里认为王老板现在正在南加州休假哩。”伍珍眨眨眼:“南加州?商号里又管不着你的私生活,跟他们打什么埋伏?”约翰说:“他们知道得越少越好。”然后就搂住伍珍的肩膀:“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引 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到美国去!到美国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