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美国去!到美国去!》

第一节

作者:查建英

伍珍这人我从没正面见过。背影倒给扫到一眼。那天太阳并不好,朋友无端打电话来,叫去中央公园骑单车。其实,他打电话来也还是有端的,只不过我自己不惯于借这些“端”来给人打电话。什么太阳没出来呵,胃叫土豆泥给淤住啦,《纽约时报》头条新闻拼错了三个单词呵,完全莫名其妙。朋友是学遗传工程的,属于尖端兼边缘那类的东西,人在里面钻久了,常人看来不免有些怪。这是我以常人之心,度天才之腹了。

其实阴天骑单车有什么不好。好得很。何况住在纽约中心地带,四面高楼林立,要等太阳出透才出去转悠,骨头非出霉点儿。这也是朋友的原话。搞科学的人信口雌黄,都比别人精确。常人说发霉,他说出霉点儿。

闲话少说。阴天骑单车。朋友穿白骑红,我穿黑骑绿,抢眼得很。骑近中央公园时,已经自我感觉良好。

就在这时,朋友突然两腿发直,速度明显变慢,我侧过头去嚷他:“不行了吧,你!”

朋友不说话,只朝前努嘴。我扭头看去,就扫到了伍珍的背影。她正叫到一辆出租车,一弯腰就进去不见了。所以我也只隐约记起一个削肩,两条长腿,仿佛后脖子长了些,臀亦不够大。俏是有一点俏,引人注目却远谈不上。

当然这只是一背之交。正面形象就全凭朋友一面之辞了。朋友声称伍珍小姐无愧于——风流倜傥女强人,对知己朋友无所不谈,他对我讲的所有故事全是伍小姐亲口述说。可他讲完了又连连嘱我,男人之间,谈资而已,切不可转述。这种事有关国体,传开来影响不好。朋友在“文革”中乔装潜逃出国,在美国也有一番过五关斩六将,万事看透,唯独国格国体一事上执迷不悟。谁知他打错了算盘,撞上我这么个缺乏礼义廉耻的穷文人,编故事犹恐不耸人听闻,真人实事哪还顾得了许多。天上掉肉饼,落个白捡的便宜。

话说回来,我虽实录,朋友不妨虚说,否则哪来那么多细节源本。科学搞到尖端,需要大的想像力,恐怕虚构起来也是很厉害。另一种可能也明明白白,朋友如今虽婚姻幸福,事业发达,却决非坐怀不乱。也不是伪君子。我若直筒筒问,朋友也肯定直筒筒答,眼皮都不眨。问题是我不问。男人之间,点得太明就没意思了。我虽少礼义廉耻,分寸感却懂得。这大约是几年来留洋的硕果之一吧。

朋友说他最初认识伍珍是极偶然的一个机遇。他在中央公园里骑单车,不小心撞到伍珍身上去。我哈哈一笑。朋友问我有什么可笑的么?朋友骑单车是骑得相当有水平的。我说你撞到她什么地方了。朋友说正撞入她两条大腿之间,亏得闸灵。我问:正面?朋友点头。我又笑。朋友问有什么可笑的么?我说没什么,不过联想起前两天看报,提到一个著名画家爱上一个模特儿,初识的方式就是画家一头把单车撞到她裤裆里去。朋友兴趣十足地问,后来呢?

我说后来他们结了婚,白头到老,如今现代艺术博物馆里还有许多出自他手的她的躶体像,只是画得瘦骨嶙峋地全不像,评论家一律解释为人在现代文明中被异化挤压的象征。

朋友这回也笑了,说现代艺术全是扯淡,现代艺术评论家更是扯淡。然后就接着谈伍珍的事。眼皮都不眨。

朋友谈了不多一会儿我就被打动了。相信自己若有幸骑车正面见到伍珍,恐怕也会恰到好处地撞上去。不过朋友再往下讲,我这类无聊无耻的念头竟不知不觉地少下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到美国去!到美国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