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水土》

第03节

作者:陈国凯

香港的天气变幻无常,说风就风,说雨就雨。

这几天,春冷加上潮湿,像有一股湿漉漉黏糊糊的东西包裹着你,拒之不走,挥之不去。今天,天气回暖,北方的冷空气和太平洋的暖流绞在一起,香港大雾弥天,好像地板也能拧出水来。

这恼人天气,上了年纪又有风湿骨痛的人特别难受,就像有许多小蚂蚁在你关节上咬,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董子元的风湿骨病又发作了。这毛病是秦城监狱留下的后遗症。他最怕这种天气。关节痛得难受。

董子元处理了几件公务,站起来在办公室里转了一圈,舒舒筋骨。司机小魏进来了。

小魏看看他的脸色,问:“董事长,不舒服?”

董子元笑笑:“没事。老毛病了。”

“这样的天气,去不去修船厂?”

“去。”

“得穿件风衣。海边风大。天气预报今天有小雨。”

董子元穿件风衣拎把雨伞下楼。老天爷板着阴沉的脸孔。三日晴两日雨,是香港常有的天气。

不能不佩服香港人对市政的管理。这人口密集的“石屎森林”,喧嚣的都市,管理得有章有序。到处是人流车流,马路很干净,水洗过似的。哪像北京城,王府井,西单,东单,到处有烟头。颐和园的湖面上也泛着混混沌沌的纸屑杂物。

司机小魏打开车上的暖气,董子元觉得舒服一些。要说左道,香港走的真正是左道。行人、汽车一律左边走。如果按走路分派,香港人是真正的“左派”。

车子一开出大厦林立的街市,进入郊道。看见青的山,绿的树,董子元觉得神清气爽。最近收到部里的正式批复:给予大华公司优惠政策——公司有五百万美元贷款的自主权,公司可以按照国际市场惯例,开展多种经营,无需左请示右请示。批文一下,董子元周身松快,可以施展一番拳脚了。要是按过去那一套,别说他董子元,就是诸葛亮当老板也不行。

前不久,公司买了一幢楼。正重新粉刷装修。公司自筹了一些钱加上银行贷款,几千万一笔就摔了出去。香港的地产还会升值,再过几年,这幢楼的价值可能就过亿了。

车子开到海边,维多利亚港烟波浩森,万船汇聚,气势壮观。十多年,弹指一挥间,香港成了东方第一大港。弹丸之地创造了世界经济腾飞的奇迹。当年转战香江的董子元,看着脚下这熟悉的土地,像喝了二十四味茶,说不清是哪一味。

来到公司的修船厂,心情一下子沉下去了。一个小修船厂寒酸地蹲在那儿。一廉风雨,几道簿墙,人目凄凉。有一些工人正在那儿操纵着过时的工具修船拆船。周围壮观的建筑咄咄逼人,这窝棚厂简直大煞风景。这小地盘像“三寸金莲”,玩玩可以,走路就难了。修自己公司的旧船破船还忙不过来,别说对外扩展业务了。前几天他和方辛到落马洲那一带考察过,一打听,地价很高。公司就是贴老本也没有那么大本钱买地。看来到深圳选址建区扩大业务已势在必行。

昨天方辛去深圳看地,不知回来没有?

起风了。海边风大,大风夹着雨横面扫来,把司机小魏手持的雨伞都吹翻了。

小魏说:“董事长,猛风斜雨,顶不住。回去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方水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