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叉》

第二节

作者:陈建功

不过,老爷子还是觉得,甭管胡同里的老少爷们儿怎么说,日子也不全像他们说的那样,全那么让人觉得舒心。

别的就甭说了,光说坐在栅栏边儿上往东边瞄吧,不知为什么,真的到了这时候,和坐在大杂院儿里神侃,那心气好像还是不一样呢。

往远处多走几步,宏远大厦跟老爷子看的停车场的对比,就显出来了。

大厦有自己停车的地方,它就在大堂前面的空场上。空场的中央是一座七星连环形的喷水池,布局有些像北斗七星,展开了像一个弯弯的勺儿。四周,停着“奔驰”、“皇冠”之类的卧车,顶次了,也是面包车、旅游车。淡黄色的栅栏把这空场围了起来,朝南的一面,留出一进一出的缺口。来饭店的车辆进入广场向右手拐个弧形的弯儿,可以进到大堂前一片缀满了射灯的廊子,看门的四个小伙儿中的一个,立刻会迎上来,替来客打开车门,问候,把客人让进大堂……黑莹莹的“奥迪”来了,蓝幽幽的“雪佛莱”走了,大厦前面,好像老是流彩溢辉。到了晚上,从廊子顶上垂到广场中央的瀑布灯亮了,在那灯光的映照下,来来往往的车辆,越发像一条光斑明灭的河。而咱们的老爷子照看的收费停车场,在这位雍容华贵的芳邻的对比下,显得格外寒酸和冷清,就像一个被世态炎凉冷落在一旁的平头百姓。是的,停车场的确和它的阔邻居毫无关系,这是区里的治安部门管辖的地方。来这儿停驻的,更多的是外地进京的车辆。就像是平头百姓家里来的几个穷亲戚:获得特许进京运货的卡车,拉着河北山东一带的人进京旅游的大客车、小面包车……车身上溅着泥点,落满了尘土,它们连洗都不洗,就那么蓬头垢面地趴在那儿,懒洋洋的,没精打采。

一天中,会有那么几辆车开进来,也会有那么几辆车开出去。开进来的,崔老爷子会懒洋洋地迎过去,等司机停稳了车,从驾驶室里下来,他就撕给他一张停车费的收据,从他手里接过几块钱。开走的,老爷子坐在太阳伞下,远远地看着,连动也不动。到了晚上,停车场上就更冷清了。如果值的是夜班,崔老爷子会在10点钟以前到。骑着那辆带斗的小三轮车,里面放着夜里挡寒的被褥。他把那瘦瘦的一卷夹起来,送进角落上那个木板钉成的小房子里,又走出来,仍然到他经常坐着的地方,在宏远大厦瀑布灯的余辉里,默默地吸烟,张望。

那个木板钉成的小房真的是太小了,刚好齐齐地放下了一张行军床。对身高膀大的崔老爷子来说,简直是成心跟他过不去。有一次早起,他从小房里出来,正赶上一位去上班的从门外过。“哟,这里还能把您搁进去哪!”那人惊讶地说。他这才明白,为什么好几次从门里一钻出来,都把门外路过的吓一跳。

“没错儿!把我给搁进去啦,跟他妈棺材似的,严丝合缝儿!”老爷子对那人说。

因此,除了值夜班,熬不住了,得进去忍一觉,他决没有进那“棺材”的兴趣。

“这东西,”老爷子曾经站在那小板房的边上,斜眼瞟了他的“棺材”一眼,对一位路过闲聊的老爷子说,“这东西他娘的就像那兔崽子下的一个蛋!”

说到“兔崽子”的时候,他眼睛瞄着威风十足的宏远大厦。

气不忿儿。别看老爷子在大杂院里说起这东西时,非但没气,还有点津津乐道,可这会儿,真的面对这“兔崽子”了,倒是越想越有点儿气不忿儿了。

听这口气,这“兔崽子”不塌了,这气不忿儿就没个完。

最气不忿儿的,是天天看见的,在宾馆的大堂门口戳大岗的四个小伙儿。

你瞧他们,脸皮白净净的,一水儿的高个头儿。一人脑袋上顶着一顶红呢子做的、绣着金边的大壳儿帽。他们那身衣服也是红呢子的,肩膀上还扛着肩章。那肩章的四沿儿,还哆哆嗦嗦地垂着金穗儿。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右边那胳肢窝儿里还偏偏要套上一圈金晃晃的绳索子。这身儿行头穿上去,好嘛,怎么看怎么是奔着金圆券上“蒋委员长”那威风去了。就这,就够老爷子嘬一阵儿腮帮子的了。按说,这差使也他妈尊贵不到哪儿去呀,不也就和我年轻时干的那差使差不多,都是看家护院的把式吗,怎么到了这年头儿,就玩儿得这么花哨啦。

晚生五十年,我一点儿也不比你们鼠霉。老爷子想。

时而又想,花架子管他妈什么用?看家护院戳大岗,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还能指望花架子了?就你们这身板儿,还吃这碗饭哪,也就是今儿吧。

想到这儿,又巴不得小伙儿中过来一个,跟他眼面前拔拔份儿,那他就得跟他盘盘“道”。哼,他们,一准儿,戳一指头就得趴下!

用不了多会儿,就会从这白日梦里醒了来,呵呵地在心里笑自己。又往宾馆那边看看,心里道歉似的给那边递过一句:小哥儿几个,咱们谁跟谁呀,归了包齐,全是看家护院的命,威风?威风在哪儿啊!

老爷子老说自己认命,可他却长着一张死不认命的脸。

谁也说不清,是因为他那鼻子还是因为他那嘴,才让他那脸上者透出那股子死不认命的神气来。是因为腮帮子大了点儿?可您就在北京城找吧,大腮帮子多了去了,人家怎么就不显山不露水的,唯独这位,偏偏就显得那么蛮。特别是横在俩大腮帮子中间的两片厚嘴chún紧紧地那么一抿,腮帮子上立马凸起两块疙瘩肉。就凭这两块疙瘩肉,你就得认定鬼神不能近他。不过,您再看看他那双眼吧,您肯定就不会说老爷子的神气全是腮帮子的功劳了。说句不好听的,那是一双真真儿的目空一切的眼睛。大小姑且不说它了,反正它总好像是眯着一半,把这世界全都扁着往瞳仁儿里搁。

老爷子这神气,大概和他少小习武大有关系。家住京门脸子外边的大红门,六七岁上就和村里的小哥儿几个舞枪弄棒。开始,是大人们撺掇的:四月初一上妙峰山进香,“五虎少林会”是全村老少献给碧霞元君娘娘必不可少的礼物。慢慢的,他就吃起这碗饭来,十六岁那年,长成了铁塔似的大个儿,练就了闪展腾挪的功夫。

艺高人胆大,眼睛里就生出了精气神儿。

不过,人活到今儿,七十岁上了,才算是说出了一句丧气的话:神气,也就是自己觉着神气吧。全是瞎掰。

恰恰因为习的是武,这一辈子,就是看家护院的命啦。

精气神虽然还有,心里早就认了命。

年轻时可不这样,十六岁上进了永定门,到瑞兴钱庄当了护院。

没两下子,当不上那护院。当上了那护院,更是好生了得。

眼睛就越把这世界往扁了里看。

护院最警醒的时候是三更,听见了动静,他就提了那把大片儿刀,把身子戳到了当院儿。

“塌笼上的朋友,不必风吹草动的。窑里有支挂子的,远处去求吧!”

甭管是当院站着的他,还是房上蹲着的那位,谁的心里都门儿清,吃的都是武林的饭,一个走白道儿,一个走黑道儿就是了。走白道的,叫“支挂子”,走黑道儿的,叫“暗挂子”。哥俩儿既然碰上了,有话还不是好商量吗。

当然,用的,都是把式间的行话。这话的意思是说:房上的朋友,甭投石问路了,院儿里有本护院的在哪,您请别处找食儿去吧。

他崔宝安的声音,暗挂子们是无人不知的,除非是个初来乍到的新手。一般来说,那位蹿房越脊的朋友不会找不痛快,肯定就得朝院儿里拱拱手,到别的家偷去了抢去了。这时候,他崔宝安就从腰间把东家早给准备好的两块一封的现大洋掏出一包来,冲那朋友喊道:“顺风!”“嗖”地扔将过去。

房脊上影影绰绰的那位一探手,接了,又回了一揖。

他那会儿的感觉,跟自己就是那赏钱的东家一样。

如今是明白了,瞎掰!

人这一辈子呀,好像还真是打前世就把你的差使给定下来了。你说巧不巧:解放后,到物资局的一个厂子当了工人,分的啥活儿?管库!还是看家护院的差使呀。六十岁上退了休,没病没灾的身板儿,待着不也是待着?再说,陕北插队的儿子得回来,得花大把的钱不是?找活儿吧。等到托的那位街坊把帮忙找到的活儿一说,他乐了:好嘛,这是老天爷安排好的,没错儿,宏远宾馆旁边的停车场?不还是和看家护院差不离儿?

要是把崔老爷子搁一个四邻不靠的仓库去看摊儿,也罢了,要是这收费停车场没挨着这么漂亮的一座宏远大厦,也罢了;要是宏远大厦没有四个天天为月挣八百多而得意,为一身行头而自豪的傻小子,也罢了;老爷子说不定能踏踏实实,守着这“看家护院”的老行当,干得挺知足,挺顺心。人都认命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可谁又让这老爷子天天看着这水晶石似的大厦,看着那四个人五人六的傻小子呢。

“操,看家护院都他娘的得赶上时辰!”老爷子也曾经瞄着那四个傻小子,气不忿儿地冒过这么一句。

其实,这也和老爷子站在小木棚前,看着宏远大厦运气一样,也就是有点儿气不忿儿而已,碍不着谁,也得罪不着谁。

您还能拦着不让人家气不忿儿了?您就让他这么气不忿儿下去吧,顶多了:今儿,气儿大点儿;明儿,没气儿了。在这儿,气儿大点儿;回辘轳把儿去,没气儿了。即便过上一百年,也就是个气不忿儿而已。

可您得记住一条:别招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耍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