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河》

第15章

作者:谌容

李杰明到处找林雁冬。

电话打到林雁冬的办公室,说是出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电话打到姜贻新的办公室,光听铃声响,就是没人接。电话打到丁兰兰那儿,总算找到个了解情况的。

“李主任?怎么打我这儿来了?又是请小林跳舞呀?请不请我呀?”

“请,请,请!”怎么,礼拜六一块儿跳舞的事,林雁冬都告诉她了?这么说来……李杰明心头一热,眉头舒展开来,声音里也就带着笑了:“小丁,你先告诉我,小林上哪儿去了?”

“我怎么知道哇!”

话筒里的声音也带着笑,明摆着的是她知道。李杰明只得耐下心来央告,又说了一串好话,丁兰兰说道:

“大主任,我劝你别瞎费劲了,她呀,昨天一早就跟老姜头下乡去了。”

“又出什么事了?”

话筒里传来“叶嗤”的一笑,接着是不以为然的质问:

“非得出了事才下乡呀?”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话筒那边又轻巧地笑了一声,才又说:

“告诉你吧,小林跟局长下去搞规划去了。”

“搞什么规划?治理清河?”

“真逗,我们环保局,不规划这个规划什么?”

“你们那老姜头怎么还是五十年代工作方法?光带着人往下跑,就能跑出个规划来?”

“不跑怎么办?跟你们经委似的,权大气粗,等着人送上门!”隔着话筒,李杰明都仿佛看见了那姑娘撇得勺儿似的丰满的两片嘴chún儿。

“好好好,你们老姜头绝对正确。小丁,告诉我,她现在在哪儿?”

“总不能白告诉呀!”

“那还不好办,市里的馆子随你挑。小丁,不开玩笑,香港来了一个人要找她。”

“哦!是不是那个姓王的?是吗?”

怎么,丁兰兰也知道王耀先?看来,她跟林雁冬的关系真是不同一般。

丁兰兰这才把林雁冬的日程安排告诉了李杰明。他千恩万谢的放下电话,立刻根据她提供的线索四处寻找。追到下午,终于在一个乡的监测站找到了林雁冬。

“小林吗,我李杰明。哎呀,可把你找着了!”

“找我什么事?”听着那声音有点喘,林雁冬觉得奇怪。

“小林呀,你介绍的那位王耀先到了。”

“真的呀!是你去接的吗?怎么样,印象还不错吧?不那么借,对不对?”

听口气,林雁冬挺高兴的。李杰明心里不是味儿,说出的话也公事公办的:

“吕主任今天晚上替他接风,他希望你也参加。”

“那可不行。你们吕主任可调动不了我。我们姜局长可在这儿!”

“这也是工作嘛!”

“我又不做生意,我参加有什么用?”

林雁冬这回的口气,李杰明听了反倒高兴。看来这个王耀先纯粹是自作多情,林雁冬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不过,他们的关系毕竟不同于一般。他又劝解式地说道:

“小林啊,人可是你介绍来的,你不回来见见?”

“我跟头儿在下面搞调查研究,回不去呀,麻烦你大主任替我招待招待就是了。”

“你不回来了?”

“回不来呀!”

“那好吧。再——”他准备放电话了。

“喂,李杰明,”那边又叫住他说,“王耀先是我的朋友,跟我外婆他们家也挺熟的,你们可别坑他哟!”

“哪能呢?就因为是你的朋友,我才替他吹了半天。吕主任可是把他当成了香港的大亨,真准备跟他做两笔生意呢。小林,他真有钱吗?你可也别坑我。”

“嘿,李杰明,咱们好歹都算社会主义这边儿的,谁坑谁呀?”林雁冬咯咯地笑。

“没错儿,一个阵营的嘛,哈哈!”他扬声大笑了。

“你先别笑,这事可是你们求我的!我还没找你们经委算帐呢!”

“对对对,回来咱们把帐算清楚。”

“那当然!”

放下电话,李杰明心里痛快极了。

不过,晚上这顿饭,少了林雁冬也是个问题。怎么办呢?想来想去,居然被他想到了林雁冬的爸爸。若是把陈昆生请来赴宴,对王耀先不失为一种交待,吕主任面前也算完成了任务。

于是,他马上拨通了“林苑”的电话。陈昆生先还推辞了几句,后来听李杰明说是“工作需要”,也就慨然应允。

陈昆生自称“半个美食家”。类似这样有吃有喝,又不费分文的宴请,为什么不去!他放下电话,回到东屋,斜靠在沙发上,点上一支烟,感到一种少有的舒坦和兴奋。他记得,年轻的时候,好像没有这么馋。上大学的时候,买只烧鸡啃啃就解决了问题。结婚以后,望妈为他做过很多他从来没有吃过的美味,成了他在这方面的“启蒙老师”。也许因为那时的伙食水准不低,且天天的细水长流着,他没有感到对吃的不可抑制的需求。要说喜欢吃,还是近年来独身生活逼迫出来的嗜好。只可惜,限于经济条件,他的爱好只能停留在书本上,各方的名菜他是只知其名不知其味。而能够吃遍大江南北山珍海味的官方宴会,陈昆生的级别又无缘参加。

回想起来,“文革”中有一段。他得势时,也吃过,也喝过。可要同现在官场的宴会相比,那只、能叫小打小闹,简直就算不得什么吃喝。“文革”后复出,他只有虚职闲差,只能到诸如新葯展销之类的招待会上去“嘈”一顿自助餐,也无甚精品。见到报上揭露公款请客、一掷千金的报道,他在愤愤然之余,每每也有不平之感:这等好事,怎么就轮不上我?

真是没有想到,如今居然也轮上启己了。

兴奋之余,心里也不免凄凉:这口福的得来并不是靠了自己的力量,而是沾着女儿的光。就好比一艘机件失灵的老船、破船,只能靠着另一只船拖带,才能航行……

王耀先,李杰明;李杰明,王耀先……这两个身影交替在他脑子里出现,像两艘轮船远远地出现在水平线上。他看不分明,不知道该往哪艘船上靠。但,那是希望,是今生今世最后的一次机遇,这是确定无疑的。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自己这条破船也就算完了。

李杰明,近在眼前,触手可及,当今的实权人物,自有许多难以用金钱计算的好处。虽说如今深化改革,已经有人弃宫从商,但政府官员手中的人民币,毕竟含金量非同一般。有权就有钱,就有一切。老丈人跟着搞点特殊,谁也气不得恼不得。

王耀先呢?海外华人,家产殷实,有钱。大陆上如今从革命干部到广大人民群众,人人见钱眼开。能攀上这第一门子海外阔亲戚,自己这后半辈子也就享用不尽了。

只不知雁雁怎么想的?

也许她更倾向李杰明。毕竟在一个城市工作,接触机会多,受的教育也大体相同。有共同语言……当然,也不失为一个聪明的选择。年纪轻轻的,就官居司局级,日后必然青云直上。可是,中国的政局诡谲多变,万一失手,一跤跌下来。那就不堪设想了。前车之鉴,不可不虑啊!

要讲实力,讲稳妥,当然是王耀先强百倍、强千倍!有了海外的身份,在那边花园洋房小别墅,享尽资本主义的荣华富贵。厌烦了飞回这边来就是“爱国华侨”,拿着用不了的闲钱投点资,利用廉价的中国劳力赚取红利。政治、金钱双丰收。何等的轻而易举!

……关键是,不知雁雁怎么个打算……人

左思右想,迷迷糊糊的,陈昆生竟睡了一小党。

睁开眼来,已是午后4点钟了。他不慌不忙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进小小卫生间开始梳洗打扮。只一会儿功夫,就用一种中外合资的染发膏,快速地把头发染得很完美了。原来并不稀薄的头发,总体变成一种接近自然的黑色,只是鬓角有意留下了几缕银丝,衬着四方的脸盘,更显出一个成熟男人的风韵与魅力。他又换上一套新近添置的灰色隐条西服,系上一条紫色领带。站在那一米左右的镜子前,陈昆生含笑端详着自己的风采。当那双依然明亮的眼睛朝自己闪烁时,一股绝对的自信从心头升起,面前的人比实际年龄起码年轻了10岁。

诸事齐备。

陈昆生点上一支烟,在袅袅的烟雾中,聆听着门外的响动,只等那一声汽车的喇叭声。李杰明说好了5点半派车来接的,他该不会忘了吧?

终于,门外有响动。

陈昆生赶紧掐灭了烟头,快步走到院子里。这时,大门已从外面被推开。进来的这人,不是李杰明,也不是人家派来的司机,而是林秀玉!

“啊!是你回来了!”

“嗯。”林秀玉应了一声,侧身关好门,回过头来不经意似地打量了一眼衣冠楚楚的陈昆生。

陈昆生感觉到射向自己的视线,觉得有必要说明一下:

“噢,刚才李杰明来电话,说今晚上经委吕主任清王耀先吃饭,要我去陪一下。”

“啊?”

陈昆生又觉到了这一个字里包含着的疑问的口气,忙又含笑解释:

“唉,都是雁雁惹的事。她把人家介绍来,她自己又下乡去了。没办法,他们经委找到我们。你又不在,只好我跑一趟。要不然,她外婆那里也不好交待……”

林秀玉眼睛不看他,一边朝前走,一边回了一句:

“这没有什么交待不交待的问题。”

“是啊,我也是这么说呀,”他也跟着朝前走,叹了口气,又笑了一声说,“哎,你不知道那个李杰明,真是缠人哪!他的理由一大堆,说什么雁雁不在,林家总要去个代表,这样……”

“什么?”林秀玉扭头飞快地盯了他一眼,那眼神里的不满是显而易见的。

“这我知道。”陈昆生低头苦苦一笑,“我能代表谁?我连我自己都代表不了……我主要是考虑雁雁和李杰明的关系,我不愿意让她受到我们的……”

“随你的便吧!”林秀玉怕听他再扯到两个人的关系问题上,就忙表了这个态。转身要走时,门外响起了汽车喇叭声。随即,李杰明进来了。

“伯父……”

“噢,李主任,我来介绍一下,这是雁雁的妈妈。”

“伯母,您好!”李杰明深深鞠了一躬。

“你好!”林秀玉像对待病人似的很礼貌地点着头。

李杰明又上前一步,躬身陪笑说道:

“常听小林说起您,知道您工作特别忙,一直没敢来打扰您。”

“医院的工作,总是忙一些的。”林秀玉对这位谦恭的年轻人印象不错,看了他一眼,又补了一句,“以后有时间,来玩儿吧。”

“谢谢伯母!”李杰明见这位市里的名医对自己的态度很慈祥,就大着胆子进一步说道,“今晚市经委宴请王先生,伯母能不能赏光……”

“噢,我就不去了。我这个人,不善于应酬。”

李杰明深恐伯母见怪,又连忙解释说:

“是啊,是啊。真不应该来打扰二老的。只因为是雁雁介绍来的客人,我才跟伯父说……”

“你们去吧。”林秀玉只好松口。

李杰明也松了一口气,又向伯母告辞。陈昆生也就跟着转身出了门。

一上车,陈昆生就用男人对男人的口气,笑道:

“雁雁的母亲就是这么个人,李主任,你不要介意。”

“哪里,哪里,伯母说得很对,应酬确实是个苦差事。不瞒您说,现在我是吃饭吃怕了。可不吃又不行。”

“工作需要,不得已而为之嘛。”陈昆生连连点头,“拿我来说吧,上了年纪,粗茶淡饭是最好不过的了。可是,有时候有些宴会找到了头上,不去吧,得罪人;去吧,也是勉为其难!”

“真是太谢谢您了。伯父,今天晚上的宴会,徐市长也参加。”李杰明不露声色地介绍着。他心里知道,对这种事情,老伯父可不像老伯母那样无动于衷。

“啊,真的吗?”陈昆生信不过似的脱口问了一句,随即扭头望着窗外,仿佛根本没把这信息往心里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梦中的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