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河》

第18章

作者:谌容

晚饭后,“林苑”的客厅里静悄悄的,犹如往日。

稍有不同的是,今晚在屋的,除了林秀玉和望婆婆,还有平常晚上很少在家的林雁冬,还有虽然晚上在家、却从来不敢擅自踏进这间客厅的陈昆生。

屋里坐着四个人,可没什么声音,只有那只老钟“的的哒哒”着。

陈昆生坐在沙发对面的紫檀木靠背椅上,虽然早已准备好了宴会的方案,而且可以说得有条不紊,但偷眼一看林秀玉埋身在沙发里,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再看坐在她身边凳子上的女儿,拿着本时装杂志看得正起劲,根本也不打算对明天的请客这样的大事发表什么意见。望婆婆更不用说,抄着手靠里屋门站着,倒是聚精会神的,可也只带着两个耳朵。

半天,还是林秀玉先开口:

“你大概考虑了,你先说吧!”

这些日子,她虽然不拒绝跟他说话,但总是避免称呼他的名字。

“好吧。”陈昆生连忙答应,又从兜里掏出一个黑皮子小本儿来。

林雁冬看见爸爸拿出个小本子来照着说,心里觉得太可笑了!不就是请王耀先吃顿饭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还要开“家庭会议”,也值得这么兴师动众!不过,她瞧了瞧煞有介事的爸,又瞧了瞧不苟言笑的妈,心想,可也是,一个破碎家庭的修复说不定就得靠这些芝麻绿豆的事呢。

“王先生后天回香港,”陈昆生看了一下小本说,“时间只能定在明天晚上了。”

“明天来得及吗?”林秀玉说话中那公事公办的口气,活像在妇产科里开会讨论手术方案。

“有啥来不及的。炒几个菜,炖个好汤,就行了吧!”望婆婆乐呵呵地插嘴说,好像她挺愿意受这份儿累。

“我也是这个意见。”陈昆生笑着打量了一眼望婆婆,又冲着林秀玉坐着的方向说,“我想。像王先生这样的人,什么没吃过?饭菜简单一点,随便一点,家常气氛,说不定更好些。”

“好吧。”林秀玉点了点头。

“陪客嘛……”陈昆生盯着他的小本瞧。

“还要陪客?”林秀玉不解地望了他一眼,立刻又把脸移向别处。

“本来……也可以不要陪客。不过,经委给王先生接风,也请了我们。现在我们给王先生送行,不请他们的人,好像也不好。”

“我看这没有必要。”林秀玉又埋下眼皮。

一时陈昆生不好再说什么,直拿眼看女儿,意思是希望她出来表个态。林雁冬看着爸爸倍加小心的样子于心不忍,就从旁帮着说了一句:

“妈,礼尚往来嘛,多请两个人,多两双筷子,有什么呀!”

女儿这一说,林秀玉就不再言语了。

“对了,有件事我还忘了。”陈昆生一拍脑门,装作刚想起来一样,笑道,“秀玉,你记不记得,徐市长的夫人难产是你接的生?那天他见了我,一直说这件事,还说哪天要专门来看你呢。我看,是不是乘这个机会,一起请来算了?”

“又不是官方的宴会,我看大可不必。”林秀玉本来对清王耀光也是很勉强的,只是接到老母从千里之外的电话,嘱咐一定不能怠慢了他,才同意请这顿饭的。一听陈昆生把范围扩大到如此地步,她就很反感了。

林雁冬不愿看着爸爸妈妈又闹得不愉快,就起哄说:

“依我看呀,反正是请一次客,就把该请的都请来,也算替王耀先送个人情,省得外婆怪我们小气不会办事。他是为做生意来的,经委的人当然要请来当陪客,我看别人不请,李杰明一定是少不了的。”

这次林秀玉倒是痛痛快快地投了赞成票:

“我看就请李杰明吧。”

“不过……”陈昆生看看女儿,又看看妻子,试探着说,“我总觉得请李杰明来,有点……不那么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林雁冬瞪了她爸一眼,觉得奇怪。

“我觉得,他们两人……好像,有点疙疙瘩瘩的。”

“他们刚认识,能有什么疙瘩?”林雁冬想了想,又说,“啊,可能是前两天,他们谈得不大顺利。现在没问题了,昨天协议都签字了。”

“啊,那就好,那就好。”陈昆生不再说什么,只说,“既然请了李杰明,吕主任就不能不请了。”

“这人呀,最讨厌了!”

“他对你可是挺关心的。”陈昆生说,“那天在宴会上,他亲口说像你这样的人才难得,要把你调到经委去呢。”

“他想的美!”林雁冬连连撇嘴说,“我才不去呢。”

“雁雁,你也不必忙着就表态。其实经委也是个不错的单位。现在很多人想进还进不去呢。”

“谁爱去谁去!”

“我看吕主任也是一片爱才之心……”

林秀玉本来不想搭讪,但听他说得太没边了,有些生气,就说道:

“雁雁学的是环保,在环保局待得好好的,去经委干什么,简直莫名其妙。”

林雁冬怕今晚好不容易营造的气氛被破坏,就打圆场笑道:

“妈,您真是,什么都那么认真。爸爸不过说着玩儿的,我干吗上经委!这回呀,算我倒霉,没事儿把那个姓王的招了来。我看哪,干脆,送佛送到西天,反正也得做一桌菜,爸爸看着该请谁就都请来得了!”

“随你们的便吧!”林秀玉站了起来。

望婆婆已经靠着墙眯了一会儿,这时精神来了,大声说道:

“做几样什么菜,你们商量好了,我好准备。要上海参,今晚就得发。”

“少弄几样菜吧,”林秀玉刚转身,又回头冲着陈昆生说道,“望妈妈上岁数了,弄不过来。”

“你这是怎么说的?”望婆婆双手一拍髁膝盖几,瞪了一眼往里屋走的林秀玉,不服气地说,“请这么几个客,有什么弄不过来的?”

“秀玉是怕把你身子骨累着了。”

“我又不是纸糊的。”

“望婆婆,要不我让兰兰来给你打下手。”林雁冬回身拉住望婆婆的手,挤着眼儿,很体贴地说。

“行啊!这姑娘,上口还说要跟我学炒菜呢。”

“你呀,倒会偷懒!”林秀玉听见了站住说,“找兰兰干什么,你不会跟望婆婆学点手艺?”

“那,您呢,您怎么不学?”女儿的嘴可不饶人。

望婆婆瞪了林雁冬一眼,叹了口气说道:

“你妈成天都快累死了,还让她学这没用的。放心,谁也不让你们学,我伺候你们娘儿俩一辈子,行了吧?”

“那也不行啊,”林雁冬笑道,“赶明儿我生了女儿,谁伺候?”

望婆婆顺手给了林雁冬一巴掌,笑呵呵地说道:

“瞧瞧,现在的闺女,什么话都敢往外说!”

“本来就是嘛!”

“好吧,到时候你的事我全管。就怕孩子他爹看不上我,那我可就使不上劲了。”

“您该安歇了,老太太!”林雁冬搂着望婆婆,送她去西屋。

陈昆生也站了起来,可一看着她们走了出去,扭头见林秀玉正迈步在里屋门口,突然叫了一声:

“秀玉!”

“啊!”林秀玉总避免只和他两个人呆在屋里,而且,也怕听见他叫自己的名字,那叫声里总有一种讨好,甚至有一种乞求的意味,使你不能断然置之不理,更不能妄加责备。

“你和雁雁谈了吗?”

“谈什么?”她茫然,不知他这话从何说起。

“她刚才说这些,是不是……打算结婚?”

“不会吧!我问过她跟李杰明怎么样,她说只是一般的朋友。”

“噢……那也好。”他看了她一眼,朝前走了一步,又站住埋下了眼睛。

女儿的事,是最为关心的,看着他那付慾言又止的样子,她耽心起来,盯着他问:

“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想,不要过早地确定关系,也好。”

“啊?”

他还站在那里,双手插在裤兜里,眼睛看着地,那样子分明在说还有什么情况没有讲出来,她有些着急,说道:

“关于雁雁的事,你知道什么都应该告诉我!”

听了这话,陈昆生才把头抬了起来,而且脸上露出了些微的笑意,说道:

“是啊,秀玉,如果你不这么说,我真有些顾虑,这话我该不该说呢?”

“到底是什么事?”

“你别着急,秀玉,没什么了不起的事。我只是觉得,香港来的王耀先,对我们雁雁,好像也有意思。而且,他这次能来,也是雁雁促成的,你就没有想过……”

林秀玉叫了起来:

“这根本不可能。”

“是啊,是啊,我也觉得不可能。”陈昆生打量了她一眼,又接着说道,“不过,多一个可供考虑的对象也很好,何况,王耀先的条件也不错。现在的社会嘛,也是大势所趋……”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林秀玉终于明白他要说什么,气得拿两大眼睛瞪着他,尖声说道,“雁雁不是那种人!”

说完,她转身就迈进了里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梦中的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