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河》

第23章

作者:谌容

5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林雁冬白天晚上都泡在资料室里,提包里装满了环境纠纷案件的复印件。有按行政程序处理的实例;有上了法院,依司法程序处理的案件;有水污染的,有气污染的,有固体废弃物污染的;还有各种违反环境保护法,拒付罚款提起诉讼的案例。一桩桩、一件件,触目惊心。

她包里鼓鼓的,心里却空空的。

开始,金滔每天都把电话打到招待所她住的房间:

“你好吗?”

“挺好的。”

“有没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

“没有啊!”

“有事情你给我打电话。”

“好的。”

她没有打电话给他!

一夜之间,她和他,空间的距离缩短了,心间的距离拉大了。

是啊,现在和他同处一个城市了。到他的办公室去,只消几分钟的时间。就如同那几年在省局工作时一样,随时可以见到他,随时可以到他的办公室去。就在前些日子,这种同处一方的憧憬,还如梦似幻,悄悄在心头闪现。

现在,真的来了,招待所的楼和他的楼只有一墙之隔,她仿佛能听见他叹息的声音,夜晚回到这小小的简陋的房间,她仿佛能感觉到那幢楼上一个窗口的后面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那窗帘在飘动着。

他的话,像钉子钉在了她的记忆里,她感到像是谁拿鞭子狠狠地抽伤了她的全身,使得身心都处在伤痛后的麻木状态之中。可是,她相信,他说的是真话。

他很自信,也很苦恼。

他很坚强,也很脆弱。

他很冷静,可又“并不是总能控制自己的”。

她好像拿到一把他亲手交给的钥匙,可以随时打开他的心扉,却不愿再去触动那扇沉重的心门。她害怕那门背后的鞭子。

过去的许多场景,偏偏在她脑子里转动,一幕接着一幕,一刻也停不下来……林荫道上的漫步,小卧车里的低语,马踏湖畔的笑声,靠山县里的邂逅,食街夜市的品尝,皇宫酒家的宴会,“林苑”门前难以忘怀的道别……这些美好的记忆,都被罩上了一层迷离的轻纱。

金滔的形象变得有些模糊了。他的自信,因为他的苦恼,变得更加充实。他的坚强,因为他的脆弱,变得更加深沉。他的冷静,因为他“并不是总能控制自己”,也好像变得更加珍贵了。

啊!他的笑声并不都是轻松的,他的言谈未尝没有需要破译的密码。他有更多的东西是深藏不露的。他是一个矛盾的复合体!他拒绝在她的调令上画圈,因为一旦画了圈他和她会有更多的接触;而正是在这种对更多的接触的回避中,他却以更快的速度突现在她眼前,令她猝不及防。

不能调到一起,令她失望。触及他内心的秘密,叫她心跳。她不愿意他有丝毫的为难。能够同他在一起的时光,哪怕只是短暂的片刻,她也希望是温馨、轻松、愉快、高高兴兴的。

她记不起那天晚上她都说了些什么。她觉得她只能那么说。她要让他觉得她总是高兴的,只要是他作出的决定她都乐于接受……

可是,回到房间,躺在小床上,望着孤零零的泛黄的小台灯,心里一个声音却在凄然的喊叫:你太傻了!你太傻了!难道这调动不是你盼望已久的?难道好不容易到来的机会又让它这么轻轻飘去?小林啊小林,以后或许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难道真的就只能这样吗?

第三天晚上,她看见房间里空空的小桌上有一张字条:

小林:

来看你,你不在。回来后给我来电话。

金滔

她把这张小纸握在手中,在床头坐了下来,又展开来看了一遍。那是一张从小笔记本上撕下来的纸,带着小蓝条儿,带着他的体温。会有什么事呢?真的有什么事吗?要不要遵命给他回电话呢?她拿着这张小纸翻来复去,最后还是拿起了电话。

“小林,你回来了?”他好像一直守在电话机旁。

“啊,找我,有事吗?”

“我想过来找你谈谈。”

啊,他要来了,多么好。只过几分钟,他就会敲门,这冰冷的小屋顿时就会充满生机。可就在这时,她听见电话里传来嘈杂的声音:歌声、笑声、节目主持人的声音和一个女人暗哑的叫喊:

“把电视的声音弄小点,你爸爸接电话呢。”

一幅温馨的家庭图画顷刻出现在她的眼前:低垂的窗帘、幽静的壁灯、丈夫、妻子、孩子、喧闹,电视……林雁冬仿佛从来没有想过,他有一个家。而当这个家蓦然间实实在在地出现在她眼前时,让她心里发颤。

“不,太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我马上就过来。”

也许他感到了她语气中的绝望,不容分说地放下了电话,他要来。

她没法拒绝他,没法拒绝自己。

很快地,他来了。

“听说你每天晚上在资料室工作到很晚?”

“老姜给的时间不多。”

“这太紧张了嘛?”

“没关系,我还有两天时间。”

“这次来,你好像不高兴?”

“我上次跟你说了,我很高兴。”

“不,你说的不是真的,小林,你呀……”他想说,你呀,你别以为自己能包藏住自己,其实我看得清清楚楚的。可他没有说,只站了起来,提议着,“出去走走,你也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你还是回去吧,”她坐着,打断了他的话,身子动也不动,“你还是回去……看看……电视吧……”

金滔站在她跟前,像一座铁塔。忽然,她觉得这座铁塔正在倾斜,马上就要朝她倒塌下来。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更不知道该怎么办。还好,铁塔晃了一下,又稳稳地站住了。她忽然想起他说过的话:“纯洁和邪恶之间,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一个闪失就过去了”,莫非……

“也好,明天我再给你打电话。”

他走了。

她还是那样子侧身坐着没有动一动。

她觉得自己长大了,懂事了。她怎么可以去喜欢他呢?他有妻子,有孩子,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爱……

这是真的吗?

她低着头,不敢问自己

有一些爱情在人类的世界

不被允许

我只能在一个幻想的国度

放逐自己

隔壁房间的录音机响得叫人心烦,歌声直往人心里钻,甩也甩不掉!这种爱情难道真是“不被允许”?人类世界真是这般残酷的吗?只能允许你在“幻想的国度”里“放逐自己”,一旦跌落尘埃,就会粉身碎骨,为人类所不齿、所不容?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多亏了他的冷静,不曾有过那样的“闪失”,她和他之间还能维系那一种感情,使她还能在“幻想的国度”里编织自己的梦。

那歌声还是没完没了,她呆呆地望着白色的天花板,几乎不知身在何处了。

在以后的两天里,她强迫自己不要去想他。但是,每当她回到招待所,路过传达室,总要停下脚步,看一看有没有他留下的话;每当电话铃响了,她总跳起来期待着或许是他。

没有。没有字条,也没有电话。

他好像从这座城市消失了。

明天一早就口清河了,难道就这么不辞而别?

不行,不能这么空空落落地回去。

要见他,哪怕是最后一次。

她明白,即便是见面,也是枉然,也是伤心。他的心迹已经坦露,他用极大的克制力才控制住自己,没有“闪失”到“邪恶”上去。没有坦露的,是自己对他的那份思念、那份被包藏起来的爱。这是最后的防线,不,最后一张窗户纸。

保留它,还是捅破它?

不,不能……

打一个电话,说一声再见,总是可以的吧。

说不定他正守在电话机旁?她好像看见他愁着眉捧着书,举着烟的手上那烟灰已经无声的脱落……他的脸,在灯下……

她拿起电话筒,拨了那熟记在心的号码。

“找谁呀?”那边是一个女人暗哑的声音。

“我找一下金滔同志。”她怯怯的,忽然觉得理不直气不壮了。

“他不在。”那声音好像是冷冷的,带着一个失去了姿色的妻子天然的反感。

“请问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你贵姓呀?”

“我姓林。”

“你找他有什么事,能告诉我吗,我替你转达。”

“啊……也好,请您转告他,我明天一早就回去了……”

放下电话,她只觉得手心冰凉。

完了,该完了。结束了,该结束了。就这样画一个句号,或许是最圆满的了。没有卷进漩涡,没有跌人深渊,没有触犯人类的戒律。保存了自己,保存了他,只不过埋葬了爱情——原不该有的爱情。

她忽然觉得房间小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她带上门来到大街上。

初秋的夜晚,街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一阵晚风吹来,两侧的梧桐沙沙作响,几片树叶轻轻地飘落在她脚下。

她觉得今年的秋天来得太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梦中的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