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河》

第24章

作者:谌容

“伯母,小林还没有回来?”

“噢,是李杰明同志……”

“伯母,您就叫我小李吧!”

“好,好,你坐吧,”林秀玉看看手腕上的表说,“她也该回来了。”

李杰明穿着一件绛色的鳄鱼牌t恤衫坐在小沙发上,第一次和林雁冬的母亲面对面,不由地有点紧张。他几次把手伸向口袋里,想掏出烟来点上,稳定一下忐忑不安的神经,可一想到对面坐着的是位医生,肯定对尼古丁深恶痛绝,就没敢把烟掏出来。烟没掏,手又无处安置,自己跟自己折腾了半天,才把两个细白颀长的手掌紧紧地合在一起,搁在了并拢的膝盖当中。

“伯父也没在家?”李杰明在寻找话题。

“啊。他在那边屋里呢。”林秀玉淡淡的,显然不喜欢这个话题,只问道,“雁雁知道你来吗?”

“我给她打过电话,没有找到她。她昨天从省里回来也很晚了吧?”

“是啊,快10点了才到家,今天一早又上班去了。”对这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林秀玉印象不错,话也比平常多了些。

做母亲的再聪明,遇到女儿到了找男朋友的年龄时,都容易犯糊涂。一方面耽心女儿错过了大好的青春时机;一方面又怕女儿年幼无知上当受骗。每当一位男性和女儿在一起时,都不免使作母亲的心怀鬼胎如临大敌,总要千方百计、费尽心机从女儿嘴里把那人的一切一切打探得详详细细,几可与高超的私家侦探媲美,方以为尽到了天职。如果遇到女儿和一位男士在一起,而又含糊其词,不愿介绍该人情况时,母亲就断定此人来历不明,定是有不可告人的劣迹。凡此种种,是一位有成年女儿的母亲必然要走过的痛苦的历程。

性格犟强、事业上卓有成就的林秀玉,在这个问题上算是很开通的。她很少过问女儿的交友,她确实没有时间。但是,痛感自己的婚姻失败,今生无法弥补,断不能让女儿重蹈覆辙的想法,又无时无刻不在她心里翻腾。为此,尽管她工作繁忙,平常同女儿谈心的时间少得可怜,她还是在默默地观察她,也曾婉转地打听过,得到的回答总是以女儿的撒娇告终:

“想把我赶出去呀,没门儿,我一辈子不嫁人!”

陈昆生告诉她女儿有了李杰明这个男朋友后,她问过女儿,女儿不承认。或许陈昆生说得对,还只是在交往的过程中,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林秀玉更觉得对这个姓李的年轻人应该多一些了解,替女儿把好人生之路上这最关键的一关。可惜,同这个小伙子只见过两面,来不及深谈。今晚他自己来了,家里也没有旁人,正是一次面试的好机会。她吩咐望妈沏茶,跟这位年轻人聊起来:

“小……我就叫你小李了,你是哪年毕业的?”

“我?啊,我毕业五年了。”

“是哪个大学呀?”

“清华。”

“什么专业?”

“机械制造。”

“啊!”

笑意不由地浮上了嘴角,清华大学意味着一个年轻人的优秀。还没等她下一个问题问出来,李杰明又补充了一句:

“本科毕业之后,我又念了三年研究生,所以工作的时间不长。”

很快的,林秀玉在心里算了一下他的年龄,就按一般大学毕业二十一二岁算吧,加上研究生三年,再加工作五年……啊,不对,清华本科生是五年……那么,今年顶多也就……三十,或三十一岁。比雁雁大五六岁。大五六岁应该说正好。雁雁这孩子比较成熟,同年龄的她也不会服气,还是找个大一点的合适些。

见林秀玉一时不说话,李杰明心里有点打鼓,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听人说这位林医生在医院名气挺大,可她的脾气也跟名气一样大。李杰明觉得她整个的作风跟林雁冬的爸爸可太不一样了,面对她,他有一种毕业论文答辨时的感觉,心里没底儿。

“那你现在在市经委做什么工作呢?”

“也就是一些行政工作。”李杰明转念一想,没敢把自己的官衔抬出来。

“学机械制造的,搞行政工作,这种安排好像不大合适吧?”

李杰明心里觉得好笑,这位50多岁的阿姨辈的人,怎么什么都不明晰?不过,他脸上可一点也没露出来,还是那么探身侧脸坐着,微微笑了笑,答道:

“经委下面管很多工厂,懂一点机械制造,工作起来就方便多了。另外,我读研究生,上的是经济学院,拿的是经济管理硕士学位。经委的工作呢,主要也就是经济管理。所以,对我来说,还算是学以致用。”

“噢……那就好,好。”

林秀玉想起来了,陈昆生好像说过,这个年轻人还是个什么“领导”,只是在医生的眼里,看得更重的不是病人的身份,而是得的什么病。本来她也想问一问经委的“行政”工作的范畴之类,可又觉得隔行如隔山,无从问起。她只看着年轻人笑了笑,一时找不出新的话题来。

人都不傻。几句话的往来,李杰明早就感觉到这位阿姨对自己是有好感的,于是也放松了许多,两个膝盖也不是并得那么紧那么累了。他还忽然望着伯母灿然一笑,露出了雪白的牙齿,天真地说:

“伯母,我这人,一直挺怕医生的。”

“哦?是吗?为什么?”林秀玉心里想,他是不是小时候得过什么大病,跟医院有过长时间的交往,因而产生了一种恐惧感?

“我觉得医生特厉害,在医生眼里谁都是病人。”

“啊,是这样的。”她不觉笑了,这年轻人很有意思。

“认识您以后,我觉得您不像一般的医生。”

“像什么?”

“像……我也说不好,反正挺像我想象中的小林的妈妈。”

林秀玉开心地笑了。苍白的脸上那一双弯弯的眉毛更加醒目,微微牵上去的嘴角倾刻之间使得她的面容更加慈祥,甚至姣好起来。从来人们只夸奖她的医道和医德,还没有人夸过她像一个母亲。

“大概因为我跟林雁冬比较熟,我觉得她很多方面都挺像您的。”

“啊,是吗?你们很熟,常有来往?”

“是的,我们工作上也有一些联系。”

林秀玉本来坐在“考官”的位置上,也很担心自己出题不合适让人陷于尴尬的境地。没有想到李杰明很健谈,这使得她倒放松了,叹了一口气,说道:

“雁雁这孩子,不大懂事。”

“她挺直率——用我们年轻人的话说:挺‘纯’的。”

“她呀,就是大任性,很少替别人考虑。”林秀玉笑道,“比如上次那位王先生来,接呀、送呀,都叫你帮忙,自己也不管……”

“伯母,您可别这么说。王先生这次来,是雁雁帮了我们的大忙。我们跟他的项目已经谈成了。而且前天他们来电话说,第一批设备也在加拿大装船了。我们吕主任常说,这是进展得最快的一个项目了。要是没有小林,根本不可能……”

院子里传来了的脚步声,林秀玉看了看表说:

“这个雁雁呀,都快7点了,才回来。”

话音刚落,林雁冬就进来了。她刚喊了一声“妈”,转眼看见从沙发上站起来的李杰明,愣了一下,才笑着招呼:

“李杰明,你来啦!”

“等你半天了,”林秀玉看看还站在进门处的女儿,笑了笑,问道,“你还没有吃饭吧?”

“我在机关吃了。”

“那好,”林秀玉站了起来,又回过头去说,“小李,你们聊吧,我还有点事。”

做母亲的通情达理,适时地退避三舍,李杰明心里充满感激,更充满了信心。

“找我有事儿吗?”林雁冬把随身带的坤包往桌上一扔,随随便便地问。

林雁冬并不那么看重自己的到来,这让李杰明觉得有点不自在,觉得这张老式的小沙发坐着真不舒服。凭良心说,这些日子以来,他对林雁冬真可谓一片赤诚。凡是林雁冬叫他办的事,他总是尽心竭力,这一点连她妈妈都看出来了,可她却是浑然不觉。最让他心神不定的是,他拿不准这女孩对自己的态度到底是冷是热。热起来,简直像烧得太热的暖气,让你无所适从;冷起来呢,又像是一大块冰陀,拿也拿不了,捧也捧不住,让你从里到外冒凉气。

“我……我向你赔礼道歉来了。”他说。

“这话从何说起,”林雁冬瞟了他一眼,“真没意思!”

“我知道,上次处理化工厂的事,你不高兴了。”

“这不是我高兴不高兴的问题,是你们市经委按不按照环保法规办事的问题。”

李杰明最怕的就是她这么一板一眼的打官腔。而且,只要是这种时候,她的脸总是板得像木头雕的,没有一点转弯的余地。

“我一直想找个时间向你解释一下,就是找不着你。”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真奇怪!”

看来,今天这个日子没有选好。李杰明只好自己转弯:

“小林,我看你今天心情不大好。如果你很累,今天我可以不谈,找个时间咱们再说,好吗?”

林雁冬确实心情不好,而且很不好,也确实很累,她实在不想跟李杰明再说什么。可是,她又喜欢辩论,并且善辩。李杰明一提起化工厂的事由,她的精神头儿马上就来了:

“谁说我心情不好?”

林雁冬那一副挑战者的神气,先就把李杰明压了一头。他咧了咧嘴,摆出一副受尽了委屈的样子,放低了声音,说道:

“小林,我们认识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我对环保工作的态度,你也是知道的。”

“你对环保工作的态度?”林雁冬“哼”了一声说,“要不是这次处理化工厂,我还真不知道!”

“小林,你怎么……我……你可以批评我对化工厂的错误处理不当,你不能怀疑我对环保工作是一贯重视的。”

“嘴上重视,谁不会!”

“这位厂长是有来头的,这你还不懂?”

“我就是缺乏这方面的聪明。”

李杰明无奈地叹了口气。他站起来,反客为主,给林雁冬倒了一杯茶,陪笑着放在她身旁的方桌上,又说:

“如果,我们真是一个法制国家,那倒也好办了。可是,不行,人情大于王法,你不能不承认这是现实!”

林雁冬喝了一口茶。这个现实,她当然是知道的,一时觉得自己跟他这么个小官生这种气也太可笑。这么一想,口气也无形缓和了许多:

“反正,这年头不滑当不了官儿。”

“这就叫有苦难言哪!”空气里的氧似乎多了些,李杰明又很自如地叹起气来。

“是够苦的,又要屈从于吕主任划定的框框,不敢越雷池一步;又不敢太得罪环保。还真亏了你费尽心机,左右逢源。可惜就是‘圆’不了。”

“唉呀,小林,你知道就好啊!”李杰明装作没听出那话里的刺儿,又连连地叹着气说,“你说得一点儿不假,我承认,对吕主任嘛,我是惹不起。可对你们环保,那可不是得罪不得罪的问题。好歹我也是中华民族一分子,我也不愿意看到我们的生态环境受到破坏!”

“好!”林雁冬这一声好,活像京剧观众听到忍无可忍的嗓子时叫的倒好。之后,她立刻收住了一闪现的微笑,狠狠地说,“可我最讨厌说一套做一套!”

李杰明见林雁冬虽然怒气未消,不过并没有拒绝和自己对话,哪怕是气话呢。一个可爱的女孩能耐心地对你说气话,这难道不是一种特殊的“待遇”!李杰明紧张的神经松弛了下来,甚至有点洋洋得意。他连忙掏出烟,点着吸了一口说:

“小林啊,我在机关待的年头比你多,碰的钉子自然也比你多。我算是看透了,世界上的事并不是一加一必定等于二。有些事情只能迂回一下,变通一下,这是工作中的灵活性。这绝不是对工作不负责任,相反的,是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

“我不懂这种逻辑。”

“真的,小林,赌气没用,解决问题是真的。就拿化工厂这件事来说吧,你们作了一些让步,吕主任心里自然有数。虽不能做到人敬一尺,还人一丈,起码以后环保有事求到他,就好办些嘛!游戏的规则就是如此。你们不是在订治理清河的规划吗?你想,将来落实规划,动哪个厂子不要吕主任点头?现在把关系搞僵了,以后哭都哭不回来!”

“这么说,我们环保局只能当受气小媳妇儿?”

“小林啊,你对工作极端负责的精神,我是很佩服的。你是个理想主义者。老实说,在1991年的中国大陆上,像你这种为了理想不计个人得失的人,可真是屈指可数了。可是,我还是要劝你不要那么天真。现在要办成一件事情,光有理想是不行的……”

“那就什么都别干!”

“要干,当然要干。不过,第一要关系,第二要关系,第三还是要关系!”

“今晚真是多谢指教。”

李杰明见林雁冬冷笑着,一点也不开窍的样子,忽然站了起来,浑身上下摸自己的口袋,最后摸出来两张小长条儿的票来,举在手上,埋怨自己:

“瞧我这记性!好不容易搞了两张票,今天晚上的,美国摇滚乐,还坐这儿瞎叨叨个没完,再不走呀,可就晚了。”

“哎呀,你怎么不早说!”

一看见李杰明手上的票子,林雁冬顿时两眼放光,跳了起来,一把抓了过去。

“太棒了!位子真好!走,走,快走!”林雁冬一边叫,一边又回头向里屋喊,“妈,我和李杰明去听音乐会啦!”

林秀玉应声从里屋快步走了出来,把这位年轻的客人直送到院子里,还说:

“小李,以后有空常来啊!”

听到这话,已经往外走的林雁冬回头看了妈妈一眼,心里直纳闷:妈妈怎么对他这么好?她可是从来不跟自己的朋友打招呼的呀!

林秀玉刚转身往回走,就听见背后一个声音在说:

“怎么,又跟那个姓李的出去了?”

林秀玉一愣。“那个姓李的”?前些日子,陈昆生可不是这样称呼这位清河政界新秀的。这人简直是莫名其妙,她忍不住站住回了一句:

“难道有什么不对的?”

“哎呀,秀玉,你真应该跟雁雁好好谈谈了。”

“这是她自己的事。”林秀玉不想再跟他讲下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梦中的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