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河》

第26章

作者:谌容

“铃……铃……”电话铃在客厅里响。

陈昆生在东屋里侧耳听着。

“铃……铃……”

还没人去接。秀玉和雁雁都没有回来,望妈正在厨房忙晚饭,陈昆生马上站起来,快步走进客厅,拿起耳机。

“喂,找谁呀……哦,是王先生,你是在,啊,在香港呀……”

陈昆生脸上笑着,耳机紧贴在耳朵上,一转身,舒舒服服地在沙发上坐下,跷起二郎腿,大声对着话筒说:

“我是陈昆生啊!喂,啊,对,对,电话没有错,我是陈,陈昆生。”

对方好像还是没有搞清楚接电话的是什么人。

陈昆生不无遗憾。他解开了衬衣领口的扣子,又作了一次努力:

“我是雁雁的父亲呀!”

一句话立竿见影,那边传来王耀先甜甜的港台国语声:

“是伯父呀,真对不起哟对不起,没有听出来是你的声音。伯父身体好吗?伯母好吗?”

“好,好。”陈昆生眉开眼笑直点头。

寒暄完了,王耀先才小心翼翼地问:

“可以请林小姐听电话吗?”

“啊,她现在还没有到家。”陈昆生唯恐对方挂上电话,不喘气地又接着说,“王先生知道大陆的交通呀,我总是叮嘱小女下班骑车要当心,估计一会儿就到家了。啊,真是巧得很,昨天我们和小女还说起王先生呢!”

“真是吗?”显然王先生对这个话题还是蛮有兴趣的。

“是呀,”陈昆生满面笑容,对着话筒连编带纂,“我们这个女儿呀,从小太娇惯了,说话随便得很。她说呀,王先生把大笔的钱扔在清河,倒挺放心。我说,像王先生这样的财团,公司遍布全世界,哪里在乎这么个小小的厂子……哈!”

王先生那边没有了声音,显然对后面的话不感兴趣,却又不便打断这位伯父的谈兴,好不容易等到这边一声“哈哈”,赶忙抢着说:

“伯父真是爱讲笑话。那么,也许林小姐还会晚一点回来?”

“哎呀,这我可说不准了。王先生,你不知道,我这个女儿呀,活跃得很。现在大陆玩的地方也不少。有时还有些应酬,什么时候回来……”

“那就请陈先生转告一下林小姐:今天我接到加拿大的电传,清河造纸厂的设备已经全部装船了,包括林小姐最关心的污水回收设备。我想林小姐应该知道一下事情的进展。”

“好,好。”

“如果林小姐认为还有什么问题,可以给我挂电话。”

“好,好,我一定转告。”

“我知道林小姐办事一向认真,造纸厂又是很容易污染的企业,她是很不放心的,我不能让林小姐担心呀!”

“好,好,那太好了。”

“另外,我请林小姐替我物色一位代理人,伯父知道有什么消息吗?”

“喔……正在找呢。”

“请林小姐抓紧。设备一到,马上就要安装了。”

“好的,好的。”

这时,林雁冬掩面冲进客厅。陈昆生马上捂着话筒问:

“雁雁,你怎么了?”

林雁冬好像没听见,直往自己屋里去。

“雁雁,王先生的电话,从香港打来的……”

“我不接!”林雁冬头也不回,跑进里屋去了。

陈昆生无奈地摇摇头,对着话筒说:

“王先生,你放心吧,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人,我就毛遂自荐了,哈,哈!”

“那……那我怎么敢当?”

“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喂,喂?”

陈昆生冲着话筒嚷了几声,里边一点声儿也没有了。

是电话断了,还是对方挂了?陈昆生不明究竟。他站起来,正纳闷呢,只见林秀玉也急急忙忙地跑进来。

“秀玉,这怎么回事?”

林秀玉只一愣神,什么也没说,就直奔女儿屋里去了。

这娘儿俩是怎么了?陈昆生想跟过去看看,又觉得不大方便。正在犹豫不决时,忽听得院子里又有一阵响动。他出屋一看,李杰明推着自行车进来了。

“伯父……”李杰明嗫嗫的。

“出了什么事?”陈昆生站在台阶上。

“没什么,我把小林的车送来了。”

李杰明把车支在房檐下,转身就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昆生又回到客厅,悄悄走近女儿的房门。

门半掩着。女儿趴在床上,枕头上是她的一头长发,看不见她的脸,听不见她的声音。林秀玉默默地坐在床头。一回身见陈昆生在门外探头探脑,她一句话没说,走过去把门关上了。陈昆生只得回自己的小屋去。

直到院子里的脚步声没有了,林秀玉才小声地问道。

“雁雁,告诉妈,刚才是怎么回事?”

女儿什么也不说。

“是不是跟李杰明吵架了?”

回答是抽泣。

“谈恋爱嘛,闹点矛盾也是常有的事。”

“不是,不是,根本就不是!”

“那是怎么了?”

“妈,你别问了……”

林雁冬只希望自己一个人呆一会儿,或者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她要好好地想一想,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在这个胡同口,拥抱自己的不是金滔,而是这个李杰明?金滔也曾经送她送到胡同口,流连忘返,情深意切。他们才是相爱的,可是……

她索性不想控制自己,哭了起来。

“雁雁,别哭了,有什么委屈跟妈说,好吗?”

林秀玉见女儿哭得伤心,自己的眼眶也湿了。

这是她唯一的女儿,可她不知道该怎样去爱她。“文革”中把她寄养在望妈家,母女难得亲近。后来虽然带在身边,自己工作总是忙,还是很少过问她的一切。不知不觉中女儿已经长大了,工作了,她有心找回失落的母女情好像找不回来了。她变成了一个独立的女性,一个很有主见的“新潮女性”。新得她都有点不敢相认了。她还需要母爱吗?她好像什么也不需要了。

可是,她不能失去她。她已经失去丈夫,不能再失去女儿。

“快别哭了,雁雁,还有什么事不能跟妈说吗?”林秀玉的声音都有点嘶哑。

林雁冬从枕头上抬起头来看了看母亲,又哭了起来。这种事情能跟母亲说吗?她能理解吗?而且……而且,能说得清楚吗?

“是不是李杰明……”林秀玉俯下身去。

“别提他!”林雁冬捂着耳朵。

“你们不是……不是挺好的吗?”林秀玉吃了一惊。

她忽然觉得在母亲面前大哭很不好意思,立刻用手绢擦干了眼泪,恨恨地说:

“谁跟他好啦?”

“看样子,你好像并不讨厌他……”

“我从来就不喜欢他!小官僚一个,就知道往上爬!”

“啊,这种人,不要理他了。这种人太可怕了。”林秀玉的脸一时惨白,声音也颤颤微微的。

“妈……”

林雁冬一转身坐了起来。她觉得妈妈的话另有所指,难道她指的是爸爸?

“雁雁,这种人,看透了就好,往后不再跟他来往就是了。”

“我原来以为,不过是一般的朋友,一块儿玩玩,没有什么。谁想到……”

“好了,不说他了,以后耍接受教训。”

林秀玉心里隐隐的很高兴。多亏了李杰明这一闹,使她同女儿有了一次难得的沟通。母女之情,毕竟是人世间最宝贵的真情。有了这一次的谈话,她觉得女儿又回到自己身边。林秀玉站起来,挺了挺腰,坐到小床对面的小沙发上,又说道:

“雁雁,你也不小了,自己的终身大事真该考虑了。”

“妈……”女儿撒起娇来,“你想撵我出门。”

“别胡说。”

“那我就一辈子不结婚。”

“那是不可能的,一个人过一辈子太苦了。”林秀玉的声音忽然颤抖起来。

女儿一抬头,看到了母亲眼中的泪,看到了母亲忧伤的脸,觉得什么也不该隐瞒:

“妈,我心里有一个人,我非常,非常,爱他……”

“那好啊!”林秀玉憔悴的脸一下子有了亮色,母亲总是以女儿的幸福为自己的幸福的。

“可是我不可能跟他结婚。”

“为什么?”

“他结了婚。”

“什么?”林秀玉身子向前一探,差点站了起来。

“现在有妻子,有孩子。”

“那你,你不成了……”

“我不会去破坏他的婚姻,我也不准备嫁给他。”

“那你……”

“我只是爱他,希望常跟他见面。和他在一起,我觉得他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我没办法摆脱,妈!”

望着女儿迷乱的眼神,林秀玉走上前说:

“不,不,雁雁,这种爱情是没有希望的,是绝望的爱呀!”

“可我没有别的选择,我不能,妈妈!”

“雁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梦中的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