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河》

第03章

作者:谌容

外婆做东,到海上的“珍宝海鲜肪”吃海鲜,还特意请了王耀光。舅舅、舅妈都陪着,连在香港大学读书的小表弟也参加。雁雁和小表弟坐王先生的车子,舅舅的车上坐着外婆和舅妈。两部车风驰电闪般地来到海边。下了车,换乘小轮,才到达那装饰得五彩缤纷,颇为香港人喜爱的水上酒店。

踏进金壁辉煌的大门,外婆就问雁雁这酒店好不好?林雁冬觉得这地方与别的大酒店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不过这酒店是在一艘大船上,就像北京颐和园里供西太后坐的那条石肪一样,没什么新鲜的。更何况她不大喜欢那种龙凤交加的大红大绿,总觉得多少有点借所谓东方的“古”作文章,其结果是脱不了那一种富贵气的“俗”。

不过,为不拂老人家的盛情,她把这看法放在心里,挽着外婆的胳膊,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仰着脸儿东张西望,见一个石头狮子也惊叹,见铺着红地毯的宽阔楼梯也叫好。外婆被哄得心花怒放,直埋怨舅妈为什么不早几天带她上这么好玩的地方来。聪明的舅妈直冲雁雁挤眼儿,雁雁也还以动人的微笑。

座位是早订好了的。外婆让她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说是从这里看海最好,还说“她头一回来,要优待一点,是不是?”大家自然是没有话说,雁雁更是恭敬不如从命。她乖乖地坐下之后,就迫不及待地探头观望那水上的一串串灯光,看那些私家的游艇在海上鱼儿般地游七逍遥。不知怎么安排的,王耀先就坐在了她的旁边,另一边自然是亲爱的外婆。

服务生过来点菜时,外婆立刻像孩子似地兴奋起来,好像她又给外孙女儿准备了什么好玩儿的东西。外婆叫了小表弟,又叫王先生:

“你们陪她去,让她挑!让她去看看。”

“看什么呀?”

“去吧,去吧,到了下面你就知道了。”

于是,由小表弟和王耀先陪着,三人又一路下了楼,拐弯抹角来到了一个湿淋淋的场地。啊,这儿简直像是一个养殖场。好几个水泥砌的大池子里,委委曲曲的游七着各类河里海里的生物。各种的鱼虾和贝类在这里已不算什么新奇,林雁冬头一回看见的是那活生生的大龙虾。那么硬的壳,那么长的须,又是那么一副古里古怪的样子。小表弟在一旁叫着:

“雁雁姐姐,你挑呀!你看哪一只好?外婆就是叫你挑哇!”

王耀先兴致勃勃的在一旁,早已相中一只特大的龙虾,客气地请侍守在池边的工人代为打捞。大红鼻头的健壮的工人含笑举起手中的长杆,一抬手就把那只离他三米远的龙虾捞了起来,举在了顾客的面前。按女士优先说,他把那湿淋淋的网正对着雁雁的鼻子底下。小表弟在身后将她的军:

“雁雁姐姐,你敢不敢抓它!”

“这有什么不敢的。”

“那你抓抓看!”

林雁冬伸出手,只用两个指头就把那只毫无自卫能力的龙虾提了起来。在两位男士的叫好声中,只见那可怜的龙虾被半悬在空中无助地抓挠。雁雁立刻想把它放回水里去,可这时,王耀先早已选好了拍照的角度,在一旁笑喊了一声:

“林小姐,请看这里!”

林雁冬一扭头,她拿着龙虾的情影就被留下了。

回到餐厅,外婆听了这经过,乐得什么似的。雁雁虽觉得这没什么好玩儿的,可也跟着嘻嘻的笑。她牢牢记住临行时妈妈的教导:“外婆年纪大了,你不要惹她不高兴。”因此,遇到这样的时刻她总麻烦两颊的肌肉,一笑完成任务。

待到那活生生的龙虾被生宰加以各种佐料烹调好端上来时,她想起刚才它被抓住的样子,笑容怎么也牵动不起来,筷子也不想动了。

饭桌上,她倒是喝了不少酒,而且主动得很。她先替妈妈敬了外婆一杯,又敬舅舅、舅妈,然后轮流地敬下来。一轮敬过去之后,王先生敬老太太的酒,又是她代为干杯的。再后来又和小表弟两人比赛,一气儿喝了不下三杯。

外婆是个有心人,且一个心都放在外孙女儿身上,看来看去她就觉得这孩子今天晚上有点不对劲儿。是不是想家了,想她妈妈了,可又说不出来?于是,外婆不让喝酒了,叫另加一个好汤来,又叫雁雁吃块点心压压酒。

雁雁却醉眼朦胧地宣称:

“外婆,你不知道,我的酒量,在我们局里是有名的,您信不信?”

“我信,我信,”外婆顺着她说,“看看,他们哪一个喝得过你!”

两团淡淡的红晕在她的脸颊泛起,更衬托出她肤色的洁白。灯光下,她那天生的一头乌黑的头发亮闪闪的,她的笑意更增添了那无法掩盖的青春的娇媚。

在王耀先的眼中,她最为可贵的,是没有一丝丝的卖弄风情。她是那么自然,又那么自信,仿佛只有自己才是自己的主人,用不着费心费力地去讨好他人。他很想说几句使这个姑娘高兴的话,可是,他又觉得这姑娘一双聪明的眼睛很厉害,如果她觉得你在奉承她,她会怎么想呢?但是,他不想今晚就这么离开她,就探首对老太太笑道:

“如果老太太赞成,一会儿我请大家听歌!”

“我是要回去的啊,听歌是你们年轻人的事。”

林雁冬倒是很想去听听歌,可一想听完之后必然又要去吃夜宵,12点以前甭想进自己的房间,一晚上又报销了。她用手掌抚着额头说道:

“真对不起,我酒喝多了!”

外婆一听忙伸过手来摸她的额,刚喝了酒,额上的温度当然也低不了。望着她红扑扑的脸儿,外婆觉得她确确实实是喝多了,赶紧打道回府吧!林雁冬又扭脸对王耀先说道:

“王先生,你的音乐会先欠着我,下次去!”

“一言为定,林小姐说话要算话啊!”

回到家,外婆一直把她送回房间,舅妈又叫人泡了浓茶送来,再一次地夸她的好酒量。外婆千叮咛万嘱咐,又叫女佣来放好洗澡水,恨不能看着她洗好澡上床睡觉。林雁冬好歹把外婆连哄带推地送出了门,然后轻轻把门关上,又轻轻地锁上之后,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哇!”她学着香港人的口头语,一仰身就倒在了那张像波浪一样蠕动着的水床上,心想:可算是一个人能待会儿了!

想起刚才外婆百般的关切,她觉得真不应该用假装喝醉了去骗这么爱你的人。可是,不耍点小诡计今晚你就甭想脱身!说实话,外婆这种过份甜腻的爱,林雁冬有时真觉得承受不住。自从来了香港,她几乎没有一点属于自己的时间和空间。她总是像完成任务似的,按照别人的意思赶了一场又一场。回想起在家里那些安静的日子:妈妈忙妈妈的,自己忙自己的,那是多么的自由自在。可一想到外婆对自己的那份儿全心全意,又觉得自己太没良心了。

唉,没办法,自己总该由自己支配呀!

听见门外已没有了动静,林雁冬一翻身从床上爬了起来,光着脚蹑手蹑脚地走到小写字桌跟前,打开了那rǔ白色的台灯,又悄悄走到床边关了床头的台灯,然后,才悄悄地走到桌前坐了下来。她自己也觉得好笑,这么厚的地毯,你在房间里跳舞都没人听得见,何况你还光着脚丫儿呢!

桌上是舅妈早已给准备好的信纸信封。信纸是白色的,很高档也很漂亮,可不知为什么当中有那么一大朵若隐若现的粉红色的花。她最不喜欢粉红的颜色。而且,这还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根本用这种信纸给他写信就不合适。可是,这房里除了这个好像又没有别的纸了。

啊,这里原本是小表弟的房间,大学生难道没有练习本什么的?想到这儿,她就不管不顾地开始翻起别人的抽屉来。一边翻一边想,大不了明天告诉他们一声,没有人会责怪她的。果然,在第一个抽屉里她就找到了一个黑色的精致的大练习本,还是全新的,翻开来一看,浅蓝色的小横格非常的淡雅。太好了,用这样的纸最合适了。

她满意地在桌前坐下,又把小台灯朝自己的面前拉了拉,开始写:

金局长:

你好!

到香港已经六天了,这里的一切和我想像的也差不多,没有多少好

谈的。给您写这封信只想告诉您,上次您问到我们市化工厂污染清河的

情况,我已经作了一些调查,本来想当面向你汇报,一直没有机会。你已

经很久没有到我们市里来了……

“刷刷刷”地写到这里,她忽然停住了笔。

这样写合适吗?反正我过几天就要回去的,有必要在香港写什么书面报告吗?根本就是画蛇添足!这还不让他一眼就看透了?

不行,不能这么写。真笨!

林雁冬对自己非常不满意,“嚓”的一声就把这张纸撕了下来,跟谁赌气似的。

她咬着笔,抬头想了片刻,低头看看那洁净的纸,手不由己地又写了起来:

金滔同志:

您好!

记得上月您曾答应过到我们市里来检查工作的,不知这期间您是否

去过了?如果您去了,我想我们姜局长会把您要的化工厂污染的情况向

您汇报的。那个厂仗着他们上缴的利税多,是全市的大户,根本不把……

不行,这样写还不是一样的。根本不应该牵扯工作的事,应该写得随便一点,自然一点,有什么不可以呢?又不是30年代,现在是90年代了,我只不过想给他写封信,而且我写了,我寄了,又会怎样呢?有什么关系呢?他很关心我,想知道我还回不回去,我写信告诉他我一定回去,啊,真是个傻瓜,就告诉他,一定回去就是了,何必去绕那么大的弯子。那样的做法,就不像你林雁冬了!她又非常的自信了,重又拿起笔来,飞快地在纸上写着:

我最尊敬的“老”局长:

(因为您说您已经老了,为了尊重您,我才这么称呼您,想来您不会

见怪吧!)

临行,在省城上飞机前,曾给您打过一个电话,不巧您到省委开会去

了,没能找到您。这次我到香港,是外婆坚持要我来的,我妈妈没有办法。

而且,我外婆的意思是希望我留下来,大概是想让我在这里嫁个资本家

什么的住上一辈子,真有意思。当然,我是肯定要回来的。

您一定很忙,不多写了。祝你

事事如意

林雁冬 1991年的春天

写完,她长出了一口气,小心地从练习本上把这一面纸撕了下来。可是,当她靠在椅子上重读了一遍以后,又生起自己的气来。怎么这么笨,什么“老”局长、“老”局长的,连一封信都写不好。她三把两把又把写好的信撕了。

她“腾”地站了起来,又抬手,“叭”地关了台灯,屋子里顿时黑成一片。

她摸索着倒在了床上,心里空落落的。香港很繁华,真可谓“花花世界”,外婆对自己很好,好得不能再好了,她应该高兴。单位里多少人羡慕她有一个“香港外婆”,同一个单位的女友们听说她要到香港,光购物单就开了两大页。她上飞机时也很高兴,可现在一点也不高兴了。

“没出息!”她在心里骂自己,然后命令自己马上闭上眼睛睡觉,什么也不准想!

然而,那个人还是走到她眼前来了。

……

“小林,在香港玩得高兴吗?我知道,你不会高兴的。”

“你怎么会知道我不高兴?”

“我怎么会不知道?”

他总是那么自信。他才是世界上最自信的人。跟他在一起,可以感觉到他的身躯像是一个巨大的导体,能够把你周身都点燃。就是他改变了她的生活,改变了她的追求,甚至使她变得摇摇晃晃,找不着自己……

……好大的水啊!漫山遍野的水!白汪汪的一片,看不到头,看不到边……它奔过来了,翻腾着的河水不是白的,是黑的,黑得像墨汁!怎么会是这样的颜色,多么可怕!啊,黑水像妖魔张着大嘴扑来了,跑呀,快跑呀,不要靠近那水,有毒的……等等,那污水中怎么会有人?……是,是他。他在挣扎,他被黑水吞没了,快救救他,他要死了……啊,救命……

“雁雁!雁雁,乖,快醒醒,雁雁!”

迷迷糊糊的,林雁冬觉得自己的手被紧紧地握住。她猛地睁开眼来,就见到外婆那摘去了宽边眼镜的被皱拆包围着的一双眼睛,那眼中流露出的焦急,又听得那慈爱的声音还在喃喃着:

“乖,不怕,不怕!”

她觉得一刹时又回到了梦中,眼前还晃动着可怕的黑水,别的什么也记不得了。

“傻孩子,作恶梦了了梦见什么了!”

一句话,倒提醒厂她梦中的情节,那凶恶的水,那水中的人,那可怕的境地,她觉得自己孤独无助,她觉得心酸,觉得无法挣脱自己的心……热泪悄悄地流在了她俊俏的脸上,外婆一见反而笑了,拍着她的脑袋说:

“真是个傻孩子,梦不是真的呀,快别哭了,明天眼睛要肿了……”

林雁冬感到了自己的失态,猛地翻身坐了起来,一边用手揉着眼睛,一边装作才醒过来的样子,强笑着嗔怪道:

“外婆,您不戴眼镜,什么也看不清楚。谁哭啦,这灯太刺眼了!”

“好啦,好啦,乖乖地睡吧,明天让你舅妈带你去……

见外婆准备往外走了,她突然喊了声:

“外婆,你别走呀!”

外婆得了愣,回身又在她的床边坐下,笑道:

“雁雁,我看你无不怕地不怕的,你还怕一个人睡觉?在家是不是跟你妈妈睡一间房?”

听到这样的话,林雁冬不禁“扑嗤”笑了出来,外婆真把自己当成个3岁的小娃娃了。如果外婆看见她怎么斥责那些违反环保法规的工厂里的头头,她肯定傻啦!她拉着外婆的手说:

“外婆,我就想跟你说说话。”

“看看你这孩子,这么晚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你又不走……”

“外婆,我就是想跟你说这个。我知道,你愿意我多住些日子……”

“不是多住,是不走啦。手续嘛,我让你舅舅去办……”

“不,外婆,我是要走的,在大陆我还有我的工作呀,还有妈妈……”

“你妈妈,她跟你爸爸,现在到底怎么了?”

“我……我也不知道。”

她确实不知道,妈妈从来不跟她说这些事。。

外婆见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叹了口气说:

“你妈妈的事,我也想好了。不管她愿意不愿意,我非让她出来不可。那个陈昆生不同意离婚也不要紧,我不能让我的女儿就这么一辈子守活寡!”

“外婆,你看,妈妈一个人在大陆,你也不放心,还是让我回去陪着她。以后等她退了休,我们再一起来,那时候呀,真的不走了!”

“那时候呀,不知我还在不在了!”

没有脂粉的掩饰,外婆的脸露出了干枯的焦黄。脸上的皱纹也好像一下子就生了出来似的,悲哀的声音更使得她看上去是那么苍老。林雁冬觉得白天的外婆和晚上的外婆简直是两个人。她不忍再惹老人伤心,就说:

“那我回去动员妈妈,让她早点来,您就放心吧!”

外婆勉强笑了笑,又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问道:

“你跟外婆说实话,你在那边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没有。”她的脸绯红,低下了头,回答可是挺坚决的。

“真的,不说谎?”

“谁骗你呀!”

外婆笑着不住地点头:

“好,好,好,是要好好的挑。不过呢,你这个年龄,如果碰上好的,也该交个男朋友了。”

“碰不上呀!”她平静了下来,早已猜到外婆打什么主意了。

“你觉得王先生怎么样?”

“挺好的呀!”她彻底轻松了。

“那就多在香港住些日子,不是可以多谈谈吗?你舅妈背地里跟我说,王先生对你真的很好,很想……”

“外婆,我跟机关可是只请了10天假啊,下星期非走不可了。”

“下星期?不是还有好几天吗?”

“机票要早订啊!”

“那好办,王先生认识泰国航空公司的。明天让舅妈给他打电话,请他给我雁雁订张机票。”

“说话算话啊,外婆!”

“这孩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梦中的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