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河》

第07章

作者:谌容

“雁雁,快,李杰明在姜局长办公室等我们呢!”

丁兰兰一阵风似地跑进了办公室。

“来了,来了,我得把材料带上啊!”

林雁冬正把文件往自己的公文夹里塞。

尽管还是初夏天气,她却只穿了薄薄的衣裙。讲究的绣花衬衣束在几乎拖地的大花长裙里,更显出她服装模特儿似的修长的身材。大约为了不太超越季节,她又在肩上披了一件鱼网似的开丝米质地的毛衣。两只袖子按时髦的穿法,随随便便地挽成扣,松松地搭在胸前。

“市经委是怎么搞的?我们环保局开个小小的现场会,有他们什么事儿,也来插一杠子?”林雁冬挽着丁兰兰的胳膊往外走。

“闻着香味儿了呗!咱们把马踏湖的污染治好了,人家总结经验来了,明摆着的摘桃子嘛!”被男同事们背地里称为“性感女郎”的丁兰兰,是出了名儿的刀子嘴。

“管它呢,马踏湖水清了,咱们无愧于良心了。军功章嘛,谁爱要拿去!”

“你倒大方。我看哪,赶明儿学完雷锋就该学你啦!”

两个姑娘笑嘻嘻地进了二楼姜局长的办公室。

姜贻新正坐在沙发上,陪市经委副主任李杰明聊天。

李杰明是清河市最年轻的局级干部,被人们称为“一颗正在上升的新星”。他刚过而立之年,一米八三的个儿,长得仪表堂堂,正兴高采烈地对姜贻新说:

“姜局长!吕主任给我交代了,一定要把你们的现场会开好,要把治理马踏湖的经验在全巾推广,把我们清河巾的环保工作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登上一个新台阶!”

姜贻新连连点头,那一头灰白色的蓬松的长发也随之不断的颤动。他看上去精神疲惫,却仍然眯着小三角眼,做出笑脸,一个劲地说:

“太好了,太好了。”

办公室的门刚被推开,还没容姜贻新开口,李杰明立即站了起来,一边推着鼻梁上架得好好儿的眼镜,一边伸出手说:

“小林,好久不见了!”

林雁冬笑了笑,也把手伸出去。

“咳——还有我呢,李主任!”丁兰兰扬起手一招,做了个西方电影中常见的打招呼的手势。

“喏,小丁,你好啊!”李杰明也抬臂把手心朝外一扬,还了一个很新潮的手势。

“喔,你们都认识啊?”姜贻新还靠在长沙发上,对李杰明同自己这两位年轻的部下挺熟的,颇感惊讶。

“我们常在一起跳舞,”丁兰兰笑道,“李主任的探戈跳得特棒。”

“不行,不行,我也就是瞎跳。”李杰明对姜贻新说,“现在在单位里负一点责任,可跟你们那一代不同了。你们那一代多有威信,说话有人听!现在不行了,像我们这些新提上来的,谁听你的?没有办法,跟谁都得沟通。跳舞,也就是跟年轻人沟通的一种手段。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跳舞,太耗时间了。”

“李主任,那以后你别找我们跳舞了。”丁兰兰说,“何必呢,不喜欢跳,硬跳,多累得慌呀!”

“李主任您可真够逗的,也没人逼着你跳呀?”林雁冬也带笑不笑的在一边说。

“我不是这意思……”李杰明顾此失彼。

“好了,好了,”姜贻新出来解了围,“来,你们说说吧!李主任想了解一下现场会的准备情况。你们两个,谁先说?小林,要不你先汇报一下会议材料……”

李杰明忙笑着打断他的话说:

“姜局长,您要这么说,我可要回去了。吕主任是派我来学习、取经的。他对环保局这个现场会非常重视,还准备到会上讲一讲。所以,我们市经委也得做点准备工作。我今天来,就是想先把马踏湖的治理经验学到手。”

“哪里,哪里!”姜局长连连地摇着手,“李主任大客气了。没有市经委的大力支持,我们市的环保局能干什么?”

“哪里,哪里!”李杰明也摇起手来,“支持环保工作,也是我们份内的事,是我们应尽的责任。”

两位姑娘已经在上级和客人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见头头们仍在那里以极其真诚的态度说着极其虚伪的套话,丁兰兰凑在林雁冬耳边小声评论说:

“瞧这些当官儿的,整天说这些没用的,累不累呀!”

林雁冬也凑在丁兰兰耳边说:

“老姜头可不说没用的,他指着人家拿钱呢。”

“没错儿!会议经费还没有着落呢。”丁兰兰在办公室管行政,了解内情。

双方一个回合过去,姜贻新才眨了眨缺少光泽的三角眼,说道:

“李主任这么谦虚,那好吧,小林,不叫汇报,你先把马踏湖整治的情况简单说一下。”

林雁冬把一个红色的硬夹子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低头看了看面前的材料,又抬头看了看对面的上级和客人,微笑道:

“其实,马踏湖的污染情况,经委的同志都清楚,就不用多说了吧?”

姜贻新看看李杰明,不知道他想听不想听。今天这个不叫汇报的汇报会,是李杰明提出来的。人家想听就说,人家不想听就别说,说了也没用。

李杰明盯着林雁冬好看的眼睛,一时走了神,什么也没听见。待醒过梦来,忙说:

“对,对,这都是尽人皆知的,不用说了。”

林雁冬把夹子里的文件翻过去好几页,着重讲了马踏湖治理工程的技术方案、集资情况和统一思想认识的必要性与艰巨性。也许由于这个工程是她参加工作以来注入心血最多的第一个工程;也许是这总结勾起了她许多愉快的和不愉快的回忆,她讲得很激动。有时侃侃而谈,像潺潺流水;有时慷慨陈词,如滔滔瀑布。不要说是李杰明,连她的顶头上司姜贻新和好友丁兰兰,都觉得这林雁冬真够能说的。

最后,林雁冬才讲到了工程的受益情况:

“治理后的马踏湖总面积是六万亩。经济面积达两万三千亩,其中芦苇种植面积一万亩,藕五千亩;养鱼六千五百亩。现在马踏湖区的人是家家户户一只船,顿顿桌上有鱼虾,前几年老百姓把马踏湖改名臭水坑,现在有叫它清水湖的……”

“好,好。”李杰明连连点头。

“我只补充一点,”姜贻新拖着疲倦的声音说,“马踏湖地处清河上游,是清河的源头之一。马踏湖变成清水湖,对改善清河的水质也是有益的。当然,这种效益不可估计过高。”

“是啊,是啊。”李杰明又点头。

“清河的污染,问题就大了。”林雁冬说,“马踏湖和清河是互相影响的。马踏湖治理了,可以部分改善清河水质;可是,清河还是在马踏湖南边流着,清河不清,污水还能从地下渗人湖里。本来,我们建议旅游局把马踏湖开辟为旅游点。他们说,关键就是南边这条臭水河的问题……”

“好了,好了,”姜贻新长叹了一口气说,“丁兰兰,你把会务方面的情况汇报一下吧。”

“我们原订会期是两天,”丁兰兰说,“因为是环保系统的会,只请了各区县环保局的,每个单位来两个人,地点就在县招待所。听姜局长说,经委的意思是,会议由经委和环保局共同召开,这样会议的规模就要扩大……”

“对,”李杰明说,“我们吕主任的意思是,要把各工业局、各大中型厂矿的一把手都找来,用马踏湖这个典型,给他们上一堂生动的环保课。”

“吕主任这个建议太好啦!”林雁冬叫了起来。

“好是好,就是……”姜贻新慾言又止。

“姜局长,关于会议经费,我们也有一个建议。”李杰明说,“我们可以让马踏县拿一部分,经委出一部分,你们环保……”

一听这个实打实的建议,姜贻新的脸上才天晴了一会儿,笑呵呵的立刻说道:

“本来是我们环保的事,我们当然要拿一份。就这么说定了,咱们三一三十一,具体会务我们包了。”

该说的都说了,李杰明笑嘻嘻地起身告辞。走到门边,他像是忽然想起,又叫住林雁冬说:

“小林,你是不是有个姓王的亲戚在香港?”

“姓王的亲戚?在香港?没有呀!”

“我昨天接到一个香港长途,是一个叫王耀光的打来的。他说是你把我的电话留给他的。”

“噢……有,有,”林雁冬想起来了,“不过,不是什么亲戚,是我外婆家的朋友。他说他想到大陆来建厂,我以为他说着玩的呢,怎么,他真要来呀?”

“好像有点意思。”李杰明说,“小林,这位王先生要是真来了,还得请你帮我们做做工作啊!”

“义不容辞。谁让我自己没事儿找事儿呢!”

送走了李杰明,丁兰兰拍着林雁冬的肩膀,歪着脑袋悄悄地笑道:

“嘿,你注意没有,他说话的时候,眼睛老盯着你!”

“谁?”

“装傻,戴眼镜儿的呗!”

“眼镜儿后边,你看得见,我可看不见!走,上我家吃粽子去,你最爱吃的肉粽子。”

“好吧!”

两人骑上车,一会儿就到了“林苑”。

丁兰兰打量着林雁冬的房间,羡慕不已。虽说屋内的家具很不配套,但那旧式的红木衣橱,那旧式的紫檀木写字台,特别是台面上镶嵌的那块地道的大理石,都给人一种宁静感。而那张小席梦思床、那个靠墙站着的白色小书架和窗下那张孤单单的小沙发,同古老的衣橱相聚一堂,也很像祖奶奶和小孙女儿偎依在一起,别具一种安详。

“唉,什么时候我再能有这么一间屋就好了!”

在这一点上,林雁冬极其同情自己的朋友。自从她父亲再次结婚,继母带过来一儿一女时,丁兰兰独居一屋的时代就结束了。她必须同继母的上中学的女儿同住一间房,而那个有亲生母亲娇惯的女孩又非常好奇,丁兰兰上次恋爱时的日记就被她看了个够。

“面包会有的,屋子会有的,爱人会有的。”林雁冬给女友递过去一块口香糖。

丁兰兰坐在沙发上嚼着口香糖说:

“真的,你不觉得姓李的对你不一般?”

“有什么不一般的?”林雁冬又去冲果汁。

“你真的没有感觉?”

“没有。”

“没有就是有。”丁兰兰笑起来。

“少说废话!”主人凶凶地瞪着眼,把果汁递到了客人手上。

“怎么样,承认吧?”

“根本不可能。”

林雁冬说得这么肯定,丁兰兰不能不信,可又追问道:

“为什么不可能?是不是你心里已经有个‘他’了?”

“当然!”

这两个字刚一蹦出来,林雁冬突然住了口,忙忙回头探身从小书架上拿了一本漂亮的大相片簿,又侧身伸着胳膊递了过来,说道:

“给,上次就说要给你看的。在香港的照片,我刚给整理好。”

丁兰兰先把对女友的“审讯”撂在一边,挺高兴地接过相片簿,一边看一边问一边发表评论:

“哎哟,这是你外婆呀,真年轻!你不觉得,你外婆还挺漂亮的呢!这是谁,你舅妈吧?是香港人吧,一看那身段就知道。你舅舅挺有钱的吧,瞧你舅妈,手指头上都带满了,整个儿一个阔太太嘛!她没嫌你上哇,雁雁?”

“你不知道,在香港这地方,是有钱人说了算,你别看我舅妈穿金戴银的,在家里可是一点儿自主权没有。她娘家没钱,一家子大概是全靠我舅舅支援。可我舅舅呢,别看50多了,整个儿一个花花公子,办个公司不赔钱就是好的。他们一家子全靠我外婆。我呢,虽然跟他们家没什么太多的关系,可外婆老觉得没照顾好我妈,老人家就把那一份债全还在我身上了,倾盆大雨似的亲情,幸亏我身子骨结实,软点儿的早趴下了。兰兰,这回我可领教了,一个劲儿被人哄着敢情也真难受。”

“你呀,身在福中不知福!”

“告诉你,我可是人在边缘。要不是我坚持,差一点儿就回不来了……”

“要是我呀,有这么好的条件,我才不回来呢!”丁兰兰笑道

“你去了就知道了,像咱们这样的,在香港根本就适应不了。”

“我肯定能适应。”丁兰兰还低着头在研究眼前的一张照片,尖尖的手指点着问道,“这人是你表哥吧?”

林雁冬弯过腰来瞧了一眼,笑道:

“什么表哥呀,是我外婆她们家的一个世交。听说他爷爷跟我外公换过帖。”

“怎么好多照片上都有他?”

“他老陪我们出去玩儿呀。”

“他是干什么的?”丁兰兰还看着这一页没翻篇。

“你干吗那么注意他,挺帅的,是吧?”

“就是个儿矮了点儿,有一米七?”

“好像还要高一点。”

“结婚了吗?”

“没呢!

“啊,我懂啦!”丁兰兰恍然大悟,笑了起来,“你老实告诉我,这人是不是你外婆她们安排的对象,想把你拴在香港?”

在这个问题上没什么好隐瞒的,林雁冬笑道:

“没错儿,到香港的第二天我就看出来了……”

“哎呀,雁雁,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丁兰兰有点委屈。自己但凡有一丁点秘密,从来都是不折不扣向女友汇报的。

“告诉你什么呀……”

“看这人的长相嘛,还真不错……”丁兰兰还盯着相片看。

“岂止外表,此人大学毕业,本人虽是资本家,倒没那么多铜锈气,相反,挺有风度。”林雁冬笑了笑,又说,“而且嘛,可以说,还有那么点儿绅士派头!”

“是吗?”丁兰兰抬起脸来认真地听着,见她不说了,才说,“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嘛。”

“是不错。”

“对你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装什么傻你?这你还不明白?”

“实话告诉你,我一到那儿,他就老缠着我,不是请我吃饭,就是请我听音乐。”

“真的呀!”丁兰兰那双不大的眼睛放出了锐利的亮光。对于未婚的姑娘们来说,没有什么新闻能比女友的爱情奇遇更令人刺激,“后来呢,后来怎么样?”

“无言的结局。后来,我就回来了。”

丁兰兰忽然一拍照片薄,抬起头来问:

“对了,我想起来了,今天李杰明说的是不是这个人?”

“就是他。”

“那只要他回来,还是有可能的。”

“根本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雁雁,你可要接受我的教训,到手的幸福千万不要轻易放过,不然将来可是后悔莫及的……”

想起了自己的伤心事,就像太阳突然之间被这没,丁兰兰脸上一点神采都不见了。

林雁冬不愿看见她这伤感的样子,忙说:

“兰兰,我看你也别老在那件事上拔不出来。为这种人,不值!”

“是啊,”丁兰兰使劲甩了甩脑袋,好像要把一切烦恼都甩掉,“有时候,一个人外表看起来不错,各方面的条件也没的挑,可要是跟你没有缘份,怎么也是白搭!雁雁,你不知道,我现在可迷信了,我就相信缘份。一切都是上天注定的,你信不信?”

“可能吧……”林雁冬想起那个无时无刻不在自己心中出现的影子,那个连自己都不敢承认的、更不能对好友说出来的影子,不由地叹息了一声。

“这事你妈知道吗?”丁兰兰又问。

“我可没告诉她,没事儿找事儿呀!我爸搬回来,我们家就够乱的了。我再弄个什么香港的,添什么乱?”

“也是。”

看完了相片簿,林雁冬从门背后拿出一个呼啦圈来说:

“走,兰兰,我们到院里玩这个去。”

“我可不会。”

“我也刚学,”林雁冬说,“这是最适合中国国情的健身器材,价钱便宜,简便易学,效果显著。”

两个姑娘来到静静的院子里。

林雁冬把那红色的塑料圈套在身上,轻轻一甩,担起身来。那健身圈在她腰上旋着转着,恰似一道彩虹环绕着她。她那啊娜的身姿,在一道道光环中闪闪地亮了起来。

“来,兰兰,你试试。”林雁冬玩了一会儿,把健身圈递给丁兰兰。

丁兰兰套上圈,刚一扭,那圈就掉下来了。

“你放松一点,别把肌肉蹦那么紧,”林雁冬在一旁充当教练,“对,对,悠着劲儿,找到感觉就行了……”

两位姑娘的笑声,惊动了东屋。陈昆生从屋里走了出来。

“爸,这是我同事。”林雁冬把丁兰兰介绍给父亲。

“好,好,你们玩吧,我看看。”

“爸,你也来玩玩。这呼啦圈运动量可大可小,对你们长年坐办公室,特别是搞文字工作的,大有好处。”

“爸爸老胳膊老腿,扭不动了。”

“伯父,您看起来可一点也不显老,真的!”丁兰兰一边把呼啦圈朝陈昆生怀里塞,一边说着恭维的话。

爱听人说自己年轻,就说明这个人已经落入了“老”的群体。陈昆生自然也难逃这个铁的规律。姑娘的赞扬鼓舞着他脱了夹克回身扔进房,两步跑下了台阶。

“好,我来试试!”

陈昆生从丁兰兰手中接过健身圈,端详了半天,套在身上又摆开姿势,一会儿朝左试试,一会儿又朝右试试。他个子不高,又有点发胖,动作笨拙,引起两位姑娘一阵阵笑声。

“爸,您别老比划了,甩开圈儿扭吧!”

陈昆生刚甩开圈儿,两个胳膊架在半空中,那圆嘟嘟的腰还没有扭一下,健身圈就掉地上了。

林雁冬和丁兰兰都忍不住笑弯了腰,陈昆生也大笑起来。

在三人的笑声中,大门被推开,满脸严肃的林秀玉出现在院门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梦中的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