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得离婚》

第16节

作者:谌容

中外合资酒店,阔绰豪华之中带股子霸气。二楼中型餐厅今日更是华灯高照,富贵风流。徐老娶媳家宴,将在这里举行。

经理满脸微笑,躬身于大沙发前。

“徐老放心,都安排好了。我们尽量上几味菜,还请徐老多批评指教。”

“我批评什么?退休了,连吃东西也不行了。等一下请李副市长品尝吧,他是证婚人,主角儿。”

“您瞧徐老说的,李副市长还不是徐老一手提拔的。”旁边市里一个部长对徐夫人悄声说。夫人用手绢捂着小巧的嘴,白皙的脸上声色不动。

笑语欢声。一大帮穿着层次不同的贺喜宾客各以类聚。只有靠墙软椅上坐着一对老人。男的穿一身崭新灰布中山服,衣领紧扣,不苟言笑。女的腰圆肚壮,裹着一套嫌小的西装,左顾右盼,喜不自禁。

“亲家,过这边来坐吧!”徐老周到。

有这一声招呼,那女的“蹭”地一下就站起来,没等男的拽住,就一溜烟风风火火地窜到了沙发前,人没站定就张口扬声:

“亲家母啊!今儿可全亏了您二位啊!多排场!您是不知道,小娟小时候,跟着我们这穷爹穷妈可没少吃咸菜疙瘩,也怪,就出落得这么水灵。也是她福大命大造化大,交上了你们家小刚……”

亲家母像躲避什么似的,把自己瘦小的身躯缩在沙发的一角,手绢捂着的嘴里,只蹦出几个单字儿:

“坐,坐……”

周围并无坐处。西服革履的男士们和珠光宝气的女士们各自占据自己的沙发,并无一人为这嫁女的亲家母让坐。

“您甭张罗啦!往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我们小娟岁数儿小,没念几年书,不懂事,有啥周到不周到的,您该打就打,该骂就骂,待自个儿的闺女一样。唉,要说这孩子,从小儿听话,我一指头没碰过她。虽说穷,穷家养娇女不是!亲家母呀,瞧,我这心里……”

“您坐,坐……”那亲家母心里八成儿也不好受,声音微弱,近乎呻吟。

还是餐厅见过世面的小姐手疾眼快,从餐桌边端过一张软椅,安顿了这位亲家母好歹坐下。隔着一张大茶几,那位亲家母才从嘴边拿下手绢儿,喘过气来。

“李市长来了。”经理含笑通报。

全体起立。徐老将要起身,犹未起身,年富力强的李副市长已快步到近前,弯腰隔着茶几拱手作揖:

“徐老,恭喜,恭喜!”

徐老拱了拱手。

李副市长又走到徐夫人跟前道贺。夫人笑道:

“我们小刚全靠你市长啦!”

“那里,那里,年轻人嘛,火气大。”李副市长又放低了声音,知己地安慰:“结了婚,收了心,什么事儿都没有了。您等着抱孙子吧。”

徐夫人莞尔一笑,回头高声叫小刚。

新郎新娘徐徐过来。新郎一身藏青西服,合身,体面,精神,只是面颊上有一道刀痕,令人不敢正视。新娘比他高出一头,描眉画目,瓜子脸儿,颇有几分姿色。她欠身挽着新郎的胳膊,似有无限深情。

“小刚,还不快让李叔叔看看新娘子!”

新娘子被新郎展览出来,忸忸怩怩,手脚不知该往哪儿放。

李副市长大大方方,一派长者风度,连说:

“过来。再走近点,让我好好审查审查。”

大伙儿都笑了。笑得那么兴高采烈。好像“审查”多好笑似的。

徐夫人坐着没动,只伸手从后边把新儿媳妇推了一把,推到市长鼻子低下。

李副市长笑眯眯地左看右看,上下端详,赞不绝口:

“好,好,标准以上,标准以上!”

“坐!”徐老说。

李副市长在一张早已让出的大沙发上坐下。

“小娟,挨着李叔叔坐!”徐夫人吩咐。

小娟乖乖地在长沙发那一边坐下,活像一头小鹿。

“给李叔叔递烟呀!”徐夫人又吩咐。

小娟从茶几上烟盘子里拿了一支烟,双手递到李副市长眼前。

李副市长笑嘻嘻地接过烟,从兜里摸出亮闪闪的打火机来。

“快给李叔叔点烟哪!”徐夫人再吩咐。

小娟心慌意乱。拿起火柴,一根没点着。二根,又折断了。平常在家划火点煤气做饭挺利索的。今儿这姑娘怎么啦?

李副市长捏着打火机不动,耐心地笑眯眯地等着新娘子亲手点烟,和蔼可亲,平易近人,一点架子没有。你怕什么?

火柴终于划着了。

新娘子手发颤,颤颤抖抖地把小火苗送到李副市长跟前。众目所视,大伙都屏声静气看着这难得的场面。李副市长把住小娟的手,助她一臂之力,这才把烟凑到chún边,点着了,又朝小娟的手吹了口气。一次,没把火吹灭。二次,还没吹灭。第三次,市长把新娘子冰冷的小手拉得再靠近些,总算吹灭了。

满堂宾客,欢呼雀跃。

“入席吧!”徐老的声音也有点发抖。

葡萄美酒,频频高举,一片喜庆之声:

“天作之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懒得离婚》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