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得离婚》

第02节

作者:谌容

自从提出离婚,家里没安宁过。

先是街坊四邻来劝解。

“这是打哪儿说起?十几年的夫妻,怎么说离就要离呀!”西屋赵大婶来了。

妻子忙着沏茶,眼泪汪汪的,心不在焉。小玻璃杯子,一抓茶叶就一大把,足够沏一壶的。那可是五块一两的茉莉花,前天才买的二两。

“他欺负人!”妻子哭了。

“唉,大妹子啊,居家过日子,三百六十五天,两口子还没个磕磕碰碰的?都少说一句,不就完了!”

“他太欺负人了……”

东屋的李大妈也来了。妻子抹着泪儿,赶紧让坐,又沏茶。这回,该少搁点茶叶了吧!不,一点儿没心眼儿,就知道哭。得,又是一大把,挺好的茶叶,就叫她这么糟践。

“他李大妈,我这儿正劝呢,都礼让着点儿,啥事儿都没了不是?”

“那可不!我们家那口子,脾气够多暴,三天两头没少给我气受。年轻的时候还动手呢,我都忍着。这么多年也过来了。”

“他太欺负人了……”

“哎哟,大妹子,你怎么老较真儿啊!两口子一个人儿似的,打是疼骂是爱,啥欺负不欺负的,照你说哪儿去了。这你就不对!他李大妈,你说我这话对不?”

“没错儿!我们家那口子,可不是个东西啦,见天到家就找岔儿,横挑鼻子竖挑眼,一蹦老高。我呢,他急我不急,他嚷我不言语。叫他闹去。男人嘛,就这路货,闹完就完。唉,谁叫咱们天生是女人呢,咱们就得忍着点儿。”

南屋快八十的汪奶奶也来了,众人都忙让坐。往哪儿坐?椅子全坐着人呢。那“不是东西”的男人只好站起来,坐到床沿上,又不敢迈腿儿出去,一走更显得不是东西。

“这是怎么话说的?今儿早晨我才听说,你们小两口儿要打离婚!吓得我心惊肉跳的。街坊邻居这些年,我可得说你们两句。孩子啊,这可不行,这不叫事儿啊!”汪奶奶恨不得掏出心来劝,真着急。

她又沏茶呢,好家伙,又是一大把!老太太喝得了吗?

汪奶奶坐下也说起体会来,她耳不聋、眼不花,声音又粗又哑:

“十四岁我就进了他汪家门儿。腊月初八拜的天地,初九就系上围裙做一大家子十来口人的饭。大下雪天,地上的雪一尺厚,我端着热屉往上房送,滑了一跤,馒头撒了一地,摔得我趴那儿起不来。我那死鬼,上来就踢,踢了好几脚。可不吗?踢了就踢了,爬起来还得忍着泪,怕……”

说古话今,赵嫂、李大妈听得津津有味,妻子的眼泪也忘了流了。

“初十那天又挨了顿好打!那是为婆婆……”

无聊,烦人。一张破唱片,一部老式的留声机。他斜靠在床头,失去了自我,忍受着那吱呀吱呀的声音。留声机是手摇的,唱片转得很慢。一圈儿一圈儿。……

亏得后院孙姐一阵旋风似地来了。她的高音喇叭打断了破唱片。妻子的眼泪在抱打不平的声音中又往下流,茉莉花又少了一大把。

“他欺负人啊……”

也不哪儿欺负你了,你说呀,就会这一句,没出息劲儿。

“不能让他欺负人!像话吗?有委屈冲你孙姐说!咱们有理走遍天下。我就不信,社会主义的妇女能叫男人欺负,初级阶段也不兴这个!八十年代了,还不叫妇女说话,说!”

正月十五灯会似的,走了一拨,又来一拨,这一拨,为首的是居委会主任马大爷。又是一大把茶叶。

马大爷不分青红皂白就开骂:

“你小子,起小就瞧你不仁义,一胡同里,就你领头爬电线杆子,拿弹弓打窗户玻璃,你得罪的人还嫌少?别以为你成了家,工作了,人儿似的。你马大爷就不敢管你了。告诉你,这事儿我管定了,管到底!想当年,老包公开封府里一刀铡了陈世美,现而今,你马大爷也是铁面无私,不徇私情,眼里不揉沙子……”

单位的支部委员、人事干部,她厂子里的女工委员、工会主席,纷纷登门调解。二两茶叶早就没影儿,又来二两,一张大团结。

爹、妈、哥、嫂;丈母娘、老丈人、二舅、三姨,先后驾到。这就不是几把茶叶能打发的了。简单不过炸酱面。那也要带上糖票提上网兜,手上还得端个碗打甜面酱,外加菜码子,两条黄瓜三块钱。跑上跑下,跑里跑外。洗锅涮碗,筋疲力尽,劳民伤财。

好不容易状子递到法院,也不升堂,也不断案。来了一男一女,制服大沿帽,揣着公文包。慈眉善目,明如镜,清如水。问罢姓名问婚史,婚姻法宣讲一遍又一遍。

“你们的婚姻符合婚姻法第四条的规定,是有基础的。”

“还是人民内部矛盾。”

“根据婚姻法第二十五条规定,我们认为你们的感情还没有‘确已破裂’,应该进行调解。”

新的一轮调解开始了。家里几乎天天高朋满座,人来人往,像过年。新的一轮茶叶消费开始,“大团结”像风筝似的飞上了天,可不飞回来。

“服了吧,小子!还闹腾不?老老实实给我呆着,别以为混了张电大文凭,中了状元似的,没人招你当驸马爷!”马大爷挑起了调解重担。

赵婶、李大妈、孙姐、汪奶奶、支部委员、人事干部、妇女委员、工会主席、爹、妈、哥、嫂、丈母娘、老丈人、七姑八姨,茉莉花,炸酱面……

算了,别离了,茶叶桶子又空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懒得离婚》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