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混沌》

第10节 背起了瓦斯检查器,走入犯人世界

作者:从维熙

晋普山在山西省煤矿中,是一座瓦斯含量最高的矿山,一旦引起瓦斯爆炸,晋普山也就不存在了。在井下听老煤黑子——我们的采煤组长阎恒宝说过,在60年代初期,大同有一座瓦斯煤矿大爆炸。事情惊动了中央,周恩来总理曾亲自飞往大同去处理这一问题。当时,死伤了许多矿工不说,由于当时技术上无法处理全矿的爆炸后遗症,只好把一个好端端的矿山给封堵死了——但这只是解决地上问题,无法解决地下的灭火问题;直到70年代,那口矿井下的煤层之火还在自燃。

这绝不是耸人听闻的消息。我到了煤矿才知道,煤的性格非常喜欢自燃,一旦燃烧起来,就很难扑灭。在1972年的夏天,因天气酷热,停放在煤场准备外运的煤,突然自起明火,矿山用了很大的力量,才把这场明火扑灭了。在同年,一条采煤巷道的工作面,在采煤开炮时,引起了瓦斯的局部爆炸,整个巷道内的设备以及支护煤壁的木质棚架,被一烧而光。这两场灾难性的事故发生之后,矿山为了防患于未然,便加强了瓦斯检查的力量——我就是在这个时刻,被抽调进瓦斯检查组,成为一名瓦斯检查员的。

这个活儿表面上看去,是十分轻松的;但是我每天要背着一台模样小如照像机似的玩艺,比采煤的犯人和采煤的“二劳改”,提前进入当天要采煤的巷道,并在当天要采煤的煤巷巷口小黑板上,标明当天煤层中的瓦斯含量。除此之外,地下煤巷密如蛛网,每一条没有采煤任务的巷道,也要我涉足其内,检查其间有没有瓦斯超限的征兆。在我担任这个貌似闲差的工作之前,经过一周的培训,技术科长对我们说了这样几句话:“这不仅仅是涉及到千百个人脑袋的问题,也是涉及你们自己脑袋的问题。谁的班上出了问题,都是要掉脑袋的大事儿,你们都听明白了没有?”我很害怕这份差事。刚刚把我选进瓦斯班时,我就去找了秦队长,言明自己不是那块材料。秦队长说,这不是他权力范围内的事情,是矿山以文化程度的高低,由技术部门挑选出来的。所以我干这个工作,是赶着鸭子上架——由不了自己的事儿。

另一个使我不情愿的原因是,我分工负责的煤巷是犯人开采的煤区。在曲沃我已经有过与犯人一起劳动的记录,而负责犯人采煤区,每天要在那地下深处全凭矿灯照明的世界中,与各种类型的犯人打交道。我们区别于犯人的标志有两条:一、他们出入煤矿的主巷道时,走通往大墙圈里监狱的专线(在一个大巷道的丁字路口,他们向北拐弯——我们向东行,那儿站着荷枪而立的武警,以防止犯人鱼目混珠逃出矿井);二、我们头上戴着的是塑壳安全帽,他们头上一律戴着柳条安全帽。至于其他则无差别,不分你是干部、“二劳改”还是犯人,一律是头顶矿灯,身着黑色工服,脚下穿着水靴;一个班干下来,一律是满面煤尘的黑鬼。因而在地下煤城里,要想区别身份,惟一的鲜明标志,就是头上的那一顶矿工帽。

就像大自然的气候变化无常一样,井下煤层中释放出来的瓦斯也常无定式。因而我回忆起那一段当瓦斯员的日子,至今心里还经常后怕。首先,来矿井服劳役的犯人,身上都背着几年的徒刑。此外犯人的原罪十分复杂,其中既有文革制造的冤案,也有刑事犯罪的真案。当他们来到煤巷前,小黑板上分明已写好瓦斯数据,但是他们还是要询问我杂七杂八的问题:

“喂!我们的小命可都攥在你的手心里哪!”这是犯人们挂在嘴边的口头禅。

“我说‘老二’,你犯的原罪是强姦还是反革命?到底你是哪路好汉?”这是犯人们每天要问及我的问题。

“看你像个反革命。是不是你恶毒攻击‘红太阳’了?”

……

我只能装成聋哑人,或支支吾吾。背起瓦斯器之前,负责技术工作的干部,对我们有过规定,除了工作问题以外,少和他们罗嗦。但是有些亡命之徒,见你不答话开口就骂:“装他娘的什么龟孙,你要是没偷没抢,为甚来在这阴曹地府里受罪。”因而,自从来到犯人采煤区检查瓦斯后,我的精神上就没有了轻松的日子。

其中的危险有三:第一,你分不清真假李逢,在井下曾发生过犯人逃跑时的恶性案例。有一天夜里,几个刑事犯罪的亡命之徒,在井下组织策划了一次杀人逃跑事件:他们用铁锹打死检查他们工作的劳改干部,偷梁换柱地戴上了干部头上的塑壳安全帽;然后,他们又互相把身子埋在出井的煤车里,随着出井的煤车,被绞车一直拉到了井外高高的煤山之上(那儿有专职的翻斗工,将煤车里的煤,翻到煤山之下)。这样一来,他们就随着翻滚的煤块,一起滚到了山下。可以想象,当他们随着煤块滚下山去的时候,一定是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的——可是这次逃跑被翻斗工发现,他们都被矿山武警抓捕回来。试想,与这样的囚犯为伍,能不心惊吗?!

第二,任何一个采煤工作面,一个班至少要开两次采煤炮(当时还没有现代化的机械采煤法),而每次开炮之前与开炮之后,我都要冒着呛鼻子的炮烟,顶着纷落而下的煤石,去测量瓦斯浓度,以防炮后瓦斯喷涌而出,进一步引发瓦斯爆炸。那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特别是在开炮之后,煤顶没有任何支护遮拦——有一次,我正在半弓着腰,把瓦斯器的皮管伸向毗牙瞪眼的煤层时,一块约有10斤重的大煤,突然从顶板上落了下来。算我命大,它不偏不斜正好砸在我腰后背着的电瓶上(为头上戴的矿灯输送电能的一个方方的黑盒子),电瓶当即被砸得粉碎,电溶液烧坏了我的工服——但是我的小命却保住了。出井后,我换了一身新工服,并更换了一个电瓶,照常跟班不误。为了此事,同类们——特别是张沪,曾找到有关干部,要求更换我的工种;但都未能如愿——如果那块大煤,当时砸在我的腰上,我早就成了瘫子;如果它正好砸在我的头上,尽管我戴着安全帽,颈椎怕也会留下难以想象的后遗症了——我会不会变成一个缩脖坛子?!

第三种危险,是肉体与精神合二为一的。我还要穿行许多条无人劳作的煤巷,那种万籁无声的黑暗,带给人莫名其妙的恐惧,那是没有下过矿井的人,无论如何也难以体会到的。这里没有电钻的声音,也没有隆隆的炮鸣,走在冥冥的无边黑色中,惟一可以听到的是,大山中的煤层嘎嘎叭叭的断裂声——那是大山所独有的语言,似在回叙着它们的历史。亿万年前,它们原本是蔽天盖日的原始森林,在大自然的造山运动中,地火岩浆突然喷涌而出,把它们从地表面翻盖到了地下;于是它们开始失去原色,一天天变成了黑色的煤炭。一条条黑色的煤巷长几里路,我独自一人走在其中,真有走到了冥冥天国的感觉。这个天国中,原来有着许多活灵活现的生灵,但是那些远古年代的生灵,此时此刻都已变成了动物的化石标本。我走在这些幽灵中间,突然想到如果这儿埋葬了我,过了数万年后,我不是也成了幽灵中的一个吗!

恐惧产生于心理本能,但是在这种肃穆之中,也有在喧嚣世界中,享受不到的快乐。头上的矿灯在这个冥冥之国中为你带路,由于这儿没有阶级斗争,也没有人的各种面孔,你可以让你的各种思维自由驰骋。有时我走累了,便在棚柱旁坐下,并关闭了头上的矿灯,让自己独享在大山腹中的那份寂寥。佛家方丈有在缸中坐化之说,想来他们在坐化之时,也一定会有这种意境的享受——我虽然不是出家之人,没有出世之禅功,但在这种死寂之中,多多少少洗掉一点凡尘还是可能的。因而我在无人巷道中,常常滞留很久很久——直到我必须离开时才走。

走到巷口,我在小黑板上留下测量出的瓦斯含量,并在出井时填表上报。所以我的工作尽管充满了危险,但在危险中也有它独有的快乐——这是我当挖煤的煤黑子时期所没有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走向混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