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界》

第十章

作者:从维熙

月儿亏了。

月儿圆了。

黄了树叶……

红了高粱……

地上日月穿梭,天上法轮常转,转眼间已是一九六三年年底,雪花纹着冻雨,在晋西北高山大峒,纷扬而落。

索泓一赶着牛车从窑洞口出来,天空团团转的雪粒水滴,飘落在他脸上,他感到阴阳谷的冬天到了。抬头看看灰灰褐褐的天,他的心也像天上的雪雨一样翻腾起来:自从那次喝酒失控,窑工们简直把他捧若神明,特别是那山东大汉秦明礼,几乎天天晚上拉他一块喝上两盅,那又苦又辣的玩艺,很快拉近了他和他的距离。那汉子说:“索兄弟!我不打听你的来头,反正你不是和我们一样的盲流。如果兄弟看得上我大耳朵,跟我回山东曹州吧!那儿自古出英雄好汉,这是说武;说文么,那儿有天下最多最好看的牡丹花!家里有我吃的,就有你吃的,有我住的窝儿,就有你住的窝儿!你嫂子来信说今年十成年成,到山东吃白面,比在这煤窑里吃煤面强百倍了!”

索泓一连连推却:“谢谢秦大哥,我在阴阳谷习惯了!”

“你到底为啥到这大山旮旯里来的?”大脑壳马小田酒过三盅后问道,“向我们窑哥儿们说说,我们这里边没有去上天奏本的灶王爷!”

“盲流!和你们一样!”索泓一守口如瓶。

他分明看到窑工们火热的目光顿时黯淡了下去,他还是一口咬定是荒山野岭的民校教师,为解决肚饥来的阴阳谷。那些失望的目光曾使他深深内疚,但出于自卫的本能——对老雕抓狡兔的场景记忆犹新,他把心磨砺得如铁。但是,走出窑洞洞口,望见漫天飞舞的雪雨,他难以抑制内心的酸楚之情:他代读过那些窑工家中催归的封封家信,有女儿写给父亲的,有妻子写给丈夫的,有母亲写给儿子的,有弟弟写给哥哥的……每封家书都能勾起他的内心伤痛,使他联想到自己是个无家可归的在逃囚徒。而面前这冷丝丝的雪雨,更加重了飘零者的凄苦,他把牛车赶到煤溜子口,没有先去卸车,就坐在煤溜子旁边的一块长石上,呆呆地望着白茫茫的雪雨。

胡栓打猎回来,蓝瓦瓦的猎枪枪口挑着一对长尾巴山鸡,发现了呆坐的索泓一,便走了过来,劈头问道:

“你想啥心事哩!”

“歇歇脚。”索泓一有气无力地回答。

“是不是那些盲流要回家,你……”

“我不回。”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胡栓掏出一支烟卷塞进嘴角,鼻孔飞出两道烟龙说,“他们一走,大山旮旯想来挖煤的人多的是,你不用发愁没了伙计!”

“是呵!还有这头老牛!”索泓一不露声色地表示着自己的温怒。

“不愿使这头牛,给你换头毛驴!”胡栓说。

“胡队长,牛你倒是不用换,窑里的支柱和通风设备,借着更换窑工的当儿,也必须换一换了!”索泓一想起了倾斜发霉的巷道支柱,认真地向胡栓提出意见,“半年以前,窑工们就为这个找过你,就在这个地方,我也向你汇报过。前几天,挖煤工作面熏倒过两个盲流密工,牛车把他俩拉出洞来,在山坡上躺了半天,才倒上一口气儿来!”

胡栓漫不经心地晃摇着牛脖子上的铃档:“这是你给它买的?”

“是

“心倒是挺善的,像你表姐!”

索泓一不愿和他再谈蔡桂凤的事儿,解开牛肚带,开始往煤溜子口卸煤。胡栓没有像上次在这儿卸煤时那样,帮助索泓一扛起一边的小车车把,而是晃摇着牛脖上的铃铛,自言自语地说道:“真可惜,看上了鸡囗西瓜皮,硬跟定了那个黄土埋了半截的麻老头子!”

索泓一怒火中烧,双手把车把扬起,一车煤块哗啦啦地顺着煤溜子的斜坡,滚向了贮煤场。一股浓黑的粉尘飘飞起来,胡栓赶忙把猎枪往肩上一扛,绕过弥漫在空中的黑色煤尘,朝谷底走去。

索泓一把火气撒在了老牛身上,挥手赏了它一鞭子。

老牛一动不动,鞭子若同拍打在棉花篓上。

索泓一再次扬鞭,在这千分之一秒的霎间,他忽然看见了老牛秃秃的半截尾巴——那是工作面局部瓦斯闹妖,给老牛留下的标记。他不忍心把手中的鞭子再落下去,便颤嗦嗦地收住了手。

“驾——”他吆呼它,哄它进小窑洞口。

老牛仍然不动。

“驾——”

老牛居然从洞口向外倒退了两步。

索泓一正在迷惑不解的当儿,挖煤工作面的连珠炮声响了。一炮,两炮,到第三炮响起的时候,猛然从洞口卷出来飓风般的强大气浪,煤渣、木屑搅拌着巷道积水,一齐扑向牛车,扑向了索泓一。他恍恍惚惚地感觉到牛车被气流吹上了半空,就像童话中的飞车一样,歪歪斜斜地飞向了山谷对面的山坡,他被洞口涌出的强劲的旋风吹了个就地十八滚,头沉重地撞在了煤溜子口的钢板上,他疼痛地喊叫了一声,便失去了知觉。

当他醒来时,已是黄昏时分。窑洞外围满了阴阳谷的乡亲,他们浑浑噩噩地向被坍塌的煤石封死的洞口望着,哭叫着亲人的名字。窑内燃烧未烬,一股呛鼻的焦糊气息,从洞口的缝隙中飘散出来。不用询问,索泓一顿时明白了一切:这是昨天工作面的最后一声炮响,燃着了早已超过饱合状态的瓦斯,瓦斯爆炸引起强台风般的冲击波,一下摧倒了那些东倒西歪的霉烂支柱,于是窖内发生了天崩地裂,大自然瞬息间的惩罚,报废了这口阴阳谷的聚宝盆。

“秦明礼呢?”索泓一突然叫道。

“没能出来。”分不清谁在回答。

“马小田呢?”

“也埋在里边了。”

这时他忧熄地记起了牛车飞向半空,便爬起来寻找那头牛。矬巴汉子告诉他,老牛连同那挂小平车,被洞口涌出的气流吹向了对面山坡上,老牛被摔成了肉饼,小平车成了碎木条条;只有那两只车轱辘没被摔坏,滚到山沟底下的小河叉里去了。

索泓一虽然还戴着柳帽,头上还是撞起一个青包,如果没有钢板焊成的煤溜子挡住了他,他也摔到谷底下听蝈蝈叫去了。想起那些和他朝夕相处的盲流窑工,都被埋在坍塌的小窑里,索泓一两眼潮湿了,因为那一封封催归的家信,字字情,声声盼,曾搅动过他这浪子的愁楚心肠;但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随着瓦斯爆炸时的强光一闪,长着刘备那样一双福寿大耳的秦明礼,以及几十口本乡和盲流窑工,顿时在井下化为灰烬。

胡栓连夜去公社报丧。矮巴汉子挽扶着索泓一,到他家的土炕上养伤。他对着镜子看看自己,头上那个青包不难消肿;可是脸上被飞出洞口的煤石,割破的长长一道口子,却无法填平了。他记得在五十年代看过一部苏联电影(牛虹),电影中的主人公的脸上就有这样一条深邃的疤痕……

他赖以躲避风雨的小煤窑,已经成了一座埋骨的石家,索泓一在两天以后,离开了大山旮旯的阴阳谷。没有人挽留,也没有人送行,这个小小山村沉默得如同被地火烧死、被那些冤枉鬼慑去了灵魂似的。没有鸡啼,没有狗吠,没有了昔日叮咚作响的驮铃之声。

天,灰蒙蒙的。

山,灰蒙蒙的。

盘肠山道弯弯曲曲地像一条蜷卧的蛇。

去哪方?

不知道。

去找谁?

不知道。

走。反正要走。走很远很远的路,直到无尽的尽头。

他那只迎风流泪的眼睛,在山风中泪水滚落而下。

泪水淌下脸颊,那煤石留在他脸上的深邃沟沟,便成了一条水汪汪的小河。

他用袖口胡乱地抹了一把,摘下那顶污黑的柳条帽,站在山之巅峰,向视线下变得模糊了的阴阳谷,久久地默视……

然后,他把柳条帽抛向了大山之谷。

          一九八八年二月二十日(正月初四)

           完稿于北京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阴阳界》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从维熙的作品集,继续阅读从维熙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