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末的爱情》

第11章

作者:陈晓春

“你知道,这案子闹得很大,上上下下都很关注,高检的人都惊动了……"说话的是检察院的郭处长,一个精瘦的中年男子。

梁毅看着他,试探着问:“到底有多大,这案子?"郭处长吸了口烟,猫样的眼睛盯住梁毅,叹息着说:“有可能是近两年来海南最大的一个贪污案!"梁毅皱起眉头, 问:“多少钱?"郭处长叹了口气,说:“这个,我也说不好,案子还在审理中……不过我想,怎么也得有个几千万吧!你想,都是玩钱的。”“告他的,真是他那副手,姓张的?"梁毅看着他,心想:那钱是现在拿出来给他,还呆会再给。

“是他, 听说这小子很有背景,来头也很大。没看这些日子上窜下跳的,花了不少钱,看来是想把人往死里整!"郭处长喝了口酒,夹菜往嘴里送着。

梁毅陪着他把酒杯端起来,送到嘴里呷了一口,看着郭处长,问:“那姓张的,你认识?”“他来找过我,说要给我钱,我没理他。"郭处长说着,用餐巾纸擦着嘴,看着梁毅。

梁毅知道他的用意, 笑了笑,说:“他这么做明明是心虚嘛!听说他是王克强一手提上来的,平时关系也不错,怎么会这样?”"这有什么奇怪的,还不是为那个利字! 你想想看,姓王的一进去,那老总的位置不就是他的了?”郭处长摆出一副很世故地说。

“这我知道,不过这小子也忒狠了些。"梁毅看他那副嘴脸,心想: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鸟,不过得想办法把他拉住,别让拿了钱不办事。

“这种事, 不狠也不行呀。你想想,他这回要是不能把姓王的整死,姓王的牢里出来, 会给他好果子吃?这商场也跟官场一样,你不整死我,我就要整死你。"郭处长很老道地说。

梁毅看着他,心想:他自己大概也是这种心态,听人说这家伙也是很黑的,他能爬到今天这个位置,肯定也整过不少人。跟这种人打交道不能不防一手,要是他拿了钱不给办事,就得让他好看。楚光总说自己心太善,当不好商人,说不得这一回也得黑上一把了。 这么想着,嘴里却叹息着对郭处长说:“可他这一弄不要紧,很多人都要跟着遭殃的。”“有什么办法?法律是无情的嘛。哦,对了,你跟那女老板,到底什么关系?"郭处长说着,把头探过来,盯住他,意味深长地笑着。

“什么关系?不就是合伙人嘛!"梁毅这么说,心里却有些不自在。

“就这些? 我看那女人还真很漂亮,很性感的,是男人见了就想跟她上床的那种女人。 难怪那姓王的对她那么好,肯为她弄钱。"郭处长笑眯眯的,眼睛里带着婬邪的意味。

梁毅听着, 心里感到很舒服,笑了笑,对郭处长说:“别想歪了,她,不象你想的那样。”“那你说还能有哪样,跟你说,这女人什么德性,我一眼就能看出来的。要我说,没准那姓王的就毁在这女人手里。"郭处长叹息着说。

“她是我老板。"梁毅提醒他,心想:这小子也太放肆了,一点面子也不给。

“那又怎么样? 我不知道你和她有没有那种关系,不过作为朋友我得劝告你,这绝对是一滩浑水, 弄不好你也会搅进去的。"郭处长看着梁毅,手放在桌上,几根细长的手指在桌面上有节奏地敲击着。

梁毅有些紧张,看着他,故意做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笑着说:“我怎么啦?他们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是说没关系,可这种事情,说你没关系是没关系,说你有关系就有关系,得看怎么说了!再说,你是公司的总经理,他们之间的事你能一点不知道?"郭处长皱着眉头,冷笑着说。

梁毅看着他, 警觉起来,心想:这小子别是来探我底的?笑了笑说:“生意上的事,有些是我经手办的,那都是合法的,检察院不都已经检过了,我真要有什么问题, 也不能跟你坐在这里了。”"我还是要劝你一句,这种事,离得越远越好。"郭处长说着,抬手理了理光亮的头发。

“我也这么想, 可是你知道,公司里有我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现在公司的帐户都给查封了,我得想办法把我的钱弄出来。再说老板对我也不错,我不能扔下她不管的。 "梁毅嘴里说着,心里却想着怎么把钱给他才好,看来这小子胃口不小,那一万块钱没准会放在眼里,好在这小子很色,晚上找个象样一点的小姐陪陪他,效果会更好,当然那钱也是要给的,但不能白给。

“这种时候,你顾得上讲这个!"郭处长吐出大口烟来,烟雾缭绕中他的脸变得有些模糊不清。

“人嘛, 总得讲点义气,对不对?如果我是那种无情无义的,象那姓张那样,你也不敢这样跟我坐一起了。”梁毅笑着说。

“说的也是。"郭处长连连点头。

梁毅坐着觉得有些难受,便把身子往后仰了仰,靠着椅子后背上,看着郭处长,恳切地说: "我对法律上的事知道很少,今天我来就是想向你请教,看我们老板的事到底会怎么样?有什么办法能救她?”“你真要帮她,先得花大价钱给她请个好律师。"郭处长打着官腔说。

梁毅觉得喉咙口有些发涩, 便喝了口茶,然后对郭处长说:“这没问题,我已经跟人说好了,检察院说这案子还在侦察中,不让律师见面。我想,你能不能帮我找找人?”“我出面找人?这可不方便!"郭处长为难地说。

梁毅看他不肯帮这个忙, 强笑着说:“你要不方便的话,给我引荐一下,我来出面就是了。”"不是我不肯帮忙,你知道,我这身份,总得避点嫌才好,要不然对你们也是不好的!"郭处长说。

“这我明白,对了,你帮我找人,总得要有些开销,这点钱,你先拿着……"梁毅的手伸进皮包里,先按下了里面微型录音机录音键,再把那装钱的信封掏出来,推给对面的郭处长。

“怎么跟我来这个!这钱,我可不能收……"郭处长伸手拦住,嘴里说。

梁毅知道他是赚少, 便笑着说:“你拿着吧,你知道我的帐户都被封了,我手里有些紧……”“也好。不过,如果你真的想把事情办好的话,得多准备点钱。我这样说可是为你作想, 你知道,人家那边是花了大价钱的……"郭处长说着,很熟练地把信封摸起来,揣里衣袋里。

“要说钱, 咱可没法跟人比,人家用的是公款,又是那么大一个公司,要多少有多少。不过,我想,这世上总还有个正道对不对?要是有了钱,就什么事都能办成?那这社会都成什么了?我就信他们能一手遮天,不说别的,在咱们的司法机关,不是还有你这样正直的人在嘛! "梁毅说着,仿佛听到皮包里录音转到的声音,不安地看了看郭处长,很不自在地笑着。

“你放心,我会尽力帮忙的。"郭处长笑着点头,说。

梁毅对郭处长笑着,心里有些不踏实,把皮包从桌上拿起来,放在旁边的椅子上。

梁毅刚关掉录音机,佳佳便看着他,问:“你这是要干嘛?"梁毅把录音带拿出来,翻了佳佳一眼,漫不经心地说:“不干嘛!"说着,拉开床头柜下的抽屉,把录音带放进去。

“你是想将来告他们,说他们贪污受贿?"佳佳说。

“你别瞎猜!不是那么回事。"梁毅说着,突然想起带到北京去的那盘录相带,心想,得找个机会把它毁掉,要让佳佳看到了,大家脸面上都不好看的。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佳佳从床上坐着他,转脸看着他,不解地问。

梁毅笑了笑, 用手摸着她散乱的长发,说:“傻姑娘,别问了,这些破事,你还是不去弄明白的好。 ”“我就是想弄明白,你快说嘛。"佳佳俯下身去,抚摸着他脸,撒着娇。

梁毅苦笑了笑, 说:“你这么聪明的女孩,这还能不明白。这些人都是有权有势,犯不着去惹他们。不过他们都拿了我的钱,我总得防上一手,要不然他们到时候不给我办事怎么办?”“要是他们不帮你忙,你就会告他们?"佳佳瞪大眼睛,问。

梁毅看她那天真的样子, 觉得很可爱,说:“傻姑娘,我真要那么干的话,以后谁还敢跟我打交道!”“那这东西,你留著有什么用?"佳佳看着梁毅,有些困惑。

“不到万不得已, 我是不会去告他们,不过,要是他们不帮忙的话,我也许还能有办法要他们把我的钱给我吐出来。"梁毅冷笑着说。

“你这样子真是很可怕!"佳佳看着他,说。

“怎么可怕了?”梁毅抬眼看她,又想起了那盘录相带,心想那东西留在手里也是没用的,今天就得找机会把她毁掉。佳佳整天呆在这屋里,没准什么时候翻出来看了,那就糟了。

“我真没想到,你会有这么多花花肠子!"佳佳说。

“商场如战场嘛, 这根本不算什么的,不信回去问你爸,他老人家玩的花花肠子肯定比我厉害多了。再说,我也是被逼无奈。你根本不知道那些人,他们拿了你的钱骨头都不吐的,这种事多的是。我现在手头很紧,这点钱还是东拼西凑弄来的,要给人骗了去,那不是太冤枉了,再说,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不提防着点,到时候死到临头了还不知怎么回事。"梁毅说着,激愤起来。

“怎么啦,是不是怕把你拉扯进去?"佳佳担忧地看着他,问。

“不,我不担心这个。"梁毅摇摇头,说。

“要不,我们一起回北京去?"佳佳把手放在他的大腿上,抬眼看他。

梁毅把手放在她后背, 轻轻拍着,说:“要走你走吧,这个时候,我不能丢下她不管。 "佳佳听着皱起眉头,看着他问:“你跟她,到底什么关系?"梁毅抓住她的小手,笑着问:“你说说看,我和她能是什么关系?"佳佳看着他,大眼睛眨巴几下,说:“看你对她这么好,我真是有些吃醋了。”梁毅苦笑了笑,心想:女孩就是女孩, 都这种时候还顾得上吃醋!嘴里却说:“真是傻女孩,也不想想,要是我现在能背叛自己的老板,以后不是同样会背叛你嘛。"佳佳甜甜地笑起来,噘着嘴说:“我可不在乎!"梁毅笑了笑,没心思同她多聊,看看表,想起与黄律师的约会,便拿了手机,抬腿落在地上,站起身来。

“又要出去?"佳佳抬头看他,有些不高兴。

“是,找律师去!"梁毅穿着衣服,说"我跟你一块去?"佳佳坐直了身子,说。

“不。"梁毅把手机揣进衣袋,走出卧室。

梁毅坐在出租车后座上,看着路边一排排的椰子树,想起了牢里的湘雯。皱着眉头盘算一阵,湘雯被抓到现在正好二十天,现在她关在什么地方,没人知道。这些日子,他一直托人打听着,原来有人说是关在区里的看守所,后来又说是转走了,到底怎么回事,谁也说不清楚。

湘雯被抓时,他正好也在场。那时他正在湘雯办公室里同她商量那笔资金的事,那几个穿制服的检察人员从外面走进来时,他就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他强作镇静,问他们要干什么。他们说是检察院的,并向他出示了证件。然后他们就把他撇在一边,径直走到湘雯跟前,说经调查,她涉赚卷入一起巨额贪污案中,他们要带她去接受调查,说着拿出一张纸来,让她在那上面签字。

梁毅傻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事后回想起来,当时湘雯倒是很镇静,她接过那张纸看了看,抬头看着站在他跟前的两位检察官,从他们手里接过笔来,什么也没说,就在那纸上写了起来。

那时梁毅就站在屋子的角落里,隔着两个检察官的背影看着湘雯,湘雯签完字抬头的时候也看见了他,她的目光在他身上凝聚了好一阵,嘴角挤出一丝苦涩的笑意。他感到自己的嘴巴往两边挤了挤,算是对她的回报。作为一个男人,他觉得应该做点什么,于是他迈开步子向她走过去。

“你想干什么?"那个浓眉大眼的检察官转过身来,厉声说。

他愣住了,看着那严厉的检察官,心里一片茫然。

“我有话要跟他说,生意上的事。"他听到湘雯的声音。

两个检察官相互交换了眼色,相互点了点头。

看着两位检察官退到一边,他笑了笑,走到湘雯的跟前,看着她。

“公司里的事都交给你了,我会没事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世纪末的爱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