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末的爱情》

第12章

作者:陈晓春

白雪第一次离去是在深秋一个寒冷的夜晚。那几天来自西北利亚的冷空气聚集在北京的上空,城里的气温骤然下降。天空阴沉沉的,狂风卷起漫天的黄沙,扫落了枯黄的树叶,给这座古老的都城平添了几分阴郁的色调。

那一天楚光正是顶着那样的狂风到白雪工作的宾馆去接她。一路上他使劲踩车,身体前倾着,顶着那一阵阵的狂风形成的阻力。车把上是他为白雪准备的玫瑰花,那是他特意花几十块钱从花店买来的。白雪在农学院是学花卉的,她说她学这个专业就因为喜欢鲜花,毕业后还想过要开花店的。楚光想白雪肯定会很喜欢这礼物的。

那次他偶然听白雪提到她的生日,他对她说到时候他一定要好好为她庆贺一下。白雪当时肯定没在意,但他却牢牢地记在了心里。在这一天临近的日子,他一直在想怎样才能使这一天过得有意义,让白雪感到愉悦,自己也感到满意。奇怪的是直到两天前见面,白雪也没有提到过生日的事。

他决定给她来一个意外的惊喜,为了这惊喜,这两天他一直在谋划着,除了这束代表着他感情的鲜花,他还为她订做了生日蛋糕,他准备在餐馆的小包厢为她举行生日寿宴,然后一起到剧院看话剧《鸟人》,这戏在报上炒得正火,白雪说过几次要去看,却一直没有机会。

楚光骑车在路上走着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吴建国。他在走的那条路正是吴建国不久前走过的,吴建国说为了那女孩,他骑车在那条路上何止走了数百次,总行程都快绕地球好几圈了。吴建国明天还来找过楚光,在他那里喝掉半瓶二锅头酒。看上去他好象已经从那场悲剧的阴影中走出来,脸上也没有了往日的忧郁和悲戚,只是提到那女孩时,神色有些阴冷。后来他终于告诉楚光,那女孩的死其实跟他没有关系,原来她爱上了她的一位老师,她同那老师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他不清楚,不过他知道那老师是有家的。女孩活着的时候,曾经对他说起过这老师,说他风度翩翩,才华横溢,富有幽默感,把班上的女孩全都迷倒了。那时他笑着问她是不是也包括她在内,她笑着说那当然随后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那一口把他所有的疑惑和嫉妒都打消了。那以后不久,他同她在校园里见到一位三十多岁气度不凡的高大男子,女孩见了面便叫他"唐老师",然后很随便同他交谈起来。事先女孩告诉他这就是他听过的那位老师,他听了说他也觉着这男人有太多魅力。女孩当时笑了笑没说什么,看上去却有些不高兴。说起这事,吴建国说现在他真有一种被玩弄的感觉。他一心一意地爱着那女孩,为了她,连舞会都有半年没去了,女孩表面上对他也很不错,却没想到里面还有这么多猫腻。最后他感叹着说,现在的女孩子真是让人捉摸不透。不过知道事情的真相以后,他心里好歹少了些歉疚,那女孩给他心里造成的阴影也就淡了许多。

楚光听着吴建国的叙述,并没感到吃惊。他早就料定那女孩其实是不真心喜欢吴建国的,作为朋友,他很能理解吴建国那种被愚弄的感觉,也很为他抱屈。然而对那女孩他却没有太多的恶感,毕竟,一个女孩子能够为了爱去死,那是很了不得的。那个被爱的老师倒应该感到愧疚,楚光猜想,这家伙不是恶棍也是个懦夫,他使那女孩神魂颠倒,却不肯为她承担责任,甚至在女孩死后也没敢站出来。那女孩也真是糊涂,为了这样的男人去死,实在太不值得。

楚光顶风骑着车,突然觉得自己正在重复着吴建国走过的路。就这条路,他不知道走过多少次了,他在这条道上走过的路或许还不能象吴建国那样用绕地球几个圈来计算,但走过来也是够漫长的了。他对这女孩的关切已经超过了自己,只要有可能,他都想到她工作的宾馆去接她,白雪从来没有向她提过这样的要求,但对他来说,那是一种快乐。白雪在宾馆工作有时要到晚上十点钟才下班,他总是穿过半个北京城到她提前半个小时在宾馆门口等着,然后再穿过另外半个城把她送到她借住的姨妈家里,最后独自横穿整个都城回到自己的宿舍来,那已经是夜里一点了,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叫醒已经进入梦乡看门老头,嘻皮笑脸忍气吞声地承受着老头的白眼和唠叨,而他得到的奖赏是临别的亲吻和含情的注目。

楚光赶到白雪工作的宾馆时离下班时间还有二十分钟,本来四十分钟的路今天去骑了一个小时。象往常一样,他把车放好,自己在旁边站着,不时来回走出几步,抬眼朝宾馆门口观望。这是一座四星级宾馆,白雪说很快要升到五星了。老板是香港人,用的也是外国式的管理。有一次白雪告诉他这里的门卫每天都要对工作人员进行搜查,他听了以后说这不是把你们当贼来防着嘛,你们怎么不提抗议。白雪淡然说这种事提了也没用的,再说谁敢呢!他叹息着无话可说。他一直就不明白,白雪为什么要离开学校到这种地方来?她一个大学生却在这当话务员,也就七八百块钱一个月,还整天那么累,图个什么?那天听自己讲当年当老师的经历,第二天白雪告诉他她梦见自己又回去当老师了,他当时听了很高兴,还鼓励说她是很适合当老师的。可那以后却再没有听她说过要当老师的事。

楚光手里捧着那束鲜花在大门口来回走着,不时抬手看看手表,心情有些急切。他注意到过往行人的目光,不由得低头往自己身上看了看,心想自己这样子一定很傻很可笑。可这有什么呢!想着白雪从他手接过鲜花时的那份惊喜,想着她那脉脉含情的目光,心里充满着喜悦。

看见几个女孩子推了车从门里出来,楚光低头看看表,隔着铁栅栏往门那头瞅着。骑车从他身旁过去的那几个女孩子往他身上看了几眼,他感到有些不自在。他知道她们都是白雪的同事,没准白雪还同她们说到过自己的。看自己这副傻样,没准会在白雪面前说什么的。他这么想着,却不由得笑起来。

白雪的身影终于出现了,楚光微笑地看着她,把鲜花捧在胸前,沿着铁栅栏走过去,眼睛一刻也没放松地盯住从门里走出来的白雪。白雪走到门口却站住了,眼睛往四处看了看,脸上绽开了动人的微笑。楚光以为她看见了自己,微笑着加快了脚步。这时,他看到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高大男子正站在汽车旁向白雪朝手,白雪微笑着,迈出轻快的步子向他走过去。

楚光停住了脚步,觉得自己的身体好象在萎缩着,脑袋里一片空白。他站在那冰冷的铁栅栏后面,看着白雪笑盈盈地走向那高大的男子。那男子微笑着,向她伸出手去,白雪走到他的跟前,拉住他的手,看着他微笑着。那男子变戏法似地从车里拿出一束鲜花来,向白雪递过去。那也是一束玫瑰花,看上去比楚光手里的要大,更好看。白雪微笑着接过过,放在鼻子下闻着,嘴里说着什么。那男子微笑着把车门打开,白雪捧着鲜花坐到了车上。男子转过身,往车的另一边绕去。果然是他!楚光悲叹一声,脑袋里一片混乱,他想走过去,却没有迈动脚步,眼巴巴地看着那男子上了车。

楚光傻了似地站在那里,隔着眼前的铁栅栏,看着那黑色的轿车把白雪带走了,车后面烟筒里冒出的白色烟雾好象是对他的嘲笑。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他苦笑着,不断地问着自己。想着来时的那份喜悦,那份期望,觉得自己很愚蠢,很可笑!那时自己就想要给她来一份惊喜,来以前竟连电话也没给她打,没想到会碰上这种事!不过这样也好,好歹知道了怎么回事,总比什么事都蒙在鼓里强!

“这是武志强,我们家邻居。"那一次白雪也是这样对他介绍那男子的,回想起来当时的情景真与吴建国同女孩老师见面的情景十分相似。那天他和白雪刚从地质礼堂看完电影出来,想找个地方吃晚饭。刚走出路口,一辆轿车在他们旁边停下,接着便听到有人叫白雪。楚光回过头,只见一个高大英武的男子从车上走下来。白雪看见他,便微笑地看着他,抬手招呼着。那男子来到白雪跟前,同她寒喧了一阵,才朝着一旁站着楚光看了一眼,那眼神令楚光很不自在。

白雪向武志强介绍楚光时也没有说是她男朋友,这令楚光多少感到有些沮丧,那时他把这看作是一种女孩的羞涩,没有十分在意。武强说要请他们一起去吃晚饭,楚光本来想要拒绝的,没想到白雪却一口答应下来。

酒席上,武志强一个劲地吹嘘自己生意上的成功,还说他刚发明一种溴氧消毒课剂的产品,市场前景看好,他准备投资一百万搞个工厂专门生产这玩意,不用多久就能火起来,估计赚个几千万没问题。听他那口气,好象那钱都在那里放好了,等着他去取来就是。但楚光很快就探出了他的底细,这是个典型的北京侃爷,说的比做的多,他的经济实力也不象说的那样雄厚,最多也就几十万块,车也是二手的。白雪微笑地看着他,听得很入迷。楚光几次对她使眼色尽快要她离去,她都没看见。

武志强说话时只是看着白雪,偶尔转过脸来对楚光笑上一笑算是对他的照顾,楚光在一旁坐着觉得很无聊,看白雪没有要走的意思,只好耐心陪着。凭感觉,从见到武志强的第一眼起,他就不喜欢这个人。尽管看上去他与白雪很熟,这顿饭又是他做东,本应该对他客气些,但楚光从来都不擅于装扮自己,也不愿委屈自己,这种时候他能做到的也就是保持沉默了。白雪看武志强那眼神却令他不舒服,她好象对他很信任,也许还有点儿崇拜,与她交往这么长时间了,他还从来没见她用这种眼光来看过自己!那时楚光心里真有些发慌了,就想拉着白雪尽快走开。

听武志强问起自己的职业,楚光竟有些不知所措,他知道要是对他说自己搞精神文明研究的,肯定会遭他嘲笑,这种人是很讲实际的,在他们看来,赚钱才是最重要的,而对那些虚无飘渺的东西他们总是不屑一顾。楚光自己也总是觉得自己从事这样的工作是很可悲的事。所以,他犹豫了一阵,告诉他自己在企业的研究所里搞企业战略方面的研究。这么说着,却不由得看白雪一眼,心里有些愧疚。

“研究个啥,这年头赚钱才是最重要的。"武志强摆摆手,不以为然地说。

听他那么说,楚光突然觉得自己又矮下去半截。在这个高大的男人面前,他感到了自己的懦弱。尽管他很看不上这个男人,知道自己与他永远不是在同一条道走的人,可是他不能不承认,这个男人比自己更为强大。这不在于他比自己有钱,也不在他比自己高大英武,而在于他身上表现出的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楚光突然意识到,这种人无论怎样混蛋,在观念和行为方式上比自己更属于这个时代,他们才是这个世界的真正主人。与他们相比,自己是落伍了。可是他并不羡慕他们,在他看来,人是重要的是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即便自己衣袋里的钱不如别人多,也可以比别人活得更潇洒。

晚上他送白雪回家,心里却很郁闷。白雪看出他心绪不好,对他解释说这武志强原来与她家住隔壁,比她大许多,小时候经常带着她出去玩,她一直是把他当大哥来看的。后来他们家搬走了,好几年没有见面,没想今天会在街上碰到,自然格外高兴。她还说武志强是个很好的人,有本事,也乐于帮助别人。楚光知道白雪是怕他吃醋才那么说的,其实那时他并没想白雪同他会有什么,不过从内心说,他是不愿意白雪同这种人搅在一起的。

楚光骑车在路上走着,虽是一路顺风,脚上却不比来时更轻松。无论如何他没想到自己竟会落到这种田地,平时他对自己的眼力总是很自信,对人夸口说一眼就能把人看得入木三分,现在看来自己实在是很愚笨的。与白雪接触了这么久,他突然觉得自己其实并不真正了解她。其实他应该早就知道,她对他的感情实在是很勉强的,有几次他想拥抱她,亲吻她,不是都被她拒绝了?她要是真爱自己,又怎么会这样?或许,他真是太爱这个女孩了,宁愿欺骗自己来寻找一种安慰,或许自己想用自己的真情来打动她,唤起好对自己的爱。他越来越把自己的心维系在她身上,象一个追寻着梦想一样追寻着她,却没想到头来却落得如此的结局。

他也想过,这件事也许并没有什么。她不是说过她把姓武的当做哥哥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世纪末的爱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