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末的爱情》

第13章

作者:陈晓春

阿标带着他的人走了,梁毅看着桌上的密码箱,走过去,把它打开,看着里面那一沓沓码放整齐的钞票,脸上露出了微笑。

密码箱里总共有十六万人民币,刚才阿标要他当面点过的,梁毅本不想这么做,阿标说这是他们干这一行的规矩。这其中并不包括给阿标的四万块钱酬金,那钱早被阿标扣下了,阿标说这也是他干这一行的规矩。

梁毅手里拿了一沓钞票看着,心想别看阿标是黑道上的人物,做起事来还真有讲究的。他能在黑道上立住脚,当上龙头老大,看来也自有一番道理的。都说盗也有道,这回算是领教了。

当初梁毅决定要找阿标,心里其实也是顾虑重重,一来是对他们的底细并不了解,怕下起手来没个轻重;二来他与阿标也不过一面之交,不知道他是否肯出面帮自己摆平这件事。没想到一个电话挂过去,阿标竟还记得他,并答应给他帮忙。

当天晚上,他们就在一个很不起眼的小酒店里见了面。梁毅把情况对阿标说一遍,阿标当即拍着胸脯说办这事没问题,十天之内他一定能把钱弄到手,不过按规矩他得从中提取百分之二十作为酬金。梁毅看他说得那么有把握反而有些不放心,不过他想反正这钱本来就没什么指望要回来的,让他试一试自己也不会损失什么,便一口答应下来,并按他们的规矩立下字据。

从上次与阿标见面到今天,正好是十天,没想到阿标真的把钱带了来。梁毅惊讶地问阿标是怎么干的,阿标很轻描淡写地说,其实也没什么,他先让手下的弟兄给那老板打了电话,没想那小子还挺横,仗着手下有两个会功夫的保镖,说要陪着练练。过了几天,阿标就给他寄了一沓照片,还有那老板的儿子每天的上下学的时间和路线图。第二天老板便派了他的两个保镖去保护他儿子,又过了一天,那两个保镖被人打得送进了医院。这时阿标才给老板打电话,老板二话没说,就让他过去把钱取走。

梁毅听着哈哈大笑,心里觉得有些解恨,这样的事情以前只是在电影里看到过,没想这回自己也找人玩了一把,居然还很成功。看来对付那种无赖,还真得用这种无赖的方式才奏效。不过事后想来却有些后怕,要是那个家伙不答应怎么办?阿标真的会把他儿子给绑架了?他没有向阿标提这个问题,不过他相信阿标是会那样做的。

梁毅伸手把密码箱关上,心想这有钱的感觉还真是不错,以前他对钱其实是不在意的,经历了这段没钱的窘迫之后,他对钱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亲切感。有了这些钱,至少可以帮着湘雯把这场官司打下来。以前听人说打官司要花很多钱,他心里一直没有这个概念,跟着黄律师折腾了这一段,才知道这钱到底是怎么花的。

想起那天同张副庭长见面的情景,梁毅心里很不是滋味。路上他问黄律师送五千够不够,黄律师说这人很关键,又很贪钱,给少了恐怕不行。他当即决定加到一万,黄律师叹了口气,没说什么,不过看当时他脸上的神情,肯定以为他这人太小家子气。殊不知那时他早已是囊中羞涩,就那一万块钱还是临时找人借的。

值得欣慰的是,事情总算在朝好的方向发展。据张庭长说,法院方面认为这个案子证据不充足,有可能要退回检察院去。黄律师说告状的那帮人正急了眼,原来他们以为王克强和湘雯这回都是死定了的,没想到查了半天也没查出太大的问题来,看来他们有些心虚,据说连那个一直在幕后操作的人也沉不住气,亲自跑到海口来了。这些人正上串下跳,花了许多钱不说,还动用了很硬的关系。黄律师说他对这些人的根底是很清楚,不过看来都是很有些来头的,不过总的来说,事情并不象原来想像的那样坏,只要多费点心,赢的希望也不是没有。

梁毅很能听出黄律师话里的意思,他说的费心无非是要花钱,没有钱,再费心也是没有用的。这年头什么事都讲个钱字,没有钱,连法院看门老头也不给你好脸色看。这些日子钱花起来真象流水一样,请律师要花钱,找人取证要花钱,找人打探要花钱,消息到监狱里看湘雯也要花钱打点,更不用说求人帮忙了,官司还没打起来,八九万块钱扔进去了。收他钱的人倒都表示愿意帮忙,看上去好象也都是有些能耐的,梁毅却不敢有太多的指望。

不久前他在法院门口认识一对老夫妇,老头原先是河南一个市里的公安局长、政法委书记,老太太也当过市里的法院副院长,他们的儿子也是被人控告贪污了巨款被抓进去两年多了,还把儿媳女婿也扯了进去,一家人中倒有三人被抓进去过。老太太告诉梁毅,为了打这场官司,他们已花掉了一百六十多万块,他们的儿子却在几天前被判了死刑。眼下他们正申请上诉,要是能把儿子的命保住,那就算是万幸了。老头则愤愤不平地说,想不到自己干了一辈子公安,到头来却栽到那些刚刚出道的小年轻人手里。这些小年轻也真是忒黑了点,要起钱来什么口都敢开,个个拍胸脯说你儿子的事就包在我手上,就算不能把他弄出来,要保住他的命是没问题的,没准还能来个无罪释放。听他们说话那口气,就好象那法院是他们家开的。他们老俩口儿当时也看出了这些人靠不住,无奈救儿心切,就只好把他们的话当救命稻草了。事到如今去找他们,却又一个个都不认账了,更不敢指他们把钱退回来了。

梁毅觉得自己眼下的心态其实也跟老俩口儿求人时相近似,每次去找人,面对着那一张张陌生贪婪的面孔,他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不管他喜欢还是不喜欢,就是那些人掌握着湘雯的命运,在某种程度上也掌握着他的命运。不过与那对老夫妇不同的是,他的钱是不会白花的,拿我的钱,就得给我办事,要不然,他们怎么吃进去的,就得让他们怎么吐出来。他们要来玩邪的歪的,那就陪他们玩玩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梁毅把密码箱锁好,正想把它藏在什么地方,手机响了,是贺总,刚刚让阿标讨钱回来的那位!梁毅板住了脸孔,准备与他交锋,没想到人家的口气还很温和,说这笔钱拖了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不过也是没有办法,这两年海南经济萧条,生意不好做,大家日子都不好过,那钱还是找人借的高利贷。他知道他眼下的处境,说什么也得把这钱给还了,这样心里也就踏实了,以前有什么对不起的地方,请多多海涵。梁毅听着,嘴角流露出冰冷的笑意,看来这小子真让阿标给吓住了!钱到手了,也不想跟他计较,便说没什么,既然钱还了,他们还是朋友嘛,以前的事我不会计较的。

放下手机,梁毅喘了口气,苦笑了笑,心想:这小子真他妈的孬种,几天前还那么横,还没动真格的,就把他吓成这样,看来阿标这人还真是很有办法,以后得找机会好好交交这个朋友才是。

梁毅想了想,拨通了黄律师的电话,黄律师说呆会儿他要去看守所看看湘雯,有些事情得找她核实一下,问他是否能跟他一起去。他想了想说,我跟人有个约会,去不了了。上次湘雯要的那些东西我都给她准备好了,要不我这就给你送过去?黄律师说不用了,呆会儿我到你那里取就是,反正也要从你那里经过的。

梁毅把手机揣进衣袋里,看了看桌上的密码箱,心想这钱的事最好先别让黄律师知道,不过人家的代理费也该给齐了,在律师里头,这人总的说来还算正派,办起事来也很得力。这么想着,他把密码箱放进壁橱里锁好,收拾着东西,等候黄律师到来。

同湘雯见面的那个下午,梁毅的心情就象那几天海口的天气那样郁闷。跟随黄律师在阴暗的过道里走着,心似乎悬在了半空,气憋在胸口上,喘息也变得有些沉重,神志也越来越恍惚。时而想着见了湘雯会是什么样子,时而又想见了她该说些什么。越想心绪越乱,心情也变得紧张起来。

在会见室里等候着,梁毅觉得自己的心弦绷得很紧。四面黑色的围墙把这小小的房间紧紧箍住,也好象箍住了他整个的身体,令他有些喘不过气来。一缕光线从那安着铁栏杆的窗口射进来,正好映在屋中央的桌子上,算是给这黑暗的房间带来些亮色。屋里的空气却是沉闷的,似乎带着某些发霉的气味。

梁毅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眼睛盯住那扇沉重的铁门。刚才他们就是从那扇铁门进来的,呆会儿湘雯也会在那里出现。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湘雯会有很大的改变,而这改变却是他害怕见到的。

听到由远而近的脚步声,他知道那是湘雯,刚刚落下去的心又提了上来。看着湘雯的身影缓缓出现在那沉重的铁门的外边,他不由得站起身来,咽下去一口唾液,咧开嘴挤出些笑意来。

湘雯娇小的身影伫立在阴冷的门框底下,在地上那一片清淡的亮色中出现一个缩短了的人影。看上去湘雯的的穿着打扮与入狱那天没什么不同,而给梁毅带来的却完全是另外一种感觉。她身上穿的红色的衬衫和黑色的套裙本来是很名贵的,而今却褪掉了华丽的色泽,脏乎乎皱巴巴的,头发也有些散乱。室内光线幽暗,看不清她的表情,脸色却是苍白的,没有光泽,目光也有些呆滞。梁毅看着她,心底里生出一片怜悯来,这个高贵的女人,这个聪明而要强的女人,才两个来月的功夫,竟会变成这等模样!

湘雯往前走两步,来到他的跟前站住,抬眼看他,说一句:“你来了!"梁毅觉得她的声音有些冷漠,看着她很不自然地笑了笑,说:“我早就要来的,他们不让。”“咣当"一声, 那道沉重的铁门被关上了,小铁窗上露着刚刚把湘雯押送来那位武警年轻而冷峻的脸。

梁毅把黄律师介绍给湘雯,湘雯对黄律师微笑着点点头,打量着他。

“您坐吧!"黄律师用手往旁边的桌子指着,开始履行自己的角色。

湘雯在桌子旁坐下来,顺手拢了拢散乱的头发。梁毅看着,觉得她的姿势很优雅很好看。

“起诉书,看过了?”黄律师翻开黑皮包,从里面拿出几张纸来,问。

“看过了,昨天给的我。"湘雯说。

“你,怎么想?"黄律师看着湘雯,问。

“我心里很乱,不知道怎么回事。"湘雯说着,瞅着梁毅,求助似的。

梁毅看着她, 恳切地说:“没关系,你怎么想就怎么说,我们会帮你的。”“说吧,要不然谁也没法帮你。"黄律师也说。

“我和老王,是清白的,生意上也是,这个,他也是知道的。"湘雯说着,用手指了指梁毅。

“这些情况,我都黄律师说了,不然他也不会接这个案子。"梁毅说。

黄律师把起诉书打开放在桌上, 对湘雯说:“那好吧,你看这起诉书上说的这些, 哪些是不真实,实际情况又是怎么样的,看你能提供些什么证据,好吗?”湘雯看看梁毅,对黄律师点头。

借助小铁窗斜照下来的那柱光线,梁毅仔细打量湘雯。眼前的情景似乎给他以虚幻的感觉,恍惚间难以辩别这女人的真实性。幽暗的光线下那张脸显得那样憔悴,额头上和眼角处不知何时生了许多细密的皱纹来,看上去竟比原来老了七八岁。大脑的反应也远不如原来敏捷,对黄律师的提问,往往好一阵反应不过来,说起话来也语无伦次,与平日的快言快语大不相同。

“他们要我承认和老王有那种关系, 说他给了我很多钱,要我揭发他,说我说就没事,可我总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嘛,再说我欠他已经够多了,在这节骨眼上,哪能存了心去害他!"湘雯说着,情绪有些激动。

黄律师抬眼看了看门外站着的警察, 对湘雯说:“法律是讲究事实的,是怎么样就怎么样,该说的就说,不该说的就别说,要不然的话,害了别人,也会害了自己。"湘雯叹了口气,没说话。

黄律师扭头看看梁毅, 说:“那就这样吧。"梁毅点头,转过脸问湘雯:“还有事吗? "湘雯想了想,对黄律师说:“我想,跟梁毅说几句话。"黄律师与梁毅交换一下眼色,说:“那好吧,我到外面去。"说着,收拾起桌上的东西,对湘雯微笑了笑,起身往外走着。

梁毅看黄律师走了出去,那道沉重的铁门关了起来,不知为什么,心情竟有些紧张不安。他看着湘雯,很不自然地笑着,问:“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世纪末的爱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