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末的爱情》

第03章

作者:陈晓春

手里捧着一杯咖啡,直瞪瞪地看着电脑屏幕,心境却不如往常那样宁静。今天是周末,等中午管收发的女人把报纸送来,或许就能看到自己的"大作"了。尽管那帮他登广告的中年人说过可能要到下星期才能登出来,但他觉得自己不用等那么长的时间。

这件事本身似乎带着某种黑色幽默的成份,想起来不由得要苦笑几声,内心里却有着十二分的认真,所以总爱以一种自我解嘲的方式来为自己解脱,甚至成心要把自己的行为看作对整个社会的宣战,从而把自己想得有些高大。

他对自己说,对这种事情不必太认真,权当是一场无聊的游戏而已,却也止不住内心那份希望的潜滋暗长,以致到了难以控制的地步。

除了代他收信的小老乡杨羊,连刘博和米雪他也没告诉。倒不是不信任他们,也不是怕他们笑话。他心里老有这么一种感觉,似乎让他们知道了事情成功的可能性就要减少,甚至完全葬送这次伟大爱情计划。上两次不都是刘博在那里帮着策划,结果却没有什么两样。这想法让他们知道肯定会不高兴,他们对自己向来是关切的,他也经常为自己竟会有这样的想法而感到愧疚。

一个月以内这场计划就会有分晓,想起来心情却有些紧张。要是失败了怎么办?不管那份广告写得多么精彩,可是这年头谁愿意把自己的终生托付给一个其貌不扬的穷光蛋呢?

尽管在那份不同凡响的广告词里他有意把自己说成是一个超凡脱俗的穷光蛋,细心琢磨却肯定能发现其中的破绽。一个月薪八百块钱的硕士生,再穷又能穷到哪去?留下这么一个破绽也是别有一番用意,但愿有人能够领会到。

“管他妈的!"他叹了口气,脸上却浮出一丝笑意来。

“开会的事,你知道吗?”住对面的哲学博士罗凡推门进来,问他。

“什么会?"他看着罗凡,奇怪地问。

“听说总公司那边来了人,要传达什么文件,可能跟这公司的前途有关。"罗凡说着,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

“什么前途不前途的,干脆解散算了,反正也不干好事。"他说。

“这公司也快完了,很多人都在找单位想调走。"罗凡看着他,说。

“这叫树倒猢狲散,有什么办法?"他苦笑说。

“说实在的,我还真不愿意它这么快就倒下来。这地方对我来说倒没什么坏处,每一个给八九百块钱, 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罗凡说。他是去年分配来的,所学的中国哲学史专业属于曲高和寡之类,说来高深却毫无用处,好不容易有这么个安身之地,自然不想失去。

“好日子不会再有了!"他叹息着,对眼下这种闲散自由的生活也不无留恋。这年头要找这种舒适的单位也怕不容易,每月七八百块钱的工资,只需花半天一天的功夫写一篇相当中学生作文的狗屁文字,余下的时间都是自己的,是否来上班也没人过问。他早说过,在这公司里最贡献最有价值的是那烧锅炉的老头,其余人都在制造文字垃圾。说到自己,唯一的安慰是写了那本书!

“听人说,这单位要撤消,你看会吗?”罗凡对公司的人情世故全然不知,又少与他人来往,对他却十分信赖。

“这单位本来就是周老爷子办起来的, 这些年又没干什么好事,周老爷子这一倒台, 真很难说……"他说着,也有几分担忧。他知道自己迟早要离开这里,可为了把书写完,还来不及考虑调动的事。

“倒了也好,我们有什么可怕的?好歹还有张文凭……"罗凡笑着说,仿佛要给自己寻找某种安慰,语气中却显得不那么自信。

“走,开会去!"他看看表,说。

电话里姚总的声音同在海南见他时很不一样,有意拖长的腔调使他的音色变得有些古怪。他告诉他是从海南来的,他却把他当成了"魏总",没办法他只好向他通报了自己的全名,并提到他们在海南见面的事以唤起他的回忆,好在这老头记忆力不算坏,十万块钱的银行帐户也毕竟不是一笔小数目。"哦,你是小梁!"恍然大悟过后,加快了语调,声音里也有了些热情。

他强忍内心的厌恶同他周旋,以图恢复时间消磨的记忆,对方说话却很谨慎,提出要请他吃顿晚饭,也被推说有事回绝了。他觉出事情有几分不妙,心不由得往下沉着。

“明天再联系吧!"姚总说着,挂上了电话。

明天就明天吧,他冷笑着,心想。

他打着哈欠,并不想从床上起来。想起那盘录像带里见到的情景,嘴角浮出恶意的冷笑。真没想到这老头懂得那么多花样,还有那样充沛的精力。看他选中那叫莎莎的大屁股女人,还偷偷地笑他自不量力。事后莎莎说这老家伙床上功夫厉害,把她弄得要死要活的。他以为莎莎这样说只是为了讨好自己,好再敲自己一把。湘雯把录像带给自己看过以后,才知道果真那么回事。录像带的事湘雯一直没有告诉过自己,她说她是花了一万块钱才把它弄到手的。他知道她同那饭店的老板也是有过一腿的,便问她自己那天的行动是不是也在监督之列。湘雯笑了笑说,对你我犯得着费这劲吗?那盘录像带就放在自己的保密箱里,湘雯说如果那家伙要变挂就把这带子交给他。他对她这做法很有些不以为然,湘雯却笑他还没有完全脱离书生气。这叫以恶制恶,你懂吗!湘雯说这话时眼睛里闪动着恶意。他知道她又想到了过去受屈侮的那件事。她说过那次受骗以后她已不相信任何人,尤其是男人。当然你是个例外,她用手拍着他的大腿说。其实他知道她对自己也不是完全信任的,自己这付德性也值得她信任,至少在感情上是如此。即便她对所有男人都怀着恶意,但她却一天也离不开男人。谁也说不清有多少男人同她睡过,据说她养着两个年轻的面首。她那些古怪的行为甚至令他感到困惑,她却说在同男人的关系上,用金钱来维系其实更为简单,既能满足慾望,又不用投入感情。她这话着实使他生气,至少他还不是那样来看待他们之间的关系的。于是她便摆出一付大姐姐的姿态来哄他,他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却也没有办法。

动身前湘雯说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动用那盘录像带,即便要用也得事先同她通过电话。他开玩笑说这做法以前只是在电影里见到过,自己扮演的角色就好象一个黑社会的老大,其实他心里根本就不想用它。倒不是对那老头有什么怜悯,而是对这事本身感到厌恶。

“这么早就醒来了?”他转过脸来对身旁那睡眼惺松的女人笑了笑,女人也抿嘴笑着,把脸靠在他的臂弯里。他用手抚摸着那张年轻的脸,竟觉得有几分清纯,与昨晚同他谈价钱那付精明老练和床上的疯狂全然不是一回事。她是在他百无聊赖的时候来敲门的,见到她的那一刻便知道她的来意。这样的事情要南方没少经历过,但在北京却还是第一次。女孩同他谈到那事的时候十分坦然,既不紧张也不忸怩。他开始只是想同她调侃一番,借以消解内心的寂寞,没过多久却改变主意请她留下来。

“你是这饭店的?服务员?"他用手把她脸上的散发撩开,问。

“也算是吧。"女孩笑了笑,说。

“是大学生?"他看着她的脸,微笑着。

“你怎么知道?"女孩不解地看着他。

“这还能看不出来?"他有意同她买着关子,捏住一撮细软的头发在手里轻轻摩挲着。

“那你呢?你是干什么的?是做生意的?老板?"女孩仰着脸看他,问。

“你说是干什么的就干什么的吧。"他说。

“让我留下来陪你好吗?”女孩轻声地说着,手在他的胸前摩挲着,往大腿间滑下去。

他没有动弹,笑着说:“我可没那么多钱!”“不要你钱……"女孩说着,手上更有些肆无忌惮。

他不得不把她的手移开, 问:“为什么?”“和你在一起,我很快活……真的,再说……你同别人不一样!”女孩说。

“有什么不一样?”他问。

“我们这种人在社会上是被人看不起的, 那些臭男人……需要我们来满足他们的性慾,在内心里却看不起我们,说我们是堕落的女人,是社会渣滓……我碰到一个搞伦理学的学者,在大学时我还听过他的讲演,对他还有几分敬重。有一次我在饭店里碰上他,陪了他一晚……想不到那看上去道貌岸然的家伙却整个一个性变态,那付丑态……现在想起来还感到恶心!事后,我告诉他我曾经是他的学生……前不久我看到他在报上发的一篇论文,谈的就是妓女问题,还谈到了我,没点名。说什么现在的大学生受西方思想的影响,没有伦理道德的约束,走向堕落,诸如此类。妈的, 想起来真是恶心透了!”“这种人很多……我也不比他们好!"他苦笑着说,心里确实也有几分愧疚。

女孩也笑了起来, 说:“你可能是个很坏的人,但至少不那么虚伪……从见你那一刻,我就感觉出来了。你没有用别人那样的眼光来看我,你眼睛里没有那种鄙视的神态……”“我有什么资格鄙视你?我比你更堕落更无耻,至少在某些人看来是这样……说到底,我们是一丘之貉,谁也没法鄙视谁!"他苦笑着说。

“你这样说, 我真的很高兴,可别人也未见得比我们好多少。干这一行,好就好在都是每个人都是赤躶躶的,从肉体到灵魂。那些看上去道貌岸然的男人们,到了床上什么丑态都出来了……那才是他们的本性! "女孩脑袋靠床沿坐着,一动不动。

他听着竟有些不安,这女孩看上去这么年轻这么单纯,这番话却说得有些分量,显示出与同类女孩不同的气质来。她话里似乎含着某种怨恨,是对着男人来的,显然也包括自己在内。她的话也不无道理,上了床人也就恢复了自己的本性。那么,在她眼里自己又是什么东西?还有父亲……那丑陋的一幕又能说明什么?

“我给你看一样东西……"女孩说着侧过身去从床头柜上拿起自己的小包,从里面翻出几张纸来,递给他。

他接过来看, 竟是几张饭店就餐用的发票,便问:“这是干什么?”“有人需要这个,可以拿回去报销的……你要吗?”女孩看着他,似乎带着某种嘲笑的意味。

他苦笑了笑,说:“可惜,没人会给我报销。"女孩笑了笑,把发票重新塞进包里。

“这些话,你是不是对别的客人也说过?"他侧脸看着她,问。

“怎么会? 说实在的,我是第一次说这些话,做生意嘛,哪有那么多可说。都是拿了钱就走人……"女孩依偎他身上,说。

“那你为什么要对我说?"他用手把她的脑袋转过来,使她面对自己。

“我也不知道,或许你这个人看上去并那么坏!"女孩说着,竟笑了起来。

“那你就错了,告诉你,我可是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小心我会吃了你……"他瞪着眼,故意做出一付可怕的模样,把她的脑袋推过来。

“那你就吃了好了……"女孩翻过身,爬在他上面,咯咯笑起来。

正闹着, 电话铃响起来。他还没反应过来,女孩伸手把话筒拿起来:“喂,你找谁? "然后把话筒递给他,做了个鬼脸,说:“是女的……找你!"他心里正为她的冒失感到恼火,听到湘雯的声音,反而定下心来,湘雯是不会为这种事责怪自己的。然而湘雯的语气却似乎比平时泠淡,她询问了这边的情况,他如实地对她说了。她想了想后说,主要还是要把那老头抓稳,据说海南还有别的几家在打这主意,那个什么"魏总",没准就是。所以一定要想办法,不行的话就把那盘录像带用上,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

“她是谁?你夫人?"女孩看着他,脸绷得有些紧。

“不,是老板。"他说。

“她会怪你吗?”女孩问。

“怪我什么?有什么可怪的?我这德性她早知道。"他故作轻松地笑着,其实他听出来湘雯的情绪并不好,对自己态度也很冷淡。

女孩似乎松了口气,说:“那我就放心了。”

走进会议室便感受到那沉闷的气氛,几双眼睛向他瞄过来,他没心去理会,见对面角落没什么人,便径直走过去。

会议还没开始,四处却坐满了人。个个板着面孔,神情严肃。中间椭圆形会议桌周围坐着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世纪末的爱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