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末的爱情》

第07章

作者:陈晓春

湘雯把菜端上来,对梁毅笑了笑,说一声:“就好,先倒酒吧。"说完,又转身往厨房里去了。

梁毅看着她的背影,笑了笑,心想:女人还就这个时候最可爱!

桌上摆着几盘菜,都是湘雯亲手炒的。楚光老说湖南妹子能干,又都能炒一手好菜,认识湘雯后他才真信。楚光总是自吹自擂,说他会炒菜,要跟湘雯比,实在差得太远。不过湘雯很不轻易下厨房,当老板的女人,整天忙得团团转,哪有那份闲功夫!

别人都把湘雯看作事业型的女人,梁毅却更喜欢她刚才系着围裙在锅台前忙忙碌碌的样子,那更接近她的本性。他在旁边帮她打着下手,摘菜,剥葱,切蒜,边干着活边看她,她把他呼来唤去,还得忍受呛人的辣椒味,那情形却令他感到几分家庭的温馨。

梁毅倒好了酒,见湘雯端着一大碗汤从厨房里走出来,便想过去帮她。她却摇着头,说:“不用!"说着,小心翼翼地走到餐桌前,把汤碗放在桌上,轻轻地喘口气,微笑着看看梁毅。

“就几个菜,随便吃吧。"湘雯说着,解下围裙,在对面坐下来。

“这就好!"梁毅微笑着,拿了筷子,夹了块腊肉放进嘴里,慢慢嚼动着,品味着其中的滋味。

湘雯笑了笑,突然想起什么,问梁毅:“你喜欢喝湖南米酒吗?”"米酒?有吗?”梁毅看着湘雯, 似乎很感兴趣。其实他从来没有喝过湖南的米酒,只是在学校时听楚光说起过。那是一种用糯米做的酒,先把糯米蒸熟,放上酒葯让它发酵,再倒进高浓度的白酒,喝起来很甜,却有后劲,很容易醉倒。

湘雯抱来一个大玻璃坛子,里面装着米黄色的液体,稠稠的,盖子打开,一股淳朴的酒香味飘进梁毅的鼻子里,他不由得噘了嘴往里吸着,说:“噢,真香!"湘雯笑着解释说,这种酒都是自家酿的,前不久一个亲戚特意从家乡给她带了两坛子过来,她一直没舍得拿出来给人喝。

“这么说,我真是有福气!"梁毅说着,端着酒杯,准备倒酒。

“喝这酒,得用大碗!"湘雯笑着说,很有些男人的豪气。

梁毅拿来两只碗,湘雯便抱着酒坛子往碗里倒着酒。梁毅看她倒酒的样子,觉得她象个酒店里的老板娘。

湘雯放下酒坛子,抬手理了理头发,对梁毅笑着坐下来。

梁毅看着她,觉得这女人还是淡妆好看。这娇小的女人真是别有风韵,三十五六岁的女人,胳膊还是浑圆的,白白的,看上去藕一样白嫩,rǔ房也是滚圆的。刚才抬手时,没看见她胳膊底下的腋毛,显然是剃掉了。

“喝吧!"湘雯举起大碗,微笑地看着他。

他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端起碗,看看湘雯,埋头喝一口,只觉得一股香甜的液体在咽喉处融化掉,从胸中沁入心脾。

“怎么样?”湘雯看着他,脸上有些发红。

“不错!"梁毅放下碗,觉得手里有些粘糊,便用手搓了搓。

“尝尝看,都是特意为你做的。"湘雯说着,用筷子夹了几块腊肉放进他的小碗。

梁毅笑了笑,夹了菜放进嘴里,看湘雯时,她正看着他吃,那眼光带着一种母性的温柔,使他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多吃点!"每次从学校回到家里,母亲也总要给他做几样他喜欢吃的菜,一个劲劝他多吃。母亲也这样看他,忧郁的眼睛里充满着慈爱。

“你怎么啦?"湘雯看着他,似乎有些奇怪。

“噢,菜太辣!"梁毅说着,张嘴哈着气。

“我给你倒杯水,把嘴唰唰!"湘雯说着便站起身来,拿了杯子去给他倒水。

母亲临死前,他一直守侯在身旁,母亲昏迷时总是叫喊着他的名字,醒来看他时眼睛里含着深深的忧郁,他感觉到母亲有话要对他说,但母亲什么也没说,只是忧郁地看着他,终于闭上了眼睛。

“给你!"湘雯端水过来,递给他。

梁毅接过来,喝了几口,嘴里的辣味略微缓解了些,不好意思地对湘雯笑笑。

“这不辣,吃这个吧。"湘雯把两盘素菜推到他跟前,说。

在湘雯的眼光注视下,梁毅似乎觉得自己的身体在缩小着。这个娇小的女人为什么总是用这样的眼光来看他?好象他还是个不懂事的毛孩子。奇怪的是他对她的这母性般的关切并不反感,反而坦然接受了下来。这已经成了习惯,想反抗也没用的。这时候她更象是他的姐姐或母亲,而不是情人。甚至在同她在做爱时,心里总好象有种犯罪的感觉,就好象这是一种乱伦关系。这种感觉阻碍了他,使他有好几次都不能成功。

“别紧张,再试一次!"湘雯脸上带着微笑,用手引导着他。别人都说湘雯在床上绝对是疯狂的,她对他却很温存,很耐心,她似乎并不看重他们之间的性关系。她同他做爱就象在对他施舍什么,这对他那男人的自尊是很大的伤害。

当他沮丧地从她身上翻下去的时候,心里空落落的,作为一个男人,他从来没有那样窝囊过。他躺在她身旁,好久不说话,也没有勇气去看湘雯。湘雯却不以为意,抓住他的手握着,微笑着看着他,说一些安慰的话。这使他更难过,总觉得对不起这女人。

“你在想什么?"湘雯盯住他,问。

他红了脸,不好意思地笑着:“没想什么!”“干一杯!"湘雯端着大碗,看着他。

“都喝了?”梁毅看着碗里的酒,有些犹豫。

“喝不了就别喝。"湘雯说着,端起碗来,仰着脖子大口喝起来。

梁毅看着她,觉得她喝酒的样子有些不雅观,却很可爱。没等她喝完,便也端了大碗一口气喝下去。一大碗酒咕嘟咕嘟地灌进肚子里,只觉得身体有些发热,头脑也有些晕乎,胸中却激荡着一股男人的豪气。

“看,都喝了!"湘雯把碗翻过来给他看,脸红红的,带着醉人的微笑。

梁毅定了定神,学她的样把碗翻过来,微微一笑,把酒坛子搬过来,往碗里倒着酒。

湘雯把菜夹到他的碗里, 说:“多吃菜!"他看着湘雯,笑着:“难得看你这么尽兴,有什么好事情?”“我女儿要来了!"湘雯咧嘴笑着,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

提到女儿,湘雯总是这神态,给人的感觉似乎女儿才是她的一切。梁毅看着难免有几分妒忌,便想办设法把话题转移开去。这做法实在过于冷酷,那孩子是湘雯最大的快乐,是没有什么能够代替的。湘雯总说她自己已经没什么想头了,她活着只是为了孩子,她挣钱就是想让孩子将来活得好一点。每回听她这么说,梁毅总有一种悲凉的感觉。

“看,这是我女儿的照片,刚寄来的。"湘雯把照片递给梁毅,说。

梁毅接过照片看着,里面的小女孩是他早就熟悉的,湘雯的办公室和卧室里都摆放着她的照片。这的确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姑娘,看上去很象湘雯,尤其是那双眼睛,似乎含着淡淡的忧郁。

“就她一人过来?"梁毅把照片还给湘雯,问。

“不,和她父亲一块。"湘雯叹息着,把照片放在桌上,神色有些黯淡。

梁毅默默地看着湘雯,不知该说什么。

“他要来这开会,是我要他把孩子带来的。"湘雯解释说。

梁毅叹息着,把碗举起来,对湘雯说:“喝酒吧。”

那一天也是喝过酒以后,他和湘雯一起来到海边。那时岛上刚刚刮过一场台风,天色阴沉沉的,沙滩上人很少。他们赤着脚,在沙滩上走着,看着海上黑色的波浪咆哮着,冲击着岸边的礁石。

他们喝了很多酒,那是梁毅第一次知道湘雯很能喝酒。湘雯的脸红红的,情绪却有些低落,本来他们说好要下海游泳的,到了海边,湘雯却改变了主意。后来他们在沙滩上坐下来,湘雯看着那黑色的大海,好久没有说话。

梁毅陪她坐着,似乎感觉到了这女人内心的那份沉重。那时他同她认识还没多久,她对他还是陌生的。他猜不透她在想些什么,只是从她那忧郁的眼神里看出她有什么心事。

在难熬的等待中,湘雯终于叹息着说了话。那是她第一次对他谈起她的女儿,那时他才知道上次她离开海南原来是回北京去看女儿的,那是她到海南三年后第一次回北京。她带了很多礼物到幼儿园找女儿,见到女儿时,女儿却用陌生的眼光来看她。她以为女儿已经认不出她,便说自己是妈妈。女儿疑惑地看着她,往后退缩着。她不顾一切上前把女儿抱住,女儿却在她怀里挣扎着大哭起来。

“那畜生, 是他对女儿说我死了。这个虚伪的男人,他夺走了我的女儿,还要夺走我对女儿的爱!"说这话时,湘雯眼睛里充满着憎恶。

梁毅看着身边这位娇小美丽的女人,没有说话。湘雯叹息着,面对着黑色的大海,对他说起了那个男人,说起了那段伤心的往事。

湘雯说,她和他是在大学时相爱的。那时她还是大学三年级的学生,天真,幼稚,对生活充满幻想。而他是中文系的研究生,国内颇有名气的青年作家,高大挺拨,年轻英俊,是女生们私下里经常谈论的人物。她本来是学法律的,与文学搭不上边,当时追她的男孩却是个文学爱好者,愣拉着他去参加什么文学沙龙。在那里她第一次认识了这个顶顶有名的大才子。

“这也算是缘份吧。"湘雯叹息着说。但她也承认,他的确是很有魅力的,尤其对她那种年龄的女孩来说。他是那样一种男人,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引起别人的注意。他有一张女孩子喜欢的英俊的脸,眼睛里忧郁的神态使他很能扮演多情王子的角色,那张能说会道的嘴,配上脸上丰富的表情,加上他在文坛上如日东升的名气,是很能打动女孩心的。他无疑是那次文学沙龙的主角,不,也许应该说那次沙龙就是专门为他才开的。在众人的注目下,他大谈文学,大谈艺术和哲学,大谈海德格尔和萨特,很快把所有的人都吸引过来。湘雯夹在人群中看着他,听他说话,他说的那些文学呀哲学呀什么的,她其实并没有听懂多少,可在她眼里,他是那么自信,那么有学问,那么与众不同,难怪别人都把他看作大才子!

那个追求她的男孩没有觉察到她内心的变化,不断在她耳边用赞赏的口吻谈到他。那男孩本来也是很狂妄的,对这个大才子却推崇备至,他带她来的目的也是想让她认识他,让她知道自己竟有这么好的朋友!正是他把她带到他跟前去的,他把她说成是他的崇拜者,其实她当时还没有读过他的任何作品,当时她却没有去纠正男孩子的错误。当他微笑着看她的时候,她的心狂乱地跳着。他那眼光在她身上停留一会儿便移开了,这令她很失望,她甚至想赌气离开他,却没法挪动脚步,好象他身上有什么东西把她牢牢吸住了。她在那追求他的男孩身边站着,听他们谈话,眼睛却总停留在他的身上。跟他一比,那追求他的男孩顿时变得黯然失色。这男孩对她一往情深,他追她已经两年了,他的诚心已经打动了她。这时她却后悔了,她怎么能爱上这样的男人?是的,他太平庸了,太缺乏诗意了,跟他在一起,生活能有什么色彩!她那么想着,渐渐离那男孩子远了,分手的时候她当着他面谢绝了那男孩送她回寝室的好意。

这位后来成为她丈夫的男人就这样走进了她的心,那天晚上她是带着美好的幻想进入梦乡的。第二天,她便到图书馆去找那些的登有他作品的刊物,一篇篇读着,心里暖融融的。不,她不是在读作品,也是在读他这个人,她要了解他,深入到他灵魂的深处!噢,他果然没有让她失望,他的确是很有才华的。那时候人们都还在谈论各种各样的现代主义文学,谈论加西亚-马尔克斯和魔幻现实主义,谈论昆德拉的小说,谈论文学的终极关怀所有这些,早就可以在他作品里感觉到。生活变形为一种怪涎,人物成为没有个性的象征,各种鬼怪故事与现实交织在一起构成魔幻的意境,整个事故被一种孤独的忧郁感笼罩着,全新叙事结构,全新的叙事方式,甚至还有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性描写,都充满着对传统的反叛,蕴含着咄咄逼人的才气。那是一个躁动的年代,压抑太久的青年人大多对怀着叛逆心态,他们对那种循规蹈矩缺乏个性外久已厌倦,对传统的反叛成为时尚,一切偏激的思想和行为都能得到赞赏。湘雯作为那个时代的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世纪末的爱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