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末的爱情》

第08章

作者:陈晓春

楚光总想,人活一世,没被爱过固然不幸,更可悲的却是不曾爱过的人。为爱人所爱,固然会赶到幸福和满足,为自己不爱的人所爱,则会感到憎恶。曾经爱过,哪怕得不到回报,总比那些不曾爱过的人要幸福的多。

在楚光的生活中,从来不曾有过他所期望的那种爱情,他总是在不断地爱着别人,却从没有被人真正爱过,但他从不懊悔,也很少抱怨。他是那种很能够随遇而安的人,只顾耕耘,并不看重收获。在内心深处他总有一种根深蒂固的思想,以为自己本来就是为爱而生的。他并不奢望有太多的女人爱自己,这一生一世,只要有一个自己真正爱的女人爱自己也就足够了。那些有三妻四妾,成天在女人堆里鬼混的男人们,其实未必真正爱过或者被爱过。

楚光总爱用半开玩笑的口吻对人说,自己上辈子要么是个情圣,欠女人太多,这辈子先得把债都还了,才可能修成正果。要么就是个和尚,谁也不欠,别人也没欠他的,这辈子注定要成为孤家寡人。这充满着豪气的调侃其实掩盖着他内心的苦涩和无奈,他也从中得到少许的安慰。不过,他心里的确有过一种信念,以为自己这一生注定要去等待和寻找一个女人,一个真正值得他用全部生命去爱的女人。这女人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影子,一个符号,他说不清她长什么样,有什么样的品性,但他似乎总能感觉到她的存在,是的,这是他生命中的女人!每一次同女孩见面,他总会问自己:这就是我要的女人?

认识白雪时,楚光并不认为她是自己要找的女人。从外表上说,他喜欢那种有内涵有灵气的女孩,不一定很漂亮,但举止要大方,气质一定要好,女人的容貌会随时间的流逝而磨损,气质往往能伴随人一生。白雪看上去倒是很清秀,也很有灵气,长相上却有些小家子气,眼睛是细长的,溜溜乱转的眼珠透着精灵,又使人难以捉摸。从性情上说,他喜欢那种性格比较明朗,但又红又专不失温柔富有情趣的女孩。在他看来,女孩的美必须要以透亮的心灵作为支撑,富于心计的女人往往是可怕的。女人倘若心胸狭窄,乃至心存邪恶,她的美丽就会带有一种妖气。白雪是那种让人怜爱的女孩,有点小女孩常有的那种小心眼,难免还有些爱慕虚荣,但仍不失清纯的本性。表面上也温柔,其实却很固执,认准了的事很难令她改变。此外楚光总想找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出身的女孩,在他看来这样的女孩可能有修养且较少俗气,象他这样的男人,没有金钱外貌又平庸,又没有辉煌的前程,在世俗看来实是一文不值的,只能在那些真正理解他的那个层次的人群中去寻找知音。

白雪是一个出身市民家庭的女孩,她的父亲是工厂的工人,母亲在家待业,整个家庭闻不到一丝书香的气味。然而感情并不取决于理智,他对白雪的感情发展是那么迅速,当他意识到自己以经爱上她的时候,似乎并没有做好心理上的准备。

在白雪面前,楚光总是表现得很迟钝。从见面那天起,楚光并不觉得白雪很漂亮,只是觉得她很端庄很清秀,他心里是这么想的,也从来没有当着她的面说过她漂亮。白雪却是那种对自己的外貌很在意的女孩,对此肯定有些耿耿于怀,并总是不失时机地提醒他的注意到她的美貌。有一天晚上,他送她回家去,她对他说她下午去找过老板, 向老板不推荐她的一个同学,老板听了她的介绍后问了一句:“她是不是也象这么漂亮? "楚光听着,知道白雪的用意,却也愿意说违心话,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白雪显的有些不高兴,那一路没在多说话。

“这女孩不错,楚光你真是很有眼力的。"楚光送走白雪回来,知秋的妻子这样对他说。那时楚光心里还很懵懂,对这位嫂子的评价却有几分得意。刚才在路上白雪也这样问过他,他让她来是不是想让他的朋友们看看她?当时他显得十分尴尬。好在后来白雪说她对这事并不在意,不过他觉得这事实在做得有些拙劣。知秋对白雪也是赞不绝口,但他们都只是说她长得很秀气,并没有用漂亮之类的字眼,他也没有深究。后来他把他们的话转告给白雪,白雪听了只是咧嘴笑笑,并没说什么。

“你女朋友很漂亮!"第一次说这话的竟是曹猛,说话时眼睛里还明显带着醋意,似乎楚光找了个这样好的女孩是靠了运气。

对曹猛这个人,楚光向来是没有好感的。别看他长得高高大大,骨子里却不象个男人。前些天,他还神秘兮兮地来找楚光,请他把电脑里的文件显示出来。文件在屏幕上显示出来后,楚光才发现那是一部色情小说,露骨的性描写令楚光看了很觉得有些恶心。这事他从来没有对人提起过,但他想这个性情孤僻的男人一定是很压抑的,甚至有些性变态,平时没了女人就靠了这样的小说来发泄一番,寻找到暂时的慰藉。

曹猛的话里肯定含着妒嫉,也许在他眼里楚光是远不如他的,楚光却找了这么漂亮的女朋有,而他自己在这方面从来没有得意过。在楚光印象中,很少有女孩来找过他, 随便找过,也很难有再来第二次。谈到女人是,用的也是那种暖味的 语气,细缝的眼睛里浓缩着色迷迷的光亮。楚光平时很少跟他接触,更不愿意跟他谈到女人,他想这是一个还没真正开化男人,他是不可能真正懂得欣赏女人的。但不管怎么样,这一次他的话却令楚光有几分满足。

“白雪不错,很漂亮!"罗凡面带微笑,看上去一脸真诚。这个研究佛学的博士也是刚离婚,他的前妻也是个北京女孩,高出他大半个脑袋,那高大的身板在他跟前一站,显得他象个未成年的小男孩。罗凡修了这么多年佛学,却没见有多少佛性,他说自己是个理性和感性同样发达的人,平生是少不了女人情爱的。他在最落魄的时候找到了这女孩,生活刚刚平稳下来女孩却离开了他。那时楚光还没见过那女孩,罗凡就对他说他这前妻非常漂亮,上博士时每次到他宿舍去,都惹得楼里那些满腹经纶道貌岸然的博士们投出嫉妒的目光。楚光听者很不以为然,见过后觉得那些女孩的确也是漂亮的。只是还没到他说的那个地步。在罗凡那里,他的前妻成了评价女孩的标准,大概他把前妻看得太漂亮,也就不轻易说别的女孩漂亮了。白雪能得他如此评价,也算是难得了。

刘博和曲玲是后来才见到白雪的,那以前楚光没少在他们面前提起过,用曲玲的话听她听着耳朵里都长出了老茧,此外他说话是那得意的神态肯定也令曲玲反感,她对他说:“你把她说得那么好,怎么不把她带来给我们看看!"楚光听者倒是真有些不好意思。后来他们在他那里见到了她,平时对人极其热情的曲玲对白雪的态度显得有些冷淡,事后曲玲倒没说白雪什么不好,也没说她漂亮或人好,不过楚光能看出来,她与白雪不是同类型的女孩,很难相处到一块去。

同许多女孩一样, 白雪对自己的外表是很在意的。那一天她 刚刚买了件红色的羽绒服, 兴高采烈地穿来给他看。他觉得她 穿着并不好看,便如实说了。她听后便沉下脸去。他费了半天哄她,才使她破颜而笑。事后说她就那么件好衣服,他竟说她穿着不好看,明明是嫌她人难看嘛。楚光听了,真有些哭笑不得。

还有一次,白雪去一家公司应聘秘书职位,回来后对楚光说,那里有几个去应聘的男孩,上身穿着西装,下面穿的竟是牛仔裤,一点都不会打扮自己。楚光听着心里暗叫惭愧,他自己以前也是那么穿过的,只是没让她看见过。说实在的,他并没觉得那样穿著有什么不好,不过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那样穿过。

楚光觉得白雪那双眼睛其实很挑剔的,很担心她会挑剔到自己头上,在这方面他对自己并没有足够的信心,便想打破她的那套观念。他对她说,男女开始交往时开始总是注重外表的,真正了解以后便更注重内在的品质。当初他在那么多女孩当中挑选了她,并不是看中了她的外貌。论相貌,比她漂亮的女孩多的是,她真正吸引他是她的内在气质。

楚光这番话说得冠冕堂皇,白雪听着也是连连点头。可没过多久,她便当面对他评头论足起来。她说他个头不高,肩膀宽得出奇,这使他看上去很魁伟,弥补了身高的不足。从脸上看,他似乎有些胖,腹部也略微有些突出,腿却很细。他的眼睛小而有神,额头又宽又亮,也很白很细腻,头发更是黑亮柔软,换在女孩头上,留个披肩发,真是漂亮极了。楚光听着只是苦笑,心想她这还算是给他留了面子的。

楚光先生:您好!

没想到你会这么快给我回信,我想给你写信的女孩一定很多,在她们当中我一定是最不起眼的,你能注意到我,我真的很高兴。应该感谢你,因为你给了我一个平等的机会。

你说我是一个爱幻想而又富有诗意的女孩,可是这有什么不好呢?如果一个人连幻想都不会,那不是更可悲吗!我的确也很喜欢读诗,也写诗,不过我写的诗只是给自己看的,那里面包含着我的梦,我的欢乐和痛苦,失望和幻想……这是我的小秘密,连我的父母也读过。

我的脑海里经常出现这样的画面:寒冷的冬天,外面飘荡着洁白的雪花,轻悠悠的那么纯净,那么美丽,就象童话里的天使一样!

我在窗前静静地站着,脸贴在那带着凉意的玻璃上,一双忧郁的眼睛看着窗外的窗外飘扬的雪花,那白色的世界真美,真纯净。

突然间,我好象听到雪地传来的脚步声:“吱嚓-吱嚓",就象一双坚定有力的脚踩在雪地上,不,也踩在我的心坎上,我贴近窗口遥望着远方……

听着这由远而近的脚步声,我的心突然猛烈地跳动起来,脸因羞涩而发红。透过眼前飘落的雪花,我用期待的目光看着那洁白的雪地,仿佛一个模糊的身影在向我走来……那身影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他是那么高大挺拨,宽阔的肩膀给我一种厚实感,也许并不英俊,但很质朴。

我在想,难道他就是我一直在等待在寻找的那个男人?我下了楼,把门打开,那脚步声却渐渐地远离了我,雪地上留下了一行脚印,往前走着,对着那背影呼喊着,要他停下来等等我。他没有回头,好象根本没有听见我的声音,也许是听见了,不想理我。看着他离我越来越远,我一头仆倒在雪地里,把头埋在冰冷地雪地里,嚎啕大哭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来了,发现房里映着红色的火光,刚转过脸来,便看见了那熟悉的背影,噢,是他!他就坐在不远外的堆火旁,背对着我,一动不动的,眼睛看着那燃烧着的炭米,沉思着。窗外,雪花纷纷扬扬地下着,这时我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座简陋的小茅屋里,这样的茅屋以前只是在电影里看到过,我睡的也是农村才有那种土坑,我想,一定是他把我抱到这里来的,是他救了我!

那映着火光的小屋暖融融的,他坐在堆米旁一动不动,火光把他的身影映照在我身边的墙壁上,我痴痴地看着,那肩膀真宽,象一堵宽厚的墙壁,靠在那上面一定很踏实,很安全。他身上穿着毛绒绒的大衣,那打扮很象个狩猎人,就象电影里看到的那样。我看不见他的脸,但我想那映着火光的脸一定古铜色的,说不上很英俊,却透着冷峻和刚毅。这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跟他在一起,再没有什么可以惧怕的,是的,他就是这样的男人!

我就那样看着他,痴痴的,脸上带着梦幻般的微笑,他也是那么一动不动坐在火堆旁,雕塑似的。他为什么不回过头来看我?哪怕看一眼也好!噢,他一定不知道我醒来了,不想过来打扰我。可是他在想什么呢?是在想我吗?我这么想着,羞涩地微笑着。

这样的画面不时在我眼前出现,有时我也分不清这到底是梦幻还是现实。那天看到你的征婚广告,我就想,没准你就是那位把我从雪地救回来的男人,即便不是,你肯定也像他那样,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我就是这么想的,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吗?

我真的很想尽快跟你见面,可想到要见面,我又感到有些恐惧,好象缺乏足够的心里准备,我想我们还先通通信吧,等我们相互了解更多一些再见面,那不是更好吗?那样,我们至少不会感到过于尴尬,你说呢?

祝事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世纪末的爱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