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末的爱情》

第09章

作者:陈晓春

睁开眼睛,梁毅看见了佳佳那沉睡的脸。这女孩侧身躺着,头枕靠在他的臂弯里,浑圆的手臂搭在他宽厚的胸脯上,赤躶的身体蜷缩着,贴得很近。伴着均匀的呼吸声,轻微的气息吹在他耳边,他闻到了她胴体的幽香。

盖在身上的毛巾被不知什么时候滑落到了脚底,两人的躶体失去了遮掩,暴露在洒满晨光的卧室里。低眼看去,梁毅发现这女孩身体并不象外表那样瘦弱,那高高隆起的rǔ房,象两颗成熟的桃子,充满着诱惑。腰很细,腿修长,臀部则比想象的要肥大,皮肤细嫩,很象南方的女子。

梁毅轻轻叹息一声,轻轻抓住她的手臂,把它从胸脯上移下去,又抬脚把毛巾被撩过来,用手抓住,盖住两具躶体。

梁毅仰面躺着,昨天的事烟雾般在眼前飘摇。从见她那天起,他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却也没想到会这么快,这么顺利!他本来只想带她四处转转,熟悉一下环境。她说天气太热,想到海滨浴场去游泳,他只好随她。她并不会游泳,他便买来救生圈让她套在身上。面对着波涛翻滚的大海,她说她很害怕。他微笑着,拉住他的手,一步步迈向大海。波涛卷着浪花向他们扑来时,她惊恐的呼叫着,紧紧抱住他。浪涛过后,她用手捋着脸,把呛在嘴里的海水吐出来,对他微笑着说原来大海并不象看去的那样可怕。他笑着,扶住她往深处走着,身体随着海水沉浮。海涛再向他们扑来时,她的呼喊中夹杂着欢悦的笑声。

她套着救生圈在海面漂浮着,他在她身后护卫着,推着她往大海里游着,眼见着离海滩越来越远,她并不惊慌,不时回过脸来,笑吟吟地看他。她那笑容很甜很美很纯,促使他不断向她靠近。

在沙滩上躺着,她孩子气地捧着沙粒往他身上洒着。他问她怎么问不害怕。她说有他在身边有什么可怕的,他就象一颗大树,靠在他身上就有安全感。他听着只是一笑,却从她的眼光里读到了什么。

在海滩玩了一个下午,又一起到酒店吃了晚饭,过后他本来要送她回去的,她却说想到他那去看看。那时天已经很晚,他预感到什么,却没想过拒绝。路上,她突然变得沉默起来,只是不时地侧脸来看他。他开着车,没去看她,却能感觉她眼光里的热度。后来,她的脸依在了他的臂膀上,他扭过头来对她笑了笑,腾出一只手来给她,她抓住它,放在嘴里轻吻一下,抬头对他甜甜一笑。

到了宿舍,他带她到各个房间参观,她说你这房间在北京够一个部长住的,你一人住着不觉得寂寞?他看她笑着说寂寞又有什么办法?她瞅着他笑了笑,低着头没说话。到了卧室,她突然说她想洗个澡再回去,他说你今天不是洗过了吗?她仰脸看他,笑眯眯不说话。他便走过去,捧住她的脸,低头亲吻起来。

“出汗了,先去洗澡!"她推开他,笑着说。

“一起去吧。"他撩起她身上的t恤衫,说。

他把她从浴盆里抱出来,用浴巾裹住她赤躶的身体,把她抱进了卧室,她的手扳住他的脖子,咯咯笑着。他把她放倒在床上,撩开浴巾,扔到地上,看着她美丽的胴体。她显得有些羞涩,嗔怪地看他,拉过毛巾被盖住下体,翻开两条腿把它夹住。

他对她笑了笑,俯下身子,用宽厚的身体把她盖住,吻着她的脸,手则在她身上搓揉着,渐渐往下滑落。很快,她的身体蛇一般扭动起来,嘴里大口喘息着,呻吟着,迷朦的眼睛里透着饥渴和乞求。两只手扳住他的两臂,把他往下拉着。

事后他才知道她早已不是少女,对这一点他并不在意,也不奇怪。她在床上的表现却有些做作,还没到gāo cháo就大喊大叫。他对她还多少有些怜惜,动作起来格外温柔体贴。

躺在他的臂弯里,她说跟他在一起她很畅快很满足,她早就渴望这一天了。从见到他那一天起,她就爱上了他。她来海南不是为实习,也不为来玩,而是为了同他在一起。

当她问他是否也爱她时,他只是说她很可爱,同她在一起他很快乐。嘴上那么说,心里却很茫然。情呀爱呀之类的字眼,从他嘴里说出来似乎有些拗口了,情爱之类的东西,在他眼里也早就变得很陌生。爱是什么,谁说得清?他同许许多多的女人睡过觉,可她们中有几个是他真正爱过的?

他曾经同楚光谈论过性爱的问题,楚光说性与爱是不应该分离的,爱是性的基础,性是爱的升华,一个女人,即便很漂亮,倘若他并不爱她,她就是脱了衣服站在他的面前,他也不会同她上床的。那时他听着觉得很可笑,以为楚光这么说纯粹是自欺欺人,便嘲笑他性功能有毛病。就他自己来说,性和爱经常是分离的。不能说他对那些同他做爱过的女人全然没有情感,却说不上是爱。多数女人对他来说就象身上穿的衣服,需要就找来用,穿过就扔。事先没有感情的酝酿,事后则把她们忘得干干净净,一辈子不见面也不会想到她们。他曾经把那些同他有过性关系的女人在脑子里筛选过,发现能够在他心里留下印象的实在少而又少。同女人交往多了也会感到厌倦,有时也羡慕那些能够守着一个女人过上一辈子的男人,希望能找到一个心爱女人厮守在一起,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可上哪去找这女人?

与康妮分手后,他还没有真正找到过爱的感觉,也没想过要同女人结婚。朋友们都说他风流成性,又有那么多女人爱他,对他羡慕不已。他也常在在他们面前炫耀一些他的风流韵事,内心却有些底气不足。他从不怀疑自己对女人的魅力,除了康妮,他没有在别的女人面前失手过,然而他却从来没有象当年爱康妮那样去爱过任何一个女人。楚光说最可怕的不是得不到爱,而是丧失了爱的能力。被爱是一种满足,爱才是真正的幸福。听这话时很不以为然,而今却有了深切的体会。有时他怀疑自己真的不能爱了,这想法令他感到恐慌。楚光却说,不是他不能爱,而是还没有碰到真正喜欢的女人。

有时候他也想,性这玩意跟吸毒很相似,玩上了瘾就象掉进了沼泽地,越挣扎陷得越深。男人和女人本是个整体,分离后造成的空虚只能通过性交来填补。人心就象个大漏斗,男人也好,女人也好,每时每刻都在用不同的方式填补着,慾望却把漏口越拉越大。性生活,既满足生理的需要,又能消散内心的孤寂。性交过后,他却感到内心的空虚在增大,而这空虚只能通过更剌激的方式来弥补。

那次他和夏阳一起到千佛山,算命的老道说他这辈子风流成性,会有很多女人爱他,但最终也会毁在女人的身上。他劝他离女人远一点,尤其是比自己年龄大的女人。他本来是不相信算命的,老道的话却使他感到震惊。的确,在与他交往的女人中有些是比他年纪大的,包括湘雯和雅乏在内,可老道怎么看得出来?

佳佳没有追问下去,很快睡了过去。或许在她看来,那是用不着再问的,要是他不爱她,能对她那样吗?看着佳佳那沉静的脸,他有些内疚。这女孩的确有些迷人,也许有一天他会爱上她的,就象当年爱上康妮那样。

好久没跟康妮联系了,上次听楚光说,她同那生物博士离婚了,又找了个美国人做新任丈夫。那美国佬是她的导师,年纪比她大二十岁,胡子都白了。楚光很遗憾,说康妮怎么会找这么个老头做丈夫。他却不觉得奇怪,康妮是个任性的女人,做事从来不计后果,也不管别人怎么说,这一点倒跟自己很相像。她不是傻瓜,对男人又挑剔,那老头能被她看上,肯定就有过人之处。

他第一次到导师家就见到了康妮。那时他还在上大四,准备报考研究生,想找导师探探口风。敲开门,里面站着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笑吟吟地看着他。他看着她,心里狂跳起来。她问他找谁,他对她说明了来意,她微笑着请他进去。

他猜想这少女肯定是导师的女儿,这个猜想在见到导师后便被证实了。他本来对是否报考这个专业还有些犹豫,也就从那一刻起,他下了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成为导师的弟子。

不能说他第一眼看见康妮就爱上了她,那一眼给他的感觉却是刻骨铭心的。以后他经常同康妮在一起,那感觉却再也不曾有过。那时他觉得她简直象天仙一样,那样美丽,那样高贵,令人高山仰止。尽管他对这少女一无所知,也不知道他同她之间会发生怎样的事情,这却似乎预示了他的命运。

为了那感觉,他破天荒地用起功来,终于如愿以偿成了导师的研究生。接到通知,他第一个念头就是以后可以经常到导师家走动,可以经常见到康妮了。

再次拜见导师时,给他开门的依旧是康妮。她一眼就认出了他,还知道他考上研究生的事,笑吟吟地向他表示祝贺。他看着她,心里甜蜜蜜的,说起话来却是笨嘴笨舌。

那以后他便总要找借口往导师家里去,久而久之便成了导师家的常客,与康妮接触的机会也越来越多。每次到导师家,他心里便想:要是能见到康妮就好了!见到康妮,他就会兴高彩烈,谈笑风生。要是康妮不在家,他就打不起精神来。

那时他已在女人堆里摸爬滚打了几年,在校外租的那间平房里,他曾经十几个对他有情或无情的女人放倒在床上,也练就了一副厚脸皮。可对康妮,完全是另外一种感觉。他走近她时,他的心从来没有那么紧张,也从来没有那么洁净过。同别的女人在一起,他想的是怎样引诱她们,把她们弄到床上去。在这方面他总是很成功,凡是走进那间屋里去的女人,没有不屈服于他的,而那些女人当中又没有一个是他真正爱过的。同康妮在一起,他没想过要占有她,更没想把她带到那充满婬邪气味的小平房里去。

中学时代,那女人使他失去了童贞,也为他撩开了女人神秘的面纱。在同女人交往中,对女人的认识越深,失望也会越多。"女人嘛,就那么回事!"他总是带着鄙夷的口吻对人说,而在生活中他却从来离不开女人。女人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部份,他鄙视女人,却需要女人来为他驱散孤独,排遣寂寞。对那些与他发生过关系的女人,他从来没感到愧疚过。在他看来,性生活能给双方带来满足,谁也没占谁的便宜,他也从来不强迫她们。他不想承担责任,任何女人,只要透露出要同他保持长久关系乃至表露出要与他结婚的念头,他就会把人拒之门外。有时他更愿意找那些结过婚的女人,跟这种女人在一起,完事就拉倒,不会有太多的麻烦。

有时他觉得自己是在玩一种游戏,他对这游戏的规则已十分熟悉,玩得得心应手。平时他爱把在自己打扮成一个情场老手在学友们面前夸耀自己的艳遇,也乐于向那些初涉情场的同学传授一些获取女人欢心的技巧,他自己对这游戏却早已感到厌倦。他征服了一个又一个女人,内心里却还是空空荡荡。他厌倦了别人,更厌倦了自己。

认识了康妮,他心里也浮出了一片绿洲。有时候他真的觉得这女孩就是上天派来拯救他的,她的出现唤醒了他内心最美好的情感。她是那么漂亮,那么纯洁,那么朴实自然,同他交往过的那些女人根本不是一回事。他战战兢兢地仰视她,生怕她会从眼前消失。

楚光说在同女人的交往中他总感觉到从爱到性是个很艰难很漫长的历程,听这话时他暗自过嘲笑楚光的幼稚和儒腐。在他看来,性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他可以在第一次同女孩见面就把她引到床上去。性爱说白了是生理上的满足,在这方面,人与牲口并没有什么两样。

与康妮交往后他才相信,在双方投入真正的感情之后男女感情发展反而会变得更加复杂而艰难。当他试图走近康妮时,他才发现他们之间竟会有那么多障碍,这种障碍主要还不是来自外界,而是来自他自己。在同那么多女人游戏过后,在自己真正心爱的女孩面前,反而有些手足无措。

在康妮交往过一段后,他的心被这女孩完全占领了。无论在路上行走,还是在图书馆看书,他满脑子全是她的身影。他思念她,为她寝食不安。每次见面他都很激动,她的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笑脸,都会牵动着他的心,事后更令他回味无穷。"难道这就是爱?"他总这样问自己。不管怎样,这毕竟是他第一次真正品尝到恋爱滋味。

然而他们之间的距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世纪末的爱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