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拿小姐》

第01章

作者:常温

“……平日大家练习按摩技术时,各位小姐可以互为客人和技师,今天的课程则不同,我们必须有一位男性客人来现场充当模特,并且必须是一位真正的男子汉。”

在故乡,此时已是深秋时节,凉风习习了。但在这个濒临南海的新兴城市,仍是炽日如火,酷暑难耐的季节。此刻虽已近日暮时分,街上的暑热却丝毫也未降低,那枚热力实足的太阳似乎离地面更近了,几乎到了举手可触的位置。

阿华左手撑着一把小巧玲珑的碎花阳伞,遮住从背后斜刺过来的日光,右手举着一张喷有香水的纸巾,不断揩去额头上渗出的汗滴,娇嫩的脸颊被潮湿的热气蒸得粉如桃花,一对少女特有的明媚动人的大眼睛却流露出几分焦急的神色。阿华步履匆匆,高跟鞋橐橐敲打着平整而坚硬的水泥路面,奏响一串铜鼓般的乐音,引得前后左右的行人都把目光投向她窈窕的身姿。离规定上班的时间只有几分钟了,如果迟到就会被公司罚款一百元,而这一百元此时对阿华来说已成为一个沉重得难以承受的数字,经济危机的魔影已经在步步向这个远离故乡举目无亲的女孩逼近了。

为了到“紫蔷薇”桑拿浴有限公司做按摩小姐,阿华已向这个公司缴纳按摩培训费五千元,押金三千元,制装费一千五百元,此外还要给桑拿浴的经理送上一千元的“茶钱”,加在一起就是万余元。阿华几乎把两年来在酒楼打工的积蓄全部拿了出来,钱袋里所剩的仅够维持几日的生活开支,再也无力支付任何额外的费用了。此外,今天不能迟到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半个月的培训期已经过去十四天,这最后一天据说是传授按摩技术中最关键、最神秘的一项内容,学会这一绝技则终生受用,若是不会或者功夫不够则很难在桑拿按摩这一行混得长久。一向做事认真的阿华绝不愿自己失去这一学习的机会。她对今天培训课程的内容虽然还一无所知,但凭直觉她有理由相信今天要学的技术非同一般。她模糊地记得,父亲生前向徒弟传授医术时,总是在最后才亮出那些称为“绝活儿”的技艺的。

“紫蔷薇”桑拿浴有限公司附属于银海大酒店。

银海大酒店座落于本市一个颇觉偏僻的角落,由于没有悬挂星级标志,外人中很少有人能够知道它属于几星级的酒店。在这个拥有近百家三星到五星级酒店的繁华城市里,这样的一家酒店似乎是很难引起人们注意的。不过,酒店的规模其实很大,设施齐全,尤其是它的饮食和娱乐设施几乎不亚于本市任何一家大型豪华酒店,其服务方面的特色也有许多过人之处。所以,尽管酒店在促销方面一直颇为低调,连店外的招牌和霓红灯也显得很有些谦虚保守,庞大而沉稳的酒店主楼像一位心境淡然的老僧默默坐在喧闹城市的一角,不与世争,但店内的生意其实相当兴隆,在食、宿、玩各类顾客当中,“回头客”均占有很大的比例。

银海大酒店楼高九层,但只有四个楼层是客房,其余均为饮食娱乐设施。一楼是酒店大堂及咖啡厅、西餐厅和酒吧,二楼中餐厅,三楼“卡拉ok”包房及歌舞厅,“紫蔷薇”桑拿浴则占据了四楼和五楼的整整两个楼层,四楼为普通按摩房,五楼则全为宽敞豪华设施齐备的贵宾房。此外,酒店主楼的后面还有停车场、网球场及一座三层高的综合康乐大楼,楼内设有保龄球馆、台球室及健身房等设施。

阿华小时生长在地处江汉平原的乡下,认识不少品种的野花,但她只记得蔷薇有白色和淡红色的小花儿,却怎么也想不起是否也有紫色的蔷薇。也许是南方的气候不同,因此花儿的颜色也就不同吧?也许是其他什么原因使公司为自己选取了这样一个有意思的名字。到此时为止,她还没有时间去考证这些。反正在这个过去对她是梦如今对她是谜的地方,什么新奇的事物都有,许多都是她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说过的。不过,当她第一次听到“紫蔷薇”这个名字时就股朦朦胧胧地产生了一些好感,似乎自己又回到了家乡的山野上,闻到了野花的芳馨。所以当朋友引荐她到几家桑拿浴“见工”时,她便毫不犹豫地选中了“紫蔷薇”。

阿华赶到公司后,先在公关台的签到簿上签上自己的工作编号和姓名——39号陈晓华,然后跑上四楼的按摩小姐休息室更换工作服。按照公司的统一规定,工作服全部是质地优良的真丝衫裤,红、白色各一套,隔日一换,未着工作服上岗或者着错了当日的颜色则要被罚款一百元。将换下的衣服及手袋等物品锁入写有自己编号的衣橱内,阿华便又急匆匆跑上五楼。这里最边上的一间贵宾房已被临时改作培训教室,新来的小姐们每日便在这里接受按摩技术培训。

贵宾房是由过去住宿用的两间客房改造而成的,显得十分宽敞。房间内摆有两张按摩床,一套沙发,并配有一间小蒸气浴室及洗手间和冲凉房等设施。客人进到这里,便在一种几乎与外世隔绝的环境内享受各种设施及按摩小姐的服务,有钱的“大款”们多喜欢到这里来挥撒他们那些似乎永远也用不完的纸币。设在四楼的普通按摩房则除去按摩床外几乎没有其他设施.去那里的客人需要使用较大型的公共蒸气浴室。但这种公共蒸气浴室设有两种,一种为“干蒸”,一种为“湿蒸”,客人可选择使用,效果也比小蒸气浴室要舒服得多,加之普通按摩房的收费便宜许多,所以也有许多客人喜欢在四楼消费。

作为培训教室的这间贵宾房,临时架起了两盏明亮的落地台灯,平时在这种以双层厚绒布遮掩得密密实实的神秘房间里,只提供一盏昏暗的壁灯。阿华轻轻推开房门,见几个艳丽的青春少女已经挤坐在室内的沙发上,嘻嘻哈哈地讲着笑话。她们都是同阿华一起接受培训的同学,几天来彼此已经混得很熟。女孩子同男人不同,男人们在一起相处很长时间可能仍然对对方的私事知之甚少,而女孩子们在一起时,常常只需几天时间便会将自己的家庭背景和生活经历全盘泄露给对方。

见阿华进来,几个女孩子用各种不同的腔调和表情同阿华打招呼,显出她们不同的性格,但热情而随便则是她们共同的特点。其中一个稚气未消但身材丰满动人的女孩则起身跑过来,拉住阿华的胳膊要同她讲话,那副圆圆的天真可爱的脸蛋儿上挂着些许神秘的色彩。她叫刘亚梅,按照本地的习惯大家便称她为阿梅。

“阿华姐,我以为你今天一定不会来了。”在这些女孩当中,阿梅是名副其实的小妹妹,一个再过几个月才有资格为自己切开十八岁生日蛋糕的四川妹子。小姑娘嘴很甜,对身边的人总是根据对方的年龄冠以一个适当的称呼,对一向照顾她的阿华则更是姐姐长姐姐短的叫得十分亲切,似乎阿华本来就是她的胞生姊妹。

“为什么?今天不是要学习新技术吗,我怎能不来呢!”

“可是,你知道今天要学习什么新技术吗?”阿梅把“新技术”几个字讲得特别重,好像生怕引不起阿华的足够注意。“你要是知道,我想你肯定就不会来了。我刚才就想请假离开,可是主任不让走。要是我早些知道今天学什么,就在家里装病不来上班了。”

阿华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她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使这个纯真而开朗的四川妹子想打退堂鼓,连大家都认为最最重要的看家技术也不想学了。

“怎么啦?无非是学一些按摩手法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谁还能把你吃了不成!”阿华虽然对今天要学的内容一无所知,但却不愿在别的女孩面前过于明显表现出来,说话时故意使用一种满不在乎的语气。

“哪里是什么按摩手法!是……是……你还是问她们吧。”阿梅有些难以启齿,窘得脸蛋儿上飞出两片红晕,便用手指着身后沙发上的几个女孩,“是她们刚才告诉我的。”

沙发上的几个女孩“哄”地大笑起来,笑声中带着实足的放肆和狂野,似乎与她们那姣好的女儿身完全不谐调。其实在这些新来的女孩子当中,只有阿华和阿梅两人是真正的“门外汉”,其他人都曾在某间桑拿浴做过一段时间的按摩小姐,有的甚至已经做了好几年了,不仅在本市,即便在全国差不多也称得上是“老桑拿”了。本市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自然也领导着内地城市的消费潮流,它最早从海外引进了“桑拿浴”这种消费形式,其他城市只是近几年才跟着起哄而已。不过,这几位小姐都是新转到“紫蔷薇”来的。按照公司的规定,凡是新加人本公司的按摩小姐,不管经验多少技术如何,都必须从头接受培训,培训费、押金等各项费用也是一分钱不能少缴的。甚至因故离开“紫蔷薇”一段时间又来“吃回头草”的小姐,也要同其他人一样缴足所有的苛捐杂税,不同的只是培训的课程可以视情减免,提前几天上岗而已。这也不是“紫蔷薇”一家的特殊规定,本市其他桑拿浴大多也都有类似的规定,只是对各种费用数额的要求略有不同。

阿华惶惑地看着几个女伴,不明白学几着按摩手法有什么值得她们如此狂笑的。学习班已经进行了十多天,最初的几天是由师傅一着一式地示范,小姐们一式一着地模仿,接下来的几天便是大家互为客人和技师,轮流在对方的身上演练。那师傅是个江西人,十几岁便开始走南闯北靠为他人按摩治病为生,手上的功夫十分了得。他的双手在病人的身上一划,便立即能说出你的筋骨肌肉五脏六腑里隐藏着什么病,而且可保证为你治好。当然,师傅并非神人,也不是什么病都能治好。通常说凡是医院里已经确诊的病便不易治好,凡是医院里查不出来你自己也尚不知道的怪病,治好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师傅只教授五天。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让人家将几十年积累的本事全都传授出来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师傅只能传授一些要点,并督促小姐们抓紧时间反复练习。师傅走后,便由桑拿浴的一名主任带领大家练习。阿华每日在同伴的身上揉来按去,一日下来只觉腰酸臂痛,疲倦不堪,她真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好笑的地方。

“阿华,我来告诉你吧!今天要学的是阿童按摩法,是咱们阿童大师姐发明的看家本领,学好了保你受用一世。”

又是一阵哄笑。

说话的是位操着一口近乎纯正的普通话的靓丽女孩,此时正侧身坐在三人大沙发的一角,背靠在另一女孩的身上,两条修长的大腿搭在沙发的扶手上,拖鞋和袜子胡乱地丢在地毯上,白皙的双脚则无所忌讳地举在空中悠闲地晃荡着,十个染红的趾尖儿像一串娇贵的玛瑙在灯光下闪着迷人的光点。她叫纯子,学名许清纯,来自东北长白山下,据说过去曾在一个专业文艺团体中当舞蹈演员,在家乡时还曾演过几部电视连续剧。

她所说的阿童大师姐,名童海云,在她们这几个女孩当中年龄最大,做桑拿小姐的时间也最长。做这一行的人可能是世界上“跳槽”最频繁的,通常一年半载的就要换一个地方。几年下来,阿童几乎做遍了本市所有比较有名的桑拿浴,据说其手上的功夫也纯熟得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并善于推陈出新,不时亮出一些她自己发明创造的按摩手法来。她每转工到一间新的桑拿浴,便会有不少客人尾随而来。作为一名上海姑娘,阿童裹着一身让人羡慕的吴越少女特有的细嫩皮肤,挺着一对通常北方女子才有的丰盈的*峰,并时刻把一张布满神秘意韵的瓜子脸和一双似忧似喜似娇似怨的杏眼展现在人们面前,使每一个站在她面前的心理正常的男人,都难免或多或少产生某些非分之想。

“扯淡!那怎么成了我的发明啦?”阿童独自霸着一合肥厚的单人真皮沙发,正漫不经意地玩着一只翡翠手镯,听到纯子的话,便头也不抬地骂了回去,“姑奶奶就是有那个发明的天才,也没能赶上那个发明的年代。早先欧洲人用木炭烧桑拿浴时,那玩艺儿就已经发明了。其实,真要是追根溯源,也许要考证到人类的远古时期,但那是理所当然的结论,没有必要再去考证了。不过呢,科技的进步使我们今天的技术已经不同于往日了,也可以说已经发生了质的飞跃了。”说到这里,阿童抬头见阿华正瞪着一对大眼睛疑惑地看着她,便神秘地笑了笑,随即却又装出副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阿华,大姐可没有骗你呀!我们今天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桑拿小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