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拿小姐》

第10章

作者:常温

姚纲的脑子绝不比在坐的任何人迟钝,但他过去很少有机会同他们这类人物聚会,对于这些可做君子好逑的窈窕淑女们在众人面前毫无顾忌地讲这种有色笑话更觉有些意外,因而没能马上反应过来。

姚纲笑了一会儿,忽然想到自己与罗筱素的结合,想到因自己生理上的疾病而导致二人离异,不禁苦上心来,灿烂的笑脸被一层阴云遮盖了起来。

大家笑声未完,纯子便忍不住开口了:“阿童太文雅了,讲笑话也遮遮掩掩的让人听不明白。我看,还是由我来讲一个通俗些的吧。”大家停止了笑声,又都把目光转向纯子。纯子带有典型北方女孩的豪爽性格,说起话来从无任何顾忌。“夜里,一个小男孩在自己的房间里睡觉,不小心把蚊帐搞了个洞,于是一只特大号的蚊子便从洞里飞进来,搅得男孩无法入睡。男孩打开灯赶蚊子,可那只狡猾的蚊子见男孩一起来便从洞口飞了出去,待男孩一躺下便又飞了进来。于是男孩便躲到蚊帐外面来,看着那只蚊子飞进去,找不到叮咬的目标便又飞了出来,然后不死心又飞了进去。男孩看着那只飞进飞出的蚊子,得意地喊着进去,出来,进去,出来……”

纯子停住了,可大家并没有听出她的故事里有什么好笑的地方,谁也没有笑出来。纯子不慌不忙地又接着讲下去:“同妈妈在另一个房间里的爸爸被儿子的口令搞得动作不协调起来,于是跑出来怒气冲冲地喊到:‘混小子你胡搅和什么!老子有自己的节奏,用不着你来瞎指挥!’”

这次每个人都听懂了,一齐狂笑起来,喷出的气流把洁白的桌布吹得微微抖动,似乎也随着大家一起在笑。刚才阿童讲笑话时因心气不顺还不怎么笑得起来的秦孝川,对纯子的这个笑话似乎极为欣赏,他一边大笑一边用左手指着纯子的鼻尖,像要说些什么却说不出来,右手则在阿童的背上不停拍打着。何彬也在大笑,他有鼻窦炎,笑得厉害时便觉鼻孔痒涩眼里流泪,于是便拿起一块纸巾来擦拭眼睛,手抖头也抖尝试了几次竟都擦不到位置。何彬由纯子的笑话想到了自己的儿子,那个调皮的小家伙至今还同父母挤在一张床上,虽然他早就有了自己的房间,纯子所讲的笑话大概一时还不会发生在自己的家里。儿子可爱的形象使何彬的笑发生了变化,由狂野的笑声渐渐变成了发自内心的甜美笑意。阿梅双手捂着脸笑了一会儿,终于受不了一左一右两个粗犷男人震破耳膜的笑声和半空乱飞的唾沫星子,以去洗手间为借口跑出了房间。随即阿华也跟了出去。

纯子虽是自己讲的笑话,但还是伴随大家一起疯狂地笑着,笑时便将一只手按在姚纲的腿上以支撑她前仰后合的身体。这时见阿华出去了,纯子索性一侧身靠在了姚纲的身上,将头抵在他的腋下,两臂则绕在了姚纲的腰上。

纯子从小练习舞蹈,身上的肌肉十分发达,各个部件都棱角分明似的,隔着衣服也能使人感觉到它们的清晰轮廓。伴随着笑声,纯子两只坚挺的*峰便贴在姚纲的身上抖动,搅得姚纲皮肉发麻,真正的笑是笑不出来了,可别人都在笑自己不笑又怕引起别人注意,于是只好继续假笑下去,但那强作出来的笑实在僵硬,比哭也好看不了多少。明处的表情不易自控,暗处的表情更是难以自我把握。姚纲感到下身火烧火燎的,像有一只老鼠钻进了桑拿浴的“干蒸”房里正在四处乱蹿寻找出路呢。纯子早已察觉到了姚纲身上的变化,绕在姚纲胸前的左手抽回来时顺势在他的腿间用力按了一下,姚纲一咧嘴差点喊出声来,纯子却咯咯地笑得更厉害了。

阿华推门进来,把纯子对姚纲亲昵的表现真切地看在眼里,脸上顿时阴沉下来。阿华回到座位上,谁也不看,一句话也不说了。何彬捉住纯子的手把她强拉到自己一边说:“纯子呀,你这个笑话可太‘卤’了,把大家的肚子都笑空了,我们就是再有多少笑话也不敢讲了,讲一千个也抵不住你这一个啊。”何彬是有意将纯子从姚纲的身边拉开的,他看上去似乎什么都没有注意,其实一切都没有逃过他的眼睛。这个看似有些粗鲁大意的男人,其实心里细得很呢。

纯子并非真对姚纲有了什么情意,也不是有意要和阿华争夺这个男人。姚纲儒雅俊秀,面善心慈,明亮的目光中总是挟着一些温暖和煦的成份,一张口便有一串文绉绉颇讲分寸的词语驾驭着他那口地道的北京腔轻轻撞击你的耳膜,使你感到十分舒适。像纯子她们这些见惯了南腔北调口齿不清的粗俗男人的女孩子,对姚纲这样的男人的确容易产生好感。但纯子毕竟已在欢场上混了几年,少女时那种多情善感的浪漫情调已随着风雨飘落进浑浊的海浪里,她已不可能仅凭初步印象便对一个男人产生什么真情实感了,何况她与姚纲仅是刚刚相识。虽然在此之前她曾远远地看到过姚纲一面,也听姐妹们议论过他几句,但都没有在意。纯子与姚纲的亲昵动作,主要还是她不在乎与任何男人随意挑逗的性格使然。

除去阿华之外,纯子的表现还引起了另一个人的极大不快,那就是秦孝川。秦孝川今天感到特别憋气,几乎真应了那句“喝口凉水都塞牙”的民谚了。他秦孝川以往在任何男女欢聚的场合,都是那里唯一的至少也是最大的马屁股,那些无根无蒂的女孩子不往他身上拍还能往哪里拍呢?但是今天,秦孝川觉得自己充其量是个马蹄子,人家不仅不主动跑上前来拍一拍自己,还千方百计地想躲避自己。自己比较喜欢的那个阿华就不用说了,她从一开始就依偎在姚纲的身上,好像还真有那么点情意。阿梅这个rǔ臭未干的小丫头,还没入座时就想躲开自己,搞得他秦孝川还得主动去向她讨好。现在又出来个纯子,这个身材惹火行为放荡的女人竟也同姚纲纠缠在一起,看样子即使那姓姚的现在就邀请她上床她也会欣然顺从的。真是他妈的变了天了!

秦孝川气不顺又无从发作,便不断往肚子里倒酒填肉,想以此来压一压火气。但是他忘记了,人心情不好时吃东西味道也会变的,秦孝川吃的喝的虽然都是他熟悉的佳肴美饮,但却总是感觉不大对劲儿。他一会儿说这酒肯定是“假冒”产品,说不定就是水里兑点工业酒精再加点敌敌畏那种;一会儿又说这石斑鱼恐怕是条死鱼,死后已在冰柜里冻了两三个月了,不然怎么会像烂木头似的没有味道呢?桌上所有的东西都被他说完了,秦孝川又挖苦起厨师来,说这个笨手笨脚的厨子一定是做四川小菜出身,被餐厅经理临时抱佛脚从被窝里拉出来做潮州大菜,要能做出正宗潮州菜的色香味来那才怪呢!早知如此,还不如吃四川菜算了,好歹还有些麻辣的刺激,不像这威不咸淡不淡的劣质潮州菜,让人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地浑身不自在。

秦孝川的满腹牢騒使蒲德威十分尴尬,也十分气恼。他想老子掏腰包摆这一桌子丰盛的酒席,还不是为了你秦孝川,现在你连半句感激的话没有,倒先发起牢騒来了!但他又不敢明说出来,甚至连个不满的脸色也不敢露一露,只是一味地劝导秦孝川,要他吃慢一些,心平气和细嚼慢咽,这潮州大菜的精美味道自然就可体味出来了。然而在心里,蒲德威却盼望这顿饭赶紧结束,让秦孝川这混蛋赶紧滚了算了。

恰巧就在此时,秦孝川腰里的“大哥大”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听,却是他那个在“卡拉ok”“坐台”的女朋友打来的。秦孝川把筷子一丢站起身来,说“我有公务得告辞了,请各位慢慢用吧”,然后便径自离开了。秦孝川对这顿饭早已没了兴趣,这个借口可谓来得相当及时。

所有人都很扫兴,大家又吃了几口便都把筷子丢在桌上没人再动了。桌上杯盘狼藉,剩菜成堆,好像日本鬼子进村抢掠太多了,吃不完带不走便在这里胡乱糟蹋了一通。何彬拉起姚纲说:“我们也撤吧。”又转向蒲德威说,“蒲经理,谢谢你这皆大欢喜的酒筵,谢谢你做了这么一件大好事。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这样的善事好事你以后可得常做啊。你要是再有这么丰盛的宴席,千万别忘了告诉我,兄弟一定再来奉陪。”

蒲德威又悔又气,哭笑不得。他本想借机拜神,左右讨好,没想到五千多元买了个双方不满意,里外不是人。真他妈晦气!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桑拿小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