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拿小姐》

第12章

作者:常温

只有在阿姗伤心的时候他才能省悟面前是一个需要男人呵护的弱女子,才能偶起恻隐之心,也才能使他大多数动作轻一点儿,而不至使阿姗同他相聚一次便像做了一次月子,十天半月也恢复不了元气。

秦孝川的女朋友阿姗打来电话,要他火速赶到常丰大厦她的住处,说如果来晚了他们今生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秦孝川向来不怎么相信阿姗的话,他怀疑她经常对他说一些不着边际的假话,简直比他对她说假话的次数一点儿也不少。但秦孝川还是立即告别了蒲德威等人,中途离开了蒲德威为调解他与何彬的冲突而摆下的晚宴——他在这里已如坐针毡,正巴不得马上离开呢。出了银海大酒店,秦孝川本来可以到咫尺之遥的所里开上自己的车,但他却懒得走这几步路了,挥手招了辆“的士”便出发了。反正坐“的士”也用不着他自己花钱,如果他乐意给钱就要两张车票回所里报销,如果他不乐意给钱就告诉司机是“因公征用”,让司机第二日到所里去支取车费。没有哪一个“的士”司机为了十几元钱而愿往派出所里跑,他们宁可为这些“因公”奔忙的人免费服务一次,也算自己为维护社会治安而尽了一份力吧。

常丰大厦是座治安严密的高档住宅楼,入口处装有两扇带电子开关的防盗铁门,大厦的住客可以用自己手中的钥匙开门,来访的客人则需要按响要访问的住客的门铃,通过对讲机报上自己的姓名后,由住客在房间内通过电子装置为他打开大门。大楼的保安员就坐在门里看着门外的一切,但他是决不肯给来人打开大门的,保安员的职责手册里就是这么规定的。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秦孝川的脸只在大门外一晃,里面那位尖嘴猴腮留着一撇小黑胡的保安员便像发现了敌情一样“忽”地站起身来,迅速跑过来把门打开了。他认识秦孝川。这倒不是秦孝川来得多的缘故,比他来得频繁的客人多了,保安员从来记不住他们,而秦孝川第一次单独到这里来时保安员就认识他了。那时秦孝川只跟着阿娜到她房里来过一次,再来时却忘记了阿姗的房号,无法按门铃让阿姗开门,但记得她似乎是在十三楼紧靠防火通道的那个门。秦孝川想自己上楼去找,于是示意保安员把门打开。那小子看了秦孝川一眼便把脸扭到了一边,不管秦孝川怎样喊叫就是不给他开门,恨得秦孝川真想隔着门给他一枪。

一会儿有楼内的住客回来开了门,秦孝川跟了进去,揪住那个瘦小的保安员就是一顿嘴巴。凭秦孝川的一身功夫,收拾这个瘦小的保安员真如铁锤砸蚂蚁一般轻而易举。这个一贯蛮横的保安员被打得晕头转向,满嘴是血,以为遇到了传说中的黑社会老大,吓得四肢发软,体如筛糠。最近这一带治安不好,传说有黑社会分子捣乱,人们把那些神秘人物的凶残狠毒讲得绘声绘色,说是昨天某人的胳膊被人取走了,今天某家的孩子被人绑架了,令听的人无不胆战心寒。这保安员虽无大恶,却也得罪过不少人,这些日经常提心吊胆的,怕有黑社会的人来找自己的麻烦。秦孝川那凶神恶煞的样子,与他想象中的黑社会人物的形象十分吻合,于是当着来往住客的面便跪在地上连连求饶。这种时候,他觉得命比面子重要多了。

保安组长闻讯领着几个人赶了过来,秦孝川把证件往桌子上一摔,一撩外衣露出了腰中的手枪,厉声喝道:“你们想妨碍公务怎么着?”保安组长一看证件上秦孝川的大名立刻软了下来,他可是听说过秦孝川是何等人物。这保安组长会几下拳脚,一两个黑社会份子他不放在眼里,但秦孝川他是真惹不起。他把秦孝川让进保安室,献茶点烟赔不是,又把那个刚挨了接的保安员叫进来训斥了一顿。刚巧保安室的墙上挂着一副手铐。依法律保安员是不能使用这类警具的,但这些人其实也不懂什么法律,为了要威风便找来那么一副玩意儿挂在了墙上,还从来没有派上过用场。秦孝川把手铐的一头铐在了那个保安员的手腕上,另一头吊在了钢窗上,钥匙则装进了他自己的衣袋。待秦孝川从阿姗那里玩够了出来,这小子已在这儿像拴狗似地吊了四五个钟头了。秦孝川告诉他:有的人来时你开门是错误的,有的人来时你不开门是错误的,如果连这些都搞不清还想在这一行混饭吃吗!保安员记住了秦孝川的话,更记住了秦孝川本人。

秦孝川敲开阿姗的房门,见阿姗一个人衣衫不整满面愁容地呆在家里。阿姗是个满身都透着聪明灵气的女孩,瘦高的个子,清秀的面容,一双淡黄的眼睛虽无多少光泽,但却隐藏着一种勾魂摄魄的力量,看你一眼就可使你有做贼心虚的感觉,大概只有秦孝川这样叱咤风云的男人才敢跟她面对而视。

阿姗生气的时候比开心的时候好看,伤心的时候又比生气的时候动人。秦孝川就喜欢看阿姗伤心的样子,只有在阿姗伤心的时候他才能醒悟面前是一个需要男人呵护的弱女子,才能偶起恻隐之心,也才能使他的大多数动作轻一点儿,而不至于使阿姗同他相聚一次便像做了一次月子,十天半月的也恢复不了元气。

秦孝川每次同阿姗见面的时候,几乎都是见到阿姗满腹心事满脸忧愁的样子,不知她怎么那么多伤心事,红红的小嘴噘得高高的,像刚生完蛋的母鸡屁股只会蠕动而没有声音,黑黑的眼圈里还时常挂着几滴泪水,像雨住风停后树叶上晶莹的水珠好长时间也不会滚落下来。

这阿姗确实是世上少有的女子,唯独她能够使秦孝川收敛起野性变得暂时像个人似的。秦孝川认识过那么多女人,对谁也不往心里放,交往过两次以上的已属罕见,保持住来往的恐怕就只有阿姗一个了。

秦孝川高兴的时候不会来找阿姗,那种时候他找谁都可以,不高兴的时候便一定来找阿姗,他找到阿姗时阿姗一定也在不高兴,看到阿姗不高兴秦孝川就会高兴起来。此时,秦孝川见阿姗又是一副委屈的样子,心里顿时舒服了许多,刚才从餐桌上带来的满肚子怨气“扑嗤”一下泄去了一大半。

“哎呀呀,这又是怎么啦?”说起话来总是冷冰冰的秦孝川,这句话却满有热量的。

阿姗并不答话,跨前一步扑在了秦孝川的怀里,竟抽噎起来,眼泪也扑簌簌滚落下来。阿姗虽爱伤心,但真哭起来的时候并不多见。秦孝川见怀里的女人不说话只是哭,心里倒有些慌乱起来,一时不知如何劝慰她才好。秦孝川的强项是训斥别人,虽没得过什么国家级的奖牌,但参加地区性的比赛肯定是能拿到名次的。而劝慰别人秦孝川基本上不会,也几乎从来用不上。如果是在母亲身边,秦孝川也能尽一份孝心,但那主要是靠实际行动,一开口就常惹母亲不高兴。只要一离开母亲,秦孝川就几乎再也没有演练劝慰别人的机会了。此时面对怀里这个哭哭啼啼的娇嫩美人,秦孝川感到不安慰她几句是不行了,但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哎呀,到底是怎么了呢?”

秦孝川运了半天气才说出这么一句话来,所用叹词少了一个字,但意思好像同前一句话也差不了太多,连他自己也觉得这种话似乎还算不上是在劝慰别人。为了弥补语言的贫乏,秦孝川只好借助动作来表达自己了。他一只手扶起阿姗的下巴使她望着自己的眼睛,另一只手则在阿栅有些干瘪的臀部拍打着。秦孝川觉得自己的动作已经够温柔的了,阿姗却仍然觉得有些疼痛,小时候淘气挨爸爸的打好像比这也重不了多少。但阿姗终于还是开口说话了。

“老公啊,我在这里干不下去了。我想回家了。”

阿姗娇滴滴的称呼秦孝川听起来并不顺耳,他不像有些香港人那样喜欢女朋友称自己“老公”。许多香港人在这个城市有女朋友,按他们香港报纸上的话说叫作“养二奶”。这“二奶”据说其实就是“小老婆”的意思,不是我们内地人所理解的“二祖母”。香港同胞虽乐善好施,但愿意找个祖母供养起来的似乎也并不多见。

这些“二奶”们则喜欢按广东话称她们的男朋友为“老公”,据说就是“丈夫”的意思,如果理解为“年岁大的公牛”什么的,意思也并不贴切,虽然这些“老公”比“二奶”往往确实老出许多。

那些香港人听着他们的“王奶”亲亲热热地喊他们“老公”,心里总是美滋滋的。但他秦孝川毕竟不同于这些不懂法制的香港人,他不喜欢阿姗喊自己“老公”。但阿姗一直这样叫,他也一直没有纠正她。他虽然不喜欢这个称呼,但一时也找不出个更好的替代词来:称“秦所长”大生疏,称“老秦”太低气,学西方人称“亲爱的”大肉麻,像日本人那样称“阿拿他”也不伦不类,于是只好将就一下了。

“晚上来了一伙住在酒店的客人,要我们几个小姐陪酒。酒喝完了他们既不唱歌也不跳舞,却让我们到客房里去陪他们,要不就一分钱‘小费’也不给。其他几个小姐去了,可我是从来不做那种事的。不给钱就算了,这种人又不是头一次遇到,我也不在乎那几个臭钱,就到歌厅里等下一拨客人了。过了一会儿,刚好你们局里来人检查,那几个客人和小姐都在客房里给抓到了,每人罚了五千元。”

“那还不该罚吗?要是我,罚完款还得关他们几天。”

“你听我说嘛。不知是谁说我也有份儿,结果那几个警察到楼下找到我,硬是也罚了我五千。他妈的一分‘小费’没拿到,还白赔了半个月的辛苦钱,你说我冤枉不冤枉!”

阿姗说着说着又抽噎起来,好像肚子里真是装满了委屈。秦孝川心里却不舒服起来,他怀疑阿姗一定也跟那些狗东西到客房鬼混去了,不然人家不会把她也抓起来罚款的、不过从时间上推断,也许他们刚进客房就被人发现了,可能还没来得及做事。这样一想,秦孝川的心里又稍微宽慰了一些。

“事情还没有完呢。后来,听说你们局里的人又发现那几个客人是外地来的同行,说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场误会,结果又把罚的钱退给了他们。可是我们几个小姐的钱就是不退,不仅不退,还要每人再补交五千元罚款,可能是为了抵销退的那些钱。谁身上有那么多钱呢?我们拿不出来,他们就让我们回来取,把证件全都扣下了,说交不清罚款就得被送到劳改农场去。当时有的小姐已经离开了,他们还让我们把她们找回来,否则就得代她们缴纳罚款。干我们这一行的,彼此见面点个头,谁也不会给谁留地址,到哪里去找人家?你说,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呀!”

秦孝川恨得牙根发痒。这些人怎么这样糟糕!执法水平还不如基层派出所的人。都像他们这样搞,老百姓还有活路吗!

“就他妈不交这罚款,我看他们谁敢动你一个指头!交了的那五千元明天我给你要回来,少一分钱老子也得让他们给我吐出来。到底是哪个局的人,市局还是分局?”

“那谁知道哇!当时在那种场合,谁还敢问他们是那个部门的!再说是不是警察都不一定,全都穿着便衣,连证件也不给看,就算他们亮出证件来谁还敢去细看呢!他们自己说是公安局的,我看更像黑社会的烂崽,光会吹胡子瞪眼,连句完整的话也不会说,好没水平的。你没看报纸上说吗,前段时间有一些不务正业的人专门冒充警察到一些偏僻的娱乐场所敲诈勒索,结果被真警察给撞上了,全都捉了起来。一审问,其中有一个人还真当过几天警察,只是早就给开除了。”

这事秦孝川也知道。前几天局里召集各派出所的负责人开会时就专门讲过这个案例。局长说现在社会上冒充公职人员行骗的案件时有发生,我们除去要严厉打击这些犯罪行为以维护政府和司法部门的威信外,也要从自身找一找原因了。如果我们的每一个公职人员都廉洁奉公,严格依法办事,那些骗子也就不那么容易得手了。正是由于我们的队伍中有少数人违法乱纪,在群众中留下了不良印象,所以才使社会上的不良分子有机可乘。局长说上级已下大决心要狠抓警风警纪,今后凡有违法违纪行为,一经查实严惩不贷。

局长讲这话时,碰巧有坐在前排的人回头看了一眼。秦孝川认为人家是在看他,气得险些发作起来。老子又没有违法乱纪,看我干什么!可过后一想,他又觉得有些心虚。前几天在歌舞厅免费消费和在桑拿浴胡闹的事若是被人反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桑拿小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