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拿小姐》

第13章

作者:常温

也许他只是想跟自己在一起玩几天,并没有长相厮守的打算。也许他把自己看得跟那些欢场上的风尘女一样,从一开始就看不上自己,男欢女爱地在一起玩几天还可以,真到选择终身伴侣的时候也许他就不会要自己了。

蒲德威掏钱请客,不仅秦孝川悻悻而去,蒲德威自己忿忿而归,也使今晚的另一位食客刚刚好些的情绪再受挫折。秦孝川把姚纲带到派出所去,使阿华担惊受怕了一夜。第二日阿华听周慧慧说秦孝川不仅没敢把姚纲怎么样,还被何彬和黄海所长臭骂了一顿,并且还得掏钱请客当众赔礼道歉,阿华半信半疑心里却也放宽了许多。

傍晚阿华刚到公司里,蒲德威便把他找了去,先是问了一些她与姚纲认识的经过,然后告诉阿华说晚上他请客,要阿华过去作陪。筵席上阿华一直心情不错,他发现原来秦孝川和蒲德威这样的人也并非总是凶神恶煞,也有像个人样的时候。所以说看人不可看死,天下并无绝对的坏人,自己出门在外,还是应当把人想得好些,处处与人为善才对。但当她从洗手间回来,看到纯子与姚纲亲昵的一幕,心里顿觉不是滋味起来,筵席上的饭菜也全都变了味道。这后半顿饭,阿华只是喝了点饮料,丰盛的菜肴几乎一口未动。

筵席散时,何彬同几位小姐草草寒暄了几句,然后拉起姚纲就往外走。姚纲回过头来看着阿华似要同她说话,阿华故意不看他,但心里却希望姚纲停下来同自己说些什么。她倒不指望姚纲向自己说什么道歉的话,他们的关系其实尚未开始,姚纲喜欢同哪个女孩亲近完全是他的权利,他真同纯子好了也用不着向自己道歉。阿华觉得,只要姚纲不管以什么方式表示出他仍然喜欢自己,后面的事情也就好办了,她或者立刻同他和好,或者故意冷淡他几天,要他保证以后不再同别的女孩子亲近,主动权都在她自己手里了。但何彬那小子真不通情理,他似乎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理睬,硬是拉着姚纲匆匆离去了。

姚纲的身影在楼梯口一消失,阿华便感到心里一沉,一股失落感潮水般涌上心头,鼻子酸酸的差点流出泪来。纯子弯下腰把头放得低低的,然后扬起脸看着阿华伤感的眼睛煞有介事地说:“喂,多情女,还真动感情了?要不人家说患难之中见真情呢,姓姚的一夜牢狱之灾就把咱们纯情靓女的魂给勾走了!”

“你这死丫头还要贫嘴,要不是你从中插进来一杠子能惹阿华伤心吗!你以后再浪我就叫人把老鼠洞给你封了。”阿童推开纯子,掏出一张纸巾给阿华擦一擦眼睛。其实阿华的眼里尚未流出泪水,只是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总是那么晶莹闪亮,脸上一有伤心的神色便像有泪水挂在眼眶里。经纯子与阿童这么一搅和,阿华却真有几滴泪水滚了出来。

“阿华,你可是真用不着伤心。你还看不出吗,那位姚老板心中的白雪公主非你莫属,纯子那样的浪货白送给人家也不要。你只管安下心来等待,不出一小时,那姚先生保证会来找你。”

阿华不太敢相信阿童的话,但又渴望阿童所说都是对的。回到桑拿浴的小姐休息室后,阿华又躲到角落里,抱起她那本厚厚的美容教科书阅读起来,但装模作样地读了半天其实什么也没记住。她的心思全在姚纲身上,耳朵却在电话那边,每有电话铃响她都希望那是找她的。那部忙碌的电话机响了一遍又一遍,每次都使阿华失望,这个世界虽已这样拥挤,但阿华却感到自己如此孤独,没有人找她,没有人记得她,她已被所有人遗忘了,包括那个一见面便使她无法忘怀的姚纲。漫长的一小时很快就过去了,阿童的预言并未成真。阿华心里烦闷,头脑昏昏,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阿华梦见自己住在乡下一所土房子里,那房子很像她小时全家人住的那所半边是葯房半边是居室的房子,但却没有葯房,取而代之的是她的美容院。乡下的人比以前富裕多了,也爱美了,许多年轻的姑娘媳妇都来做美容,排起了长队。阿华不知道自己已做了多少时间,太累了,手都不听使唤了。做美容可不是儿戏,精力不集中会给人毁容的。于是她只好收了工,回到卧室来休息。卧室的床上已经有人在那里休息,白净的面孔,健美的肌肉,原来是姚纲。姚纲见阿华进来了,一跃身跳下床来,轻轻一用力便把阿华抱到了床上。姚纲说他这次来了就永远不走了,他研制出了一种用草葯配制高级美容用品的秘方,明天就上山去采葯,配制出高级美容霜来供阿华使用,以后就再也不用到城里去买那些昂贵的进口货了,而且效果也极好,可以使乡下姑娘被日头晒黑的皮肤顷刻间变得如城里姑娘那样洁白可爱。阿华兴奋极了,抱着姚纲拼命地吻他。姚纲用手在阿华的身上一划,阿华的衣服便全都飞到了床下,于是两个人热烈地抱在了一起。忽然,阿华感到头部被人推了一下,抬头一看却是母亲愤怒地站在床前,说:“你这贱货,也要学你爹身边那个不要脸的女人,找别人的男人鬼混不成!”说着母亲又伸出手来推她,阿华一下惊醒了,却发现阿梅站在自己面前。

“阿华姐,你的电话。”

阿华赶紧跑过去拿起话筒,她相信一定是姚纲打来的电话。但电话那端却传来一个似熟似生的声音:“是39号阿华小姐吗?我姓萧,想不起来了是吗?”

阿华想起来了,原来是那位幽默和善但却不愿给人留下联系地址的萧老头。“是萧先生啊,您到哪里去了?怎么这么长时间没有过来玩呢?”

“我明天就过去。你这几天上什么班呢?”

“中班,下午四点到夜里两点。”

“那么明天晚上我到‘紫蔷薇’去找你。明天不去后天一定去。”

“为什么不今天来呀?现在才十一点多,时间还早呢。”

“今天?今天可去不了,我离你有好几百里路呢!”

“那好吧,明天我等你。一定来啊!”

阿华回到座位上,还未坐稳,电话机旁的小姐又喊起来:“39号,电话!”

阿华有些不耐烦了,盼电话时一个都没有,一有电话便全都赶在一起打来了。不知是谁打来的?估计十有八九又是那个萧老头,放下电话后想起什么事忘讲了便又打来了。反正他们这些人打电话都是公家花钱,多打几个也没关系。阿华拿起电话“喂”了一声,刚要跟萧老头说句玩笑话,电话里却传出了姚纲的声音。阿华已到嘴边的话赶紧咽了回去,把听筒用力向耳边贴紧,屏住呼吸,好像要仔细辨别一下讲话的到底是谁,或者生怕听不清对方讲些什么。

“是陈小姐吗?我是姚纲。你今晚几点下班?”

“两点。不过如果没事做也许会早些放工的。”即使没事做早放工也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你自己“买钟”请假。

“何处长要我明天同他们一家人到‘中华民俗园’去玩,他要我请你一起去。不过,就怕你下班太晚了休息不够,再说明天晚上又要上班,白天不休息恐怕也受不了。”何彬根本没有说过请阿华一起去,那纯粹是姚纲假传“圣旨”。

“那倒没有什么,明天正好轮到我休班。只是……只是我怕早晨醒不来呀!”

“没关系的,你把传呼机放在枕边,早晨我呼你。再说也不会走得太早,你十点之前能起床就可以。”

放下电话,阿华又是兴奋又有些失望,兴奋的是姚纲到底还是打来了电话,并且明天可以有一天的时间同他在一起,失望的是姚纲竟然没有听出她话中的含义,没有邀请她晚上下班后就到他那里去,却非要到早晨再用传呼机呼她。这样想着,阿华便赶紧找周慧慧请假去了,说是明天家里有人来,而她刚刚答应的明天晚上等萧老头的事却已忘得一干二净了。

姚纲确实没有听出阿华话中的含义,即便听出了他也不会邀请阿华晚上过来的。昨天晚上秦孝川的一通胡同使姚纲仍心有余悸,再说明天早上何彬一家会开车来接他,让他们看到阿华在这里过夜会很尴尬的。

“中华民俗园”位于离市区仅几公里处的海滨,是由一家旅行社筹资兴建的大型园林景观。据说这座建筑于从前的烂海滩上的人造园林,不管是就其投资额之巨大,建筑规模之宏伟,管理水平之先进,还是门票之昂贵而言,在全国均属手屈一指,无人能望其项背。

园内景观主要分为两部分,一是将全国各地最有名的建筑群或自然景观按比例微缩后仿建于国内,使人足不出国便可领略祖国瑰丽的历史遗产和大好河山;二是将全国各民族最具代表性的房屋宅院等按实际规模仿建于园内,有的还有真人驻守和表演,使人在一日之间便可见识各民族的文化风俗和生活习性。

姚纲来到这个城市一年有余了,竟还从未踏足这座蜚声海内外的园林一次,一是工作忙无此闲暇,二是他走过的地方太多了,对这些缩小仿造的景观总觉得可能没什么好看的。阿华倒是来过一次,不过那已是两年前她刚来南方不久的时候,同公司的几个伙伴一起来的。至于何彬一家,到这里来讨多少次就几乎不记得了,反正家里有成堆的“赠票”,空闲时全家人开车过来,进到园里也许随便四处看看,也许在草坪上乘会儿凉喝瓶汽水便走了。

在何彬五岁的儿子何远鹏一手拉着他爸爸,一手拉着姚纲蹦蹦跳跳四处张望的时候,何彬的太太凌毓娟则同阿华走在后面闲聊着。同何彬一样,凌毓娟也是广州附近的人,并且家中有族谱可查的几代人全部是在广东土生土长的。毓娟的外貌具有岭南女人的典型特征,高额头,凹眼窝,厚嘴chún,平淡的身材,略黑的皮肤,确实谈不上有多漂亮,但其温文尔雅的谈吐与和善慈祥的为人却也很易使人产生好感。

广东这个地方有两件人所共知的事实,一是广东经济的高度开放,一是广东女人的极端保守。在沿海这些经济发达的城市里,欢场上的女郎几乎是清一色的外来妹,本地女孩虽不敢说绝对没有但至少也是凤毛麟角。至于闹离婚的,搞婚外恋的之类,本地女人也比外地来的女人少之又少。毓娟便是这样一位贤淑本分的广东女人。尽管何彬经常出差在外,不出差时也常常半夜整夜的不回家,毓娟始终耐得住寂寞,老老实实地在家带孩子,料理家务,等着丈夫归来。有时单位里组织舞会什么的,毓娟也会参加,但仅局限于与同事们一起唱唱歌,跳跳舞,从不会搞出一丁点儿桃色新闻来。

毓娟在市政府某部门搞“计划生育”工作,每天主要是同女人打交道。谁都知道,这“计划生育”在当代中国被称为第一难做的工作,急不得,火不得,但也拖不得,懒不得,没有点过人的耐心和高度的责任心是很难把工作做好的。要说这责任心,其实毓娟也没有多少,他同许多广东人一样,觉得只要扫干净自家的门前雪也就尽到自己的责任了。他们决不会像许多外地人那样好管闲事,不仅要把整条大街都扫了,甚至还要扫到别人家的炕头上去,更不会像北京人那样张口闭口都是国家大“雪”,好像他们每个人都肩负着拯救中华民族于雪灾中的历史重任。而且,这广东的大部分地区似乎也从来不下雪,许多广东人对所谓的自扫门前雪也没什么概念,他们最多也就是扫一扫自家厅堂厕所里的垃圾,如果这厕所是合用的则干脆连厕所也不用扫了。

要说这耐心,毓娟可就是富富有余了,她可以听别人牢騒一两个小时而不急不躁,也可以被别人骂上个狗血喷头而不温不恼,直到你牢騒够了骂累了想安静地休息一会儿了,她才不慌不忙不屈不挠地给你做工作,直烦得你上天不成人地不能只好举手投降低头认输为止。毓娟的顶头上司是个北方来的女强人,工作主动,责任心极强,与毓娟相互取长补短总能把工作做得很好,她们那个部门经常受到上级的表扬。但在群众的舆论中,那位女强人却几乎是个一无是处的母夜叉,而毓娟则成了十全十美的大好人,几乎年年被选为先进工作者。

早上凌毓娟一见阿华,便以她那和善的目光仔细打量了阿华好一段时间,不知是不是在考虑给她搞个“生育指标”什么的,那可是比出国护照还难搞到的东西。此时,两个人走在后面慢吞吞地闲聊着,差不多都是毓娟问,阿华答。毓娟问陈小姐几多岁了,阿华答二十四岁了。毓娟问老家哪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桑拿小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