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拿小姐》

第19章

作者:常温

一个温柔体贴亮丽可人充满青春气息的女孩陪他聊聊天,帮他敲敲腿捶捶背,隔着肚皮按几下肠子肚子什么的,已足可令他在精神上和肉体上获得一次解脱,使他精神饱满地完成一周工作而不至于经常想入非非。

在姚纲的记忆中,萧子禾的思想是比较开放的。他记得在大学时,大多数教师对学生中不思学业而沉迷于男欢女爱的风气或痛心疾首,或嗤之以鼻。但萧子禾不这样认为,他说中国人从几十年极端的压抑状态中解脱出来,绝对是一种进步,而大学生作为社会最激进的力量无疑会在这一进步中充当排头兵。他甚至在上课时主张男女同学自选邻居交叉而坐,他说从哲学的角度讲这样就形成了一种均衡,而均衡就是稳定,稳定就是效益;而那些破坏均衡的游离分子则是对稳定的一种威胁,将阻碍整体效益的提高,并且最易成为社会的破坏力量。十几年不见了,萧子禾在这样一个开放的地区很可能变得更加放荡不羁。阿华如果真是跟他走了,那将是一种什么样的结局呢?姚纲越想越觉得不是滋味,心里像有几条虫子在爬,额头上直冒虚汗。

何彬似乎看出了姚纲的心思,说:“萧子禾虽是个怪人,但心眼并不坏。你还记得吧,过去在学校时,许多有资格带研究生的教授、副教授专喜欢带女研究生,带着带着就带到床上去了。所以那时考研究生女生很占便宜,分数低些也能被录取。可萧子禾几乎从未收过女研究生,他说女人思路狭窄,学哲学不会有什么大的成就。后来他从政多年,也没听说他在女人问题上有过什么随波逐流的举动。”

姚纲对树彬所说“随波逐流”几字感到颇为费解,以一双迷惘的眼神看着他,想问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何彬继续道:“咱们这个地方山高皇帝远,又有香港这么个自由开放的好邻居,同你们京城就是不大一样。你们那里当官的找小老婆可能并不普遍,不过肯定也有,听说前些时候下台的那个副市长就有过好几个情人。这种事在咱们这里就不稀奇了,反而如果哪个‘长’啊‘总’啊之类的人物身边没有个编外夫人或女朋友什么的,那倒是有点稀奇了。听说有一次某大学早期来本地的毕业生搞了个校友聚会,事先言明要带夫人参加。聚会那天来的大多是有点职务的人物,有的职位还不低呢。所有来宾当中,只有一对是大学时的同学,毕业后的夫妻,其余的‘夫人’全都是生面孔,谈开之后大家都承认带来的是女朋友而非老婆。聚会不久,那位带老婆来的人物便有流言在同学中流传开来。有的说他过度风流被老婆斩断了生命根,当起太监来了;有的说他风流过度染上了艾滋病,恐怕活不了几天了。后来才知道,其实那位仁兄的女朋友那天也在场,只不过是陪伴比他官做得大些的另一位校友来的。”

姚纲被何彬的故事逗笑了。来这里一年多了,这里的开放风气他是感受得到的,但这么玄乎的故事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觉得不大可信。他想喜欢胡侃的何彬一定是在瞎编,至少也是在望风捕影,夸大其词。

“萧子禾在这个城市呆了五六年,从未听说过他有养‘二奶’之类的风流韵事。而且他老婆习惯了广州的生活,很少陪他在这边住。这么多年,老头子几乎就是一个人混过来的。后来他去了别的城市,断了联系,对他的情况就不是很了解了,不过也没听说他有什么花边新闻发生。他这个人鼓吹社会开放是出了名的,但自己并不堕落,像个苦行僧似的,却也难能可贵。”

“萧老师教学很有一套的,怎么会离开学校了呢?”姚纲记得在学校时,萧子禾为理工科的学生开了一门自然辩证法,学生们都很喜欢听他的课,觉得跟听评书演员讲天方夜谭差不多。

“咳,这老头子就喜欢标新立异赶时髦!那时这里不知是谁出了个主意,叫做招聘专家干部。老头子脑袋一热就来应聘了,当了个副局长,先是主管业务,后来主管人事,再后来主管后勤,最后什么都不管了。除去什么都不管那段时间他还算于得不错外,其他时间他是管什么什么乱。本来嘛,专家就是专家,如果凡是专家就适合当领导那他恐怕也就成不了什么专家了。非要把专家同领导干部扯在一起岂不是扯淡!那一次招聘来的所谓专家干部也不止他一个,几乎没有一个成功的例子,后来这种招聘干部的方法也淘汰了。萧子禾副局长没当好,却又到邻近的一个城市当副市长去了。”

“那不是擢升了吗?”这种事姚纲可是见得不少。套用何彬的话说,就是一个领导干部在一个位置于不好升到另一个位置继续干并不稀奇,反而如果他因工作平平被降了职罢了官,那倒是有点稀奇了。

“其实倒也谈不上升不升。他去的那个市是个刚由县改成的市,正市长大概也就是副局级,顶多是正局级,所以萧子禾到那里当副市长等于没升没降,也许还降了点。不过,这副市长的招牌听起来倒是很响亮的。”何彬说到这里,大拇指与中指用力一捻发出“叭”的一声,听起来也很响亮。

“还记得他家洗手间的那幅告示吗?就是什么‘两孔之间’那幅?”

经何彬一讲,姚纲马上想起了上学时到萧子禾家里做客的情景。萧家的洗手间里挂着一幅楷书条幅,上写“长时间使用此瓷盆者请于两孔之间放一纸张”。起初大家谁也看不懂那条幅,直到有一个同学在厕所里蹲了半个多钟头才猛然领悟了其中的含义。其实说白了,所谓长时间使用瓷盆就是解大便,所谓两孔之间就是便盆与屁股之间,那意思无非就是提醒使用洗手间的人先在蹲式便盆里垫一块卫生纸,以便于冲洗。这么简单的意思到了总批评别人讲话不严谨的大哲学家萧子禾那里,便几乎成了令人费解的天书了。

“刚来本市那会儿,萧子禾新官上任三把火,工作卖力,作风严谨,对干部中的腐败现象深恶痛绝。他给自己规定了一个‘四不’原则:不吃请,不受礼,不拍马屁,不搞女人,井且又写成了条幅挂在办公室里。原文很怪,我记不清了,反正意思就是上面那几条。要知道,在咱们这里当干部,要完完全全做到这四个‘不’字也并非很容易的事。萧子禾好像确实说到便做到了,没见有人对他的作风和人品有何负面的评价,在熟人中口碑还不错呢。要不是他工作搞得一团糟,并且也没得个肝癌胃癌什么的,说不定真成了焦裕禄第二了,哪怕被电线杆子砸一下也能当个雷锋嘛。虽然他是否受过礼拍过马屁我不敢讲得过于绝对,但至少在搞女人方面老先生确实比较规矩,始终没见他身边带过陌生的女人。”

“可阿华怎么会跟他走了呢?”

“这就要问你自己了。你老兄哪方面都很出色,可就是在女人问题上不怎么精明。自己的女朋友有什么心事不了解,跟别人跑了还不知道原因!”

姚纲无奈地笑了笑。他猜测阿华那天在办公室看到吴丽菁产生了误会,所以离开他了。但她为什么会跟萧子禾走姚纲就想不通了。

“我想十之八九是由于经济上的原因。”何彬虽然知道自己对谈情说爱这类事也不怎么内行,但他毕竟做的是专门同人斗智慧的工作,喜欢琢磨别人的心理活动,加之消息灵通,所以认为自己的判断一般不会有多大出人。“最近桑拿浴的生意不太好做,蒲德威又搞了一些新花样,小姐们的压力很大。对于那些胡作非为的女孩子倒也算不了什么,生意再少些她们一个月也能捞上几万元。但对于阿华这样规规矩矩的女孩子来说,日子就不好过了,搞不好连饭也吃不上。我猜阿华很可能是经济上发生了困难,不得已跟人走了。她没有跟你谈起过钱的事吗?”

“没有。”

“你也没主动给她一些资助?”

“没有。我们不是才认识不久吗?”姚纲一脸迷惑不解的神态。

“哎呀,真是个外星来的书呆子!你对这里的行情可说是一无所知。在我们这个城市,交女朋友是要花钱的。如果你是养‘二奶’,那首先就要给人家买一套房子,要么就要给几十万的存款,此外每月还要有几千元的生活费。即便是正正经经地谈情说爱,没有经济基础的支撑也是不行的。阿华有困难竟没有向你张口,说明这女孩子品质不坏,而且确实是真心喜欢你。”

何彬停顿了一会儿,似乎在考虑如何开始后面的谈话。

“但不管怎么说,她毕竟是交际场上的女孩,在那种地方接触不三不四的人很多,时间长了即使不变坏也会在心灵上留下阴影。我觉得你对这女孩子还是不要动真情为好。如果你不喜欢吴丽菁,你那个马小姐总还是可以的吧。那姑娘从里到外有一种高雅的气质,看一眼就让人心颤。她整天守在你身边,你应该比我更了解她,可不要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啊!”

姚纲当然喜欢马小姐,但却只把她当作自己最亲密的下属和同事看待,工作之余则把她视为普通的朋友,来往不多,也从未有过非分之想。他知道马小姐是有丈夫有孩子的女人,并且一直以为马小姐夫妻感情很好,家庭生活很幸福。姚纲从骨子里就不是那种破坏他人幸福的人。傍晚他接到罗筱素的来信伤心落泪时,马小姐陪着他安慰他,姚纲忽然觉得马小姐是那么温柔体贴,那么让人动情,险些就冲动地把她抱在自己怀里。但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马小姐主动结束了那种僵持的局面,提出一起去吃晚饭。随之姚纲也马上冷静下来,他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不能在别人老婆身上打主意,那种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痛苦身上的行为,决不是他姚纲所能做得出来的。想来想去,他觉得还是同阿华在一起比较合适,她一个人孤零零的也需要照顾。再说,他觉得自己也确实喜欢阿华,那女孩子就像一部童话,清纯得令人心疼,见不到她时就想她,见到她时便总有一种冲动。

姚纲虽然沉默不语,但他内心的一切活动都逃不过何彬的眼睛。作为多年的知心朋友,何彬可以从姚纲面部表情的微弱变化解读他的内心世界。他看得出姚纲不会接受自己的建议把马小姐抓在手里,也不会对吴丽菁产生太大兴趣,他挂念的仍然是那个湖北来的乡下女孩。何彬虽然不大赞成姚纲的选择,但如果姚纲一定要这样做,他便只有全力帮助他,成全他。

“如果你确实喜欢阿华,就要赶快把网收紧了,拖泥带水的会出差错。首先你要帮她解决经济上的困难,然后适当时候你要给她换个工作,不要让她在那种地方混下去了。我知道你这个‘清官’手上没几个钱,把你的帐号给我一个,我先给你拨过去几万。”

“不用,不用。钱我能解决。”

“你去画出来吗?你也不必介意,我账上的钱本来就是取之于民,用之于国的。现在请你和阿华帮我完成保卫国家的重任,拨些经费是应该的,共和国的财政部长来了也说不出个‘不’字。不过……”何彬说完大话又有点儿不好意思起来,“数目确实大了些,超过我有权动用的数额了。不过你可以先拿去用,暂时算我借给你的,如何处理以后再说。如果你不给帐号,我就给你开个新帐户算了。至于阿华嘛,如果她没去外星,三天之内我把人给你找回来。”

萧子禾倒真是巴不得把阿华带到外星去,那样他也就用不着顾忌别人在背后指指划划说他晚节不保,也不用担心他金屋藏娇的事被老婆和儿女知道了。但他没有这个本事。不要说外星,就是外国他也去不了。他们那个由乡长耀升到县长又水涨船高地改称市长的林某人,文化水平不高,可派头不小,腰里总揣着本紫皮护照,随时可以去香港,偶尔还能去欧洲、美国那些神秘莫测的地方开一开洋荤。萧子禾几十年没出过国了,他也想搞这么一本紫皮护照,紫皮的搞不到弄本蓝皮的也可以,但奋斗了几年也没能实现这个梦想。现在马上就要退休了,他已基本上放弃了这种努力而另做谋算了。

萧子禾这一生经历了不少坎坷。他年轻时被作为红色苗子选送到苏联留学,因向系主任的老婆求爱而犯了个国际错误,受了个内部处分,回国后不能在军工行业工作,连所学专业也用不上了。改革开放以后,知识分子的地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过去有点错误的人也不再一味地受到压制和歧视。正在这个时候,萧子禾凭其山吹海侃的本事被招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桑拿小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