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拿小姐》

第23章

作者:常温

不知是饮过了酒,那只手压在胸上太重了,还是梦中太兴奋了,阿梅丰满的胸脯大幅度起伏着,微微颤动,像一对初见天日的小白兔正跃跃慾试,就要腾空跳去,到广袤的大自然中去追寻美丽的春色……

西方人过生日,中国人做寿。西方人过生日比较简单,无非就是在某人生日那晚搬一块大号蛋糕摆在桌子上,由过生日者挥刀斩碎,分给在场的人品尝一番。如果搞得再复杂一些,那也就是点燃几支蜡烛再鼓起腮帮子吹灭了,并拍着手掌唱几遍“祝你生日快乐”什么的。西方人的这一套似乎不怎么适合中国人:蛋糕太甜,不合中国人的口味,吃多了容易发胖,血压升高闹半身不遂;吹蜡烛不吉利,中国人所谓“吹灯拔蜡”是形容死人的;西方人那只有一句词的生日歌大显单调,唱出来挺没文化的,远不如咱们中国人来一台大戏过瘾。受西方文化的影响,中国人现在除做寿外也开始过起生日来。不过,不管是做寿还是过生日,中国人办事都比外国人要复杂得多。过去慈禧老佛爷寿筵的排场自不必说,就连时下普通人的生日筵席也常常丰富多彩得让外国人眼花缭乱,望尘莫及,不可理解。除此之外,让外国人搞不明白的花样还多得很。

其实,何止是外国人搞不明白,许多事中国人自己也弄不太清楚。譬如说一个人到了多大年岁时应该做一次寿,各地的风俗习惯就很不相同。有把五十、六十、八十等整数年岁视为大寿的,也有专在六十六等所谓顺子年大事庆祝的,虽无一定之规,但每一地的人总有每一地人的说法。今天是秦孝川的四十八岁生日,他自己本不大在意,过不过生日都无所谓。但蒲德威说这是做大寿的日子,一定要好好庆贺一番,一切都由他来安排,除去要安排一桌别开生面的生日筵席,找几个知己痛痛快快地喝一场外,还要给秦孝川准备一份绝对会令他满意的生日礼物。

蒲德威把筵席安排在他自己买的那所大房子里,两名厨师是从银海大酒店的中餐厅请来的,酒和菜是委托这两名厨师全权操办的。筵席上的食客不多,但也不算太少,连秦孝川和蒲德威在内一共八个人,除香港同胞林宝强正巧来内地出差,是被秦孝川带来赴宴的外,其他嘉宾差不多都是蒲德威的酒肉兄弟。不过,在七名形状各异的须眉大汉当中,却夹着一位水灵灵的俊俏女孩,不是别人,正是“紫蔷薇”桑拿浴的阿梅小姐。这便是蒲德威处心积虑为秦孝川准备的“生日礼物”了。

蒲德威知道,在“紫蔷薇”的女孩子当中,秦孝川最有好感的是阿华和阿梅两位。阿华现在有姚纲及何彬做靠山,蒲德威不敢打她的主意,而阿梅无依无靠,年岁小又单纯,在她身上作点文章蒲德威没有任何顾忌。更使蒲德威得意的是,他从周慧慧那里知道阿梅的十八岁生日也是在这个月,仅比秦孝川迟一天,以给阿梅过生日为借口,把她哄到筵席上来应是很容易的事。不过,周慧慧向蒲德威透露的另一件关于阿梅的事,却又使蒲德威犯难了好一阵子。

周慧慧听蒲德威说要给秦孝川和阿梅一起过生日,估计他没怀好意,警告他说:“人家阿梅可还是个黄花女,对自己的身子护得严着呢,你们不要在她身上打什么坏主意。女人的心思你们男人不懂,再放荡的女人也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留给她钟情的男人。你们要是乱来,说不定就要闹出人命官司来!”

蒲德威历经磨难,对他人的同情之心早已磨得所剩无几。他这两年当“紫蔷薇”桑拿浴的经理,像女儿国的皇帝一样对如云的美女任意驱使,更使他对女人视若草芥。在盘算将阿梅送给秦孝川做“生日礼物”时,蒲德威所想的只是如何讨好秦孝川,对于因此而会给阿梅带来什么伤害,他根本就没往心里放。不过,蒲德威也听说过有的女人把贞操看得比命还重要。要是阿梅对秦孝川坚决不从,岂不把事情搞得十分尴尬。秦孝川脾气那么暴躁,万一闹出点事来,说不定真要吃官司的。但又一盘算,蒲德威觉得即便真有什么事也同他无关,他只是把阿梅带去过生日,于情于法均无把柄可抓,至于秦孝川怎么搞那完全是他的事。

阿梅听说经理要为她过生日,心里甚为感动。女孩子出门在外孤身一人,又在娱乐场所混生活,看到的多是不怀好意的狼眼,听到的多是不堪入耳的狗话,没人嘘寒问暖,没人体贴爱护,还得时刻提心吊胆地防这防那,自己的顶头上司能如此关照自己,阿梅当然是既高兴又感动了。听说秦孝川的寿筵要同时举行,阿梅也没有产生什么顾虑。秦孝川舍身救纯子的英雄事迹在“紫普薇”传扬得神乎其神。许多认识他的女孩子都或多或少对他改变了看法。心地善良的阿梅本来对秦孝川颇有成见,做梦也在诅咒他下地狱,此事发生后却大大改变了看法,觉得秦孝川虽有缺点,但也不愧为真正的男子汉,在女孩子有难时能够舍身相助,这年月也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做到的。古人云英雄爱美人,其实美人更爱英雄。古时欧洲的女人对浑身冒傻气的所谓“骑士”还爱慕得要死要活的呢,追星细胞发达的现代女孩对日益珍稀的人民英雄当然就更为崇拜了。

秦孝川自己也发生了许多变化。本来,同作姦犯科的歹徒动动拳脚对秦孝川来说乃是家常便饭,遇坏人行凶打人予以制止也是警察的神圣职责,秦孝川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了不起的。虽说负了点伤流了点血,而且那伤口由于未及时处理还发了炎化了脓,搞得自己有些狼狈,但那点伤对于他这样的铮铮铁汉又算得了什么呢!但事情发生后,秦孝川立即受到了人们的赞扬和尊敬。何彬以纯子的名义摆了一桌宴席对他表示酬谢,席间大家对他敬酒频频,赞声不断,把秦孝川感动得手足无措,跌破了两只酒杯打翻了一碗热汤,还把一根牙签大的鱼刺卡在嗓子眼儿里,费了好大劲才拉扯出来。病体未愈的纯子坐在秦孝川的身边,那份温柔和娇媚更使秦孝川忘乎所以,搞得他饭也没吃出味道来,酒也没喝出滋味来,满腑满肺全是纯子身上诱人的女人气息和一种似曾相识的奇妙的香味。就连总以白眼珠看他的阿华,也跑过来含笑敬了他一杯酒。秦孝川真有恍如隔世的感觉。

一个人越是受人尊敬,他往往就越能注意自己行为的影响,越喜欢做好事而不做坏事。秦孝川除去工作之外实在找不到什么额外的好事可做,因此也就暂时没做,但不做坏事却是时时可以做到的。秦孝川一连几天都没有骂人,连脾气也没发一次,每天同他在一起执行公务的几个年轻人都感到不可理解,甚至怀疑他神经是不是出了问题。秦孝川本来就很少到“紫蔷薇”来,现在就更不愿在这里露面了。一则他怕万一自己管束不住自己又闹出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来,二则他也怕在那种谁见了都要说几句赞美话的场合穷应酬。大家的赞语虽然好听,小姐们的笑脸虽然好看,但听多了看多了便觉得不自在,便觉得领受不起。到后来,秦孝川一看到远处有人对他微笑心里就觉得不是滋味;好像他突然变得谁也对不起了,好像那天不是他把歹徒打了,而是别人把他给当成歹徒打了。这种感觉真是莫名其妙,毫无道理,但秦孝川偏偏就生出了这种感觉.而且奇怪的是,这些天正是这种感觉激励秦孝川努力约束着自己的脾气和行为,使他很不想再去惹事生非,执行公务都比以前谨慎得多了。

更怪的是,秦孝川竟有些想念阿姗了。他与阿姗认识两年多来,大多是阿姗打电话要他过去时,他似乎才突然想起自己在本市还有这么个女朋友需要关照。他对阿姗只有突然爆发的激情,而没有柔丝不断的温情。其实也不仅是对阿姗这样,秦孝川除去对母亲总是挂怀不忘外,对任何其他人都一很少放在心上。但是,这几日他却常常想念阿姗,有时想念得还觉得心里挺难受的,这种滋味秦孝川以前就从来没有体味过。阿姗已转到“紫蔷该”来上班了,离秦孝川咫尺之遥,但秦孝川不愿意到“紫蔷薇”去看她,只希望阿姗能够打电话约他去她的住处。阿姗体质不强,刚做这一行又不习惯,做一两个客人便觉腰酸臂痛腿肚子转筋,累得只想妈而不想别人。阿姗这段时间上晚班,下班后在家里睡一整天还是无精打采的,已经好几天顾不上给秦孝川打电话了。秦孝川满腹柔情无处排遣,说不定就要憋出病来了。但秦孝川决不会随便找一个女人鬼混去,大家的目光都注视着他,他不能去做不光彩的事了。

生日晚宴上,阿梅坐在秦孝川的身边,不断为秦孝川夹菜,又使秦孝川心绪不稳定动作不协调起来。他此时觉得阿梅是那么娇小柔弱,像是用薄薄的水晶做成的洋娃娃,稍不小心就会给碰碎了。秦孝川想起自己与阿梅的冲突,心里感到有些过意不去。如果他的嘴巴好用,秦孝川一定会附在阿梅的耳边悄悄说几句道歉的话。但他实在不会说这类话,他表达任何复杂一些的感情都要靠行动来完成。秦孝川想入非非地希望在座的人中有一名歹徒,突然向阿梅发起攻击,这时他秦孝川就可以奋起反击,把歹徒锤成肉饼,从而也就表达了他对阿梅的歉意了。秦孝川环视一下在座的各位便有些泄气了,这些人都是正人君子,又都是友情甚笃的朋友,看来暂时还不会有人变成歹徒。

阿梅是这里唯一的女性,又是那么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孩子,自然成了大家注目的焦点。大家轮流跑过来给秦孝川敬酒。敬完秦孝川就顺便敬阿梅,来来往往的像蚂蚁搬家。特别是蒲德威,这家伙平时对“紫蔷薇”桑拿浴的小姐们吆五喝六的没有好脸色,今天对阿梅却格外殷勤,总在想法设法灌她喝酒。

给泰孝川敬酒程序简洁,双方谦让两句一扬脖子便干了,可是让阿梅喝酒就不那么容易了。阿梅平时最怕喝酒,尽管今天喝的是近来最流行的红葡萄酒兑一种软饮料,度数很低,但对阿梅来说仍然是很可怕的东西。阿梅躲躲闪闪总想不喝,劝酒者死缠硬泡非让她喝不可,旁观者嘻嘻哈哈地起哄,七嘴八舌地帮腔,也是非要看到阿梅把酒喝了才能尽兴。人们今晚真正的兴趣倒好像不是为秦孝川祝寿,而是逗阿梅喝酒来了。

秦孝川看着阿梅为难的样子心生怜悯,很想帮阿梅把酒喝掉,或者劝大家不要再灌她了,但又怕别人笑他惜香怜玉,于是也只好默不作声了。

一是由于劝酒者死皮赖脸地坚持,阿梅推却不掉,二是由于这红酒似乎没什么酒力,喝进口中也感觉不到浓烈的酒精气味,阿梅竟也一连喝了好几大杯。谁知这酒喝时柔和却后劲实足,像惯要诡计的孙悟空进到人的肚子里后才开始折腾。阿梅开始感到胸中发问,脸蛋儿发热,眼皮发紧,面前的一切都变得模模糊糊的。阿梅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似乎是想去洗手间,刚一离座位便倒在了秦孝川的怀里,把秦孝川刚刚送到嘴边的一杯美酒也给打翻了。

蒲德威赶紧跑过来,把阿梅抱进睡房放在床上。这是间带洗手间的主人房,颇为宽敞而豪华,但那张又宽又大的双人床却是张没有软垫的硬板床。蒲德威一生四海奔波,多差的饭都吃过,多脏的水都喝过,多硬的床都睡过,久而久之,他倒习惯了睡硬板床,一睡“席梦思”之类的弹簧床他就会夜里做梦,梦中撒尿,早晨起来床褥全是湿的。为此,蒲德威出差时轻易不敢住宾馆,要住就睡在地板上,免得结帐时麻烦。

蒲德威自离婚后一直没有再婚,他过去的老婆在他发达之后曾托人找过他,但蒲德威恨这个势力的女人在他落拓时弃他而去,坚决不肯复婚。他与周慧慧厮守在一起,多是在周慧慧的住处,因为那里离公司很近,他的这所大房子平时的住客主要是老鼠。本市的老鼠出奇地多,且个大胆大本事大,多高的楼层都能上,多严的房门都能进,除非房子里住的人比老鼠多,老鼠会被暂时吓跑,否则它们便到处闲逛,旁若无人。更可气的是,本市的老鼠做了坏事还不爱听人批评,你要是放个鼠夹撒点鼠葯什么的,它们就会更加猖狂地对你进行扰乱和破坏,搅得你日夜不宁,寝食不安,好像非要把你赶出这个城市不可。蒲德威虽可对桑拿浴的小姐们肆意驱使,但对家中的老鼠却无可奈何,只得凭它们任意胡行。

蒲德威帮阿梅脱去鞋子,把她平放在床上躺好。阿梅开始时还吃力地睁着眼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桑拿小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