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拿小姐》

第29章

作者:常温

“原来我们也以为至少能卖五千元以上。可那里的人一听说她是桑拿小姐,便说什么也不要了,白给都不要!他们还骂我们随便就把什么烂女人弄过去给他们做老婆,也太看不起他们了!……”

黄海这位精明能干的年轻所长,这段时间可谓忙得头晕脑涨,精疲力竭。先是局里布置下来整顿警风警纪的任务。黄海除去要严格检查自身执行法纪的情况,写出报告向上级交差外,还要督促和指导全所的干警进行对照检查,每天找人谈话,循循善诱地启发人家认识自己的缺点错误,苦口婆心地劝导人家注意遵纪守法的重要性,把一个个生龙活虎的大男人像哄孩子似地哄来哄去,可也真够不容易的。

接下来管片内发生的几件大大小小的案件,又要他分出许多时间去处理,使他恨不得自己能有分身术,能够不吃不睡日夜工作才好。他和妻子的感情本来很好,彼此十分信任,可这段时间,她妻子对他天天很晚回家甚至有时彻夜不归的表现也开始流露出不满来。从她的神色和言谈话语来看,黄海甚至怀疑她开始对自己在外面的行为是否检点产生了疑心。唉,这个城市里的男人也真是不大好做,每天早早回家看电视人家说你碌碌无为,在外面忙碌吧人家又怀疑你去拈花惹草摸狗偷鸡去了。黄海有时真希望自己是生活在一个世外桃源里,人们没有诱惑也没有慾望,世上没有违法也没有犯罪。可是如果那样,要他这个当警察的还有什么用呢?

就在黄海下狠心准备搁置一下手中的工作,回家好好陪伴老婆孩子一晚上时,一件绑架人质勒索钱财的要案又报到了他的案头。根据上级的命令,他同分局刑警队的一名副队长带上几个人便连夜出发办案去了。

被绑架的不是别人,正是“紫蔷薇”桑拿浴里被称为两朵牡丹花的阿芳和阿玲姐妹俩。黄海拿着两个人的一张合影,看着照片上两个单纯中带着土气的小丫头,怎么也想不通绑匪为什么会选中她们两个下手。“绑票”案过去这一带也曾发生过几起,但每次绑架的都是港台或内地有钱的老板,要么就是这些人的近亲属,其目的无非是勒索钱财。两个桑拿浴的女孩子能有多少油水可捞,也值得绑匪这么兴师动众?是这些绑匪缺心眼还是另有内情?

黄海问手下的人有没有了解这两个女孩的。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慾言又止的样子,最后一位姓林的年轻人吞吞吐吐地讲了一些情况。他说:那照片可能是几年前的旧照片,这两个女孩子现在可不是那个样子,洋气得很了。其实,在“紫蔷薇”桑拿浴里面,她们两个也算是很有些名气的了,做事开放大胆,为人刁钻泼辣,听说已在桑拿浴干了好几年了,估计身上的钱不会太少。所以,绑匪选中她们下手也还是有些道理的。

不就是桑拿浴的按摩小姐吗?把她们的收入算高点,每月算一万块吧。一万块不算少了吧?那是我们四个人工资的总和呀!减去房租水电伙食费这些日常开支,再减去高档服装高档化妆品等一大堆无底洞似的开支,也就剩不下多少了,几年的积蓄加在一起再多也不过十万二十万而已。黄海有些不以为然。

手下人都笑了,说所长你是装傻呀还是真不知道呀?那些女孩子们要是放开了做,每月的收入何止是一万两万,说不定零头都比这多。再说,听说那两个女孩子都有男人当“二奶”养着,所有花费都用不着她们自己掏钱的。

“是吗?你们怎么知道?”

“我们……我们也是听人家说的。”年轻人有些不好意思。

如果真是这样,那说明这两个女孩子已经堕落得不可救葯。我费这么大劲救她们干什么!黄海心里这么想可并没有说出来。即便说出来也没用,他还是要去办这个案子的。此时他就像是战场的士兵,只能按照命令去做,至于这仗该打不该打已不是他要考虑的问题。不过,这些情况确实有点影响他的积极性。他希望这案子能顺顺利利地快点办完,不要占去他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否则就太不值得了。

但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却与他的愿望完全相反。他们按照所获情报赶到预定地点后,却什么也没能找到,估计是来得太晚了,绑匪已改变了计划,转移了地点。他们到当地的公安部门寻求协助,可那里的公安也是刚刚从他们这边得知的这一情况,并不比他们了解得更多。

多亏在这个时候,家里那边负责调查这个案子的人反馈过来一个新的情报,说是案发那天夜里,有人看到发案地点停过一辆黑色的“尼桑”轿车,由于车很漂亮又是外地车牌,有人便多看了几眼,留下了一些印象,车牌号码记不完整了,但好像至少有两个“8”字。

于是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他们对这一带所有的“尼桑”轿车进行了调查,重点是车牌中有“8”字的黑色轿车,看哪辆车案发那天曾出过远门。查来查去,所有被重点调查的车辆最后全都被解除了怀疑,线索又断了。

就在黄海他们灰心丧气准备返回的时候,当地警方却通知他们马上到一家小旅店去认人,说那里刚刚破获了一个卖婬的黑窝,其中一名女子自称是前几天被人从黄海他们那个城市绑架来的人质,要黄海他们过去看看是否与他们要查的绑架案有关,井顺便把人带回去。

那女人面容憔悴,神情呆滞,与照片上的女孩相差很大,但黄海凭借其敏锐的职业目光,仍一眼就断定她就是照片上那个叫阿芳的女孩。手下人有见过阿芳的,也都点头称是。可黄海不明白,自己接到的报案明明是说有人被“绑了票”,被勒索上百万钱财,怎么到了这里又成了卖婬案呢?

却说这阿芳和阿玲从家乡来到这个城市后,在桑拿浴做了几年,很快便各自积累了一笔可观的钱财。这数目是她们在家乡打工时做梦也想不到的。本来按照她们最初的想法,她们来这边不择手段地赚上一笔,便回到家乡去过安逸的生活,这段不愿示人的经历也就被遗弃在遥远的他乡,永远不会再有人提起了。她们手中的钱早已超出了她们当初的期待,但两个人却不再提回去的事,越来越变本加厉地靠出卖自己的青春去赚取每一分可能赚取的钱财。

说也奇怪,一些在经济条件宽裕的家庭中出来的孩子,对钱反而不那么看重,最后混得身无分文成为败家子的也不在少数。一些出身贫苦的穷孩子,有时对钱的爱恋程度反而更甚,一旦有了赚钱的机会他们便拼命地抓住不放,并且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赚到多少算够。似乎永无满足的时候。这还不算,他们不仅拼命地赚钱,同时还拼命地省钱,能不花的钱便不花,能不自己花的钱便不自己花。如果天下有一种既是赚钱又是省钱的方式,他们一定会拼命抓住不放的。

这种听起来像天方夜谭的方式,在这个城市里便有,并且随处可见,一点也不稀奇。不过,你要想使用这种方式,你就得先照照镜子,看清自己的面容;然后再查查户口簿,搞清自己来自何方;因为通常只有从外地涌来的年轻女郎才有资格使用这种方式,五尺须眉是连想也不要想的。你想啊,如果你能找到这么一个人:他给你租房子,给你买衣服,给你买家私电器,给你一个月几千元的零花钱,隔几天来看你一次,并且不让你承担为他生儿育女的艰难义务,你什么时候想换个环境找个月黑夜拎起皮箱悄悄走人就是了,一般说他决不敢到派出所报案或者到法院去起诉你。这可不就是个既能节省开支又能增加收入的绝佳方式了吗。

聪明的阿玲是不会放过这种机会的,她早就在盘算如何实现自己的计划。对于她来说,困难的并不是如何找一个有钱的男人,她觉得凭她自身的魅力和她征服男人的手段,她可以像在宠物市场挑狗一样挑选一个合乎自己条件的男人。她的困难是如何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同时还要安抚好表姐阿芳,使她不要因此忌恨自己。

她阿玲本来就对男女之事没有多少慾望,做了几年桑拿小姐,对男人看得多了,她便愈加觉得所有男人都不过是一具尚有热气的躯体而已,实在没有什么可令人激动的地方。她不辞辛苦不惧疲劳地同男人纠缠,全都是为了他们袋里的钞票,或者是为了利用他们达到自己的某种目的。如果让她每日躺在一个男人的身边,还要作出卿卿我我的姿态,装出高兴满足的样子,她觉得那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痛苦。

不过,为了那诱人的利益,这点困难她很快就克服了。她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挑选之后,最后把一位常来内地做生意的香港老板抓在了手里。香港人姓梁,四十余岁,个子不高,虽是生意人看上去却也憨厚纯朴。梁老板过去也是打工出身,内地改革开放初期他拿着自己仅有的十几万港币过来投资,竟也慢慢积累了一两千万的身价。这点钱在香港的老板阶层实在还算不上富有,但对阿玲来说也足够她拔几年毛的了。

阿玲看中梁老板,还因为这梁老板有其他几项令阿玲满意的条件。其一,梁老板人很忠厚,第一次与阿玲上床之前便郑重其事地向她宣布,说他不会丢弃香港的老婆孩子不管,因此永远也不可能正式娶阿玲为妻。阿玲嘴上说这辈子除他不嫁,一天未成为他明媒正娶的老婆便死不瞑目,其实心里期望的正是梁老板的这种态度。其二,梁老板虽值壮年,但先天不足加上后天亏损,早已阳气衰竭,对阿玲的要求不多,偶尔来一次也多是草草收场,倒是阿玲常常装出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缠着梁老板撒娇发嗲,搞得梁老板总觉得多对不起她似的,因此对她也便格外地关怀体贴。

梁老板早几年已在本城买了一套房子,阿玲一定要梁老板把产权转到她的名下。梁老板心一横,便把房子“卖”给了阿玲——当然是分文不取,只是为了拿着卖房的文书回家向老婆交差,说公司急于用钱便把房子卖掉了,免得哪天老婆过来打扫房间时发生不愉快的事件。

可没过多久,梁老板又通过朋友帮忙把那房子“买”了回去,也是分文未付,只给阿玲留下了一张假房产证。这事阿玲便一直都不知道了。

阿玲有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房产,着实兴奋了几天。她写信把这一喜讯告诉了家里,下岗在家的父亲比她更兴奋,拿着阿玲的信在亲朋好友中传阅了好几天,最后终于忍不住对富贵生活的无限向往而提着一篮子地瓜到女儿这边享清福来了。到这边一看,他又发现了一件比女儿拥有一套价值数十万元的房产更值得骄傲的事;女儿竟找了一个和蔼可亲的香港富豪作“老公”!这回不用阿玲操劳,她父亲加班加点写了好几封长信,把阿玲的辉煌成绩特别是找了香港“老公”的事认认真真地向亲朋好友作了汇报。当然,由于要汇报的重要事项太多,梁老板在香港已有妻室的事在信中就省略不提了。

阿玲的父亲住下来便不走了。每日帮助阿玲收拾收拾房间,然后便是买菜做饭,看电视,遛大街等日常活动,却也充实而潇洒。梁老板来时,他要么与梁老板边聊天边下几盘象棋,要么把外甥女阿芳也叫过来,四个人围起来搓几圈麻将,生活得有滋有味的。阿玲的父亲也是读过几天书的文化人,只是年久不用许多知识都淡忘了。他明明记得唐朝有个大诗人写过几句诗,说什么生男……不如生女,可是怎么也记不起原话来了。他觉得人家那个大诗人真是了不起,一千多年前便把今天的事全都预料到了。

阿芳就住在旁边的那座楼,可是她现在也不是时时都能过来,她也有了自己的“老公”。他的“老公”是阿玲帮她找的,是阿玲在桑拿浴认识的一个客人。阿玲与梁老板好上时,知道自己很快就不能与表姐住在一起了,便赶紧为阿芳物色“老公”的人选,然后又为他们牵线搭桥,又苦口婆心地劝说阿芳找个“老公”如何如何划算,最后总算把这事促成了。

阿玲为阿芳找的这位“老公”也是个香港人,但不是老板,是个货柜车司机,经常开车来往于香港与内地之间。他在同伴中的绰号叫“肥仔”。其实他并非真的很肥,只是由于他虎背熊腰,租胳膊粗腿,加之身高不足,看起来便给人以肥胖的假象。

这几年,从老板到打工仔的许多香港人都喜欢来内地寻女朋友,一旦找到个如意的便长相厮守,不再像过去那样只图一夜风流。引起这种变化的原因很多,其中之一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桑拿小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