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拿小姐》

第30章

作者:常温

“经理,我还能骗你吗!不信你看……”阿姗说着便去拉自己手袋的拉链,想拿出随身携带的卫生巾来作为证明的。“我看?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那我就看一看!”薄德威说着走近阿姗,一把扯下她的短裙和内裤。

蒲德威年轻时也算是个无神论者,从不相信命运之类的东西。过了而立之年,蒲德威总处于一种慾立而又立不起来的境界。生意场上也有成功的时候,但小有成功之后接着便是失败。蒲德威总在成功与失败之间荡秋千,真像受着什么命运之神的操纵与戏弄。随着额头上皱褶的不断增加,大脑细胞的不断老化,蒲德威也渐渐相信起命运来了。

自从当了“紫著薇”桑拿浴的经理之后,蒲德威着实威风了一阵子,钱也赚了不少,他以为幸运之神已光顾到他,从此必会飞黄腾达,前程无量。但阿梅的事一出,蒲德威便似乎又被这位反复无常的大神给抛弃了,不顺心的事接连不断。周慧慧跟他吵了一架后,对他的态度很快冷淡下来,整日爱理不理的样子,看来同他分道扬镳只是个时间问题了。公安局那天找他了解情况,连蒙带吓地审了他半天,虽说当天就给放了回来,但却告诉他事情并未了结,以后要随传随到。果不其然,以后的这些日子里,那些脸上从不见笑容的刑警隔三岔五地便把他传去,随意问几个不着边际的问题后便又把他呵斥回来,先是搞得他神经过敏,一听电话铃响脊梁上便冒冷汗,然后又搞得他神经衰弱,躺在床上一闭眼便觉得那电话铃又要响了,于是睡意也便没了。

更令他担忧的是,酒店的总经理周飚对他的态度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过去姓周的见到他总是客客气气的,总是表扬他管理有方,说他在行业竞争如此激烈的情况下能把“紫蔷薇”搞得轰轰烈烈的,确是个难得的人才,说有他管理“紫蔷薇”他周飚就放心了。可现在呢,姓周的一来“紫蔷薇”便指手划脚的,说这也不行那也不对,好像管理“紫蔷薇”的不是他学富五车的蒲德威,而是某个胸无点墨的傻瓜笨蛋。看样子,这小子是想找茬撕毁承包合约,把自己赶出“紫蔷薇”去。蒲德威最怕的就是这一点,如果那样,他不仅发财的美梦要就此破灭,而且在朋友中的面子也会丢失殆尽,从此怕是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蒲德威绞尽脑汁,觉得一定要想一个讨好同飚的良策出来。他知道,这姓周的胃口很大,送他些钱财礼物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最好的办法恐怕还是那个用了几千年却仍然十分灵验的计谋——“美人计”。听说现在不仅是大商人来这里签合同时要让人家享受一下那古老计谋的魅力,就连某些一向清高的专家教授来这里讲学监考判卷时,接待者都要给人家“包机”(鸡)的待遇,结果那些连中学课本也没读过几页的“研究生”们便一个个顺利拿到了硕士文凭。有个来本市兼职的某名牌大学的知名教授,就是在酒醉后挨了一名应召女郎的乱棍,结果壮烈捐躯了。这事被传媒披露后,曾成为本市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知情者无不为国家失去一根栋梁之材而感到惋惜。

周飚这小子同本地的其他暴发户一样,也是个极端的好色之徒,如果几天没有个新面孔的女人躺在他怀里,他便要生理失调,放个屁都会从嗓子眼里出来。蒲德威觉得,隔两天给周飚送去一名如花似玉的妙龄女郎,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紫蔷薇”有这么多女孩子,只要他蒲德威施展一下婬威,哪一个也不敢不从。等到这些女孩子用完了,他再换一批新的桑拿小姐,岂不又全都是新面孔了。

蒲德威想得很高兴,可真到实施他这一恶毒计划的时候,却发现事实上并非那么容易。“紫蔷薇”虽有几十名女孩子,但其中不少都有靠山,不要说他蒲德威,就是周飚也不敢动人家一根毫毛。另外还有一些女孩子,虽说没什么令人生畏的靠山,但人家对自己的男朋友真心诚意,宁可被除名也不肯依照蒲德威的命令同别的男人上床。

蒲德威算来算去,大概只有十几个女孩子可以供他任意驱使,而这些女孩子中听说又有几个有这样那样的怪病,恐怕给周飚送去他也不敢享用。结果,蒲德威开始实施他的计划没有几天,便遇到了“人才”短缺的困难。

这天,蒲德威坐在小姐休息室的门口,盘算着挑选哪只柔弱的小羊去送给那只凶残的老狼蹂躏,忽然阿姗婀娜的身影映入他的眼帘。蒲德威立刻高兴起来,心想这个女人作为他的供品可是最佳人选了。阿娜是秦孝川的女朋友,秦孝川犯了刑事案正在被通缉追捕之中,阿姗还不得老老实实地任人摆布。再说阿姗是那种伤感型的女人,脸上总挂着些许忧愁,最易博得男人的怜爱。当初秦孝川喜欢她,恐怕就是因为她那多愁善感的神态。周飚这小子很像秦孝川,也是个粗鲁得如同猛兽的男人,把阿姗送给他,一定会使他神魂颠倒,得意得忘记自己应该用几条腿走路。

“阿姗,你过来一下。”蒲德威把阿姗招呼过来,上楼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里。

阿姗见经理唤她,赶紧静悄悄地跟了过来,悲伤的眼睛里露出迷惘的目光。自从出了阿梅被害的事件,桑拿浴的小姐们都用鄙视的眼光看她,谁也不愿意同她说话。阿姗很想逃离开这个地方,但生活所迫,她一时也没有其他去处。再说,她很关心秦孝川目前的处境,“紫蔷薇”里消息灵通,她或许可以听到一些有关他的情况。虽然几天前的凌晨她曾在家里接到秦孝川的一个电话,告诉她关键时刻如何同他联络,但她从不敢打电话找他,怕走漏了风声。她宁可从别人嘴里听到一些她所关心的信息。

“阿姗,有个重要的客人点名要你‘做钟’,你到他那里去吧。‘小费’由我给你结帐,不会亏待你的。”

“什么客人呀?”

“你去了就知道了。”

“几号房呀?”

“不在这里。一会儿我送你过去。”

阿姗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妙。这些天蒲德威常把一些小姐叫到别处去“做钟”,这些小姐回来后都是满脸的不高兴,有的眼圈还红着,显然是曾经哭过。可是谁也不肯说她们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全都是讳莫如深的样子。不过,这里的内情还是走露了一些,大家渐渐知道这些女孩子是被蒲德威逼着去陪酒店的总经理睡觉,然而却一分钱也不给,只是由蒲德威在她们的罚款里减去一二百元而已。如果真是陪那个家伙上床,阿姗是决不愿意去的。

“经理,我今天身体不舒服,本来是想请假的。你还是换别的小姐去吧。”

这里的女孩子向经理请假时,如果真是生了病,她们通常会明白地告诉他是生了什么病。如果她们只说身体不舒服,那意思往往是说她们来了月经。这里的女孩子大多没有过生育的经历,因此病经的也特别多,常有人在经期请假。久而久之,蒲德威也便知道了小姐们话中的含义,当她们说身体不舒服时他也就不再多问,而总会痛痛快快地准许她们请假休息。

“是吗?不会吧?看你的脸色可一点都不像。”

“经理,我还能骗你吗!不信你看……”阿姗说着便去拉自己手袋的拉链,想拿出随身携带的卫生巾来作为证明。

“我看?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那我就看一看!”蒲德威说着走近阿姗,一把扯下了她的短裙和内裤。阿姗完全没有料到莆德威如此野蛮下流,惊恐地尖叫着去这护自己的下身,手袋落在地上,各种化妆品咕噜噜滚了一地。

“好哇!现在这种时候,你还敢骗我!”蒲德威恶狠狠地推了阿姗一把,阿姗站立不住,跌跌撞撞地坐到了地上,呜呜哭了起来。

“我告诉你,今天你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你自己要放明白些,秦孝川死定了,没人给你撑腰了。你要是不听话,我今天掐死你,别人也会说你是同秦孝川有牵连,畏罪自杀的。”

阿姗自从到“紫蔷薇”以来,可从没有受过这样的欺辱。过去不仅蒲德威对她总是客客气气,百般照顾和讨好她,其他所有人也都对她谦让三分。可现在呢,她的地位一下子从天上掉到了地下,陷进了泥里,被人随意践踏,她自己无力自救,也没有人来解救她。阿姗此时特别想念秦孝川,她真希望秦孝川会突然出现在面前,一挥手枪把蒲德威这个忘恩负义下井投石的家伙打得浑身是洞,然后再一刀刀割成碎片,扔到警犬训养场去喂狗。秦孝川曾带她到那里玩过一次,那些雄壮凶狠的猛兽,看一眼就让人胆战心惊。不过像蒲德威这样的臭肉,一定是喂狗都不吃,那就只能仍到臭水塘里去喂王八了。

“别哭了!给你十分钟的时间,你给我把眼泪抹干净,把妆化好,一会儿跟我走。”蒲德威说完走出房间,把门锁上了。

阿姗知道自己已落入狼口,非要被嚼个稀烂不可了。但她仍不甘心,她不能被别人作为床上的玩物。她虽然是个欢场女郎,但最多就是陪别人唱唱歌,跳跳舞,被别人抱一抱,摸一摸。自从认识秦孝川以来,她便一心一意跟着他,从未想过再跟另一个男人上床。秦孝川出事之后,阿概也在心里恨他,骂他,但更多的是为他担惊受怕,希望他能逃过这场劫难,并有朝一日再同自己团聚。

生离死别的煎熬,使阿姗几乎渐渐原谅了秦孝川的罪过,使她觉得自己生是秦孝川的人,死是秦孝川的鬼,如果秦孝川最终被政府抓到枪毙了,她便为他守一辈子洁,从此决不嫁人。可是,现在秦孝川还活着,她却要守不住了。阿姗只觉得又气,又恨,又怕,又急。她不顾一切地拨通了一个电话,找到一个姓赵的人,让那人找来秦孝川听电话。

秦孝川并未走得太远。那天林宝强把阿梅背出去后,不久便返回来了,说阿梅已死在医院里,要秦孝川赶紧躲藏起来,待他在境外安排好后,便设法接秦孝川偷渡出境。林宝强给了秦孝川一个地址,硬把他拖上出租车送走了。秦孝川当时已完全没有了主见,只能任林宝强摆布。秦孝川按照地址找到郊外一个姓赵的人,在那里暂时躲藏起来。

过了两天,秦孝川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思维开始恢复正常。他曾经几次想去自首,但终于还是鼓不起勇气来。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清楚自己怎么就做出了那等恶事,整个过程总是似梦似幻似有似无地模糊不清。但阿梅被他害死了却是不争的事实,这可是他亲眼看到的啊。他觉得自己的罪恶太大了,即便自首恐怕也难逃一死。死,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可怕的事情,秦孝川平时虽有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但真到了死到临头的时刻,却也是犹犹豫豫不大情愿起来。他毕竟还有个心腹之交林宝强在境外为他安排后路,如果姓林的真能帮忙,从这个地带偷逃出境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

但林宝强离去后,只是让人带过来一次口信,其后便如泥牛入海没有任何消息了。林宝强说他有急事去加拿大几日,这边的事正让人加紧安排,他回来后马上同秦孝川联系,并要秦孝川利用这段时间尽可能多收集一些有用的资料,将来说不定就会派上用场。对于林宝强回到香港后马上就去了国外,秦孝川一开始并未在意,但时间稍久后便觉得林宝强的行动有些可疑,怎么想都觉得他的样子很像是在仓惶逃窜。

秦孝川知道,香港与内地虽然分属于两个不同的司法管辖区,两边的政府之间也没有什么正式的协议允许对方到自己的一方追捕逃犯,但至少在拘捕证据确凿的刑事犯方面,两地的警方还是经常相互合作的。所以,在大陆犯了刑事案的人,逃到香港也并不安全。

但林宝强能有什么刑事案呢?难道他也与阿梅的死有关?可阿梅明明是死在自己的面前,是自己亲眼所见的呀!秦孝川对此怎么也想不明白,但总觉得事情有些蹊跷,觉得林宝强的行为有些可疑。他又想到林宝强过去常向他打探一些敏感的问题,并喜欢看他保存的机密文件。秦孝川总觉得自己只是个科级干部,手里所谓的机密文件其实连小道消息都不如,因此对林宝强的行为也便没太在意。但现在回想起来,却觉得有些不大对劲了。

秦孝川与林宝强已有十余年的交情。那时秦孝川刚来本市,囊中十分羞涩,偶然相识的林宝强与他一见如故,常常请他到一些高档的消费场所吃饭或消遣。秦孝川的母亲来这边小住时曾出过一次车祸,林宝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桑拿小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