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拿小姐》

第31章

作者:常温

一个男人不管多么浪荡无羁,他仍然希望他的老婆忠贞贤惠;不管他同时养了几个情人,他也总是要求每个女人忠于他一个。女人也是一样,在她与无数个男人有过肉体接触之后,她仍然希望嫁给一个永远也不会碰一碰其他女人的男人。

不知是由于规模较小,还是因为星级不够,银海大酒店没有设总统套房,就连在价目表上被标注为“豪华商务套房”的客房也仅有两套。一套在九楼,也就是最高的那层楼,另一套在八楼,分别位于这两层楼的最边上,房间编号自然全为一号。前不久,总经理周飙下令将九楼改造成了豪华歌舞厅,九楼的那套豪华商务套房就顺便改造成了豪华厕所,于是整座酒店便只剩下八楼的这绕,她那些凄凉的话语总是在他耳边回响,令他辗转反侧,无法忘怀,一声接一声地发着凄婉的叹息。

姚纲吃力地伸出右手,从西服口袋里掏出纯子的一张艺术照片,那是纯子咽气前交给他的。纯子说她已焚毁了留有她的影像和笔迹的一切物品,这可能是她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的一张照片。她要姚纲保存着它,将来如有机会就交给她的女儿,否则就由姚纲永远收藏着。照片上的纯子是那么艳丽,那么楚楚动人,如一支初绽的玫瑰花在和煦的风中传送着她的沁人肺腑的芳香,令人心醉如痴而不忍离去。纯子的两只天生会笑的大眼睛是那么明亮,那么甜美,无论你换到哪个角度它们总是在含情脉脉地望着你,似乎在向你诉说着什么,在执着地等待着你的回应。

难道这就是纯子吗?这就是那个瘦骨磷峋面如土灰,被送进冰冷的太平间里永远沉睡的纯子吗?一束娇艳的鲜花,怎么转眼之间就成了枯枝败叶,落入尘埃而永远失去了她的光泽与芳香?这个世界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姚纲看着纯子的照片,吃力地回想着与纯子相识以来的桩桩往事,心里充满凄苦与迷惘。纯子的悲惨结局虽然是她自己的堕落所造成的恶果,可她当初不是也同我们这片温馨土地上千千万万的女孩子一样,有过如花似玉的青春,有过纯洁美丽的心灵吗?他把拿着纯子照片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闭上眼睛,努力想使自己结束对往事的回忆,尽快入睡,以摆脱身体疲劳和精神痛苦的双重折磨。但就在他刚要入睡之际,尖利的门铃声突然响了起来。这所谓的音乐门铃,简直比火灾警报还要恐怖,而且只要碰一下开关它便一定要按照它的程序“吱啦吱啦”地响完为止,决不肯中途停歇下来。这种又臭又长的蠢程序,如非变态佬是设计不出来的。姚纲惊坐起来,把纯子的照片压在枕头下面,赶紧跑到厅堂里去开门。

来人竟是阿华!

姚纳记不得多久没有见过阿华了,也许几天,也许几个世纪了。现在已近年底,姚纲工作上异常繁忙,而这段时间烦心的事也特别多,姚纲不仅很久没有见过阿华了,甚至连电话也有好几天没打过了。此时见阿华突然出现在们前,姚纲在惊喜之余竟有恍如隔世的感觉。他赶紧把阿华让进屋里,请她坐下之后,便立在她面前愣愣地看着她,不知道下面该做些什么,该说些什么了。

阿华今晚打扮得特别漂亮,一条雪白的真丝连衣裙罩在她窈窕的身上,使她娇美的身段更增添了几分娴雅的气质,有如一只美丽的白天鹅刚从童话里飞落来。阿华脚上穿的也是一双*白色的高跟鞋,擦得亮晶晶的,在日光灯下反射出冰清玉洁般的光泽。也许是外面的气候已经变冷了,阿华的脖子上还围着一条白灿灿的丝巾,丝巾的两端在胸前结成一支漂亮的燕尾结,微风一吹便轻轻飘动,好像随时都会高高飞去。阿华的装束,真像是教堂里的新娘,正在等待着神父为她主持幸福而神圣的婚礼。但此时的阿华,肯定比世界上的任何一位新娘都更加光彩夺目,更加美丽动人。

阿华平日很少化妆,今晚却好像是着意梳理了一番。她那总喜欢在脑后系成一束的长发已洗吹得乌黑而光洁,顺畅地披散在肩上,如一泉黑色的瀑布倾泻而下,几乎可以使人听到它们流淌时所奏出的优美而有序的音符。阿华的chún上涂了一层红亮亮的chún膏。这么艳丽的chún膏如果涂在别的女人的嘴上,那一定会显得过于夸张,可阿华的樱桃小嘴却因这赤红的chún膏而显得更加娇媚,看一眼便使人心里发痒,直希望它能在自己的脸上留上几枚滚烫的印痕。阿华不知道用了什么神奇的方法,让她那两排粗黑的睫毛全都峭立起来,使得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更加明媚而富有神韵,如果谁与这双大眼睛对视一下,他一定会被带入一个神奇的梦乡。

阿华见姚纲只是愣愣地看着自己,脸上不禁浮起了一层红晕。她娇嗔地微笑着拉住姚纲的胳膊,让她坐在自己的身边,同时用另一只手将自己带来的一只提包推到一边去,以便给姚纲腾出座位来。姚纲很奇怪阿华怎么会随身带着这么一只大提包,那样子很像要出门旅行去。

“这包里是什么呀?”

“衣服。”

“衣服?带这么多衣服干什么呀?”

“不用你管!”阿华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并又把那只提包往远处推了推,好像怕姚纲打开看似的。

姚纲虽有些好奇,但既然阿华不愿意让他知道他也不再多问,更不会抢过来强行打开看一看的,他是个习惯于克制自己的人。“阿华,你现在轮到上什么班了,怎么这个时候还没去上班呢?”

“不管是哪个班现在都应当正在上班呢。”阿华显然对姚纲的问话有些不太满意。本来是嘛,现在是晚上九点多钟,上早班的还没下班,上晚班的已经上班,上中班的更是应当正在班上,姚纲对桑拿浴的作息时间应当是清楚的嘛。

“今天我轮休。”

“是吗?那太好了!不过,如果你早些告诉我,我们就可以一起出去吃晚饭了。”

“早一些哪里找得到你!我从中午就开始给你打电话,你办公室的录音电话总是让人留言,根本就没人接听。你不在,马秘书也不在。我以为你带着她出国去了。”

“哪里!马小姐病了,好多天不来上班了。”

马小婷那天夜里从姚纲这里走后,便几乎没有再在公司里露面,倒是她的姑母来过好几次。老太太开始来时只是同姚纲闲聊,对于马小姐的情况则很少提起,只是说她身体不舒服,恐怕一时很难来上班。再后来则不断把马小姐的私人物品带回去,说马小婷在家里要用。姚纲曾经去看过马小姐,见她消瘦憔悴了许多,似乎真的是病了,便劝慰她好好修养。以后由于抽不出时间来便再没有去过了。尽管姚纲缺少了秘书的协助,工作上忙乱得一塌糊涂,但他仍然拒绝了人事科长为他另外配备一名秘书的建议。

“是吗?她也有病?不会是心病吧?”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阿华也学会说起酸溜溜的话来了。但说完之后她又怕引起姚织不高兴,便赶紧转移了话题,“到了晚上还找不到你,我想也许是你的电话坏了,干脆过来看看吧。一进院子,我就从窗子上看到你的厅里亮着灯。当时,我还以为你家里藏着女孩子,所以不敢接听我的电话,进来一看什么人都没有,这才放了心。看来你表现还不错,要不就是你运气好,做什么坏事总让我碰不到。”

姚纲笑了笑没有说话,他不想同阿华斗嘴玩,也知道阿华不会把他想得那么坏,只是开玩笑罢了。阿华其实一进屋来就发现姚纲精神不对,估计他可能是因为纯子的死而还在伤心。阿华也已知道纯子的死讯,不过她有些看不起纯子,觉得纯子太不珍重自己,又是吸毒又是乱与人做爱,毁了自己是早晚的事。加之她早就知道纯子已得了不治之症,心理上有所准备,所以纯子的死讯并没有使她感到特别震惊或悲痛。阿华想说些玩笑话使姚纲摆脱悲伤,精神上轻松起来。她今天特别希望姚纲有一个好的精神和精力。

阿华见姚纲笑了,以为她的玩笑话起了作用,便又趁机与姚纲挨紧了些,抱住了他的胳膊。她不知道,其实姚纲的身体和精神都已接近崩溃的边缘,他只是强打精神陪阿华坐着,稍一松懈便可能瘫倒在沙发上昏睡过去。

阿华很想姚纲亲一亲她,实在不行,只要姚纲有一点亲昵的表示她甚至可以主动去吻他。只要两个人亲热地抱在一起,便什么话都好说,什么意思都好表示了。可姚纲只是看着她微笑,在阿华看来那简直就是傻笑。看样子,要等他来亲吻自己还需要在这里坐上几年!阿华有些着急。要是平时,她可能真的会不耐烦了,但今天不行,她已没有时间同他打持久战,也没有时间同他打拉锯战。她既不允许自己耐心地等待下去,也不允许自己不耐烦地甩手而去。

“喂,你的淋浴热水器是好的吗?”

“当然是好的了!怎么了?”姚纲对阿华突然提出的问题感到莫名其妙。

“可我的那个不知怎么坏了,流出来的总是冷水。”

“是吗?那我明天去帮你看看,如果自己搞不好就送出去修理。”

“可我今天怎么办呢?”

“今天?今天……那你就在这里冲凉好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阿华又高兴了,调皮地笑了起来。“那么,是你先冲还是我先冲呢?”

“当然是你先冲了。”

“为什么?”

“女士优先嘛!”

“女士优先!就知道女士优先,可有时候,就没有比优先更好的方法了吗?”阿华半是嗔怪半是启发地说,但看到姚纲又在愣愣地望着她,一副迷惑不解的样子,便又改换了语气说,“好吧,那我就先去了啊。拜拜。”阿华换上拖鞋,提起自己的提包向卫生间走去。

阿华在卫生间里冲凉,却没有将房门关上,哗哗的水声伴着阿华的歌声直传到厅堂里来。不知道阿华今天怎么这么高兴,一边冲凉还一边哼哼卿卿地唱着歌。阿华唱歌的水平并非很高,可她天生有一副好嗓子,说话时像小鸟,笑起来像银铃,若是唱起歌来,哪怕是丢拍走调五音不全也同样会使人觉得悦耳动听。何况阿华唱得也没有这么糟糕,她只是常常记不全歌词,所以要东一句西一句地瞎凑,实在凑不出来时便哼哼过去;她有时也记不准曲调,这首歌的曲配在那首歌的词上是常有的事,唱来唱去便几乎成了一首新歌。

听着阿华在里面高高兴兴地唱歌,姚纲突然想起了陈君。前几天他无意中听周慧慧提到陈君过去叫陈小华,与阿华差不多同名,与周慧慧同在一家桑拿浴里做过桑拿小姐,后来做生意当了老板才改名叫陈君了。昨天在医院里,他出去买食品回来路过急诊室,遇到几位医护人员从急救车上搬下来一个病人,据说是深度酒精中毒,发现太晚恐怕来不及抢救了。他觉得那病人很面熟,好像是陈君,但离得太远没能看清。不过事后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像,那病人脸色浮肿而苍白,头发散乱,身上脏得像叫花子,与陈君精明干练的形象相差太远。再说,陈君作为公司的老板商场上的女强人,虽然在应酬中难免饮一点儿酒,但绝对不会酗酒的,她这种事业上成功的女人任何时候都是很能克制自己的。但想是这样想,姚纲却仍有些不大放心,准备抽时间再去看个究竟,只是后来纯子那里离不开人,他一直未能脱身,再后来便连忙带累把那件事给忘了。

陈君虽是自己的同乡。但姚纲的心思很少往她的身上想,她毕竟是做了老板的人,即便过去有过一些威酸苦辣的经历,现在也不必为当前和以后的生活担忧了。倒是阿华她们这些女孩子身如秋叶,不知将来会飘落到哪里,想起来便让人忧心。而阿梅、阿童和纯子等人,这些美丽的女孩子更是一个个全都遭受了不幸!与她们有着相同命运的女孩子不知道还有多少!想着这些令人心碎的事,姚纲唏吁不已,然后便坐在沙发上发起怔来,直到阿华白皙的脚丫晃到他眼皮底下的时候,他才从半醒半梦的状态中回过神来。

不知阿华什么时候冲完凉走出的浴室,她已换上一件大红底色的丝绸睡袍。阿华这女孩子不知道是怎么生的,什么颜色的衣服穿在她身上都那么谐调,什么款式的衣服穿在她身上都那么合体!那睡袍十分宽松,但又相当短小,下面刚盖住臀部,露出两条白嫩的玉腿;上面只遮到胸前,两枚没戴胸罩的*峰若隐若现地露出两面山坡,像两只羞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桑拿小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