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拿小姐》

第32章

作者:常温

“我真后悔!我不该走这条路!可不知怎么就糊里糊涂地走过来了!”纯子已有些迟滞的目光露出痛苦的哀伤的神色,似乎有泪要流,但终于没能流淌出来,“你说,她将来不会走我这条路吧?”

“不会。等到她们那个时候,社会一定进步多了。”

“是吗?我真希望她……们,再不会走这条路了……”纯子的声音轻得几乎听不到了。她躺在姚纲的怀里,安详地闭上眼睛,然后便再也没有睁开了……

姚纲想到这里,不禁深深叹了口气,却几乎忘记了阿华就睡在他的身边。

阿华其实并没有睡着,她脱光了身子躲在被窝里,故意装睡,等着姚纲来掀她的被子。等了好一会儿,姚纲那里却一点动静也没有,她以为姚纲睡着了,心里又气又急。姚纲的叹息声把阿华吓了一跳,她不知道姚纲为什么伤心,但她随即又为姚纲没有睡着而兴奋起来。如果姚纲睡了,她还真不知道该不该把他搞醒!不搞醒他吧,今晚的机会错过去,以后怕是再没有机会躺在他的怀里了;搞醒他吧,可又太难为情了!

阿华装成梦里翻身的样子,侧转过来把半边身子压在了姚纲的身上,又把姚纲吓了一跳。姚纲侧过脸来看了看阿华,见阿华虽闭着眼睛,但却把头半埋在自己的胸前偷笑,他知道阿华是在装睡,便伸出胳膊把她揽在了自己怀里。阿华的身子热乎乎、滑溜溜、软绵绵的,抱在怀里使人感到特别舒服。姚纲觉得阿华是那么娇小可爱,或许一用力就会把她抱碎的;可他越怕用力就越想用力,恨不得用尽平生的力气把她抱紧,直到把她嵌进自己的肉里,镶在自己的心中。他感觉到阿华的身子在抖,抖得越来越厉害。阿华的喉咙里发出“哦,哦”的声响,那声响像有神奇的魔力,把人撩拨得情绪亢奋,忘乎所以。

但姚纲终于没能亢奋起来,他刚刚用力把阿华抱紧,便感到脑子“嗡”的一下,眼前一阵发黑,似乎浑身的血液全都涌到了头顶上,手臂也渐渐松弛下来。他知道,身体和精神的过度疲劳已使他失去了冲动的能量。姚纲无力地平躺在床上,闭上眼微微喘息着,想使自己平静下来,以便恢复一些体力。

阿华对姚纲无力的身体和低落的情绪也已有所感觉,但她仍有些不甘心,便把手伸到姚纲的下身去抚摸,但她在那里揉搓了半天,手里抓到的东西依然是软绵绵的。

“你怎么了?还在为纯子伤心吗?”

“不,可能只是太疲劳了。我差不多有两天两夜没有睡觉了。”

“那你快睡吧。我帮你按摩。”

“不必了,你也休息吧。明天我们……不去上班了……”

阿华侧卧着身体,用手指在姚纲的额头上轻轻按揉着,没按几下便感觉姚纲已经沉睡过去。她停住手,坐起来看了姚纲一会儿。觉得自己一点儿睡意也没有,便穿上睡袍轻轻走了出来。

阿华走进姚纲的书房,打开灯,顺手拿起桌上的一本杂志翻看,却发现书下压着一个漂亮的笔记本和几页稿纸,稿纸上有姚纲写的一首题为《秋叶》的小诗,似乎正要往笔记本上誊写:

一枚落叶,在眼前飘扬

带着秋日的微黄

带着山野的馨香

带着白云的寄托

带着蓝天的遐想

带给我,火一般的热望

以及那,水一般的忧伤……

我分明看到,你那

风雨濯蚀的脊梁

凝结着多少春天的幻想

我分明听到,你那

心底无声的叹息

传递着多少夏日的眷恋

和那,无情岁月的迷惘

我想把你仔细地收藏

不让你,落在地上

埋入冬日的冰霜

我要把你夹进书的扉页

放在空旷的桌上

伴着我,送走夜的孤寂

迎来窗外温馨的曙光

我想把你永远地珍藏

不让你,四处飘荡

卷入大海的波浪

我要把你夹进爱的深处

放入炽热的心房

伴着我,走到梦的尽头

拥抱人生永恒的期望

我多想呵,追上你的脚步

敞开我赤诚的胸膛

让你永远停留在

一个安宁而温暖的海港

但你仍在飘去,飘去

在风中和暮色下,向着

神秘而寒冷的远方……

阿华小心翼翼地把诗笺叠好,放进自己的手袋里,然后又在笔记本上写了两行字,眼泪却扑簌簌滚落出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桑拿小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