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拿小姐》

第04章

作者:常温

姚纲一点儿也不知道阿童所说的“推油”是怎么回事,他想起何彬刚才过洗桑拿浴有健美减肥的功效,这所谓“推油”莫非就是在人体脂肪多的地方推拿,把人的“油水”推掉以达到减肥的目的?

何彬拉着姚纲一下电梯,便立即有一位身着旗袍的小姐迎上前来,笑盈盈地将二人引到一扇半开半掩的木门前,轻轻敲了敲门,把他们让了进去。屋子里欢迎他们的是几个年龄均在二十至三十岁之间的青年男子,清一色的粗白布短裤短褂,活生生旧时公共澡堂内的伙计模样。其中一个淡眉毛细眼睛的“伙计”给姚纲递过来一双塑料拖鞋,殷勤地服侍他更衣。姚纲颇有些拘谨,他不习惯在别人面前脱光身子,于是便侧转身体,对着壁柜除去身上的最后一道遮掩,“伙计”手脚麻利地扯起一条大浴巾从背后帮姚纲围在腰间,然后又将存放衣物的壁柜钥匙套在姚纲的手腕上,钥匙赘儿则是一枚刻有壁柜编号的金属牌。

何彬早已脱光衣服围上浴巾站在一旁,两臂和前胸健壮的紫褐色肌肉在灯下油光闪亮。他问姚纲是喜欢“湿蒸”还是“干蒸”,并解释说所谓“湿蒸”就是用水蒸气蒸热的房间,而“干蒸”则是用炉火烘热的房间。姚纲生长在北方,一直不太喜欢南方那种蒸笼般湿热的天气,而对北方冬天的火炉子则很有些感情,于是便随口说试一试“干蒸”吧。二人打开水龙头随便冲洗一下身体,便在“伙计”的指引下进到桑拿浴室去“干蒸”了。

这“干蒸”房是一所封闭得严严实实的全木结构房间,地板、天花板以及四面的墙壁都是用厚厚的木板条构筑的,靠着后壁是一条长长的座椅,有如两级台阶,也是由一模一样的木条制作的。房间里灯光昏暗,甚至有点黑黢黢的感觉,有如置身于洞穴之中。靠右侧的墙角下蹲着一尊粗大的火炉,火炉上趴着一堆碗口大的煤块,煤块的下半部烧得通红,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炽烈醒目。走近细看,才知道那其实是一个大功率的电炉子,上面摆放的也不是煤块,而是一堆只能烤热但不会燃烧的石头。一跨进房门,便有一股热浪扑面而来,烤得人皮肤发紧,连呼吸也觉得困难。

何彬进来后首先熟门熟路地去看墙上的温度表,看了一眼便回过头来对着姚纲煞有介事地嚷了起来:“哇!刚好八十八度!完美的数字,理想的温度!看来你老兄的红运要来了。”

广东人以“八”为吉利数字,因为它与“发”谐音。但北京人传统上不喜欢“八”字,它使人联想到“王八”之类不顺耳的字眼儿,当人们同志式的革命友谊暂时受到挫折时,便常常以那种温顺动物的名字给对方贴标签,有时甚至连它那尚未出世的儿子也要派上用场的。所以,姚纲只是笑了笑,对于这所谓的“吉利数字”可能带来什么“红运”不以为然,不过,对于这室内竟有八十多度的高温倒有点出乎意料。他把脸凑近闹钟大小的温度表仔细辨认,当确认何彬讲的丝毫不差时,不禁也学着何彬的腔调“哇”了一声。

两个人在木椅上并排坐了下来。木椅被烘烤得热乎乎的,要把随身围来的大浴巾垫在身下才不会有烫屁股的感觉。何彬用一只大木勺舀起一勺水泼在烧红的石头上,顿时“吱啦”一声冒出一股青烟般的水汽,随之便有一股热浪扑向二人光溜溜的躯体,似乎室温又增加了几度。何彬接连泼了几勺水,室内的湿度增加了许多,皮肤不那样干巴巴的发紧了,但同时二人的脸上和身上开始急促地冒出汗水。姚纲忽然发现,原来那只装水的桶也是木头做的!这种木屋木器光屁股人的气氛,真有点儿像回到了原始社会,不知是谁想出来的主意!

毕竟何彬懂得多些,他告诉姚纲这桑拿浴室的建造是非常讲究的,除去电炉子和那堆泼水蒸汽用的石头不能是木头的外,其他物品一律要用上好的木材制造。金属是绝对不能有的,甚至这地板和座位上连一颗铁钉也不能用,否则随时都可能把人烫伤。至于塑料等化工制品,通常也是很少使用的,这种材料在室内的高温下不仅会变软变黏,而且可能产生有毒的气体。

姚纲觉得,人们为了给自己找罪受而花去大把的钱财建造这么一个蒸笼,实在是太浪费,太奢侈了。何彬却给他讲了一大堆洗桑拿浴的好处,诸如清除污垢,消解疲劳,健美减肥,补阴壮阳云云,似乎也不无道理,最后还诡秘地笑着说:“这就奢侈了吗?奢侈的还在后面呢!”

二人从“干蒸”房出来已浑身是汗,像刚从热汤锅里捞出来的,浑身红光油亮得有如煮熟的rǔ猪,只是个头略显大了些。何彬打开一支水龙头,用手仔细地试着水温,调好后便让姚纲过来冲洗身体,然后再去打开另一支水龙头自己使用。何彬说人刚刚蒸完气出来时皮肤对水温不敏感,八十度的热水也可能感觉不出有多烫,所以没经验的人有时会把皮肤烫伤。二人仔细地冲洗了一遍身体,身上的燥热渐渐退去,继而便产生了一种既疲劳又轻松的奇妙感觉。于是二人擦干身子,换上“桑拿服”,进到休息室内坐了下来。

这休息室里又是另一番景象,“伙计”们不见在这里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几位年轻的女孩子,虽谈不上有多漂亮,但其洁白整齐的裙装配上温文尔雅的举止,却也给客人带来清新舒畅的感觉。休息室内一排排松软舒适的真皮沙发,靠背全部大角度向后倾斜,可供客人仰卧休息。待姚纲和何彬坐定后,便立即有两位小姐走过来,分别用两条大毛巾帮二人盖上腿脚,以遮挡中央空调由天花板的送气窗吹下来的涔涔冷风,接着便有人送上来香烟、饮料和水果,供二人选用。前面两台超大屏幕的彩色电视机,分别播放着一部西方电影的录像带和香港的电视节目,但却只有图像而没有声音。原来,客人需要戴上他们身后的大耳机,自行选择收听哪一套节目。这里的设施和服务,使姚纲有一种乘坐“波音747”客机头等舱的舒适感觉,那种型号的飞机是他出国时经常搭乘的交通工具,虽然坐头等舱的机会并不很多。不过,姚纲此时的感觉似乎比在飞机上更好一些,起码不会因遇到强烈的气流而颠簸,也不必有坠机成仁的担忧。

周慧慧走了进来。她一眼便认出了何彬,脸上顿时堆满惊喜的笑容。

“哎哟哟,这不是何老板吗!您这么长时间不到我们这儿来,到哪儿去潇洒了?”周慧慧边亲见地打着招呼。边快步走过来同何彬拉手,她那身严肃僵硬的黑制服并不能掩没她无拘无束快人快语的活泼性格。

“慧慧小姐!久违,久违。”何彬也作出一副热情的样子,欠起身随便捏了捏周慧慧软绵绵的小手。“出差了,刚刚回来。要说洗桑拿嘛,除去你们‘紫蔷薇’我是哪里也不去的啦。”广东人讲话时,不管是讲广东话还是普通话,都喜欢在句尾加一个长长的“啦”音,何彬也不例外。

“何老板真是会讲话!有您的关照,‘紫蔷薇’的生意就不用发愁了。前段时间市公安局亲自出马查封了几家桑拿浴,还抓走了一些小姐,听说有的罚了几十万还判了刑。蒲经理担心万一市里来人查到‘紫蔷薇’的头上,本管片派出所的秦孝川副所长恐怕就抵挡不住了,所以到处打电话找您,可就是不知道您躲到哪里去了。多亏咱们这里一向是正当经营,不搞色情的东西,公安局来人看了看就走了,没给出啥难题。”

周慧慧并不了解何彬的真实身份,只知道他除了是好几家公司的“老总”外,而且似乎还很有权势,很有来头,在各方面都吃得开,连公安局的人都买他的帐。何彬因工作需要,除确实经营着两家从不用上税的特权公司外,还在本地外地本国外国的许多公司里担任着职务,但大多只是挂个虚名而已。

周慧慧边同何彬说话,边用眼角瞟着姚纲这边。何彬忙指着姚纲为她介绍。

“这是姚总经理,我的老同学。你别看他一副书生模样,他可是咱们商界的风云人物,用他们北京人的话说就是‘大腕儿’。我在国外同不少资本家打过交道,许多人都知道他的名字,提起来都伸大拇指。以后还得请你多关照他啦。”然后又转向姚纲,说,“周小姐是桑拿界的名花儿,很会体贴人的。她现在是这里的主任,以后我不在时你就直接来找她好了,肯定能照顾好你的。”

周慧慧转过身来同姚纲拉手。为礼貌起见,姚纲慾站起身来,却被何彬伸手拦住了:“不必那么多礼节,入乡随俗嘛。在这个地方还是随便一些好,拘拘束束的就与这里的气氛不协调了。你说对吗,慧慧?”其实何彬的意思是,跟她们这种人根本就不值得讲什么礼节。

周慧慧赶忙点了点头说:“对,对!何老板讲话就是能讲到点子上。客人来桑拿不就是为了轻松轻松嘛,越随便,越放得开越好。要是什么事都一本正经的,那还叫什么桑拿,那是开政治局会议嘛。姚总,看来您是第一次来我们这里,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保证您玩得开心,走得满意。”

姚纲以前从未到过桑拿浴这类场所,对这里的“猫儿腻”知之甚少,因此并未理解周慧慧话里的确切含义,只是“嗯,嗯”地应付着。周慧慧又转向何彬问:“何老板今天准备点几号小姐,16号还是18号?还是想试试新的呢?最近我们这儿可是来了一批新的小姐,素质都很不错的。”

“新的旧的都没有关系。不过,你是知道我的条件的哟。”

“那当然,您只要北方小姐,像我们这种南方妹子是无缘为您服务的。不过呢,我们现在确实有一名真真正正的北方小姐,东北长白山来的,过去是专业舞蹈团的,还当过电影演员,您说那素质还能错得了吗。好,既然您点头了,那我一会儿就让她给您做。姚总呢?”

“我不要,我不要。”姚纲连连摆手。

见姚纲慌张的样子,何彬笑了起来,说:“你以为要你去干什么?找个小姐帮你做保健按摩而已。你要是有病住了医院,还不是得任凭女护士摆布。再说,桑拿、按摩都属于合法正当的康乐活动,京城的一些大干部来南方考察时都要在百忙之中抽时间来做的。这几年经我手招待的各级领导,少说也有上千人次。”

周慧慧见姚纲不再说什么,便摆出主人的姿态询问姚纲:“看来这里没有姚总熟悉的小姐,那么是由我为您挑选一个呢,还是由您自己赌一赌?”

未等姚纲弄明白这“赌一赌”是什么意思,何彬便已把话接了过来:“当然要赌一下了,今天姚总的运气可是上上签呢!”

“那好,今天就以姚总自己的运气来定输赢。不过,赌什么好呢?哎,我看今天我们就赌这钥匙牌儿吧。”周慧意拉起姚纲的胳膊,把套在他手腕上的钥匙牌儿翻转过来。“哇,姚总果然是好运气!‘39号’可是我们这里的纯情靓女,技术好,心眼好,特别善解人意,这样的女孩保证您见一次便终生也忘不了。”

周慧慧把姚纲与何彬分别安排在两间普通按摩房,便出主唤按摩小姐了。几分钟后周慧慧返了回来,身后跟着一位亭亭玉立的白净女孩,细嫩的皮肤即便在微弱的灯光下也能发出动人的光泽。周慧慧却用歉疚的口吻对姚纲说,他所点的“39号”小姐身体不舒服,正在哭鼻子,哭得很凶,别人怎么劝都不行。她怕硬让“39号”来做使姚纲扫兴,所以便临时自作主张为他换了“2号”童小姐,问姚纲是否乐意,如果不乐意可以马上再换。她说要论经验和技巧,童小姐是桑拿界的“大姐大”,是无人能及的。

姚纲初次光顾桑拿浴这种对他来说既陌生又神秘的场所,根本不懂也不好意思挑什么小姐,况且他借着微弱的灯光看了看站在周慧慧身后正向他微笑的“2号”,觉得她是个满招人喜欢的女孩子,于是便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不过,他心里仍有些惦念那个被自己“赌”赢来却又无缘谋面的“39号”,不知她为什么那样伤心,这些身如漂萍的女孩子流起泪来是很让人同情的。他想到身在异国的罗筱素,自从她离去后还没有一点音讯,不知她是否也会时常孤零零地伤心流泪。男人有时就是爱惜香怜玉的,好像全世界的女人都该由他来操心。

“2号”客气地询问过姚纲的尊姓后,又主动告诉姚纲说她叫童海云,并说姚纲叫她“阿童”就可以了。从礼节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桑拿小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