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龙骑士团外传——风之纹章》

第十章

作者:程穗伶

(一)魔战将军
 

“事情不太对!大家先等一等!”

就在大家满怀斗志的朝狂信者之塔内部前进时,裘娜突然发出警告。

兰迪斯立刻会意的停了下来,大伙儿也纷纷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

裘娜抬头望了望四周。

“大家难道不觉得自从我们进来后,都没见到半个敌人阻止我们吗?”

“这不是挺好的吗?省得我们还要动一番手脚!”亚克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

“不!如果你真是那样想的话,那就未免太天真了!”裘娜露出了严肃的神情,“在我多年兵的战斗经验中,这根本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暴风雨前的宁静?”

“嗯!这恐怕表示,敌人早就布好了陷阱,就等着我们自投罗网!”

“什么!”听了这番话,众人立刻凝神警戒起四周环境。

不一会儿,一阵得意的笑声传来,回汤在空旷的城堡中,听来格外的刺耳。

“哈哈哈哈!不愧是身经百战,大名鼎鼎的女佣兵裘娜,居然能一眼视穿我的计划,真是有趣。不过,你们已经知道的太晚了!”

“你就是葛斯洛喀的领导者吉欧吧!有种就和你的喽罗出来和我们一决生死,不要躲躲藏藏的!”兰迪斯朝着看不见的敌人大吼,希望能激吉欧现身。

“哼哼!你以为这样就能激怒我吗?凭你们这些小角色想和我交手?你们也未免太天真了!不过,你们倒是说对了一半……”

随着吉欧的话,通道尽头的门被打开,出现了先前偷袭他们的魔战将军萨克斯、泛拉佩、布鲁森,还有那个令大家恨不得千刀万剐的凯因巴。

“伟大的平衡神即将回到这个世界与我们同在,现在只剩我和法莲娜必须一起打开入口的封印,不要让这些微不足道的麻烦干扰到这个伟大的仪式,听见了没有?”

“是的!教主。”四人一起恭敬的回答。

“法莲娜果然……”兰迪斯听见了吉欧的话,既伤心又失望。原本他认为法莲娜是不可能如此是非不分的,但如今摆在眼前的事实,彷佛在讥笑着他的自作多情。

反倒是先前怀疑过法莲娜的费塔加,看到了兰迪斯失望的神情,走过去轻声的说:“我们都相信法莲娜。兰迪斯,你该不会不相信吧!”

兰迪斯有些讶异的抬起头,当他看见所有的伙伴们都是给他肯定的眼神时,他反而感到疑惑了。

“这……为什么?大家原先不是都……发生过什么事吗?”

“就是在你魂魄离开的那段时间,兰迪斯。”布兰多爷爷也跟着说话了,“我们大家对法莲娜所做的一切都心知肚明,法莲娜不是一个善于虚情假意的女孩。我们都相信法莲娜一定有她不得已的苦衷,才会瞒着我们她的真实身分,老头子我认为,这一定不是出于法莲娜自愿的!”

“是啊!兰迪斯哥哥,你在冥界差一点回不来,是法莲娜姊姊冒着生命危险,去跟那个什么汤的婆婆要到失魂葯,还被那群吃人的恶狗咬掉一大块的肉才……好可怜哪!琴琴都没有这种勇气,师父才会……”琴琴本想掉泪,但只见她甩甩头,转为一副释怀的微笑,“总之,法莲娜姊姊她真的真的对你很真心,琴琴相信她绝对不会骗人的!”

“哈哈!哈哈哈!你们听!多感人的对话!哈哈——”凯因巴令人厌恶的笑声远远传来,“你们以为小姐真的会和你们这群小丑们同流合污么?再怎么说,小姐她总是我们葛斯洛喀的人,怎么可能会改变她的观念和初衷?别把你们自己想得太重要了!”

“你!……”兰迪斯气得简直眼冒金星。

“别理这个家伙,兰迪斯,相信我们自己就好。”尤利安充满信赖的微笑,抚平了兰迪斯的不安。

“是啊!眼前还有一大票碍眼的家伙等着我们清除,别把力气耗费在这个只会耍嘴皮子的混帐家伙。”亚克双手握紧了手中的武器,一副蓄势待发的架势。

原来除了四名魔战将军之外,不知何时,已有大批敌人将十人重重包围。

“哼哼…你们以为在外面的那一群和罗特帝亚军周旋的士兵,就是我们的全部兵力了吗?那你们就未免太小看我们葛斯洛喀了!”

“你们……你们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教徒,甘心为虎作伥?”

兰迪斯没有想到敌方的阵容竟如此的庞大,他感到吃惊。

“让我告诉你吧!”一直未曾开过口的魔战将军布鲁森,冰冷的语气中彷佛带着难掩的忿愤。

“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有着不公平的事:有富就有贫、有善就有恶、有强就有弱……但是有谁愿意自己是吃亏的一方?贫人得受富人的压榨,善人得受恶人的欺凌,弱者得受强者的侮辱,这种事谁愿意?谁会愿意?”

兰迪斯等人无从辩驳,只是静默的看着他,尤其是费塔加,更是眉头深锁。

“聚集在这里的众人,无非都是想要得到一个平衡的世界。而这些,一般的神族哪里会在乎我们的要求?我们的存在?只是把我们当作是不屑一顾的虫蚁,高高在上的看着我们对他们畏惧崇敬,却丝毫不在意我们的感受……但在这儿,平衡之神让我们享有我们所没有的,允诺带给我们平衡安和的世界。这样的神,才是我们所需要的!为什么你们要阻止呢?”

“布鲁森,何必跟他们说这么多废话呢?”萨克斯这次手中持的武器看来更为锋利沉重,甚至隐隐透出一股魔气。

“教主既然有令叫我们铲除这些碍事的家伙,咱们就照作就是了,何必跟他们罗唆!大家上!”

早在一旁等候攻击命令的教徒们,一声令下立刻迫不及待的朝兰迪斯一行人围攻过来。

敌人其实并不太多,但兰迪斯一行人却始终觉得打起来较之前的敌人还来得吃力,甚至对他们的伤害,都在短时间内就回复了。

“奇怪?难道他们之中也有僧侣的存在吗?还有这些人明显的被施了增强体能及攻击力的魔法,难道这种极高层神圣的‘神之祝福’魔法,葛斯洛喀有人会使用?”尤利安一边趁着混乱中机敏的观察着敌人的状态,一边想要找出这股隐藏力量的来源。

费塔加似乎也看出了这一切,他望向站在通道尽头,那四个彷佛站那儿看好戏的魔战将军,而当他看到凯因巴的那只独眼的眼罩隐约闪着蓝色光芒时,他了解了。

“尤利安,我想身为教皇的你,应该知道‘神之祝福’吧!”

“嗯,你也看出来了。这样下去我们恐怕是没有什么胜算的,除非找到施法者……”尤利安看见费塔加的视线,恍然大悟的神情中有些讶异,“你是指他们?这……怎么可能?”

虽然找出了这股力量的来源,但被重重包围住,也是无计可施。

突然,一阵碎石自顶上崩塌,一只巨大的飞龙将天顶踩破了一个空洞。一个人影自飞龙背上跃身而下,到了凯因巴面前。

凯因巴一惊,停止了施法。

“好久不见啊!当罗特帝亚国王时,滋味如何?”面对敌人,索尔居然还开得了玩笑。

“我说过我一定会亲自来找你算帐,现在我来了。让你久等可真是抱歉啊!凯因巴将军。”

凯因巴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他直觉到现在朝他面带微笑的索尔,有种笑里藏刀的可怕,那股摄人的凛然杀气,令他感到胆寒。他勉强牵动了一下嘴角,并没有答话。

果然就在凯因巴分神之时,围攻而来的教徒,耐力及攻击能力明显下降,兰迪斯等人终于趁此时扭转了局势。

而眼见如此的凯因巴,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手下败退,也不敢分心协助。

因为他的眼前,正有一个恨不得将他剥皮的索尔紧盯着他,令他背脊不住的冒出冷汗。

他眼角瞥向萨克斯等三人,希望能获得援手,奈何平时就不同心的魔战将军,此时更别提是协力了。只见三人冷哼一声,转而投向兰迪斯那头的战局,故意不去理会凯因巴求救的眼神。

“唔……可恶!!”顿时孤立无援的凯因巴,虽然恨得牙痒痒的,但他仍然不敢移动半分。面对索尔这个令他几乎毫无胜算把握的敌人,他只能尽量想办法拖延逃走,否则自己绝对是死路一条。

“哈哈哈哈……”索尔一眼就看穿了他想不战而退的计谋,他忍不住大笑起来,“何必逃?既然你有勇气算计我,假冒我,夺取我罗特帝亚,现在怎么没有勇气和我痛痛快快的打一场,了结一下我们的恩怨呢?”

“哼!别以为上次我在你眼前逃脱,就表示我一定怕了你。”被识破的凯因巴有些恼羞成怒,“我堂堂一个魔战将军也不是好惹的!”

“哈哈哈……”索尔朗声的笑了一阵,但又立刻换了一张凌厉肃杀的神情。他持起了随身的炎龙剑,而剑身此时所泛的火红色光芒,彷佛索尔正在燃烧的怒气。

“好!非常好!我就是在等你这句话。今天我总算可以为我罗特帝亚无辜牺牲的子民,好好讨一个公道!”

凯因巴见到局势已经骑虎难下,知道这一战已经无法避免。他一面冷笑着,一面慢慢地将眼罩取下。

只见凯因巴被眼罩遮住的那只眼窝中,镶嵌着一颗发出奇异蓝光的宝石。

“啊!原来是魔精石!怪不得……”一直注意凯因巴一举一动的尤利安发出了惊呼声。

“怎么了?”兰迪斯可没听过什么魔精石。

“刚才我和费塔加一直觉得奇怪,为什么像凯因巴那种的武士怎么会神之祝福这种神圣的高层魔法,原来是魔精石……”

“什么神之祝福?什么魔精石?”布兰多越听越糊涂,“是很厉害的东西吗?”

“‘神之祝福’是一种极高层的神圣系魔法,它可以在短时间内大幅提升普通人的耐力、敏捷度与力量。”

费塔加跟着解释:“但相对的,这项魔法需要极高的魔法修为,才有足够的魔法精神力施为。因此只有能力极高的僧侣才会使用,不过……”费塔加指了指尤利安,“当今教皇应该也会吧!”

“什么!?”亚克趁着攻击空档,一只手抓起了尤利安的衣领。

“喂喂!我说尤利安大教皇,既然你有这么好用的魔法,怎么不早点拿出来用,省得大家拼得半死!”

面对大伙儿略带责怪的眼光,尤利安急急的辩解:“大家不要误会!我。我是会没错啦!可是刚才费塔加也说了,那需要极高的魔法精神力,我从懂事以来到现在,也不过才修习了十年这个魔法,从来也没有使用过。况且…况且教导我的大祭司索菲亚也告诫我,以我的年龄,要是任意使用这个魔法的话,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生命危险!?怎么说?”

“因为这个魔法,施用时会有极大的魔法磁场。要是我没有稳定的精神力,极易使我的脑部受到损害,轻则暂时昏迷不醒,重则……”尤利安的眼中流露出惊惧,“重则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啊…是这样啊!”亚克放松了抓住他衣领的手。“不好意思,误会你了。”

“那魔精石又是怎么一回事?”看见凯因巴和索尔对峙,兰迪斯不由得为索尔担心。

“魔精石是一种拥有极大魔法能量的稀有魔石,持有者可自由运用其魔法能力。这也是凯因巴那个家伙能使用神之祝福的主要原因。”

取下了眼罩后的凯因巴,眼中的魔精石光芒逐渐的增强,只见凯因巴浑身的肌肉急速的增强涨大,身上的衣物也随之碎裂。索尔知道他想做困兽之斗,凝神注视着凯因巴的一举一动,不敢分心。

“哈哈哈…索尔,这可是你逼我的,怨不得我!”将神之祝福改施在自己身上的凯因巴,身形不断变大,五官也开始扭曲。见到这一幕的尤利安,不由得大惊失色。

“遭了!看来这个家伙要不是不知道这个举动的危险性的话,就是想和索尔同归于尽了!兰迪斯,我们得快去帮助索尔陛下才行!”

“什么!有这种事!”兰迪斯听了以后大惊,攻击的速度也加快了。但就在这些罗唆的敌人快解决完之时,其他三名魔战将军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自己都难保性命了,还想帮别人?”泛拉佩一副不屑的冷笑,“先看看你们过不过得了我们这一关吧!”

话才说完,泛拉佩立刻扬手召唤强力雷电,布兰多见状又想取出先前吸电的法宝,却被布鲁森一剑挑离了手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第[2]节